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三十五章裝傻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09日 18:29 [字數] 31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姚澤早上摸早的趕回酒店,洗了個澡,然後回了個回籠覺,昨晚上兩個年輕的身子活力無限,楊穎也是媚意十足激情澎湃,一直纏綿到凌晨幾點鐘才幽幽的睡去,姚澤怕回的晚了,被周大志他們發現,索性定了個鬧鐘,睡了兩個小時,六點半就爬了起來,急急忙忙趕回酒店,剛到門口的時候,他見到沒精打採的李陸菲將房門打開走了出來,一臉憔悴的模樣,就有些奇怪,喊了李陸菲兩聲她才恍然的回過神,一臉茫然的望著姚澤眼中滿是血絲。

姚澤問了她好幾句她都是答非所問,走後說了句去吃早餐,就一副失神模樣的朝著大堂走去。

姚澤這一覺睡到快到中午,直到楊穎打來電話,他才迷迷糊糊的接通后,閉著眼睛問:「幹嘛?」

「沒良心的。」電話那頭傳來楊穎幽怨的聲音,「才吃完,就這副態度對我?」

聽出楊穎的聲音,姚澤悻悻一笑,睡意清醒了不少,輕聲道:「剛才睡迷糊了,那啥,打電話有什麼事情嗎?」

楊穎道:「男人果然是薄情寡義,難道沒事情就不能打給你了?你的意思是,以後咱們誰也不認識誰,就像一夜情一樣?」

姚澤苦笑道:「你太敏感了,我沒有那個意思。」

「你就有1楊穎委屈的道:「我現在一個人感覺特別孤單,和你在一起一晚上后,突然沒人在身邊,心裡空空的,像丟了魂一樣。」

「要不……待會再去陪你一下?」姚澤試探的問道。

「好啊,你趕緊過來。」楊穎聲音明顯提高了幾分,聲音中透露著高興。

姚澤苦笑道:「你等等,家裡有廚具嗎?我過去給你做吃的。」

首發:楊穎驚喜道:「你還會做飯呀?」

「當然。」姚澤不可置信的撇嘴。

「真好。」楊穎甜美一笑,而後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廚具是有,不過好久沒用了,不知道有沒有生鏽。」說完,她有些難為情的吐了吐香舌。

姚澤從床上坐了起來,笑道:「沒事,能有就成了,那你在家裡等我,待會兒我過來找你。」

楊穎嬌俏的答應一聲,掛斷電話后,姚澤快速的洗漱一番,換了一套乾淨的一副,然後走了出去,到旁邊房間去敲周大志的房門。

「誰啊?」周大志問了一聲,走來看門,房門打開,房間中煙味熏陶,姚澤鼻子嗅了嗅,而後看見周大志一副精神不濟的樣子,眼睛中也是布滿了血絲,當下就感到奇怪,李陸菲如此,周大志也是如此,難道兩人都有擇床的習慣?

「周廳長這是沒睡好嗎?」姚澤站在門口,出聲問道。

周大志一臉鎮笑,道:「是啊,有些擇床,一晚上睡的都不踏實。」

姚澤就點頭道:「擇床確實是個麻煩事,要不讓人再給你換個房間?」

周大志擺手道:「沒事,睡一兩晚上就習慣了,我沒那麼金貴,倒是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周大志不想再說這個話題,就把話題轉移。

姚澤笑著道:「今天沒什麼任務安排吧,我可能要去會一個朋友。」

周大志笑道:「你在香港還有朋友?」

姚澤臉上微微一窘,乾笑一聲,點頭道:「有朋友在這邊工作。」

周大志也沒多問,點頭道:「你去吧,反正政務司司長還沒從國外回來,這幾天沒什麼事情可做,只要別耽擱了正事就行。」

……

秦海心被劫持以後,感覺心裡有了陰影,晚上睡覺都睡不踏實,一直都是在做噩夢,中午醒來感覺腦袋極其沉默,先是夢到自己被劫持,然後夢到李明海被人刺死的場景,鮮血流的滿地都是,李明海眼睛睜的很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秦海心被嚇醒后怎麼都睡不著,一直到天色蒙蒙亮才又昏睡過去,如果不是於家人過來,秦海心恐怕這會兒還醒不了。

於宗光帶著小兒子於凌風,提著果籃和一些高檔營養品過來看秦海心,一方面是詢問傷勢,另一方面是詢問具體的事故原因。

於宗光將果籃和營養品放到一旁,然後拉著傻不拉幾的於凌風到秦海心跟前,於凌風雖然傻,卻知道關心,一臉緊張的對秦海心問道:「海心姐姐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秦海心雖然對於家有了怨氣,但是卻沒有在於宗光面前表現出來,她笑了笑,回答道:「沒事,只是小傷,不礙事的。」

「是誰弄傷了海心姐姐,我要找她算賬去。」於凌風一臉憤怒的模樣。

於宗光站在一旁,瞧見於凌風那憤怒的模樣,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樣,笑道:「給你海心姐報仇晚點再說,讓她先把傷養好,你先坐到一旁去,我問你海心姐一些事情。」

「不,我要陪著海心姐。」於凌風不走,在秦海心床頭坐下,於宗光無奈,只是直接對秦海心問道:「身子沒受什麼傷,或者留下什麼後遺症吧?」他其實關切的是,秦海心有沒有被歹徒凌辱過,如果真發生了這種事情,於宗光就打算取消這門親事。

雖然自己兒子是個低能,但是以他的顯赫家世,找個長相周正的女子並不難,沒必要找一個被凌辱了的女人去敗壞家門。

秦海心懂事的早,老早就開始做生意和社會上的老油條鬥智斗勇,聰明圓滑,自然能聽出於宗光試探的話語,也就隨了他的願,擺明了說道:「我沒受什麼傷,當時被歹徒抓住時,我哥就趕到了,如果不是他……」

於宗光放心下來,臉上沒表現出來,只是一副沉痛模樣的問道:「看清歹徒的長相沒,這個仇咱得報回來。」

秦海心搖了搖頭,道:「兩個劫持我的人倒是依稀記得,但是他們並不是主謀,應該是別人雇傭來的打手。」

於宗光皺著粗濃的眉毛,沉思一下后,繼續道:「你想一想,在香港有沒有得罪過什麼人呢?」

秦海心幾乎可以肯定事情是於乾做的,但是苦於沒證據,而且她也不會將自己心裡的懷疑告訴於宗光,不管怎麼說,於乾都是他的兒子,秦海心自然不會傻到將這些事情告訴於宗光,於是搖了搖頭道:「我來香港並不久,根本沒有樹敵的機會。」

「那就奇怪了。」於宗光此時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他下午還約了公司的董事開會,也就沒在這裡多待,臨走時,要將於凌風帶走,於凌風怎麼都不肯走,說要陪著她的海心姐姐,於宗光無奈,笑著用詢問的眼神看向秦海心。

秦海心一個人倒也是無聊,而且於凌風雖然傻卻還算善良,對他沒什麼厭惡感,就讓於宗光把於凌風留下。

「海心姐,你要吃水果嗎?我拿給你。」只剩下秦海心和於凌風,於凌風滿臉高興,要給秦海心洗水果吃。

秦海心笑著點頭,讓於凌風洗了個蘋果,於凌風洗好后,傻兮兮的笑道:「海心姐,我給你削皮吧?」

秦海心驚訝道:「你會嗎?」

於凌風嘿嘿傻笑道:「不會。」

秦海心笑道:「那你怎麼給我削皮?」

「我可以慢慢學的。」

「算了吧,等你學會了,我都餓死了。」秦海心接過於凌風手裡的蘋果,輕輕咬了一口笑眯眯的點頭,道:「真甜。」

於凌風笑的跟花似的,覺得這蘋果是因為被他洗過才被海心姐稱讚的。

秦海心啃著蘋果,有意無意的朝著於凌風看了兩人,而後笑眯眯的問道:「凌風,你喜歡你哥哥於乾嗎?」

於凌風不假思索的搖頭,秦海心就問道:「為什麼不喜歡啊?」

於凌風憨聲道:「他是壞人,總是喜歡背地裡欺負我,還不許我告訴我爸。」

「還真是傻子。」秦海心翻白眼道:「他不讓你說你就不說嗎?」

於凌風並沒有因為秦海心說他傻子就生氣,樂呵呵的道:「其實我不怕他的,只是不想讓爸被他氣,所以才故意不告訴爸呢。」

秦海心微微睜大了美眸,有些不可思議的望著於凌風,想從他憨傻的臉上看出些什麼破綻來,可惜的是,他確實和傻子無兩樣的表情,秦海心怎麼也沒想到於凌風會說出這種話來。

難道於凌風一直在裝傻嗎?首發: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