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一十章李恆德的覺悟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8日 06:01 [字數] 41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兩天後,在香港警方呈上於乾提供的證據及連番逼問下,李恆德忍受不住精神的折磨終於還是將自己在香港所犯的事情全部交代出來,讓香港警方沒想到的是,在李恆德招供的第二天,內地警方就於香港警方這邊取得聯繫,這傢伙原來多年前也有過買兇殺人的犯罪行為,最後經過一番商量,香港警方決定將人交給內地警方來審判。【

就在婚禮不歡而散的第三天,李恆德被押送回了江平市,李恆德萬萬沒想到,事過十幾年,當年的那個司機會自己投案自首,將當年謀殺的事情交代的一清二楚。

如果李恆德沒有在香港范殺人罪,也許還有活路,但是香港和內地的兩宗殺人罪並和,李恆德自然少不了要命歸黃泉。

已經是關押的第三天,秦海心和秦月娥從香港回來,到了江平監獄去看李恆德。

李恆德被獄警帶出來時,秦海心看出了李恆德精神極其萎靡,他坐在了秦海心和秦月娥的對面,隔著玻璃,他拿起了電話。

秦海心也拿了起來,電話那頭,李恆德沒多少表情,只是出聲問道:「是來看我笑話的?」

秦海心搖了搖頭,表情有些複雜,沉默一會兒后才道:「我是為了明海來看你的,當年你害死我父親,而你兒子又救了我一命,這麼多年了,恩怨就這麼了結吧,一直活在仇恨里只會傷了自己又害了別人。」

李恆德沒有做聲,秦海心抬頭望著李恆德,溫聲道:「我想求你個事情。」

李恆德滄桑而又黯然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讓我別害姚澤?」

秦海心微微點頭。

李恆德對著電話說道:「其實就算你不來,我也不打算把你和姚澤事情說出去,我馬上就要死了,何況這些年的確欠你們母女的,就算在臨死前做一些好事來彌補一下當年的虧欠吧。」

秦海心眼眶微微一紅,點頭道:「謝謝。」

李恆德搖頭,道:「不要和我說謝謝,是我欠你們的,把電話給你母親吧,我和她說兩句。」

秦海心點了點頭,然後站了起來,將電話交給一旁的秦月娥。

秦月娥將耳朵貼在耳邊,然後面無表情喂了一聲。

李恆德嘆了一聲,道:「月娥,這些年對不起了。」

秦月娥知道李恆德要判死刑的消息后對於李恆德的仇恨也減散了不少,只是淡淡的說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李恆德苦笑道:「人的貪慾戰勝了理智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是我太要強了,所以當年……」

秦月娥問道:「就是為了那些股份,你謀害了你多年的兄弟?」

李恆德目光直視著秦月娥,眼眶有些泛酸的道:「你知不知道在他喜歡你之前我就喜歡上你了?」

秦月娥微微一怔,望著李恆德不能自語。

李恆德繼續道:「當年,你和他結婚我很痛恨,他明明知道我是愛你的,還是把你給搶走了,所以我才會恨……恨他的無情……」

「可是……可是這些事情你從來沒有說過啊?」秦月娥有些震驚的說道。

李恆德苦澀的一笑,道:「當年,你們感情都到了那個地步,我能怎麼說?」

秦月娥默認,半響才出聲道:「這件事情原本就是個誤會,如果你早點說出來,大家也許可以解開心結,你就是這種性子,什麼事情都喜歡憋在心裡,當初你如果說出來,也許今天就不會是這樣。」

李恆德嘆息的道:「一切都晚了。」

秦月娥無言,這時候警察走過來對李恆德道:「時間到了。」

李恆德趕緊說道:「月娥,幫我和海心說,一定要把中景集團好好的發展下去,這是我和她父親多年的心血,我走了之後,海心就是中景集團的唯一繼承人……」

望著李恆德蹣跚的背影,母女兩人站在那裡望著李恆德直到消失,心情頗為複雜。

走出看守所,等在看守所外面的姚澤迎了上去,然後扶著秦海心問道:「累不累?」

秦海心嬌柔一笑道:「沒事,我沒有那麼嬌貴。」

秦月娥在一旁望著姚澤心疼自己女兒的神情,露出會心的笑意。

秦海心雙手摟住姚澤胳膊,然後輕聲說道:「李恆德不會把我們的事情說出去。」

姚澤笑道:「我能理解他的心裡,人之將死,總該幡然醒悟了。」

「姚澤,我有些為李恆德傷心,我這樣是不是對不起我父親?」秦海心臉上露出難過的神色。

姚澤摸了摸她的臉頰道:「怎麼會,只有放棄仇恨,懂得冰釋前嫌才證明已經成熟了,你父親會為你感到高興的,畢竟李恆德也為他所做的事情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秦海心微微點頭,然後對姚澤說道:「我馬上就要去國外了,可是我的公司該怎麼辦?」

姚澤將後排的車門打開,然後瞪秦海心和秦月娥坐進去后,他坐到駕駛位置,啟動車子后,說道:「找個可靠的人代為管理吧。」

秦海心思索一下,皺眉道:「我沒有什麼可靠的熟人埃」

姚澤想了想,覺得李美蓮很適合來管理秦海心繼承的中景集團,就笑著道:「我倒是認識一個人在生意上很有天賦,不知道你信不信的過我?」

秦海心不悅的睨了姚澤一眼,沒好氣的道:「你什麼意思嘛?我都懷了你的孩子,還能信不過你嗎?」

姚澤悻悻一笑,道:「那我就把她找來,咱們詳談之後在商量後面的事情?」

秦海心點頭道:「那就儘快吧,我的肚子越來越大了,半個月內就得去國外,等待生產……」

因為姚澤近期要趕回淮源工作,所以沒多少時間磨蹭,於是當天就開著車子去了湯山縣,由於還是白天,酒吧沒有營業,這個時間段李美蓮一般還在家裡,姚澤直接開著車子去了李美蓮居住的小區。

到了門口,姚澤摸出鑰匙將門打開,剛推開門就瞧見一抹白嫩嫩水靈靈的身影閃現在姚澤面前。

只見林蕊馨穿著粉絲的內衣褲,打了個哈欠從洗手間走了出來,瞧見房門被打開,林蕊馨以為是李美蓮回來了一時間沒怎麼留意,帶感覺到門口的人沒什麼反應,林蕊馨才扭頭看了過去,瞧見門口痴獃的站在那裡,望著自己的姚澤,林蕊馨俏麗的漂亮臉蛋先是一喜,接著想起自己近乎**的被姚澤看見,頓時嬌呼一聲,趕緊跑回自己房間,然後的一聲將房門關上。

姚澤苦笑的走了進去,嘴裡嘀咕道:「半年沒見,這丫頭可是越長越漂亮了。」

磨蹭了好一會兒林蕊馨才從房間里走出來,她已經換上了一身樸實清秀的休閑裝,走到沙發跟前,羞紅著臉在姚澤身邊坐下,問道:「哥,你咋回來了?」

姚澤笑眯眯的打量林蕊馨兩眼,道:「回來辦些事情,丫頭越長越惹哥喜歡了。」

林蕊馨輕睨了姚澤一眼,漂亮的臉蛋上露出一抹喜悅,不過還是撅著濕潤的嘴唇嬌聲道:「恐怕早就在外面被別的漂亮女人迷住,把我這個妹妹給忘記了。」

姚澤笑著摟住林蕊馨的肩膀,道:「怎麼會呢,哥這不是工作忙嘛。」

「哥你討厭啊,不許對我動手動腳,把手來開。」林蕊馨拍開姚澤佔便宜的手,俏臉微紅的道:「哥,我要畢業了……」

姚澤撇嘴笑道:「畢業就畢業唄。」

林蕊馨道:「你不打算給我安排一下?」

姚澤笑道:「你想我怎麼安排你?」

林蕊馨狡黠一下,道:「我去給你做秘書怎麼樣?」

姚澤想起李美蓮前段時間說過的話,這小妮子還真動了盯住自己的心思,打算當自己的秘書把自己盯的死死的?

姚澤就笑了起來,道:「你知道一句諺語嗎?」

林蕊馨疑惑的望著姚澤,問道:「什麼諺語?」

「有事秘書干,沒事幹秘書埃我是你哥,你覺得你當我秘書合適嗎?再說了,我這個級別也不能配備女秘書的。」姚澤有板有眼的解釋道。

林蕊馨為姚澤說出那麼露骨的話而不滿,朝著姚澤瞪了一眼,而後又泄氣的道:「反正我要去淮源工作。」

姚澤點頭道:「成,等你畢業了我給你安排一個好工作。」

林蕊馨笑嘻嘻的道:「謝謝哥。」

姚澤對著林蕊馨光潔的額頭了一下,問道:「你媽去哪呢?」

林蕊馨道:「這不是我回來了嗎,她去菜市場買菜去了,準備給我加餐呢。」

姚澤笑道:「那我豈不是來的正是時候。」

兩人說著話的時候,李美蓮提著一堆菜走了進來,瞧見客廳的姚澤,她微微一愣,嫵媚的俏臉上不自然的泛起一絲紅暈,畢竟和姚澤有了那種關係,在自己女兒面前,李美蓮心裡還是有些心虛的。

「小澤怎麼突然回來了?」李美蓮將房門帶上,然後換上拖鞋走了進去,俏生生的問道。

姚澤笑眯眯的帶著一絲打量的朝著李美蓮的絲襪美腿以及纖細的柳腰上看了兩眼,才悠悠的說道:「回來和你商量一些事情。」

李美蓮將才放進廚房,然後走了出來,抿嘴笑道:「你一個官老爺,有什麼好和我商量的?」

姚澤讓李美蓮坐到自己旁邊,然後笑著解釋道:「是這樣的……」

李美蓮聽完姚澤的話,頓時有些驚詫,「你說……你說讓我管理江平的中景集團?」

見姚澤點頭,李美蓮趕緊擺手道:「不行不行,我可沒那麼大的本事,這麼大的集團我怎麼管理的管來,你讓我管一些小酒吧我還勉強能行,管理這麼大的集團真不行。」

姚澤笑道:「其實管理一家公司沒你想象的那麼難,公司的每個部門都有相應的技術人員和領導,你只要把人給管好,然後用業餘的時間多看一下公司管理之類的書籍,我相信你很快就能上手。」

林蕊馨聽到自己母親有機會管理一家江平排在前三位的大公司,頓時興奮的道:「老媽,要不你就試試吧,說不定你就成功了呢?」

李美蓮沒好氣的道:「你以為是過家家啊?」

姚澤笑道:「這個事情我就為你做主了,你如果到時候有什麼不懂還可以問我姐嘛,我姐就在江平,你們多聚聚總是有好處的。」姚澤說完,朝著李美蓮曖昧的笑了笑,惹得李美蓮俏臉一紅,心裡心虛不已,偷偷望了林蕊馨一眼,才幽幽的道:「可是,我怕……」

「別怕,放手去干,這不是還有我嗎,你先試試,萬一不行咱在想辦法。」姚澤說道。

李美蓮這才點頭,不過當即有問道:「我走了,酒吧怎麼辦?」

姚澤思索一下,道:「酒吧現在已經走上正軌了,找個職業經理人全權打理吧,這個小酒吧該放手就放手。」

李美蓮輕輕恩了一聲,然後道:「那我儘快把酒吧的事情安排妥當。」

-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