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九十六章屋檐下的曖昧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3日 23:08 [字數] 34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兩人的身子擠壓在一起,以一個曖昧的姿勢躲在屋檐下面,原本就已經夠尷尬的,卻沒想到原本靜悄悄的屋子裡突然傳出女子漸漸嘹亮的**聲以及男子低沉的喘息聲,更讓人臉紅心跳的是,屋裡男人和女子的**對話越來越低俗起來,聽的阮可人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那種話她可是從來不會說的,打死都不會說。

「姚……姚廳長,要不咱們出去吧。」阮可人覺得繼續待在這裡指不定得尷尬到死,於是帶著羞意的低聲對姚澤說道。

說實話,姚澤此時下腹下面崛起的玩意抵在阮可人最柔軟舒服的地方有些捨不得離開,如果就這麼走了倒是覺得很可惜,那種心理緊張的感覺以及下面帶來的柔軟感讓姚澤有些不能自已,「現在能出去嗎?你不要命了?」姚澤一副義正言辭的模樣對阮可人低聲道,可是下面卻並不那麼嚴肅的擠到了阮可人雙腿間被阮可人雙腿緊緊夾祝

阮可人不再吭聲了,只是雙手緊緊的攥住拳頭,心裡緊張到了極點,因為旁邊房屋裡的**聲加上姚澤下面硬邦邦的頂在自己私處讓阮可人感覺身子慢慢變的有些癱軟起來,一陣陣電流慢慢襲便全身,身子由於軟弱無力不自覺的朝著後面姚澤身子靠去。

姚澤此時也是被這種曖昧的感覺沖昏了頭,見自己的物什硬邦邦的抵在阮可人下面她並沒有阻止,頓時感覺得到了阮可人的默認,聞著阮可人秀髮上的淡香,姚澤忍不住的輕輕動了動腰身,對著阮可人雙腿間來回磨蹭兩下子,這一磨蹭使得阮可人身子又一哆嗦,呼吸變的急促起來,「姚澤……你……」

「噓!別出聲。」姚澤一把捂住了阮可人的嘴巴,另一隻手放在了她纖細腰肢上,在她耳邊低語一句,「有人進來了。」

阮可人趕緊閉住了嘴巴,卻感覺到姚澤下身還是不老實的輕輕抽動著,關鍵是,確實又有腳步聲傳了出來,而且朝著他們這邊走來,這個時候姚澤還敢輕薄自己,這……什麼人啊?

「麻痹的,怎麼回事,明明瞧見他們跑到這邊來了,怎麼會沒人,難道長翅膀飛了不成?」院子里傳出一男人小聲的咒罵聲。

另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出來,他聲音低沉的道:「不管怎麼樣都得把人給我找到,收了秦老闆的錢就必須把人給他帶過去。」

「秦老闆?」姚澤聽了兩人的低語,心頭微微一動,如果說這個人姓秦,那麼想都不用想一定是秦永昌,姚澤咬牙切齒的想,上次陷害自己,讓向成東和笑傲天去將他狠狠揍了一頓,沒想到這傢伙沒長記性,不讓他知道怕看來他是不會罷休了。

姚澤決定,等躲過這次被堵后一定要找個機會狠狠的教訓秦永昌一頓。

「三哥,那怎麼辦?附近都找遍了,找不到這對狗男女埃」其中一人說道。

「繼續找,他們不可能從我們眼皮底子下逃出去,說不定躲在哪個旮旯里呢。」兩個人的腳步聲慢慢朝著姚澤這個方向傳來。

正當外面兩人要走到姚澤所在的位置時,天空突然的一聲響,一個大悶雷打了下來,嚇的那兩人身子不由得一哆嗦,而躲在裡面的阮可人也是被這一聲悶雷嚇的臉色蒼白,幸虧被姚澤捂住嘴巴,否則非得尖叫出來。

雷聲過後,地面上啪啪的就落下了大雨點,兩人原本準備去瞧瞧姚澤那個位置,因為雨下大了,兩人就止住了腳步,趕緊跑到北面屋子的大門口屋檐下躲雨,一人低聲皺眉道:「操,這他媽叫什麼事啊,這個時候下雨,還怎麼找人啊,讓我逮到那個混蛋非給他打殘了,真他媽折騰人。」

姚澤和阮可人所站的位置剛好是兩間屋子隔出的空隙,所以頭頂沒有遮擋物,兩人瞬間就被雨水打濕了全身,姚澤能夠感覺到阮可人身子因為冷而發顫,就湊到他耳邊,以微不可聞只有他們兩人能夠聽見的聲音問道:「是不是很冷?」

雨水打濕了她的臉龐,阮可人美眸半閉半睜,鬱悶的點了點頭,姚澤就將兩隻手騰了出來,緊緊摟住阮可人的身子,阮可人嚇了一跳,微微掙扎,姚澤卻越摟越緊,低聲道:「別動,這樣會暖和一些。」

原本就已經是深秋了,晚上涼意十足,這會兒又下起了大雨,兩人身子被淋濕,連姚澤都感覺到了身子冷的直哆嗦,更別說柔弱的阮可人。

南面屋裡的男女伴隨著一聲悶雷已經結束了他們的『征伐』,屋子變的安靜下來,但是姚澤卻並沒有因為下雨下面就疲軟,依然是堅定不移的硬邦邦抵在阮可人的雙腿間,而阮可人心裡有些埋怨姚澤,都這個時候了,既然還能想那種事情,想就想把,這傢伙都是有一下沒一下的試探性的攻擊,將阮可人心裡的**給撩撥起來了又不動彈了,等阮可人**熄滅了這傢伙又試探性的磨蹭幾下,阮可人心裡嬌怒的只差吼出,你丫的要麼別亂動,要麼就給你點行么?!

可惜,這種話永遠不會從她這種有些保守的女人嘴裡說出來,若是陳媛媛說不定直接鄙視上姚澤了。

「三哥,要不咱們先去車上等吧,這麼大的雨,站在這裡也不是個辦法啊?」外面,那漢子建議道。

被稱作三哥的男人思索了一下,就點頭道:「也成,衚衕就那麼一個路口,他們逃不走,給老大和老二打電話,就說去車裡等著。」兩人的腳步聲越來越遠,姚澤和阮可人依然緊緊的貼在一起。

「人都走了,你還不放開我?」等人走遠了,阮可人身子依然被姚澤緊緊摟住,她就帶著羞意的低聲提醒。

「呵,這樣更暖和,你不覺得嗎?再抱抱吧。」姚澤嘿嘿笑了笑,胳膊摟的更緊了,下身也朝著阮可人雙腿間更緊深入了,在她私密處來回磨蹭了起來。

阮可人不由得夾緊了雙腿,臀部不由自主的朝著姚澤小腹頂了過去,嘴巴呵氣如蘭的微微張開,雨水順著她的嘴唇流了下去,她微微閉著眼眸,露出享受的嬌哼聲。

姚澤聽到阮可人的嬌媚聲,心下大喜,知道阮可人已經默認了自己的舉動,身子輕輕的搖擺起來,被阮可人夾住的位置感覺舒爽極了。

阮可人在姚澤的搖擺下,雙手反摟住了姚澤的脖子嬌媚的哼唧著,而姚澤則是將嘴唇貼在阮可人的耳垂,輕輕吻了起來,雙手從阮可人的腰間慢慢的攀向了兩座誘人的乳峰之上,兩人相互慰藉著,雨也越下越大,伴隨著一聲雷響,姚澤悶哼一聲,身子猛的一抽搐,阮可人跟著顫慄起來身子漸漸放鬆下來。

**泛濫后發泄完,兩人都沉默下來,仍由雨水不停的打濕衣服,過了好一會兒姚澤才忐忑的對阮可人悻悻道:「那個……阮主任,咱們先去屋檐下面躲雨吧?」

阮可人沒有回答姚澤的話,只是低著頭先擠了出去,然後跑到了大門口的屋檐下蹲了下去。

姚澤慢騰騰的走到阮可人身邊,見她蹲著身子看不到她的表情,以為她肯定是難過的哭了,頓時有些後悔自己剛才的行為,低聲帶著歉意的道:「阮主任,剛才……剛才對不起了。」

阮可人又不是什麼純情小姑娘未經世事,對於這種事情只是有些難為情罷了,聽了姚澤歉意的話,阮可人捂著臉,羞澀的轉移話題道:「現在怎麼辦,他們守在外面我們也出不去啊?」

姚澤見阮可人聲音沒什麼變化,頓時鬆了口氣,放鬆下來,思索一下,苦笑道:「我喊我朋友幫忙吧。」剛才太過情急,既然把向成東和笑傲天這兩個超級打手給忘記了,於是馬上從口袋裡掏出手機,見整個機身都被雨水打濕,辛虧手機質量不錯,電話還能正常使用。

撥著向成東的電話,向成東已經睡下了,迷迷糊糊的接通,沒看號碼,他眯著眼睛含糊的問道:「誰啊?」

「成東,是我,我現在遇到了些麻煩。」姚澤急忙低聲道。

聽了姚澤的話,向成定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頓時沒了睡意,趕緊問道:「姚哥,出什麼事呢?」

姚澤沉聲道:「我被幾個人給堵住了,你趕緊過來一趟,我把地址發你手機上,那幾個人應該就在路口,你過來的時候小心些。」

聽姚澤將事情敘述了一遍,向成東掛斷電話后立馬跳下床,穿著褲衩去了隔壁笑傲天的房間,這傢伙正鼾聲如雷,睡的和死豬一般,向成東踹了笑傲天屁股一腳,喝道:「趕緊起來。」

笑傲天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望著黑的房間中,向成東穿著褲衩子站在自己身邊,頓時瞪大了眼睛,身子往後挪了一點,雙手護胸一臉驚恐模樣道:「你要幹嘛?」

向成東沒時間和笑傲天開玩笑,沒好氣道:「趕緊起來,姚哥有些麻煩了,讓我們過去一趟。」

兩人現在成了姚澤養的打手,休息了一個多月,終於有了點事情做,笑傲天頓時精神來了,趕緊起身邊穿衣服邊問道:「什麼情況?趕緊說說。」

……

求月票給力埃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