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六百一十九章沈江銘走了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1日 23:27 [字數] 412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走進洞『穴』,姚澤頓時感覺有些尷尬起來,想起那天,因為一條蛇,劉羽菲竟然不顧自己『裸』著身子,嚇的撲進自己懷裡,到今天想想都覺得無比難堪,關鍵是,劉羽菲撲進自己懷裡時,自己下身還硬著呢。

其實劉羽菲也不是真想來溫泉,畢竟上次遇見蛇的事情讓她心裡留下陰影,她又怎麼想來這裡,只是想和姚澤搞好關係,所以才硬著頭皮讓姚澤帶她過來罷了。

「你在裡面洗,我出去等你。」將劉羽菲領進洞口,姚澤笑著說道,臉上帶著尷尬之色。

劉羽菲趕緊道:「別,要不你就在這裡等我。」說到這裡,她俏臉一下子變的緋紅起來。

姚澤悻悻道:「那啥……不太好?」官場之財色誘人619

劉羽菲羞紅著臉,道:「你背過去就好,我怕……怕蛇。」談起蛇,劉羽菲臉上就有些恐懼之色。

姚澤尷尬的點頭,「那成,你洗,我在這裡等你。」姚澤將背對著劉羽菲,然後坐在一旁的一塊大石頭上,拿出煙點上,慢悠悠的抽了起來。

劉羽菲有些忌憚的朝著水池子瞅了幾眼,確定水下沒有蛇后才慢慢褪去身上的一副,她本來不想下水的,因為上次她親眼瞧見一條蛇鑽進了水池子里,怕那蛇又突然冒出來,非把她下個半死不可。

她磨磨蹭蹭的把外套給脫了下去,心裡盤算著怎麼才能不下水,又能和姚澤拉近距離,一個念頭突然冒進劉羽菲的腦袋,她俏臉不由得緋紅一片,表情中帶著忸怩之色,咬了咬唇,劉羽菲下定決心……

她將身上的白色襯衣扣子解開了幾顆,然後深深呼吸一下,接著,臉色一變,突然嬌呼一聲,「啊,有蛇1然後一下子朝著姚澤那裡撲了過去,從背後摟住了姚澤的脖子,胸前挺拔的酥胸一下子擠壓在姚澤背後。

香氣撲鼻,感受著背後柔軟的存在,姚澤愣了好一會兒才站起來,可是劉羽菲怎麼都不鬆開姚澤,緊緊的將姚澤摟祝

「哪裡有蛇?」姚澤轉身,瞧見劉羽菲衣衫不整的模樣,領口大大的敞開,便不自覺的斜眼瞟了一眼……兩眼、呃,第三眼才收回目光,對劉羽菲問道。

劉羽菲指著池邊,一臉驚嚇的道:「我剛脫衣服,那蛇就出現在了水池子里,嚇死我了。」劉羽菲說完摟住姚澤的後背更緊了,雖然柔軟的胸部擠壓在姚澤身上滋味很不錯,可是同時也是一種煎熬啊,玩著擦邊球的事情卻不能去佔有,那種感覺就如同被美女撩撥之後不讓上一樣,心裡痒痒的。

「你鬆開,我去看看。」

劉羽菲紅著臉,嬌聲道:「我不,我怕1

姚澤無奈的笑道:「那你跟在我身後總成了,你抱著我我沒法去看埃」

劉羽菲這才鬆開姚澤,不過她卻不知道她此時的樣子給姚澤造成了多大的視覺衝擊,凌『亂』的白色襯衣『露』出裡面粉紅的文胸,一條性感的百褶『迷』你裙將襯衣給束在裡面『露』出纖細的腰肢,下身白色的絲襪也是充滿了誘『惑』的味道。

姚澤喉嚨不自覺的哽咽一下,然後小心醫池邊,看了好幾眼,才吁了口氣道:「沒有啊,你不看錯了?」

劉羽菲故意跑到池邊看了兩眼,嬌聲道:「剛才還在這裡呢,是不是跑了。」

姚澤苦笑道:「那你還要不要寫?」

劉羽菲帶著怯意的搖頭道:「我不敢下去了,怕蛇咬我。」漂亮的臉蛋上『露』出可憐楚楚的表情。

回去的路上,劉羽菲一臉歉意的模樣道:「對不起啊,讓你白跑了。」

姚澤笑著擺手道:「沒事,能陪著美女散步多好的事情埃」

劉羽菲嬌笑道:「你的嘴真會說,是不是哄過很多女孩子埃」官場之財色誘人619

姚澤將手伸進休息夾克的口袋中,然後笑著搖頭道:「我可是國家幹部,得注意形象。」

「哦,差點忘了你是江平市的大市長呢。」劉羽菲悻悻一笑,快到賓館門口時,她突然跑到姚澤跟前,然後踮起腳尖,紅潤的嘴唇一下子親吻在了姚澤的額頭上,當成把姚澤給親愣在那裡,直到劉羽菲跑遠了,姚澤才回過神,見她走進賓館大堂,姚澤『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嘀咕道:「沾我便宜啊1

往回走的路上,姚澤收到劉羽菲發現的簡訊,「剛才那一下是獎勵你的,多謝你陪我。」

姚澤苦笑的回了一句:「以後不許這麼嚇人。」

劉羽菲發來一串笑臉,接著回復道:「知道啦,那我們是好朋友嗎?」。

姚澤問道:「為什麼你今天一直在問我們是不是好朋友?」

「因為我想你成為我的好朋友埃」

姚澤回復道:「男女之間能有純真的友誼嗎?」。

「沒有嗎?」。劉羽菲反問道。

姚澤肯定回復道:「沒有。」

「那我們就發展成超友誼的朋友。」劉羽菲將這條簡訊發過去時,心裡竟然有些忐忑起來,內心不爭氣的狂跳了起來,她明明是在完成乾爹交給她的任務,幹嘛要忐忑呢?

姚澤對著手機看了半響,猶豫著不知道怎麼去回復,難道劉羽菲對自己有那個意思?

正當他拿著手機猶豫間,一陣刺耳的鈴聲將姚澤嚇了一條,他回過神,看了看號碼,是宋楚楚打來的,於是笑眯眯的接通,問道:「楚楚姐,有啥事嗎?」。

宋楚楚突然在電話那頭哽咽起來接著便是低泣,姚澤內心一顫,趕緊問道:「楚楚姐,你別哭啊,到底怎麼呢?」

宋楚楚在電話裡面哽咽的說道:「小澤,你沈叔叔他……他……」

「他怎麼呢?」姚澤內心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不行了……想見你最後一面1

啪!

姚澤手裡的煙一下子掉在了地上,腦袋一陣眩暈,眼眶一下子濕潤起來,「怎……怎麼會這樣,前幾天不是還好好的嗎,楚楚姐,怎麼會這樣?」

「他前天就住院了,還是老『毛』病,我本來想通知你,可是他說你剛上任,有很多事情要忙,讓我不要打擾你,誰知道,剛剛……剛剛突然就嚴重了,他說想見你最後一面,小澤,你快來1宋楚楚在電話里已經泣不成聲。

姚澤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中心醫院的,下了車,他瘋狂的衝進了醫院,然後朝著宋楚楚說的病房加快速度跑了去。

在門口,姚澤瞧見宋楚楚蹲在一旁掩面哭泣,便紅著眼圈走上去,輕聲道:「楚楚姐……」官場之財色誘人619

宋楚楚抬起頭,眼眸中波光粼粼,嫵媚的臉蛋上掛滿了淚珠,一副可憐楚楚的模樣,她含淚的望著姚澤,哽咽的道:「趕緊進去看看,你沈叔叔有事情要交代,再晚點恐怕……」

姚澤趕緊推開病房的門走了進去,病房中,沈江銘穿著醫院的病號服,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微微閉著眼睛,臉龐消瘦的厲害,看上去有氣無力的樣子。

「沈叔叔,我……我來了。」姚澤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坐在床邊,緊緊的握住了沈江銘的手,發現他的手很冰冷,而且手掌顯得很消瘦。

沈江銘有氣無力的睜開眼睛,瞧見姚澤他無力的笑了笑,道:「小澤,你終於來了,真怕我撐不到最後見你一面。」

「不會的沈叔叔,現在科技這麼發達,您不會有事的,我去叫醫生來。」姚澤說著話,起身就要去喊醫生。

沈江銘卻抓住姚澤的手不放,無力的道:「別喊了,醫生已經來看過了……沈叔叔還有事情要交代,別在折騰了,我怕來不及……」

姚澤重新坐了回去,然後哽咽的握住沈江銘的手,問道:「沈叔叔,您有什麼事情?我聽著呢。」

「小澤,還記得我以前和你說過我有一個仇人嗎?」。沈江銘虛弱的望著姚澤,表情卻變的異常激動。

姚澤感覺到沈江銘握自己的手很用力,於是點頭,道:「記得。」

沈江銘激動的道:「姚澤,接下來你好好的聽我和你說……二十五年前……」

……

「您是說,您的老婆和孩子都是被那個人害死了?」姚澤眼睛睜大,驚詫的問道。

他從來沒想到,沈江銘曾經有過老婆和孩子,如今想起來還真是如此,宋楚楚才剛剛三十歲左右,而沈江銘已經五十多歲,兩人結婚的事情也並不是很長,那麼在沈江銘和宋楚楚結婚之前肯定是有過一段婚姻,姚澤一直忙於仕途,在仕途中奔波,從來沒有想過沈江銘以前的事情,現在想想,一些的恍然大悟,包括宋楚楚都是為了報恩才嫁給了沈江銘,聽著沈江銘的敘述,姚澤心裡翻江倒海,望著沈江銘憂傷與不甘的臉,姚澤心裡極其的沉重起來。

「您是說,您的仇人已經混到了燕京,當了省部級大官了?」姚澤道。

沈江銘點頭道:「對,他的名字叫邱史,如今是教育部部長……」

姚澤倒吸一口冷氣,「您的仇人是邱史?1

沈江銘瞧見姚澤詫異的表情,無力的微笑道:「你怕了?」

姚澤恢復正色,眼神堅挺的搖頭,「不怕。」

沈江銘欣慰的點頭,拍了拍姚澤的身邊,輕聲道:「我之所以告訴你是因為知道,你以後一定能超越他,小澤,在沒有十足的把握前,不要去動他,也不要讓他知道你的存在,他做的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一定會得到報應的,叔叔希望有一天你能替叔叔的妻子和女兒報仇,那場他製造的車禍你知道有多麼慘烈嗎,她們死的很慘,到如今我依然記憶猶新,知道嗎無數個夜晚,我整夜的失眠,女兒和妻子的哭泣聲彷彿就在耳邊……」

姚澤低聲哽咽,緊緊的握住沈江銘的手:「沈叔叔,無論如何,我一定會幫你報仇,讓他得到應用的報應。」

沈江銘劇烈的咳嗽一聲,一口鮮血從嘴裡咳了出來,姚澤嚇的站了起來,就要去喊醫生,卻被沈江銘攔住,「別叫了,我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小澤,你一定要記住,即便是報仇,也不要瞎來,只能在法律的允許範圍內知道嗎,邱史他這種人急功近利,而且貪名圖利,一定會有經濟問題,我希望……」

沈江銘突然大大的喘了一下,眼睛睜的老大,上氣不接下氣的道:「小澤,一定要為我討回公道,然後在我的墳前去告訴我,這樣我下去了才會安心,還有……你楚楚阿姨也是個……是個苦命人,替我……替我照顧好她,以後她喜歡上了誰,就讓她嫁了,這些年是我對不住她,不該耽擱她的青……青春。」

「小澤,拜託……拜託了……你楚楚阿姨就交給……交給你了。」沈江銘的手突然一下子從姚澤手中鬆開,慢慢失去了光澤,接著眼睛緩緩的閉上,只是臉上依然呈現著不甘的神色。

「沈叔叔……」姚澤緊緊抱著沈江銘的身子,淚流滿面的低泣起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