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一十三章水渾方可摸魚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4日 22:32 [字數] 391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姚副廳長真是年輕有為啊,用不了多久就把我們這些老傢伙都給比下去了。/../」郭義達抽了口煙,讓自己臉上看上去平靜了一下,然後才擠出一絲笑意的讚歎道,不過在心裡郭義達著實驚訝的很,二十四歲的副廳長,這以後如果不出什麼事情,官路可謂平步青雲,扶搖直上了,想想自己兒子和姚澤之間解不開的仇怨,郭義達不由得有些為自己兒子擔心,怕自己有天走了,姚澤想整自己兒子太過容易。

姚澤對於郭家父子的宿怨可不一般,時時刻刻都向著整垮郭義達,聽郭義達對自己的讚賞,姚澤只是淡然的笑了笑,沒去接郭義達的茬,如今的他自然可以不用看郭義達的臉色行事,不給他面子也沒什麼不可。

見姚澤不接自己的茬,鬧了個沒趣,氣氛有些尷尬,郭義達悻悻一笑,然後扭頭對沈江銘道:「沈市長晚上沒其他事情吧?」

沈江銘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抽著煙,聽了郭義達的問話,沈江銘搖頭的道:「最近顯的厲害,能有什麼事。」

郭義達聽出沈江銘話里的意思,只是笑了笑,道:「既然沒事,咱們晚上喝個痛苦。」

沈江銘擺手道:「喝好不喝醉,我現在就只剩半條命的人,郭老弟不會是想要了我的命吧。」

聽沈江銘這麼一說,郭義達微微一愣,今天晚上連連受到姚澤和沈江銘的擠兌心裡覺得甚是窩囊,好歹自己也是江平市組織部部長,比他沈江銘又能差了多少,但是人家手裡掌握著自己的證據,此時只能忍受著兩人的擠兌。

「沈市長,這……我哪裡敢害你啊,你這話可是要把我心臟病給嚇出來。」郭義達哈哈笑了起來,表面上和和氣氣的心裡卻是恨極了兩人。

沈江銘探了探手裡的煙灰,然後似笑非笑的望著郭義達,道:「郭部長公務繁忙,怎麼突然想起請我吃飯了?」

郭義達笑著解釋道:「這不是很久沒和沈市長彙報工作上的事情了嗎,請沈市長吃飯,一時想給沈市長彙報一下工作,二就是敘敘舊吧,我們一起共事了這麼多年,好像還從沒和沈市長好好聊過天。」

沈江銘搖頭道:「我現在管的事情少了,大擔子都是張書記來挑的,要找你應該找他彙報工作太對吧。」

郭義達笑著搖頭道:「沈市長這麼說我就不同意了,你和張書記分工不同,張書記分管的是黨內工作,這江平市的大大小小事情還是得沈市長來挑梁埃」

沈江銘將煙蒂塞進煙灰缸,然後不以為然的道:「我年紀大了,身子越來越差,很多事情已經無暇兼顧,用不了多久就該退下去了。」

聽了沈江銘的話,郭義達微微一怔,心裡暗自揣摩,難道沈江銘有意提前退下去?

在郭義達走神之際,沈江銘繼續說道:「常務副市長邵昌最近和張書記走的很近嗎。」沈江銘有意無意的對著郭義達開口說道。

郭義達微微回神,聽出沈江銘滿含深意的話,朝著沈江銘看了一眼,不知道沈江銘此時在他面前提出這些話是什麼用心,就笑了笑,說道:「邵副市長向書記彙報工作很正常嘛。」

沈江銘似笑非笑的望著郭義達,道:「你真是這麼想的?」

郭義達望著沈江銘,反問道:「沈市長此話怎講?難道我還能有什麼其他想法?」

沈江銘似笑非笑的道:「難道郭部長不想當市長?」

此話一出,就連一旁的姚澤都驚訝了。

郭義達望著沈江銘,臉上露出詫異的神色,他一直望著沈江銘的臉,想從其中看出些什麼來,正當郭義達詫異之際,沈江銘繼續道:「別這麼看著我,我馬上退下去你也不用感到驚訝,有些事情我們都清楚,我就不明說了,你今天請我來吃飯的目的我也知道,但是那份東西我是不會給你的,但是我們可以合作。」

「合作?」見沈江銘說開了,郭義達也不再避諱,問道:「怎麼合作?」

沈江銘道:「張書記以前和你走的很近吧?」

郭義達點頭,輕輕恩了一聲。

沈江銘繼續道:「但是現在邵副市長在這個節骨眼上和張書記密切來往,你不覺得有什麼事情參雜在其中?」

郭義達沉思了一下,沉聲道:「如果沈市長真要退了,那麼邵副市長接任市長一職也是順理成章。」

沈江銘就眯著眼睛望著郭義達,問道:「郭部長,你熬了這麼多年,這麼好的機會,難道不想當市長?」

郭義達剛要開口,沈江銘打斷的道:「如果你說不想,那我馬上就走,咱們沒什麼好談的。」

郭義達苦笑的道:「沈市長你……」郭義達嘆了口氣,咬牙道:「沈市長有什麼就直說吧。我現在的情況也很窘迫,我相信沈市長也能覺察到,你想怎麼合作。」

沈江銘笑了笑,道:「我們聯合起來,我幫你一起拿下市長的位置,但是你……」

「我幹什麼?」郭義達神經緊繃的問道。對於這個條件,確實是讓郭義達受到了很大的誘惑,自從出了錄像機和女人床上的的事情后,郭義達隱隱有被上面放棄的意思,這也是郭義達極其鬱悶的地方。

此時得到這麼個起死回生的消息,而且還能上升一步,郭義達又怎能不心動。

對於沈江銘的實力,郭義達自然不會懷疑,所以此時郭義達是真正的動心了。

沈江銘望著郭義達有些緊張的模樣,心裡不由得冷笑了一下,表面上卻是和氣的道:「讓你當上市長可以,但是未來三年裡,你得毫無保留的幫襯姚澤……」

郭義達毫不猶豫的點頭,然後問道:「就這麼簡單?」

沈江銘道:「我說的是毫無保留的幫襯,你確定能做到?」

郭義達重重點頭,只要我能當上市長,一定做到。

沈江銘笑了笑,冷笑道:「也不怕你出爾反爾。」意思很明確,你丫的有罪證在我手裡,反悔就將你的罪證公佈於眾。

郭義達悻悻笑了笑,暗罵沈江銘老狐狸。

……

晚上吃完飯和郭義達分開,剛坐上車,姚澤急不可耐的趕緊問道:「沈叔叔,你難道真要幫郭義達當市長?」

沈江銘笑了笑,道:「真真假假才能混淆視聽,趁亂摸魚,我又怎麼會真讓郭義達當上市長,再說了,我也影響不了省里的決定,之所以能夠確定郭義達相信我,是因為我知道他現在也很著急自己的現狀,否則他不會主動打電話邀請我吃飯,我就是利用了他的心態,然後給他下了個套讓他往裡面鑽,他現在的狀況相信我是他唯一的選擇。」

姚澤笑了笑,道:「你想讓郭義達和張書記斗一斗?」

沈江銘高深莫測的微微一笑,出聲道:「以後你就知道了。」

……

第二天一大早姚澤趕回了淮源市,先去了自己的主任辦公室將東西收拾了一下,只等著待會兒副廳長李國定帶他去副廳長辦公室。

正坐在辦公桌上整理文件,從香港回來就請假幾天的李陸菲敲了敲房門走了進來,姚澤見一身職業裝的李陸菲,就笑著問道:「休息好了?」

李陸菲抿嘴笑了笑,道:「姚主任……呃,不對,現在應該叫姚廳長了。」李陸菲頓了頓,繼續笑道:「先恭喜姚廳長高升。」

姚澤笑眯眯的說了聲謝謝,然後道:「晚上別走了,今天我請咱們科室的同志吃頓飯。」

「誒,好的。」李陸菲點頭答應一聲,而後悻悻的笑了笑,一副尷尬表情的道:「姚廳長,我……」

「怎麼了?有話就直說。」姚澤見李陸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就笑著說道。

李陸菲漲紅了臉,悻悻道:「在香港的時候我不是說過回來就辭職的事情嗎,我現在……現在不想辭了。」當初李陸菲不想在農業廳幹了是因為周大志的原因,現在周大志死了,李陸菲自然不想放棄這麼好的工作,辭職了她也找不到比這更好的工作了。

「嗨,這事埃」姚澤笑了笑,道:「就算你現在辭職我也不會同意,我已經向上面反應,說你在香港表現異常出色,已經批准下來,讓你擔任一科的科長。」

「啊?」聽了姚澤的話,李陸菲詫異的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道:「姚廳長,你說我……我要當科長了?」

「對埃」姚澤笑眯眯的點頭。

李陸菲臉上立馬露出興奮的神色,「沒想到我竟然能當上科長。」李陸菲自言自語一句,接著反應過來,趕緊笑眯眯的朝姚澤感謝。

姚澤就擺手道:「一科科長是你表現出色應得的,如果你表現不好我也幫不了你,好好工作,以前的事情就當是過眼雲煙全都過去了。」

李陸菲眼眶微微一紅,哽咽的道:「我一定好好工作。」

姚澤笑著點頭,這時候快一個月沒見的周楠婷朝著姚澤辦公室走了進來,一身咖啡色的職業套裝包裹著她婀娜多姿的妙曼身姿,她抿嘴笑了笑,對著姚澤和李陸菲問道:「說什麼呢,這麼開心。」

姚澤朝著周楠婷打量兩眼,然後笑道:「李陸菲當一科科長了。」

「啊,真的呀?」周楠婷一臉的驚訝之色,而後一副鬱悶模樣的道:「那豈不是你這妮子成我領導了?」

李陸菲揚起臉,故作得意的道:「那是當然,以後敢不聽我的話我就給你小鞋穿。」

周楠婷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道:「姚澤你會保護我的,對嗎?」

姚澤故意板著臉呵斥道:「怎麼和領導說話的,有這麼直呼領導名字的嗎?小心我現在就把你發配到下面的鄉鎮去干農活去。」

周楠婷可憐巴巴的望著姚澤,「你們兩個合起伙來欺負我,以後這農業廳還有我的立足之地嗎。」

姚澤見周楠婷辦可憐的模樣著實可愛,心裡就是一熱,然後咳嗽一聲道:「別貧了,趕緊出去幹活,我待會兒得搬辦公室了,以後我就不是你們的直系領導了。」想到秦永林的弟弟秦永昌要接替自己的位置,姚澤心裡極其不爽。

劉曉嵐一天沒和秦永林離婚,他們就還是合法夫妻,姚澤和劉曉嵐見面也就還得偷偷摸摸,秦永林的弟弟秦永昌似乎也知道了他和劉曉嵐之間的事情,再結合秦永昌的陰險狡詐,姚澤心裡不由得蒙上了一層寒霧。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