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一十七章仇恨與報復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1日 00:39 [字數] 384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羽菲拿著姚澤給的房卡,去了客房后,將自己的行李放在一旁就去浴室洗了個澡,出來的時候皮包里的手機不停的響著,劉羽菲穿著一件白色浴袍將濕漉漉的頭髮給盤了起來,然後穿著拖鞋去拿手機。即可找到本站

見是她乾爹打來的,劉羽菲接通后,問道:「乾爹,這麼晚了有事么?」

「為什麼我打你電話一直不接?」電話中一個男人聲音沉著的問道。

劉羽菲帶著歉意的道:「對不起啊乾爹,剛才在浴室洗澡呢,沒聽見。」

電話那頭,男人直入主題問道:「那個姚澤你已經見過了吧?」

「恩,見過了。」劉羽菲點頭答道。

「還記得我交給你的任務嗎?」男人問道。

劉羽菲點頭道:「記得。」她猶豫了一下,臉上有些掙扎,最後還是忍不住,問道:「乾爹,你為什麼讓我主動去接近姚澤?」

「不記得我說的話了?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你應該明白吧,有些事情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只需要知道,乾爹不會害你,和姚澤處理好關係,盡量取得他的信任,萬不得已即便是……犧牲一些色相也是可以的嘛。」

劉羽菲默默的咬住唇,有無聲表示抗議。

電話那頭,語氣鬆弛了一些,輕聲道:「羽菲啊,這些年乾爹對你怎麼樣?」

劉羽菲心一軟,輕聲道:「乾爹待我如同親生女兒一般,。」

「拿好,乾爹遇到麻煩了,羽菲幫不幫?」電話中的男人一步步的誘導著。

「我幫1劉羽菲道。

「很好,那麼聽乾爹的話,和姚澤處理好關係,然後從他那裡幫乾爹打探一些消息。」

掛斷電話,劉羽菲失神的坐在沙發上,絕美的俏臉上滿是掙扎之色。

黑暗的房間中,一名接近五十的男人靜靜的坐在自己辦公室中,沒有開燈也沒有做什麼,只是靜靜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舒服的房門輕輕被推開,一名中年婦女端著盤子走了進來,溫聲道:「又在想事情?」

「嗯,習慣了在黑暗中想事。」男子聲音沒多少語氣的回答。

婦女端著盤子走到跟前,道:「喝點蓮子粥吧,剛熬得。」

男子輕輕恩了一聲,道:「放在這裡吧,我還有些事情要想通,沒事就不要進來了。」

女子輕輕嘆了一聲,然後將盤子放在桌子上,走了出去。

如果仔細看的話,能夠發現這個女人和劉羽菲有些神似,只不過比劉羽菲大了兩倍的零年。

男子見婦女退出去后,他伸手點上一支煙,然後眯著眼睛,辦公室中只能看見一抹紅光,其他地方漆黑一片,「林家的小子竟然還活著,真夠厲害的,竟然讓他多活了這麼些年,林萬山真夠狡猾啊,我說過,讓你們林家斷子絕孫就一定會做到。當年的仇還沒完呢,既然那小子還沒死,那咱們就接著玩……」

……

姚澤一直將阮妍妍的事情記在心裡,快下班的時候,他想著找誰幫忙把阮妍妍送到好一點的小學去上去,想著上學的事情,姚澤突然想起阮可人來。

前段時間在姚澤的幫助下,阮可人已經順利的從駐京辦那裡給調回了淮源,在淮源教育廳任辦公室副主任,自從姚澤來江平市之後一直沒有聯繫阮可人,這會兒想起來了,於是將電話打了過去。

阮可人此時正在教育廳廳長的辦公室,電話響了起來,阮可人對著教育廳廳長說了聲抱歉,趕緊將電話給掛斷。

「阮主任啊,最近這段時間工作的還習慣嗎」教育廳廳長笑眯眯的望著阮可人問道。

阮可人抿嘴笑了笑,道:「多謝李廳長關係,我還算適應,很快就能完全適應下來,請李廳長放心。」

教育廳廳長李興笑著點頭,然後道:「阮主任以後有什麼事情隨時可以來找我。」李興熱情的說道。

阮可人望著李興的微笑,只感覺一陣彆扭,礙於面子,阮可人點頭笑道:「那就多謝李廳長關照了,如果沒什麼事兒的話我出去忙去了。」

「恩,去吧,好好努力。」

「好的,謝謝李廳長。」

阮可人走出李興的辦公室,輕輕吁了口氣,臉上呈現一絲鬱悶之色,想起剛才有人給自己打電話,就將手機拿了出來,瞧見是姚澤打來的,阮可人面色一喜,然後趕緊撥通,等姚澤接通后,阮可人笑了笑,道:「剛才我們廳長在找我談話呢,其他書友正在看:。」

姚澤笑道:「就知道你有事情,所以沒繼續打。」

阮可人走回自己的辦公室,隨時將辦公室的房門給關上,然後坐在椅子上,翹著雙腿,露出兩條筆直的美腿來,她輕笑的對電話里的姚澤問道:「最近剛當上市長,壓力很大吧?」

姚澤嘆氣道:「一市之長,壓力能不打嗎1

阮可人悻悻笑道:「我咋感覺你話語中透露出一股子得意的感覺?」

姚澤哈哈道:「這是你的錯覺。對了,在教育廳工作的怎麼樣?」姚澤想起打電話的主題,於是問道。

阮可人點頭道:「還不錯,不過這都要謝謝姚市長的關照。」

姚澤笑道:「那就好好乾吧。」

阮可人神色有些猶豫,半響她輕嘆一聲,咬了咬出,嘴唇蠕動的道:「就是……」

「啥?」

「就是咱們廳長好像……好像想打我的注意。」阮可人俏臉微微一紅,道:「已經暗示我幾次了,真是夠討厭的。」

姚澤頓時就沉下了臉,道:「我去幫你打個招呼。」

「不要,算了吧,我自己能應付的,萬一不行再找你幫忙,我不想剛來就得罪領導呢。」阮可人悻悻的道:「也許是我的錯覺。」

「不管怎麼樣,不要受人威脅知道嗎?」姚澤提醒的道。

阮可人點頭道:「放心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知道怎麼應付。」

姚澤正色的道:「還是小心點好,別大意,這些官油子厲害著呢,很多手段可以讓你就範,有什麼事情就找我,知道么。」雖然阮可人沒有和姚澤發生些什麼,但是姚澤卻不怎麼想讓別的男人佔有阮可人,這樣他的心裡會很不舒服。

「嗯,我知道啦。」聽了姚澤的話,阮可人心裡喜滋滋的。

和姚澤又聊了幾句見辦公室有人敲門,阮可人和姚澤說了一句,然後掛斷電話,輕聲道:「請進。」

房門被推開,瞧見來人,阮可人柳眉微微一蹙,臉色變的難看起來:「你來幹什麼?」

來人便是阮可人的前夫楊清明,和女學生鬼混的事情讓他身敗名裂,被學校給趕了出去,從此他的人生將有著不可磨滅的污點。

「混的真不錯啊,都當上教育廳的副主任了。」楊清明大大咧咧的坐到沙發上,然後隨意的翹起二郎腿,笑著道。

阮可人一臉嫌惡的望著楊清明,怒聲道:「給我滾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楊清明臉色依然不變的笑著:「我只是來確定一件事情,我的事情是不是你給我抖露出去的?」

阮可人冷著臉道:「你還有臉過來問我?你這種無恥的人渣遲早都會遭報應的,上次找人襲擊我的你別說不是你,好看:1

「是我,我承認,那麼搞黑我的是你咯?」楊清明冷笑了起來。

阮可人道:「不是我,至於是誰,我也不知道,你這種噁心的事情遲早會被人發覺,我倒是有些納悶,你是哪來的臉皮過來質問我?你有資格嗎?」

楊清明臉色有些陰沉,低聲道:「我什麼都沒有了。」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如果你好好跟我過,我也不至於成現在這個樣子,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心狠1楊清明變的有些激動起來。

阮可人冷著臉道:「別在糾纏我了,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說的。」

「阮可人,你當真這麼狠心?」楊清明陰沉的望著阮可人問道。

阮可人不屑的望著楊清明,「我狠心?你不覺得你問的話很無恥嗎?」

「我們和好吧,可人,以後我真的不會背叛你了,我不能失去你。」楊清明聲音軟了下來。

阮可人根本懶得再和楊清明說話,拿起座機電話,撥通一個號碼后道:「是保安科嗎,恩,對,我這裡有人搗亂,你們過來一趟……」

楊清明聽見阮可人打電話叫人,臉色又變的陰沉起來,他咬牙切齒的道:「你狠,咱們走著瞧,事情不會就這麼完的。」

楊清明重重的摔門出去后,阮可人鬆了口氣,無力的靠在椅子上,臉色變的有些憂鬱起來,只感覺今年太過流年不利了。

星期三,姚澤打過招呼后,柳嫣帶著阮妍妍去江平附屬小學報道,到主任辦公室,附屬小學的主任是一個大肚便便的男人,頭髮有些禿頂,望著嫵媚動人的柳嫣,他先是微微一愣,接著笑眯眯的道:「你是?」

柳嫣溫和的道:「是常主任嗎?」

「對,我是。」

「我是馮局長介紹過來的,不知道常主任您有沒有影響?」姚澤專門給教育局局長馮蘭春打過招呼,然後又由馮蘭春安排阮妍妍入學的事情。

聽了柳嫣的話,常主任趕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是柳女士吧?」

「對。」柳嫣抿嘴笑道。

「來來來,趕緊坐,這個可愛的小姑娘應該就是阮妍妍吧,長的真可愛。」常主任熱情的給柳嫣倒了茶后,笑道:「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入學的事情馬上就可以辦,今天給阮妍妍分好班級,她明天就可以上學了。」

柳嫣面露喜色的道:「那就麻煩常主任了。」

常主任趕緊擺手道:「不麻煩,不麻煩,對了,柳女士,咱們馮局長是你的什麼人?」常冉俊小心翼翼的打探道。

柳嫣老實的答道:「我和馮局長不怎麼熟悉,是朋友幫忙找的馮局長。」

「哦,這樣埃」常冉俊臉色露出失望之色,接著他笑了笑,道:「來,我帶你去報名處,先把學費交了,然後咱們再談其他事情……」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