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四十四章喝酒的藝術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9日 00:28 [字數] 322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被阮可人帶到駐京辦餐廳的包廂,望著滿滿的一桌子人,姚澤頓時感覺老臉一陣發燙,他尷尬的咳嗽一聲,在眾人的目光下,悻悻的對坐在上席的唐順義解釋道:「剛才沒事就躺了一會兒,一不小心睡著了。」

唐順義倒沒怎麼放在心上,哈哈笑道:「年輕人總是有睡不完的覺,沒事,我也剛來,你坐到我旁邊來吧?」唐順義拍了拍他旁邊的位置,是特意這麼安排,讓姚澤坐在他身邊的,而周大志則坐在唐順義的另一旁。

「小阮是吧?你別站著啊,你也坐吧,今天咱們大傢伙一起吃頓飯。」見阮可人悶不做聲的站在姚澤位子後面,唐順義就笑眯眯的道:「大家都辛苦了,在駐京辦工作一年到頭回不了幾趟家,我代表省委省政府感謝諸位同志了。」

唐順義將酒杯端了起來,阮可人讓姚澤旁邊的一個駐京辦的員工給她讓了個位置,坐在了姚澤身邊。

唐順義舉起杯子站了起來,眾人也只好都趕緊跟著站了起來,「我啊,年紀大了,這酒不能喝的太猛,我就隨意了,年輕的小夥子必須幹了,年紀大點的就隨意了。」唐順義笑眯眯的道,然後將杯子的酒抿了一小口坐了下去,然後擺手道:「大家都坐吧,別拘束,咱們吃頓家常便飯。」

姚澤心裡輕哼,「就你這架勢,誰心裡沒壓力,還吃家常便飯呢。」

「大傢伙可能還不認識我這年輕的同志吧,他就是咱們省農業廳的副廳長,姚澤同志,年輕有為很有才幹,給大夥介紹一下。」唐順義毫不掩飾的對姚澤讚賞一番倒是讓姚澤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周大志官場老油條一個,在官場混了這麼多年,早就成了人精,從唐順義的三言兩語中就看出了唐順義對這個姚澤的重視和青睞,頓時就收起了接機時對姚澤的不怎麼重視,眼睛笑成一條縫隙的道:「姚廳長是我們大家的活榜樣啊,早就在燕京這邊聽說了姚廳長的事,真是佩服的很啊,沒想到這次能夠有機會看到真身,待會敬了唐省長以後,我得單獨和你喝上幾杯。」

姚澤笑呵呵的道:「可別,周主任酒量好,我酒量有些差,可經不起折騰呢。」

阮可人就輕笑的在一旁答話道:「姚廳長放心,咱們這裡這麼多男同志,喝醉了讓他們抬你會房間。」

由於唐順義在這裡,那些普通工作人員不敢出聲,只是配合著含蓄的發笑,姚澤就道:「正如周主任所說,待會兒我敬唐省長酒後我也得和阮主任多喝幾杯才成。」

唐順義聽了姚澤的話,就打趣的笑道:「你們年輕人喝你們的,別把我扯上,我老傢伙身子板經不起折騰,還想多活幾年呢。」

眾人隨聲附和的含蓄的笑了起來,阮可人就這剛才姚澤的話題道:「姚廳長可別找我,我一個女同志喝不了酒,可別欺負我。」

周大志有意想巴結姚澤,就幫襯的說道:「阮主任可不能這麼說,姚廳長大老遠從淮源過來,是咱們駐京辦的貴客,貴客和主人家喝酒,主人家可不能不給面子埃」

聽了周大志的話,阮可人心裡偷偷罵了周大志一聲混蛋,然後臉上不動聲色的抿嘴一笑道:「如果姚廳長真願意喝,計算是拼著醉死也得陪著姚廳長喝好。」

「阮主任這麼說我倒是有些心虛了,哈哈。」姚澤笑了笑,然後端起酒杯道:「唐省長,我先敬你一杯。」

唐順義笑眯眯的端起杯子,道:「我隨意啊,你小子把這杯給幹了。」

姚澤仰頭一口喝完,笑道:「那是自然。」

唐順義點了點頭,雖說是隨意,但是還是將杯子里的酒下了一半,一旁的周大志看在眼裡,更加確定唐順義對姚澤很不錯埃

接下來周大志和其他人敬酒,唐順義都只是淺嘗而止。

唐順義因為待會兒還要出去辦事,吃點了飯後就和秘書先離桌,回房間整理材料去了。

唐順義走後,飯桌一下子活躍了許多,剛才的壓抑感瞬間消失,周大志喝了酒喝一副酒鬼模樣的氣質便暴露出來,他哈哈笑道:「姚廳長,剛才怎麼說來著,不是讓阮主任陪著喝酒嗎,現在唐省長走了,你還不行動?」

這話說的阮可人嫵媚的臉龐微微羞澀一下,原本喝了就有些紅暈的俏臉感覺到了一絲髮燙,「還是別了吧,我酒量真不行。」

姚澤本來就不喜歡為難女人,見阮可人似乎真不怎麼能喝酒,就笑道:「那成,咱們總得喝上一杯吧,就只喝一杯,我敬你。」

阮可人端起杯子,抿嘴笑道:「姚廳長可別這麼說,要敬也是我也你才對。我先幹了。」她揚起雪白的頸脖,一口將杯里的白酒喝完,頓時柳葉般的彎眉輕輕一蹙,可能是有些難受,姚澤就細心的給阮可人夾了一口才放進她碗里,道:「趕緊壓壓酒氣。」說完,自己也把杯中的酒喝完。

阮可人吃了口菜后,才感覺胃中舒服了些,剛才喝的太猛,酒氣一直衝到了鼻子處,差點一個沒忍篆…

姚澤輪番和駐京辦的員工喝了一圈后已經感覺有些頭重腳輕,這時周大志又道:「阮主任啊,剛才是姚廳長主動和你喝的,作為主人你可得回個禮才對啊,否則失了咱們駐京辦的禮不是。」

阮可人只覺得這個一起同事了一年半的死胖子主任氣人的很,平時總喜歡說些花花話占自己便宜,真是癩蛤蟆靠青蛙,長的丑玩的話。

馬上意識到這種比喻不對,阮可人在心裡呸呸兩聲,看周大志那死肥豬笑成一條縫的小眼睛,心裡更加不爽起來,於是嬌聲道:「周主任可不能這樣說,我一個女人怎麼能代表駐京辦,您作為我們駐京辦的老大,對於姚廳長這種尊貴的客人,應該拿出主人和男子漢的氣概來才對。」

周大志聽了阮可人的話,悻悻一笑,道:「我待會兒自然會好好喝姚廳長多喝幾杯,你現在先把你的任務完成了埃」

阮可人咬著銀牙又敬了姚澤一杯,俏臉已經紅彤彤的,姚澤就笑道:「周主任就別讓阮主任喝了,看她酒量確實不是很好,喝醉了難受,咱就不欺負女同志了。」

周大志聽了就哈哈點頭道:「姚廳長心疼咱們阮主任了,哈哈,好,那就咱們老爺們來喝,我喝姚廳長一見如故,今天咱們不醉不歸。」

周大志的話讓阮可人心裡有些不舒坦,自己已經是別人的妻子,再去調侃這種話就有些不合適了,但是礙於面子,她不好發作,只是悶悶的吃菜去壓胃裡的酒勁。

和周大志又和了幾杯,姚澤感覺腦袋都有些不清醒了,拿著的筷子一下子掉到了桌子下面,姚澤感覺躬腰去撿,只感覺腹中的酒氣一陣陣的涌了上來,強忍著想吐出來的衝動,姚澤迷糊的在桌子下面摸啊摸,一不小心碰到了旁邊阮可人的小腿。

阮可人心中一驚,臉上沒露出什麼異樣來,也不知道姚澤是不是借著酒勁占自己便宜,「姚廳長,我幫你吧。」

阮可人見姚澤摸了半天沒摸到筷子,就將椅子移開,在她椅子另一頭的椅子腿旁邊,便撿了起來,放在桌子上,然後道:「筷子髒了,我在讓人給你送一雙來。」

姚澤眯著眼睛,聲音有些含糊不清的擺手道:「不……不了,酒喝好了,菜也吃飽了,我回去休息一下。」他看向周大志,然後笑道:「周主任慢用,我就先走了。」

周大志也喝了不少,此時也正難受著,既然姚澤不和了,他自然求之不得,趕緊道:「那好的,有時間咱們再喝。」

他身子有些搖晃的站了起來,道:「哎喲,今天看到姚廳長高興,確實是喝多了,那個……阮主任啊,你幫我送一下姚廳長,把他扶回房間去。」

姚澤擺手道:「沒……沒事。我自己能行。」剛一起身,被椅子腿絆了個蹌踉,如果不是一旁的阮可人眼疾手快扶住姚澤,姚澤非得摔個狗吃屎不可。

「我還是送你回房吧。」阮可人抿嘴笑了笑,心裡想來:「這年輕的姚廳長也是夠實在的,敬他的酒可真是來者不拒,年輕人都是沒什麼歪腸子。」

「姚廳長還好吧?」扶著姚澤走在回房間的路上,阮可人見姚澤好幾次一副欲吐的模樣,便關切的問道。

姚澤笑眯眯的擺手道:「沒,沒事,我好著呢。」

阮可人聽了姚澤的話,不由得笑了起來,輕聲嘀咕道:「就你這樣還好著呢。」看著姚澤年輕帥氣的臉龐,聽著姚澤的醉話,阮可人覺得這個姚廳長蠻可愛嘛……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