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六十章暗局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5日 02:00 [字數] 349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沈江銘給姚澤打完電話后,剛把電話放下,宋楚楚便推開門走了進來,手裡端著一碗銀耳湯,輕聲道:「一天都沒進食,這可怎麼熬的住,喝點銀耳湯吧。」

宋楚楚將碗遞給沈江銘。

沈江銘笑著接過銀耳湯喝了一口,而後笑眯眯點頭讚歎道:「好喝,甜而不膩,楚楚啊,你做的湯一直和我的胃口。」他將碗放下,望著宋楚楚嘆了口氣,語氣溫和的道:「這幾年委屈你了,楚楚,說實話,當初你真不該嫁給我啊,我們的年齡相差太大,這是個無可避免的鴻溝,而且我不能在……」說到這裡,沈江銘無奈的嘆氣一聲。

宋楚楚表情有些不自然,擠出一絲笑意的道:「過了這麼久的事情何必再說呢。」

沈江銘嘆了口氣,也不再說什麼,只是將桌子邊上的數碼相機遞給了宋楚楚,鄭重的說道:「這個你幫我收起來,裡面有很重要的東西千萬要弄丟了,最好是能藏嚴密一點。」官場之財色誘人460

宋楚楚詫異的接過,不解的問道:「為什麼你自己不保管。」

沈江銘笑了笑,道:「我自己保管有些不太放心,還是你來保管吧,記住對誰都不要提起相機的事情。」

宋楚楚『迷』『惑』的點頭,而後皺了皺眉,問道:「你沒事吧?」

沈江銘笑著端起銀耳湯喝了一口,然後才道:「我能有什麼事情,別瞎想了,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你先出去看電視吧。」

宋楚楚看了沈江銘一眼,見從沈江銘臉上看不出什麼異常來,才點頭走了出去。

宋楚楚拿著沈江銘給自己的相機,雖然有些好奇裡面是什麼東西,不過還是沒有打開看的意思,畢竟沈江銘如此鄭重的將東西交給自己,裡面肯定是極其重要的東西,宋楚楚不敢去『亂』翻動,於是回了室,把相機用塑料袋裝了起來,然後給藏在了室的床底下。

藏好后,宋楚楚走到窗戶邊,將窗帘給拉開,落地窗外,全城霓虹閃爍,宋楚楚望著如螞蟻般大小的車來車往,回想起這幾年的經歷,心裡竟然有些落寞起來,她雙手環抱於胸,目光有些獃滯的望著遠方,思緒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沈江銘擔憂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沈江銘在江平經營多年,可謂比張愛民書記的權威還要來的大,他剛到自己辦公室的時候,宣傳部部長賈吉昌就尋了過來,神『色』有才匆忙,進來辦公室后,賈吉昌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沈市長,恐怕有些不妙啊,你去省里的目的已經被郭義達和張愛民知道了。」

沈江銘在從省里回江平的路上就猜測出會發生什麼事情,事情牽扯的太大,看來省長終於還是妥協了省委書記,而自己恐怕也被省長給放棄了吧。

沈江銘臉上看不出什麼變化,只是淡淡的道:「我能有什麼目的,去給省長彙報江平的發展狀況,這些事情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賈吉昌嘆了口氣,然後朝著門口看了一眼,才輕聲道:「沈市長,咱們老朋友多年,我就不彎彎拐拐的說了,張書記和郭部長已經知道你去省里告狀的事情,我想你應該知道,這個消息是誰透『露』出去的,咱們省長真是……」說道這裡他嘆了口氣,有些勉強的道:「沈市長,對不起,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幫你了。」

沈江銘笑眯眯的點頭,道:「老朋友,謝謝你了,這幾年一直偷偷給我送消息,害的你像底一般,放棄就放棄了吧,反正我這市長也干膩了,這麼多年,爾虞我詐真是累了。」沈江銘這兩天似乎是老了不少,也許是看破了官場的醜惡吧,他輕輕吁了口氣,見賈吉昌一臉擔憂的望著自己,沈江銘笑著道:「我沒事,你去忙你的吧,我還不至於拜的那麼慘烈,在江平混了這麼多年,總不至於連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

書記辦公室。

張愛民坐在老闆椅上,低著頭悶頭抽煙,郭義達站在他桌子前面,臉『色』有些陰晴不定,見張愛民半天不說話,郭義達嘆了口氣,道:「如今錄像帶還在沈江銘手裡,張書記,你看這……」

張愛民臉上看不出什麼波動,他將抽完的煙蒂塞進煙灰缸,然後抬起頭,望著郭義達道:「如今大勢已定,王省長明顯的已經被迫妥協了林書記,在整個華南省,沈江銘已經翻不起什麼浪來了,他那份錄像帶捏在手裡也沒用,書記和省長共同默認了大局為重,他就是將錄像帶交到省紀委也是枉然,只不過……」張愛民突然轉了話鋒,皺眉道:「果然沈江銘要和我們死磕到底,拿著錄像帶告到京城去了,那麼這個事情就恐怕不好收拾了。」

郭義達再次給張愛民遞上一支煙,然後自己點上一支煙抽了一口,沉聲道:「他

應該不是這麼不識時務的人吧,這樣鬧下去他不會有什麼好處,反而害了自己。」

「小心駛得萬年船埃」張愛民望著郭守義道:「你自己惹下的事情自己解決吧,最好是想辦法把那個數碼相機給追回來。」官場之財色誘人460

郭義達有些為難的皺了皺眉,道:「相機在他手裡,我怎麼能弄到手啊?」

張愛民道:「這就是你的事情了,好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你先去吧。」

……

陳光毅在他律師的協調『性』,最終還是被放了出去,至於於乾的那車子,自然是陳光毅的手下阿離『逼』迫於乾在抵押憑據上按了手印,證明車子已經抵押給了陳光毅,陳光毅才在律師的協調下被釋放。

查詢無果的於宗光不死心,專門請了專業的偵探調查自己兒子失蹤的事情,他總覺得於乾還是被陳光毅給扣壓了,至於具體在什麼位置,卻不得解,不過他動用了很多關係,花費了不少錢,將陳光毅所以的產業都找人盯了哨,於宗光想要糾纏一個人,即便他是黑道大哥也得掂量掂量這位香港商界金字塔尖人物的厲害。

陳光毅坐在別墅的客廳里,雙目緊閉,聽著管家彙報最近幾天的情況,聽完他睜開眼睛,對著身邊的阿離道:「把於乾給我帶過來。」

阿離點頭走開,沒一會兒就將被困在別墅三天的於乾給帶到了陳光毅跟前,見了陳光毅,於乾臉上有些微怒的道:「陳老,你為什麼把我軟禁在這裡?」

陳光毅不含逼鵠矗走到於乾跟前,伸手就給了於乾一巴掌,頓時將於乾的臉給扇的紅腫起來,陳光毅眯著眼,帶著寒霜的望著於乾道:「你個廢物,最好別在我面前叫嚷,否則信不信我直接宰了你,為了你,我這幾天被折騰成什麼樣了,你爸現在是對我不依不饒,都不是因為你這個廢物。」

陳光毅吁了口氣,盡量使自己心情平復下來,繼續道:「如果你不是被李恆德那個老匹夫弄的慌了陣腳,我會沒事把你留在這裡?你想死可以,但是別他媽連累我,你以為你想到國外去,李恆德就這麼容易讓你溜走?他的人隨時隨地的都在盯著你,你怎麼逃?」

於乾不敢再對陳光毅發火,捂著被打腫的臉,苦著臉道:「我這不是不知道嗎,沒想到這個老匹夫這麼陰險,那我接下來該怎麼辦?」

陳光毅眯著眼睛沉思一下后,道:「能怎麼辦,先呆在這裡,這件事情現在便的複雜了,不光是李恆德在查李明海被殺的案子,就連你爸都參合進來了,讓總警司汪祖峰幫著暗中調查此事,不過沒關係,那兩名行兇的小弟已經順利的離開香港,只要你不『露』面,他沒就查不出什麼,這段時間你就乖乖的待在這裡,哪都別去,否則,如果出了事情你如果敢害我……」陳光毅陰森的望著於乾,使得於乾忍不住打了個哆嗉,感覺擺手道:「我哪都不去,就待在這裡。」

陳光毅這才這點,然後道:「你最好給你把打個電話,就說你沒事,讓他別找你了,至於怎麼編解開,我想你不用我教你吧?」

於乾搖搖頭,咬牙道:「我就是欠了賭債,去外面躲躲。」

「嗯,這個主意不錯。」陳光毅點了點頭,然後看向阿離,道:「帶他去打電話吧。」

姚澤在醫院守了秦海心一個晚上,第二天急急忙忙開著秦海心的車子去大嶼山工作,而秦海心也是到中午的時候,感覺身子恢復的差不多了才出院。

回到家,秦海心的母親秦月娥見秦海心臉上不太好看,昨晚上又一整夜沒回來,就關切的問道:「海心,你沒事吧,臉『色』這麼難看?」

秦海心笑著搖頭道:「沒事,別擔心。」

秦月娥讓秦海心到沙發上坐,然後到廚房去盛煲好了的雞湯,端出來遞給秦海心道:「懷孕期間,多喝點有營養的湯補補。」

秦海心喝著湯,秦月娥坐在她側邊,幽幽嘆了口氣,道:「你這孩子打算怎麼辦,李恆德今天打電話過來了,說是明天咱們一起過去和於家人見面,商討宴席的事情。」

秦海心原本喝著湯,聽了秦月娥的話,手上的勺子微微一頓,頓時沒了喝湯的興緻,將湯勺放進碗里,然後起身道:「我累了,先進房間休息一會兒。」

秦月娥望著秦海心的背影,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嘴裡不由得輕嘆了一聲。官場之財色誘人460

.cc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