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二十七章秦海心懷孕了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05日 16:46 [字數] 48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周大志笑望著姚澤道:「知道這次省領導的主旨思想在那裡嗎?」見姚澤搖頭,他低聲道:「用不了多久就要召開全國代表/大會了,省領導想利用這次的農改,將影響擴大,如果香港之行能夠成功,無疑是增添了不少籌碼,到時候不僅能和香港方面密切合作,貿易往來,更大的好處便是在於評選全國最佳優秀省份上平增不少分數,全國十佳省份的榮譽是極為難得的,如果這次能夠成功,華南整個省份都能得益,所以這次省里派你我二人前去,不僅是組織對我們的充分肯定,更多的是……」說道這裡,周大志止住話語,後面的話如果說出來就先的俗氣了,姚澤自然知道他要表達的意思,如果此時成功而返,無疑是撈了一大筆政績。

一路閑談,到了淮源機常

農業廳的七人隊伍坐進經濟適用倉,周大志和發展計劃處的副主任王陽坐在一起,商量饒事宜,而姚澤就和李陸菲坐在一起。

姚澤拿出一本小說在李陸菲面前晃了晃,笑著問道:「要不要看這個打發時間?」

李陸菲瞅了一眼,見識武俠小說,就搖了搖頭,道:「不喜歡看這種類型的,還有別的書嗎?」官場之財色誘人427

姚澤笑道:「我估計你肯定是喜歡看言情的,那方面的書我幾乎沒怎麼看過,小女生都喜歡看那種書。」

李陸菲面『色』一窘,姚澤說這話擺明了說自己是小女生嗎,李陸菲想要反駁姚澤,卻又不敢,姚澤可是她的頂頭上司,如果得罪了搞不好就得怎麼卻整自己。

李陸菲心裡念念碎,乾脆不和姚澤說話了,就對著姚澤悻悻笑了笑,然後拿出從家裡帶的眼罩,道:「我還是睡會兒吧。」說完,將椅子略微調低了些,然後戴上眼罩,躺了下去,不再理會姚澤。

姚澤搖頭笑了笑,翻開書看了起來,這時飛機已經起飛,姚澤昨晚整理文件到很晚,隨便翻看了幾眼便感覺眼睛有些沉重,睡意襲來,就把書放到一旁,準備休息鳳謀天下全文閱讀。

這時,一名身材高挑,穿著藍『色』制服的年輕漂亮空姐走了過來,躬身,帶著甜美微笑,語氣溫和的道:「先生請問您需要喝點什麼嗎?」

姚澤由她穿著黑絲的美腿,往上看去,一張秀氣無比的俏臉上帶著溫柔和煦的微笑,姚澤不由得多看了她幾眼,然後笑著問道:「這裡有什麼喝的?」

漂亮的小空姐抿嘴笑了笑,不緊不慢的介紹道:「我們這裡可以提供礦泉水,咖啡,紅酒,還有一些品種的飲料……」

姚澤笑著點頭,「給我一瓶礦泉水吧,謝謝。」

「不謝。」漂亮的空姐從推車裡拿出一瓶礦泉水遞給姚澤,然後問道:「還有什麼需要嗎?」

「沒有了。」姚澤搖了搖頭。

「那好的,祝您旅途愉快。」空姐含笑的朝著姚澤點了點頭,然後推著餐車繼續往前走……

姚澤打開礦泉水喝了一口,然後躺在座椅上,閉著眼睛開始休息。

……

香港某處高檔住宅小區,一臉紅『色』轎跑從小區緩緩駛了出去,沒過多久,一輛灰『色』的大眾車子不緊不慢的跟了上去……

紅『色』轎跑里,秦海心微微蹙著柳眉,嫵媚漂亮的臉蛋上帶著一絲苦楚,額頭上沁出一些細碎的汗珠子,她貝齒緊緊咬住紅唇,一隻手握住方向盤,另一隻手輕輕撫『摸』著肚子,腳下的油門再次往下踩了一些。

今天早上像往常一樣,秦海心早早起來,準備了早晨,剛剛吃完,就感覺肚子一陣絞痛,原以為只是懷孕的一些反應,便回室床上躺著,卻沒想到這種痛疼感沒有消失不說,還越發的嚴重起來,她怕孩子在肚子里出了什麼事情,現在也還沒下決心打掉他,就有些慌張的拿起手提包,換好衣服,朝著醫院趕去。

車子停在醫院門口,秦海心捂著肚子急忙朝著醫院裡面跑去,沒一會兒在她車子附近停了一輛灰『色』的大眾車子,車裡下來一個帶著墨鏡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這幾天一直偷偷暗中觀察秦海心的李明海。

自從秦海心見了李恆德,又重新說要和於凌風結婚,李明海就開始懷疑裡面是不是有什麼內情,便租了一輛車子,每天蹲守在秦海心家樓下,秦海心去那裡,見那些人他都在暗中監視著,想到底是誰在這場婚事中起著推動作用。

李明海太了解秦海心的『性』子,那天在咖啡館她明明是鬆動了,雖然沒有親口說要逃離著場婚禮,但是她的表情和含蓄的語言已經給了李明海答案,他知道秦海心動心了,不想嫁給於凌風,但是自從前幾天見過李恆德以後,秦海心再次堅定的要嫁給於凌風,這前後的反應差異太大,讓李明海不得不懷疑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官場之財色誘人427

既然秦海心不願意和李明海詳說,那麼李明海只要自己調查。

秦海心約了『婦』科專家黃宜蘭會診,到她辦公室門口,剛巧碰到她送病人出來,秦海心就笑著和黃宜蘭打招呼,秦海心在黃宜蘭這裡檢查過一次,兩人倒是認識。

黃宜蘭笑著請秦海心進辦公室,讓后給秦海心倒了被熱開水,道:「最近有什麼不良癥狀嗎?」

秦海心捂著肚子道:「黃醫生,我最近兩天感覺肚子時常反應肚子酸、暖氣、上腹壓迫感等癥狀,而且今天早上起來吃了早晨后,肚子一陣絞痛,到底是什麼原因,會不會是孩子有什麼問題?」秦海心緊張的問道。

黃宜蘭聽了秦海心所敘述的,就起身幫著秦海心檢查了一下,然後笑著道:「別擔心,沒事的,這些都是小問題,你的問題應該是由於子宮增大及盆腔充血,會因子宮旁的韌帶受到增大子宮的影響,而產生下腹尤其是近兩側大腿根部也就是腹股溝附近的酸脹隱痛感,懷孕初期肚子疼一般不嚴重及不影響到妊娠的正常發展夫君樓。」黃宜蘭看了秦海心一眼,繼續道:「你最近是不是有什麼煩心事,或者壓力太大?」

秦海心愣了一下,而後輕輕點頭,輕聲道:「的確有些壓力。」

黃宜蘭道:「你現在都已經懷孕了,一定要時常保持愉悅的心情,多出去呼吸新鮮空氣,如果可以的話,暫時不要工資了,安心的養胎吧,你的身子骨不是很好,如果一直這麼下去,可能會對胎兒造成影響的。」

秦海心微微蹙眉,問道:「就是說,這段時間不能工作了?」

黃宜蘭搖頭道:「也不是不能工作,就是提醒你不要太累,而且不要給自己帶來壓力,心情愉悅也很重要,這些因素都不能忽略,站在醫生的立場上,我當然希望你能夠在孩子出生前安心養胎,這樣才能生出健康的寶寶。」

秦海心有些猶豫,柳眉微微蹙起,漂亮的臉蛋上愁雲慘淡,黃宜蘭瞧見秦海心這副模樣,就輕聲問道:「秦小姐有什麼難處?」

「我……」秦海心到嘴邊的話又給吐了回去,她本想說想要脫胎,可是想想未出世的孩子和姚澤,她又不忍心了,「我沒事。」秦海心幽幽吁了口氣,而後舒展眉頭,擠出笑意的問道:「黃醫生,我這些反應不會影響到胎兒吧?」

「現在不會,不過一直是這種狀態就不好說了,心裡不由有壓力不要抑鬱,知道嗎?」黃宜蘭囑咐道。

秦海心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謝謝秦主任,需不需要開些安胎的『葯』?」

「不要。」黃宜蘭擺手道:「我檢查過了,你肚子疼可能還是和心理壓力大有些關係,只要保持心情愉悅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多吃些對胎兒有好處的運營品。」

秦海心點了點頭,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笑著道:「多謝黃醫生了,以後我會注意的。」

送走秦海心,黃宜蘭剛坐回位子上,李明海便風風火火的找了進來。

「醫生您好,我想問問剛才那位姑娘看的什麼病?」李明海有些緊張,進來后就急忙問道。

黃宜蘭微微蹙眉,有些不悅的道:「對不起我有義務幫病人保守秘密,我不能告訴你。」

李明海這才回過神,感覺自己太不禮貌了,於是趕緊賠笑的道:「對不起、對不起,是我沒說清楚,剛才那位姑娘名叫秦海心,是我妹妹,我想知道她來找你看的是什麼病,她最近有些反常,家裡人都很著急,希望您能如實的告訴我。」

「你真認識她?」黃宜蘭皺眉問道。

「當然啊,她是我妹妹,你們醫院應該做了登記吧?我可以告訴你她的詳細資料,她叫秦海心……」

「行了,你不知道你妹妹的事情?」黃宜蘭疑『惑』的問道。官場之財色誘人427

「真不知道埃」李明海急切的道:「她是不是得了什麼重病?」

「那倒不是。」黃宜蘭道:「她懷孕了,你們家人不知道?」

「啥?」李明海一下子石化在那裡,瞪大了眼睛,半響才回過神,震驚的有些語無倫次的道:「醫生,你……你沒開玩笑吧,她怎麼可能懷孕?」

黃宜蘭板著臉道:「你當這是什麼地方,誰沒事去和你開這種玩笑,沒事的話請你出去,不要耽擱了別的病人看病,這裡是『婦』科,你一個大老爺們在裡面像個什麼樣子一寵貪歡全文閱讀。」

李明海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心裡一陣難受,「秦海心懷孕,這怎麼可能?」李明海嘴裡反覆嘀咕著這句話,難道是於凌風乾的,所以她不得不嫁給於凌風?

李明海想了很久也只有這種可能,秦海心那天本來答應悔婚了,可是過了幾天又突然變卦,懷了孕,又要嫁給於凌風,如果不是於凌風那個混蛋乾的,秦海心又怎麼會要嫁給他?

想到這些,李明海內心極其憤怒,他沒有打算去找於凌風,畢竟於凌風有點痴傻,和他說也說不清,李明海激動的拿出手機,撥通了秦海心的電話

……

到香港的航班馬上就要降落,廣播提醒的聲音讓姚澤幽幽醒了過來,見李陸菲雙手撐著下巴望著窗外,姚澤就笑道:「醒了?」

李陸菲扭頭笑著道:「我沒睡著。」

「是不是不習慣?」

「有一點。」李陸菲尷尬的想笑了笑,道:「長這麼大從來沒離開過父母,突然去了千里之外,真有些不習慣。」

姚澤就笑道:「人嘛,總要學著獨立起來,慢慢就習慣了。」

兩人正聊著天,旁邊剛才給姚澤遞水的小空姐正在收拾餐具,她端著一個客人吃剩的盤子,剛轉身,被旁邊一個正好站起來的旅客撞了一下,身子失去平衡,她俏臉一變,嬌呼一聲,身子一下子撲到了旁邊姚澤的懷裡,而那盤子不偏不倚的扣在了姚澤身上。

溫香軟玉入懷,那被直筒緊身裙子包裹的挺翹『臀』部一下子坐在姚澤大腿跟部,讓姚澤一下子愣住了,感受到漂亮空姐身上傳來的陣陣幽香,和下身的柔軟,姚澤似乎忘記了推開她,只是這麼讓她倒在自己懷裡。

俊俏的小空姐俏臉羞的通紅,見把盤子扣在了客人身上,她趕緊從姚澤懷裡站了起來,帶著哭腔的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有些不知所措,如果被客人投訴,她恐怕就要倒霉了。

「你怎麼回事,怎麼這麼不小心,把你們機長叫過來。」李陸菲見空姐將盤子里的食物扣在了姚澤身上,頓時就站了起來,皺眉不悅的教訓小空姐。

「算了。」姚澤將盤子從身上拿了起來,然後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事物殘渣,笑著對小空姐道:「下次小心點。」他將盤子還給小空姐,然後道:「帶我去清理一下。」

「謝謝您的原諒。」小空姐鞠了個躬,悻悻咬了咬唇,道:「您這邊請,我當您去清理一下。」

姚澤點了點頭,小空姐帶著姚澤去了後面,拿了條幹凈的『毛』巾要幫姚澤擦身上的食物殘渣,姚澤就笑著道:「我自己來吧。」他拿過小空姐手裡的『毛』巾擦拭了幾下,然後問道:「廁所在什麼地方?」

小空姐帶著姚澤到了廁所,姚澤進去清洗,小空姐就站在外面等著姚澤。

等姚澤出來的時候,小空姐歉意的望著姚澤道:「真是對不起,弄髒的衣服我重新賠給你吧。」

姚澤笑眯眯的伸手:「拿來。」

小空姐以為姚澤現在要錢,尷尬的道:「我現在身上沒有錢。」

姚澤笑著搖頭道:「不是要錢,把你電話號碼給我1

「啊?」小空姐俏臉微微詫異了一下,悻悻道:「您要我的電話號碼?」

「對啊,不要電話號碼,我怎麼聯繫你,你怎麼陪我衣服?」姚澤理所當然的笑道。

.cc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