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九十六章尋找線索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1日 05:18 [字數] 391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二天一大早姚澤醒了過來,望著旁邊睡的安然的李美蓮,就在她嫵媚的臉蛋上親了一下,李美蓮嘴唇蠕動一下,眼睛緩緩睜開,帶著朦朧的睡意望了姚澤一眼,想起昨晚兩人瘋狂的歡愛到一起,擺出各種羞人的姿勢,俏臉不由得有些發燙,臉上儘是羞澀。

「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沒得商量。」姚澤用手『摸』了『摸』她『性』感的嘴唇,一副不可置疑的語氣說道。

李美蓮帶著憂鬱之『色』的道:「可是……」

見李美蓮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姚澤笑道:「你在憂慮什麼?」

李美蓮嘆了口氣,問道:「你知不知道蕊馨喜歡?」官場之財色誘人496

姚澤默然,見李美蓮直視只自己,需要一個答案,姚澤就說道:「她現在可能只是對我的一種依賴,說不定離開校園后遇到好的男人就動心了也沒個准。」

李美蓮一臉擔憂的道:「沒有這麼簡單,我了解這丫頭,這麼多年一直都是倔『性』子,認準的事情從來就不會改變,前段時間回來過一次,說馬上畢業之後就去找你……」

姚澤苦笑道:「可能只是說說吧。」

李美蓮搖頭道:「不是開玩笑。」

姚澤就道:「找我也好,正好我把她工作的事情給解決了。」

「但是感情問題怎麼解決?」李美蓮問道。

姚澤頗為頭疼,鬱悶的嘆了口氣,悻悻的道:「要不……要不把蕊馨一起收了?」

李美蓮杏目怒瞪,嬌聲道:「你敢1

姚澤苦著臉道:「那你給我出個主意,我該怎麼辦?」

李美蓮猶豫了一下,有些不忍的說道:「等哪天她忍不住了,向你表白,你一定要嚴肅的回絕,不要給她一點希望,可以嗎?」

「會不會傷了她的心?」姚澤有些不忍。

李美蓮憂鬱的道:「長痛不如短痛,如果我們沒有發生那些事情,我也不願意讓我女兒跟了你。」

姚澤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道:「我有那麼差勁?」

李美蓮嬌柔的眸子瞪了姚澤一眼,佯怒道:「你在外面招惹了多少女人以為我不知道?我女兒跟了你能幸福嗎?你能夠給她獨一無二的愛?」

姚澤苦著臉,道:「不能。.cc」

「那就別招惹她。」李美蓮俏臉的臉龐嚴肅的望著姚澤道:「如果讓我知道你對她有什麼想法……」

見李美蓮第一次這麼威脅式的對自己說話,姚澤就覺得有些意思,笑道:「你想怎麼樣?」

李美蓮惡狠狠的道:「我讓你做不成男人,以後幹不成壞事。」這種話從李美蓮這種嬌俏的美『婦』嘴中說出來別有一番風情,姚澤望著她嬌嫩的嘴唇,清晨再次陷入了躁動狂熱的狀態,下身不由自主的抬起頭顱朝著李美蓮敬禮。

姚澤目光火熱的望著李美蓮嫵媚的臉蛋,「美蓮阿姨……」官場之財色誘人496

……

快到中午的時候,姚澤和向成東、笑傲天匯合,然後一起去了警察局,姚澤讓兩人在警察局外面等著,他自己單獨進去找李俊陽。

到李俊陽辦公室門口的時候李俊陽正惱著臉訓人,見到姚澤,就讓那個被罵的狗血噴頭的小警察先出去,然後站了起來,笑著對姚澤道:「現在的小警察真是比不了我們那個時候,基本素質一點都不過硬,每次做的事情都讓人忍不住發火。」

姚澤苦笑著搖頭道:「你啊,這火爆脾氣得改改,容易得罪人。」

李俊陽遞給姚澤一支煙,笑著道:「這麼多年習慣了,改不掉啊,昨天聽你說找我有事,是什麼事情啊?」李俊陽和姚澤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然後對姚澤問道。

姚澤將煙點上,吸了一口,然後眯著眼睛道:「想讓你幫我查一個人。」

李俊陽疑『惑』道:「什麼人?」

「湯山縣一個叫的金向陽的中年男人。」

「完了?」李俊陽問道。

姚澤點頭道:「我只知道他是湯山縣人,叫金向陽,其他的一無所知。」

李俊陽有些為難的道:「這湯山縣叫金向陽的恐怕不在少數啊,這挨個的查起來得查到什麼時候去了?」

姚澤笑著道:「撿重點的排查,年齡大約在四十五歲左右,把四十歲以下的和五十以後的全部排出掉,這樣查起來範圍應該縮減了不少。」

李俊陽笑著點頭道:「這樣就好找多了,走我幫你查查去。」

……

姚澤從警察局出來時,已經將人鎖定下來,全縣叫金向陽的有三十來人,但是符合四十來歲條件的只要五人,而這五個人中其中有三個在外務工,一個癱瘓多年,只有湯山縣小河村的金向陽符合姚澤的條件。

「姚澤哥,你說他能把事情告訴你嗎?」向成東坐在副駕駛位置扭頭看了姚澤一眼,問道。

姚澤苦笑道:「這也沒把握,不過總得試試,如果他能夠幫我,可以省去不少麻煩。」

向成東就惡聲道:「如果他不肯說實話,就給他來點狠的。」

姚澤搖頭道:「不可,他不肯說,咱們就再想想其他辦法。」

車子開到小河村的村口是突然拋錨,笑傲天就罵罵咧咧兩句道:「那車行的老闆也忒他媽不是東西了,租給咱們的是什麼破車子。」

姚澤苦笑道:「會修嗎?」

笑傲天得意的笑道:「小意思。」官場之財色誘人496

姚澤就點頭,道:「我和成東先進去,你把車子修好了再和我們匯合。」

此時正是晌午吃飯的點,村子里倒是沒見到什麼人,姚澤和向成東步行進了村子裡面,在一家兩層高的小樓房前面停了下來,然後走了過去,瞧了瞧村民的房門,對著裡面正在吃飯的老兩口溫聲的笑著問道:「老鄉,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可以向你打聽個人嗎?」

正往嘴裡扒飯的老頭聽了姚澤的問話,放下問,笑著問道:「你要打聽誰啊?」

姚澤就問道:「請問金向陽住在什麼地方?」

「金向陽啊?」老頭看了姚澤一眼,見姚澤眼生,就疑『惑』的問道:「你是向陽什麼人啊?」

姚澤隨口道:「我是他以前在城裡上班時候公司老總的兒子,路過這裡,順道來看看向叔叔。」

那老頭點了點頭,道:「向陽以前確實是去市裡面給老闆開過車,這都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沒想到你們還真有心,記得我這個侄子。」

姚澤略感驚訝的道:「金師傅是你侄子?」

老頭笑著點頭道:「可不是,趕巧,向陽去縣城他兒子那裡接他孫子去了,估計還需要一段時間,你們不嫌棄的話先進來坐,我去給你們倒茶去。」

姚澤也不急於一時,就笑著點頭,道:「麻煩老爺子了。」

「不麻煩,像你們這種有錢人有良心的已經不多了,時隔這麼多年還記得一個司機,真是好老闆埃」

……

「爺爺,爺爺你快點,快點來追我埃」一個大概三四歲的小男孩一跑三回頭的對著後面的男人嬉笑著喊道。

那男人氣喘吁吁的笑了笑,道:「小西啊,你慢點,看著路別摔著。」

叫小西的男孩一邊跑一邊扭頭道:「爺爺你快來追我啊,你追不上我。」

村裡恰好一臉黃『色』麵包車從村口躥了出來,快速駛出村口朝著馬路奔去,轉彎時車上的司機猛的瞧見前面奔來的小孩,嚇的臉『色』蒼白,趕緊一下踏下剎車,由於速度太快,車子慣『性』的繼續往前狂奔。

小孩後面那男人瞧見麵包車朝著自己孫子這邊快速沖了過來,臉『色』刷的一下變了,「小西,快躲開。」他飛奔似的朝著自己孫子沖了上去,奈何車子離自己孫子越來越近,那男人機會可以想象到自己孫子被撞飛出去的場景,他突然感覺整個心的碎了一般。

就在車子離小男孩還有幾米遠的時候,一個身影猛的向小男孩撲了過去,一下子將小男孩撲倒在地,拖著小男孩的身子順勢翻了幾個圈,車子從兩人身邊擦身而過,的一下子撞在了路邊的一棵大樹上。

那男人淚流滿面的沖了上去,瞧見自己孫子被一個年輕男人護住,倒是沒受什麼傷,這才鬆了口氣,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將自己孫子扯了起來,然後對著從地上爬起來的男子,感恩戴德的道:「小夥子太感謝你了,今天不是你,我孫子恐怕就……」

「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你想要什麼報酬,我能給的一定滿足你。」

這個救人的年輕人不是笑傲天又會是誰,剛才正修著車子,瞧見旁邊一輛車朝著小男孩沖了過去,他扔下扳手就奔了過去,還好反應及時,否則這小孩今天必死無疑。

「大爺不用客氣,舉手之勞而已。」笑傲天笑了笑,擺了擺手,朝著別克商務車走了過去。

這時那個肇事司機從車上走了下來,苦著臉,一臉愧疚的道:「金叔,對不起啊,我……」

「滾犢子,你這混蛋王八蛋差點讓我金家斷子絕孫,我們有什麼深仇大恨至於你這樣,你***是不是人埃」那男人氣急,對著肇事司機狠狠的給了他一腳。

肇事司機理虧在先,苦著臉拍了拍褲子上的鞋印,道歉的說道:「真是抱歉,有些急事需要去處理,所以車子開快了,我不是故意的。」

那男人惡狠狠的道:「晚上老子去你家找你那死鬼老爸說事去,我現在沒功夫勞輳他抱著那個被嚇傻了的小男孩,朝著修車的笑傲天走了過去。

「小夥子,我看你胳膊擦傷了,去我那裡,我幫你擦點消炎『葯』水吧。」那男人關切的說道。

笑傲天笑了笑,擺手道:「沒事,這點傷不算什麼,當兵那會兒比這慘多的事情經常發生,習以為常了,真沒事。」

那男人笑著迎合道:「看你這小夥子的體格就像是當過兵的,今天真是太謝謝你了,要不你去我家坐坐吧,留下來吃頓飯,也好讓我感謝一下你。」

笑傲天想著姚澤他們還在村子里找金向陽,就對那男人問道:「大叔,你們村子裡面有沒有一個叫金向陽的人?」

那男子聽了笑傲天的問話,微微一愣,而後苦笑道:「我就是金向陽……」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