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四十九章京城林家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2日 00:55 [字數] 35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姚澤和納蘭冰旋走出車子后,一名警務人員打扮的年輕男子笑眯眯的朝著兩人走了過來,然後對著納蘭冰旋問道:「您是納蘭小姐嗎?」

「嗯。」納蘭冰旋輕輕點頭。

那一身軍裝打扮的年輕男子就笑道:「跟我來吧,首長在裡面等你。」他又對著姚澤望了一眼,疑惑的問道:「這位是?」

姚澤沒開口,納蘭冰旋出聲解釋道:「他是我朋友。」

「哦,納蘭小姐,抱歉了,按照規定他是不能見我們首長的。」小軍官帶著歉意的看了姚澤一眼,對納蘭冰旋道。

納蘭冰旋表情沒什麼變化,只是聲音有些不悅的道:「如果是這樣,那我們還是走吧,不打擾林爺爺靜養了。」

年輕的軍官見納蘭冰旋要走,就趕緊道:「納蘭小姐,要不您先等一下,我進去報告一聲,這件事情我真做不了主。」這個年輕人叫林楓是林老首長的貼身保鏢,雖然也姓林,卻和林家不沾親帶故,林老首長派他出來接納蘭冰旋,如果納蘭冰旋就這麼走了,他也不好交差,他也不敢私自把多餘的人給帶進去,只好再去進去請示。

「剛才那個傢伙是個高手埃」等年輕的軍官進去后,姚澤低聲對納蘭冰旋說道。

納蘭冰旋聽了姚澤的話,不由得一笑,「身手自然不會差吧。」

姚澤見那年輕的軍官步伐輕盈,身上的一種氣質和向成東差不多,所以姚澤才會感覺那傢伙武力值絕對不會比向成東差到哪裡去。

向成東是特種兵出生,而且再不對里算是佼佼者了,這種能打的人物本就少見,但是姚澤來到這個比較特殊的四合院大院子后,感覺那些守衛沒一個算是普通的士兵,這種陣勢,讓姚澤更加可以肯定納蘭冰旋要見的人一定不簡單。

「你給我透個底吧,咱們要見的人到底是誰?」姚澤心裡依然有些忐忑,他出生在江平一個地級市,合適見過這種級別的人物,就如同土鱉進城差不多,充滿了好奇,心裡卻又莫名的有些激動。

納蘭冰旋見那名年輕的士官走了出來,就隨口對姚澤說了句,「林鴻德你不會沒聽說過吧?」

林鴻德?!!!

姚澤腦袋一陣轟鳴,一下子石化在那裡,「我們要去見林……林鴻德總…….」

「已經退下去很久了。」納蘭冰旋沒好氣的笑道:「至於驚訝成這樣?」

姚澤臉色一下子變白了,心裡跳動的頻率遽然加快了去多,「天啊,納蘭冰旋,你爺爺不會是納蘭……納蘭初陽吧?」姚澤見納蘭冰旋這麼輕易的能夠見到林鴻德,猜想到燕京納蘭家族,不由得便想到了當初在軍界隻手遮天的納蘭家族。

「還沒有嚇傻嘛。」納蘭冰旋抿嘴一笑,這時那名叫林楓的軍官已經走了出來,表情依然是溫和笑意,「你們進去吧,首長剛吃完葯,需要靜養,希望你們不要和他聊太久……」

在林楓的帶領下,姚澤和納蘭冰旋走進了四合院內,院內鳥語花香栽種了各種珍貴少見的植物,在一株不知其名的樹上掛著一個鳥籠,鳥籠裡面裝著一隻羽毛斑斕的漂亮鸚鵡,上躥下跳著,而一名裹著軍大衣頭髮鬢白的老者站在樹下逗弄著籠子里的鸚鵡,時不時的發出爽朗的笑聲。

「林爺爺……」納蘭冰旋走進院子,對著不遠處的林鴻德喊了一聲。

林鴻德帶著笑意的轉身,瞧見納蘭冰旋,林鴻德渾濁卻精明的眼眸朝著納蘭冰旋上下打量兩人,然後笑眯眯的點頭道:「冰旋都長這麼大的姑娘了,這一晃都二十年,真快啊1

林鴻德感嘆一聲,目光溫和的望著納蘭冰旋道:「快過來,到林爺爺這裡來,讓林爺爺仔細瞧瞧,這麼多年沒見,竟然落的如此水靈,真是納蘭初陽那老小子祖上冒了青煙才生出個這麼優秀的孩子來。」

納蘭冰旋抿嘴一笑,然後看了姚澤一眼,讓姚澤跟上自己,然後走到林鴻德跟前,輕聲道:「林爺爺謬讚了,不知您老人家身體可好?」

林鴻德笑道:「你看看爺爺身體怎麼樣?」林鴻德從石凳子上站了起來,然後笑眯眯的張開雙臂,對納蘭冰旋問道。

納蘭冰旋抿嘴一下,道:「看上去比我爺爺和精神。」

林鴻德笑道:「那可比不了哦,那老傢伙怕死,更加註重養生,我就沒那麼多忌諱,人活七十古來稀,我已經賺到了,所以往後的日子就聽天由命吧。」

「林爺爺也不能這麼說,雖然您人已經老了但是還是上一代和我們這一代的精神支柱,能多活些歲數就多活些歲數吧,把身體養好,重視一下養生之道沒什麼壞處。」

「哈哈哈,小丫頭怎麼這麼會說話,我以前可是聽初陽那老小子說他孫女不愛言語嗎,今天看來那老小子又在騙我,這個好個寶貝孫女……」林鴻德望著納蘭冰旋仔細瞧了兩眼,然後幽幽嘆了口氣,道:「如果當年我的孫子沒……」說到這裡,林鴻德表情有些傷感,頓了頓才又道:「如果我的孫子還在,非得把你娶到我們林家來不可。」

聽了林鴻德的話,納蘭冰旋絕美的俏臉微微一紅,然後聲音帶著一絲激動的道:「林爺爺,其實……」

「嗯,怎麼呢?有什麼就直說吧,不是外人,別和林爺爺見外。」見納蘭冰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林鴻德帶著溫和笑意的鼓勵道。

納蘭冰旋這才點頭,輕聲道:「林爺爺,其實……林繼揚他……他沒死。」

「什麼?1林鴻德聽了納蘭冰旋的話,蹭的一下子從石凳子上站了起來,由於有些激動,手一不小心碰到了石桌上的瓷杯,瓷杯被打翻在桌子上,一股溜的滾落下石桌,啪的一聲碎了滿地。

一聲清脆的聲響雖然不大,卻惹來幾名警衛沖了進來,林楓也急急忙忙趕了進來,氣勢洶洶就要抓姚澤的模樣。

那幾名荷槍實彈的警衛朝姚澤走來,到是把姚澤嚇了一跳。

林鴻德擺手制止道:「你們出去吧,沒你們什麼事。」

林楓聽林鴻德的話,止住腳步,對著什麼三名警衛一擺手,毫不猶豫的推了出去。

林鴻德目光直視納蘭冰旋,聲音有些顫抖的道:「你剛才說的什麼?」

納蘭冰旋內心沒什麼波動,對視著林鴻德直視來的眼神,輕聲道:「你的孫子林繼楊沒死。」

「冰旋啊,這種事情可開不得玩笑,林爺爺身體不好,受不了這種刺激的。」林鴻德短暫的激動后,神情淡定下來,打量納蘭冰旋一陣子,見納蘭冰旋眼神沒有絲毫波動,不由得再次有些動容道:「你怎麼知道我孫子還在?當年他二叔不是說……不是說已經去了嗎?」

納蘭冰旋搖頭,目光有些變冷了,「你知道林繼揚當年是怎麼回事嘛?」

林鴻德疑惑的道:「他二叔不是說他瘋鬧的時候從二樓摔下去了嗎?難道……」

「呵呵。」納蘭冰旋冷笑一聲,道:「林爺爺,當時的情況你可以再仔細問一問林繼揚的二叔,我相信他肯定沒有和你說出真實情況……」

「我今天過來找您,就是為了和您說這個事情,再者就是,我現在正在尋找林繼揚,希望得到您的幫助。」

林鴻德臉上有些激動,道:「那是自然,如果我孫子真沒死,就是翻遍全國,我也得把他找到1

納蘭冰旋點了點頭,然後道:「等您把當年的事情搞清楚了,我再告訴您一些其他消息。」

林鴻德微微點頭,目光看向站在納蘭冰旋身邊多時的姚澤,然後問道:「這位小夥子是?」

納蘭冰旋趕緊道:「這是我朋友。」

「老……老首長好。」姚澤趕緊躬腰,很正規的給林鴻德鞠了個躬。

林鴻德笑眯眯的點頭道:「好好好,這是哪家的孩子啊?」

納蘭冰旋道:「他不是燕京人,是我在華南省的一個朋友。」

「哦。」林鴻德輕輕點頭,對著姚澤打量一番,目光有些柔和,第一次見姚澤,他竟然會有一種不能言表的感情參雜在其中,很喜歡眼前的這個小夥子,「小夥子是幹什麼工作的?」林鴻德開口問了一句。

姚澤趕緊道:「老首長,我現在在淮源市擔任農業廳副廳長一職。」

「農業廳副廳長?」林鴻德有些驚訝,朝著姚澤打量一眼,然後道:「你年齡也才不過二十五六吧?」

「老首長,我今年是二十五虛歲。」

林鴻德眯著眼睛點頭,讚歎的道:「好啊,這麼年輕就能有如此成就,就是比老李、老孫家的孫兒們也都不會差到哪裡去,有時間還真想聽聽你的經歷。」林鴻德笑眯眯的道:「冰旋,還有這位……」

「我姓姚,叫姚澤……」姚澤趕緊爆出自己的姓氏。

「嗯,冰旋啊,你和姚澤留下來陪我這老頭吃頓飯如何?」

納蘭冰旋道:「林爺爺,抱歉啊,待會兒還有些事情呢,下次吧,下次一定專程過來看望你,林繼揚的事情您還是趁早的問清楚吧。」納蘭冰旋提醒的道。

林鴻德點頭,目光有些沉著,「好的,這件事情竟然會發生這樣的轉變,我真是老糊塗了啊,如果他二叔騙了我,我不會放過他的,我孫兒可是我林家唯一的嫡系子孫啊1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