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八十三章交換籌碼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6日 01:07 [字數] 38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徐雙江帶著律師去看守所看自己兒子,隔著玻璃見自己兒子消瘦了不少,徐雙江頗為心疼,示意徐鵬程坐下,而後聞聲問道:「兒子,這幾天過的怎麼樣?」

徐鵬程眼帶血絲,表情難受的道:「很疼苦,爸快救我出去,我一刻也不想待在裡面了。」

徐雙江輕輕嘆了口氣,扭頭對律師問道:「張律師,這個案子勝訴大嗎?」

張律師已經基本了解案情,頗為為難的看了徐鵬程一眼,然後低聲對徐雙江道:「這個案子不好打啊,案發後,小區錄像顯示了徐公子匆匆離開的畫面,而且之前徐公子交代說自己沒回去過,這些供詞都是對他不利的。」張律師頗為為難的嘆了口氣,道:「徐先生,我就直說吧,這個案子我頂多幫徐公子盡量減刑,但是想要無罪釋放,恐怕……」

徐雙江請的這個人是全香港最好的律師,如果他都沒轍,恐怕請任何人結果都一樣,「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徐雙江不死心的問道。

「有是有,不過難度有些大。」

徐雙江趕緊問道:「什麼辦法?」

張律師不了解蔣家和徐家的矛盾,就說道:「讓女方那邊撤訴啊,夫妻間什麼事情可以私底下解決嗎,何必鬧到法庭去。」

徐雙江心想,如果能私下解決我還找你幹嘛。

「除了這個辦法,還有其他辦法嗎?」徐雙江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張律師搖了搖頭,道:「這個案子,我只能儘可能的給他減刑。」

看完徐鵬程,徐雙江坐進車子里,然後撥通了蔣天正的電話,第一遍蔣天正沒接,徐雙江不死心,又撥了一遍,這次蔣天正才接通,徐雙江語氣不悅的道:「蔣天正,我要和你談談。」

蔣天正在電話里聲音不悅的道:「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談的,法庭上見吧。」

「打官司對你名聲不好,我們可以私下解決的。」徐雙江說道。

蔣天正冷笑一聲,道:「我不在乎什麼名聲,你兒子把我女兒差點害死,現在又失去了記憶,想就這麼算了,做夢1

徐雙江知道自己這邊理虧,放低了姿態道:「天正,你消消氣,這件事情確實是鵬程不對,但是他們夫妻吵吵鬧鬧的也很正常嘛,鵬程又不是故意要害晴晴的,何必要做的這麼絕,只要你願意,咱們私底下嘆,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你。」

蔣天正道:「沒什麼好談的,我只是要讓你兒子受到法律應有的制裁,就這麼簡單。」

徐雙江聽了蔣天正的話,頓時臉色冷了下來,咬牙切齒的道:「蔣天正你不要逼人太甚。」

蔣天正呵呵一笑,「那你想怎麼樣?」

徐雙江冷笑道:「你應該不會忘記我兒子和你女兒結婚的原因吧,當初你為了當上政務司長,讓你女兒嫁給了我兒子,然後花我的錢去疏通關係,打點了那麼多官員,這些錢可都是我拿出來的,當初沒有我的打點,你能有今天的地位?蔣天正,做人要講良心,你自己憑良心說說,你當初爭這個位置的時候,我是不是全心全意在幫你,現在你政務司長當上了就想落井下石?你覺得你地道嗎?」

蔣天正微微沉默,從書房的椅子上站了起來,拿起一支煙點上,輕輕吸了一口,而後走到窗戶邊,眯著眼睛望著窗外,冷聲道:「別忘了,我也給你帶來了不少好處,如果你沒有好處,會這麼全心全意為我辦事,作為商人,會做虧本的買賣?我們之間不存在誰欠誰,現在你兒子差點把我女兒害死,我就得幫我女兒討回公道。」

「我可以補償晴晴。」徐雙江道。

蔣天正冷笑道:「你怎麼補償?」

徐雙江道:「我可以給你們一比不菲的賠償,就當是為我兒子贖罪。」

「你覺得我缺錢嗎?我每年的工資比美國總統年薪都高,我不在乎錢,只要給我女兒討回公道。」

徐雙江身子靠在車子的靠椅上,陰沉著臉道:「一定要做這麼絕?」

「對。」蔣天正好不猶豫的道。

「那我們只好魚死網破了,當年收買官員的證據我這裡留了一下=份,你說如果我把這個曝光出去,會是什麼後果?」徐雙江突然一副陰險的笑了起來。

蔣天正臉色突然變的難看起來,他沉默一會兒道:「半個小時候我到你那裡。」

徐雙江笑了笑,「我等你大駕。」

半個小時候,蔣天正開車來了徐雙江的別墅,將車子停好后,讓傭人帶著走了進去,徐雙江已經泡好了茶,見蔣天正走了進來,他笑眯眯的起身道:「蔣司長來的正好,趕緊坐,上好的大紅袍,專門為你準備的。」

蔣天正冷哼一聲,不悅的看了徐雙江一眼,而後在沙發上坐了下來,臉色陰沉的道:「沒想到你竟然還留著那東西,如果那東西被暴露了,你也討不到好,到時候經濟犯罪調查科的一定會查你,你也避免不了公司倒閉的下常」

徐雙江端起一杯茶,輕輕抿了一口,道:「我就鵬程這個一個兒子,我見不得他吃一點苦頭,為了他公司算什麼。」

蔣天正頗為鄙視的看了徐雙江一眼,冷聲道:「他有今天和你毫無底線的寵溺有關,為什麼你不自我檢討一下,這樣寵溺下去,遲早還會出事。」

「關於教育孩子的問題以後可以談,現在我只想我兒子沒事,可以么?」徐雙江直視著蔣天正問道。

蔣天正點了點頭,道:「我不想害過去那些好朋友,我可以撤訴,但是你必須把那份東西交給我,而且還得賠我女兒一大筆損失費,這些都是前提,否則就沒得可談。」

徐雙江想都沒想,笑道:「成交,只要我兒子沒事,這些都是小事,其實我不想威脅你的,如果不是你把事情做的這麼過分。」

「我過分?」蔣天正冷著臉道:「如果是我女兒差點害死你兒子,你會不會和我一樣?」

徐雙江本來就是理虧在前,剛才也不過是圖一時嘴上快活便說了出來,見蔣天正要發飆,徐雙江悻悻笑道:「這件事情的確是鵬程的錯,等他出來了我一定好好教訓他,至於晴晴的賠償,我會盡量滿足你們。」

蔣天正連聲緩和一下,道:「還有一件事情,等你兒子出來之後必須馬上和我女兒離婚,此時以後我們兩家井水不犯河水。」

徐雙江知道兩人之間的婚姻肯定是維持不下去了,就點頭道:「成,聽你的。」

將一切條件談妥后,蔣天正才帶著複雜情緒的離開徐雙江家。

……

湯山縣的『米高樂『酒吧生意依舊和往常一樣火爆,此時在酒吧內部的辦公室里,李美蓮坐在皮椅上,雙手撐著嫵媚的臉蛋,眼神入迷的想著心事,酒吧辦公室的房門一下子被推開,林蕊馨穿著學校的校服,帶著笑意的從裡面走了進來,將皮包扔在沙發上,然後朝著李美蓮撲了過去,笑眯眯的道:「老媽想死你了。」

李美蓮笑著推開林蕊馨,道:「少給我來這套,怎麼這個時候回來了?」

林蕊馨笑道:「馬上要畢業了,最近沒什麼課,就回來看看你啦。」

李美蓮點頭道:「畢業後有什麼打算?」

林蕊馨想了想,笑道:「我要當公務員。」

李美蓮微微一愣,問道:「怎麼突然想起當公務員了?」

林蕊馨一副神秘模樣的道:「姚澤哥不就是大學畢業以後就去當了公務員,現在混成大官了,我也要像他一樣,而且到時候要比他混的更好,讓他對我俯首稱臣。」

李美蓮聽了林蕊馨幼稚的話,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嫵媚的臉蛋笑靨如花,成熟女人的性感氣質盡顯無疑,她拿蔥鬱的手指戳了林蕊馨一下,道:「你啊,別做夢了,你以為官員那麼好當的,就你這性子,還沒當成官恐怕已經把人得罪完了。」

林蕊馨幽幽嘆了口氣,一臉鬱悶模樣的道:「也是,我才沒姚澤那麼陰險狡詐。」

「去,你這孩子,怎麼說你姚澤哥呢,你能過上今天這種舒坦日子可都是虧了你姚澤哥,別沒良心。」李美蓮責怪道。

林蕊馨就撇了撇嘴,道:「老媽,不帶你這樣的,我可是你親閨女啊,你怎麼幫著姚澤說話,難道你和姚澤的關係比我還親?」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聽了林蕊馨的話,李美蓮心虛不已,臉上有些不自然的紅了,她和姚澤是什麼關係自己也搞不明白,自從和姚澤發生那種事情后,李美蓮就不知道在姚澤面前該是什麼身份。

阿姨?可是能和阿姨發生那種關係嗎?顯然是不行的。

情婦?姚澤似乎也沒有讓自己當情婦的意思,而且李美蓮自己也不會願意,畢竟女兒是姚澤的乾妹妹。

「李美蓮同志你在想啥呢?」見李美蓮一副怔怔出神的模樣,林蕊馨沒好氣的道:「是不是想姚澤了?」

「你這死丫頭再胡說看我不撕爛你的嘴。」李美蓮是真有些微怒了。

林蕊馨悻悻的吐了吐舌頭,道:「怎麼了嘛,姚澤這麼長時間不聯繫我們,你不想他我都想了,老媽,難道你對姚澤一點感情都沒有?」

李美蓮知道林蕊馨說的感情是友誼或者親情方面的,臉上緩和下來,輕聲道:「他現在調到省里去了,肯定是忙的不可開交,那有事情動不動打電話閑聊。」

「也是。」林蕊馨點了點頭,而後笑眯眯的搖晃著李美蓮的胳膊,道:「老媽和你商量個事唄。」

李美蓮翻著白眼道:「你能和我商量什麼正事?」

林蕊馨板著凳子坐李美蓮旁邊,一臉正色的道:「畢業了我要去淮源找姚澤。」

李美蓮微微一愣,問道:「你找她幹嗎?」

李美蓮理所當然的道:「去盯著他啊,免得他在外面受到妖精的誘惑,犯了錯誤。」

「胡鬧1李美蓮瞪了林蕊馨一眼,道:「把你自己管好,姚澤的私生活論的到你管嗎,畢業之後你自己去掙錢去,我不會給你零花錢了。」

「啊?」林蕊馨苦著臉,一臉鬱悶的道:「那我畢業了更得去找姚澤了。」

李美蓮:「……」

首發: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