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三十七章少婦的委屈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0日 22:03 [字數] 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晚上於宗光將於凌風接走後,護士案例來檢查秦海心的病房,見秦海心在喝涼了的白開水,就好心的提醒道:「你都懷孕了,以後還是別喝涼水,對身子不好……」

秦海心內心一驚,她既然忘了一個環節,自己昏『迷』住院的時候,醫院方面自然是檢查出自己懷有身孕的事情,想到這裡,她內心極其不安起來,對著年輕的護士小姐問道:「護士小姐,請問我懷孕的事情我家人知道嗎?」

護士手裡拿著紙板不知道記錄著什麼,聽了秦海心的問話,她止住筆,看了秦海心一眼,道:「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你家人好像沒有問起你病情的事情,怎麼,有問題?」

「沒事,我隨便問問。」秦海心笑了笑,心裡稍微安定,想想也是,李恆德對自己的冷漠,自然不會去關心自己詢問自己身體是否無恙,而於宗光也是直接問的自己身體情況,醫院方面他自然也沒問。

想到這裡她幽幽吁了口氣,差就暴『露』了自己懷孕的事情。官場之財色誘人437

正當她沉思之際,枕頭下面的手機突然想了起來,鈴聲很大,將沉思中的秦海心嚇了一跳,她回過神,『摸』著手機拿在手裡看了看,見是母親秦月娥打來的,秦海心眼眶不由得紅了起來。

鈴聲響了好幾下,秦海心才接通,電話中,秦月娥緊張的詢問道:「海心,事情我聽你爸說了,你現在身體沒什麼不適吧?」

似乎很久沒聽到母親如此溫和關切的話了,秦海心眼眸中忍不住熱淚盈眶,她抿了抿嘴,輕輕將眼睛的眼淚擦去,盡量控制著聲音,讓聲音顯得正常一些道:「媽,我沒事……我……」秦海心還是忍不住嗓子澀的說不出話。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埃」秦月娥溫聲道:「都是媽不好,如果當時……」秦月娥沒有說下去,嘆了口氣後繼續道:「我已經買了明天的飛機票,明天晚上應該能道香港吧。」

「你來幹嘛?」秦海霞『摸』著眼淚有些疑『惑』的問道,自從秦海心親生父親去世以後,秦月娥再也沒有離開過江平半步,她做事總是讓秦海心感到匪夷所思。

自從父親死後,秦月娥對秦海心的關愛似乎也少了許多,甚至有時候可以用冷漠來形容。

是什麼事情能讓一個母親對自己親生孩子到冷漠的地步?

秦海心一直不明白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秦月娥說道:「我過來照顧你啊,那邊你一個人無依無靠的,想喝水睡給你倒,想吃蘋果了誰給你洗,想……」秦月著,嗓子一堵,喉嚨哽咽一下,頓時就泣不成聲了,她在電話里哽咽的道:「孩子,這些年……這些年苦了你了,都是媽不好,媽不該那麼自私……如果你父親還在,我們本來是幸福的一家……都怪……」秦月娥說到這裡停了下來,只是低聲哭泣,不再說話,而秦海心聽到母親的哭聲,也是默默的流著眼淚,心裡心酸不已。

……

於乾昨夜幾乎一夜未合眼,一直是心緒不靈,他膽子原本就不大,手裡又有了命案,這讓他感到不知所措,連跑路的心思都有了。

餐廳的飯桌上,於乾一臉頹廢的坐在那裡,眼中布滿血絲,碗里的飯一口未動,只是低頭不停的用筷子夾飯,卻沒有去吃,竇可瑩見於乾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就有些擔憂的輕聲問道:「老公,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一整天都見你心事重重的樣子。」竇可瑩成熟嫵媚的臉蛋上『露』出關切的神『色』。

於乾抬起頭,對著竇可瑩擠出一絲笑意,道:「沒事,考慮一些生意上的事情。」

竇可瑩無奈,於乾是什麼樣的人,她心裡清楚的很,說他琢磨生意到廢寢忘食,竇可瑩怎麼都不會相信,不過於乾不願意說,她也懶得去追根究底的詢問,就轉移話題道:「你已經很久沒和我一起去我爸媽那裡了。」

「是嗎?」於乾隨意的問了一聲道:「最近有些忙了,等事情消停下來我就陪你過去。」

竇可瑩有些幽怨的看了於乾一眼,輕聲道:「只是去吃個飯而已,能夠耽擱你多久?」

於乾被李海明的案子攪的心神不寧,此時竇可瑩又是喋喋不休,讓他心裡有些反感,微微蹙了蹙眉頭,想要發火,但是又不敢得罪竇可瑩的父親,就將火氣壓了下去,皮笑肉不笑的道:「好吧,抽個時間我們一起過去一趟,確實好久沒看兩位老人家了。」

竇可瑩撲捉到於乾心頭的不悅,心裡微微有些酸楚,更多的是對於乾的失望,她想起她母親蔡芳說過的話,說如果有了孩子,也許於乾就能收心,竇可瑩就低聲道:「老公,我們……我們年紀也不小了,是不是該有個孩子呢?」

於乾啊了一聲,望著竇可瑩道:「怎麼突然想著要孩子呢?」官場之財色誘人437

竇可瑩道:「趁著還年輕生個孩子吧,我怕再晚幾年生孩子有些困難。」

於乾笑了笑,搖頭道:「你放心好了,現在的醫療技術還怕生不出孩子嗎,試管嬰兒都能生出孩子,更何況我們都很健康,你就別瞎扯心了。」

「可是我現在想要了。」竇可瑩有些嬌怒的提高了聲調。

於乾就悻悻道:「好好好,晚要一個就是了,不過不是現在,等我把手頭的事情處理完了,咱們就要個孩子。」

竇可瑩有些鬱悶的輕輕嘆了口氣,她又怎麼不知道於乾這話擺明了在敷衍她。

她感到有些委屈,將筷子放在了桌子上,然後道:「我吃飽了,你慢慢吃吧。」下了椅子,她鬱悶的回到室,心裡委屈,忍不住低聲抽泣了起來,原以為於乾能發現自己的不高興,進來哄幾句,但是讓竇可瑩失望的是,這種事情似乎根本不會發生。

抹了眼淚,竇可瑩起身從衣櫃里拿出昨天專門去商場買的一件黑『色』的『性』感鏤空睡衣,這是她從書上學來的,一些情趣內衣可以增強夫妻間的房事情趣,她想,是不是自己平時對待那種事情太保守了,所以於乾才會……

竇可瑩到浴室洗完澡,然後將一頭秀髮盤了起來,『露』出那種嫵媚嬌柔的漂亮臉蛋,嫵媚天成,一抹紅霞夾雜在臉頰看上去極其動人,撩人心弦。

她將鏡子上的水霧擦去,然後站在鏡子前面自己的打量一陣子自己的身材和臉蛋,頓時『露』出一抹淺淺的笑意,雖然快三十了,但是此時看自己的身姿及容貌似乎在二十多歲一般,少了少女的青澀卻多了『婦』人的成熟韻味。

她肌膚白嫩,看著鏡子里的翹『臀』、不足一握的柳腰、已經挺拔渾圓的『乳』/房,哪一樣不是讓男人垂涎三尺?

為什麼於乾就是對自己無動於衷?

竇可瑩原本帶笑的臉蛋上『露』出一絲愁容和難過……

她套上那就黑『色』的情趣內衣后,肌膚在薄薄的布料里若隱若現,確實極其勾人眼前,就帶著一抹羞意的走了出去,見於乾不在客廳,她走到書房,輕輕將門打開,柔聲帶著羞意的道:「天不早了,早些休息吧。」

於乾本來低頭想著心事,聽到竇可瑩的聲音,他抬起頭,淡然的瞥了竇可瑩一眼,眼神中並沒有竇可瑩幻想的流光溢彩,於乾顯得很平靜,淡淡的道:「你困了就先去睡吧,我還有些事情沒忙完。」

竇可瑩整個身子從頭涼到了腳,這算什麼?

自己都快眼巴巴的求著和他歡好了,他都無動於衷!

竇可瑩生氣的將房門重重帶上,帶著怒容的回到室將房門給反鎖上,然後撲倒在床,嗚咽的哭了起來。

其實這事也不能怪於乾,他也是很無奈,有心無力的感覺,昨天才見證了同夥殺人的事情,他心情極其糟糕,又怎麼會有情緒做哪些事情。

忐忑了一天,於乾那起桌子上的手機,將電話打到了陳光毅那裡。

此時,陳光毅正在陪著幾個黑道有頭有臉的老傢伙在茶樓打牌,接到電話,他讓旁邊的小弟幫他打一把,走到樓梯口處,微微皺眉,接通後有些不悅的道:「不是說了,最近不要聯繫我嗎。」

於乾聽陳光毅這麼說,心裡就有些來火,辦事的時候讓自己去,現在出事了就想把自己撇開?

想是這麼想,於乾卻不敢將心裡的抱怨發泄出來,陳光毅的手段他不是不知道的,當初他手下的一個小弟背叛了他,他可是找了好幾個刀手將那名小弟砍了幾十刀,給活活的砍死不說,連那名小弟的媳『婦』都沒放過,找了三個漢子去將他媳『婦』給輪/『奸』,然後從六樓上扔了下去。官場之財色誘人437

這種事情他並不是第一次干,所以於乾答應和他合作后就有些後悔了,他有種與虎謀皮的感覺,後悔不該貪心的去爭奪家裡的家產,這種事情本來就不該讓外人參與進來。

可是當他明白這些的時候已經晚了,陳光毅既然參合進來了,又怎麼會鬆手。

「有什麼事情趕緊說,我還忙著呢。」陳光毅有些不耐煩的皺眉道。

於乾心裡怒罵一聲,表面和氣的笑道:「陳老,出了這個事情,我有個想法,你說我是不是該去國外躲一陣子?」

陳光毅沒好氣的道:「隨便吧,這種事情你都問我?自己沒長腦子嗎?」不待於乾說話,陳光毅便掛斷了電話,帶著褶皺的老臉黑了不少,低聲怒罵道:「廢物東西。」

陳光毅罵於乾的時候,於乾聽著電話裡面的忙音,又何嘗不是在罵陳光毅的祖宗八輩。

.cc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