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零一章策劃的謀殺案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2日 00:22 [字數] 39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姚澤今晚請竇、蔣兩家人吃飯本來的目地並不是真的告別宴,他只是在為周大志的死提供自己不再場的證據罷了一切事情都是這兩天精心策劃好的。

向成東招玩小姐后就和笑傲天去周大志所居住的酒店附近吃晚飯,一直等到十點,向成東和笑傲天才走出飯店,然後朝著對面的酒店走了去。

兩人一人戴了一頂鴨舌帽和一個墨鏡,走進酒店,然後尋著酒店的電路總閘找了去……

也是在同一時間,被向成東叫去的小姐準時的到了周大志的房間門口,然後按了一下門鈴。

周大志打著哈欠的將房門打開,瞧見門口站著一個姿色還不錯,衣著極其暴露的女人朝著自己丟媚眼,就開口問道:「有什麼事?」

那小姐一口粵語道:「先生,不是您打電話讓我來的嗎?」

「你找錯地方了。」周大志皺了皺眉,隨手準備關門。

那小姐感覺抵住門,不悅的道:「你這人怎麼回事,打電話讓我來,現在又說找錯了人,戲弄我是嗎?趕緊拿錢來1

周大志惱怒的道:「我們有沒幹什麼,憑什麼給你錢。」

小姐不屑的撇嘴道:「難道我坐車過來不用錢的?趕緊的給錢,否則小心我搞臭你。」

「婊子1周大志低罵一聲,懶得和這種人爭執,就從荷包里掏出錢夾子,抽出幾張港幣交給小姐,想想自己給了錢什麼都沒幹太虧本了,又朝著女人暴露的大腿上瞅了兩眼,這兩天周大志一直擔心著李陸菲的事情心裡壓抑的厲害,此時就想著把火發泄在這婊子身上得了。

於是小心翼翼的朝著門外看了兩眼,見斜對面幾名同事的房門緊閉,他一把將那小姐給扯了進去。

小姐笑眯眯的走了進去,帶著媚意的道:「剛才不是說不玩了嗎?」

周大志哼了一聲道:「難道我的錢白給你不成。」

小姐就笑道:「玩可以,但是這些錢不夠。」

周大志開始脫自己的衣服,「錢我會補給你,趕緊脫衣服。」

小姐嬌笑兩聲,將自己的黑色短皮裙給扯了下去,露出白花花的屁股,這女人竟然連內褲都沒穿,周大志直接將女人推到床上,然後用他那肥碩的身子壓住小姐的身子,朝著小姐屁股狠狠的拍了兩下,用不停的用力揉小姐的**,那小姐吃痛的低罵一聲道:「你這麼個玩發得加錢。」

周大志低吼道:「他媽的閉嘴,老子給你錢。」他猛的將小姐的身子給翻了過去,讓小姐爬在床上,然後對著她的屁股猛的拍了起來,只把那小姐的屁股拍的血紅血紅的,小姐痛苦的呻吟著,心裡卻在詛咒周大志不得好死,得會完事了一定要狠狠的宰著肥豬一筆。

周大志在小姐痛苦的呻吟中得到滿足,猛的一挺身刺入了小姐的身子里,竟是連套都忘記了戴。

周大志邊拍打著小姐的臀部,邊吭嗤吭嗤的撞擊著小姐的屁股,正玩的起勁時,啪的一聲響,突然房間的燈光全部熄滅。

周大志停下動作,低罵一聲,此時正在興頭上,也不能就這算了,於是趁著黑燈瞎火繼續在小姐身上賣力的撞擊著,全然不知房門被悄悄打開,一個身影動作輕巧的閃了進去,接著又是人影一晃,又一個閃了進來。

正當周大志快到關鍵時刻,加大了自己的抽動頻率時,突然感覺脖子一痛,直接便是暈死過去,那小姐也是在同一時間,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就被一個剪刀手給砍暈了過去。

向成東手上戴著白手套,從腰間拿出一把匕首來,然後對著笑傲天道:「你趕緊去把監視室里的錄像給毀了,我來解決這個肥豬。」

笑傲天答應一聲,快速的投入了黑暗之中,向成東雖然不知道姚澤為什麼非讓他死,但是從姚澤對他的厭惡程度來看,這傢伙一定是做了姚澤極其憤怒的事情,否則以向成東對姚澤的認識,姚澤不會如此暴露。

向成東不會就這麼輕易的讓周大志死去,姚澤交代過,必須折磨他一通在宰了他。

向成東照著周大志的臉上狠狠的閃了兩巴掌將周大志給扇醒了過來。

周大志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恍惚的看到自己面前站著一人,他嚇的一個哆嗦,驚恐的道:「你是什麼人?」

向成東聲音低沉的道:「要你命的人。」

周大志臉色難看的望著眼前的人,音調有些顫抖的道:「為什麼要殺我,我得罪什麼人了?」

向成東道:「你這種人不死留在世上幹嘛?」他猛的一把捏住了周大志的脖子,竟然硬生生的將一個一百六十多斤的胖子從床上給提了下來,扔在了地上。

周大志如同死豬一般嚎叫兩聲,在地上打了幾個滾,然後帶著哭腔的道:「求求你放了我,你如果放了我我給你雙倍的錢,別殺我,我不想死。」

「你今天就是給一百倍的錢都得死,沒得商量。」

周大志聽了向成東的話,不知哪來的力氣,猛的沖了起來,發瘋般的朝著向成東沖了過去,而向成東只是輕輕一閃身,接著一個迴旋踢,一腳踢在周大志膘肥的臉上,周大志一口血噴了出來,身子被踢的撞在了牆上又摔在地上,周大志嘴巴里吐出兩顆鑰匙,那張原本肥碩的臉此時腫的老高。

「是誰讓你來殺我的?臨死前給我個明白。」周大志抹了一把嘴上的血水,問道。

向成東笑著道:「這些你就沒必要知道了,黃泉路上帶著仇恨多累贅。」他慢慢朝著周大志走了過去,由於周大志是裸著身子的,所以身前露出來的那一坨讓向成東看了極不爽。

他走過去,笑了笑,臉上陰森的猛的抬起腳朝著周大志的命根子踩了下去,周大志疼的撕心裂肺的鬼嚎起來,下一刻竟是疼暈了過去。

向成東笑了笑,低聲自語道:「這種折磨應該夠了吧。」說完,他走到周大志身前蹲了下去,然後抽出匕首,對著他的脖子狠狠的抹了下去……

周大志被向成東移回了床上,然後把那把帶血的匕首握在了小姐手中,給兩人擺了個相擁的姿勢,然後冷笑一聲,迅速的退出了房間。

向成東所做的這一切並不是為了讓那小姐來做替死鬼,只是要在周大志死後搞臭他,死在小姐的肚皮子上,這個新聞傳出去清白自然是沒有了。

……

在向成東離開酒店后沒一會兒笑傲天也走了出來,望著那黑的酒店,向成東笑了笑,道:「這電路夠他們修一會兒了,錄像帶拿到沒?」

笑傲天笑著把光碟在向成東面前晃了晃,向成東就打趣道:「你會不會拿錯光碟,把色情電影當初錄像光碟拿了出來?」

笑傲天思索一下,而後點了點頭,一本正經的道:「有可能。」接著兩人都大笑了起來。

晚飯過後,酒店門口,蔡芬握住姚澤的手,親切的說道:「姚澤啊,有時間了去我那裡玩,阿姨給你做吃的。」

姚澤笑著點頭,道:「阿姨等有時間了一定去看望您。」

蔡芬笑眯眯的點頭,道:「好好,可一定要來埃」

「媽,你走不走埃」竇可瑩感覺今天晚上臉面都給丟完了,見母親還那副模樣,頓時氣的直跺腳。

蔡芬就笑道:「那姚澤阿姨就走了,一定記得來埃」

「好的阿姨,您慢走。」

竇魏國夫婦和蔣天正離開后,姚澤望著一臉不自然的竇可瑩,笑眯眯的道:「你母親蠻有意思的。」

竇可瑩嬌膩的瞪了姚澤一眼,嬌聲道:「怎麼說話呢。」

姚澤悻悻一笑,道:「可瑩姐,阿姨不會是有意要撮合我們……」

「打住啊,你想多了,沒有那個意思。」竇可瑩感覺制止姚澤,然後去停車位取車子。

蔣晴晴一晚上都拉攏著腦袋,姚澤見了就頗為心疼的道:「還在為剛才的事情傷神?」

蔣晴晴一臉委屈的道:「我要跟你一起走。」

姚澤道:「可是你父親怎麼辦?」

蔣晴晴道:「我會回來看他的。」

姚澤苦笑道:「你連這些事情都想好了,看來你是下了決心埃」

蔣晴晴輕輕恩了一聲,道:「如果香港沒了你,我感覺自己像個被遺棄了的人,姚澤別扔在我好嗎,在我恢復記憶之前,讓我跟著你。」

姚澤見蔣晴晴一副可憐楚楚的模樣,不忍心這時候拒絕她,就點了點頭,道:「好,我答應你,如果你想跟著我去內地就去吧,只當是散心了。」

晴晴這才開心的想了起來,雙手抱住了姚澤的胳膊,一副小姑娘的幸福表情。

姚澤無奈的朝著蔣晴晴搖了搖頭,心想,難道失去記憶后,人都會變的單純起來?

因為姚澤還要去看李陸菲,所以並沒有坐竇可瑩的車子離開,在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剛坐進去,手機便響了起來。

姚澤接通后,電話里向成東語氣平淡的道:「姚澤哥,事情成了。」

姚澤心情波瀾不驚的恩了一聲,然後問道:「沒有留下什麼破綻吧?」

向成東道:「放心好了,這種小事情不會留下把柄的。」

「那就好,幸虧了。」

掛斷電話,姚澤心想自己就這樣殺死了一個人,心裡卻沒有絲毫的愧疚感和不安,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暢快淋漓,也許在政治生涯中姚澤的心會慢慢變的麻木起來,這種事情只是一個開端,對待不同的人就得用不同的手段才行。

姚澤到醫院門口的時候,接到了第二個電話,是一起來香港公幹的同事打來的,告訴姚澤的消息是:「周廳長被人給殺死了……」

姚澤一副驚訝的語氣道:「怎麼會這樣。」

電話那頭的同事重重嘆息道:「姚主任,這次事情有些麻煩,周廳長死在自己客房不說,旁邊還睡著個**的女人。」

「啥?」姚澤驚詫的叫了一聲,為自己的演技感到好笑,姚澤吩咐道:「你別急我馬上趕過來,這件事情我會馬上彙報給上級領導,你們在酒店做好相應的工作,不要把消息給透露出去了。」

掛斷電話,姚澤冷笑一聲,然後撥通了農業廳副廳長李國定的電話。

求一下月票、紅票。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