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二十二章春宵一刻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03日 01:04 [字數] 57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官場之財色誘人_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免費閱讀_第四百二十二章春宵一刻感謝『timcj』的打賞,五千字章節送上,求一下月票,等會兒還有個大章節,兄弟們給力投月票啊官場之財色誘人。歡迎來到閱讀)

劉曉嵐身邊的納蘭冰旋讓姚澤有些看傻了眼,這麼多年,恐怕除了他姐王素雅以外,納蘭冰旋是他見過的絕對最漂亮的女人,即便是王素雅也不一定能勝過她。

雖然她穿著一條很隨意的修身牛仔褲,卻把她修長的極品美腿和嬌柔多姿的身段展現的玲離盡致,一頭烏黑的長發隨意的披散於肩后,她有著一雙如有靈性的眼眸,深邃而又明亮,鼻子精緻有直挺,嘴唇更是紅顏性感,不管將她的五官是挨個看還是拼湊到一起看,都是那麼的完美無缺,勾人魂魄……

「獃子1劉曉嵐見姚澤看納蘭冰旋有些痴迷,頓時朝著姚澤啐了一口,走到他旁邊,輕輕朝他胳膊上掐了一把,「你就不能含蓄?」劉曉嵐一臉醋意的模樣。

姚澤悻悻一笑,感覺自己確實表現的有些不太紳士,不由得有些尷尬,介面道:「這位就是你長提起的朋友?」

在姚澤打量納蘭冰旋的時候,其實納蘭冰旋也同樣在打量姚澤,只不過她沒想到姚澤的目光那麼有侵略性,當下不由得有些惱火,還從來沒有人敢如此**裸的朝著自己身上打量,不管是身世還是自身條件,都是讓無數男人仰望的存在,現在卻被眼前這個男人,風輕雲淡的看了個夠,這是她沒有預料到的。

「這是我的閨蜜,納蘭冰旋。」劉曉嵐笑著將納蘭冰旋介紹給姚澤,然後偷偷朝他眨眼睛,帶著一絲玩笑的道:「沒騙你吧,是不是很漂亮1

姚澤笑著頭,伸出手對納蘭冰旋道:「姚澤1

納蘭冰旋沒有去我姚澤的手,只是淡淡的道:「我知道你,不用介紹了,你今年二十四,江平人,大學畢業後分配到政府工作,因為機遇調到下面鄉鎮去當幹部,期間經歷了副鎮長、房管局副局長,常務副縣長、及現在的省農業廳辦公室主任一職,我說的每次吧。」

姚澤:「……」

「你是告訴她的?」姚澤低聲鬱悶的對劉曉嵐問道。

劉曉嵐抿嘴一笑,輕聲挑眉道:「是呀,她是我閨蜜,我們之間沒有秘密的,包括我們兩的事情她都知道……」

姚澤苦笑的搖頭,不理解女人之間的友誼能到什麼程度,難道連最**的事情都能共享的地步?

「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把你的事情說出去。」納蘭冰旋看出了姚澤的擔憂,帶著一絲輕佻與鄙夷的道。

「我沒有什麼擔憂的。」姚澤笑了笑,道:「既然曉嵐這麼相信你,那我也應該相信你。」

「真不知道嵐喜歡你什麼,也沒什麼特別嘛。」納蘭冰旋用挑剔的目光打量姚澤,而後毫不留情的打擊著姚澤。

「冰旋,你……」劉曉嵐有些不高興,剛要說納蘭冰旋兩句,姚澤笑眯眯的握住劉曉嵐手,輕聲道:「沒關係,她說的沒錯,我本來就沒什麼特別,不過,喜歡一個人並不是要他和別人與眾不同,而是要跟著她自己的內心走,自己是騙不了自己的,愛情這東西是說不清道不明的,也忻這個男人在你眼裡沒什麼特別,但是也許在另外一個女人眼裡他就是完美無缺的,這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我相信,納蘭冰旋小姐沒有戀愛經歷吧?」

納蘭冰旋微微一愣,朝著姚澤問道:「你怎麼知道?」

姚澤輕輕一笑,道:「如果有過戀愛經驗,或者愛過某個人,就不會說出你剛才那番話,所以,我可以斷定你還沒有戀愛過,這種人沒有談過戀愛通常有兩種情況,要嘛對男人的要求高的逆天,不是獨一無不敢接近你,所以你沒有戀愛的機會,要嘛就是你對男人潛意識裡沒有興趣?」

納蘭冰旋聽了姚澤說的話,冷哼一聲,低聲道:「無稽之談。」

「好了,好了,你們這是幹嘛。」劉曉嵐生怕兩人吵了起來,就將姚澤拉到一邊,悄悄瞪了他一眼,低聲道:「你一個大男人和女人叫什麼勁,有風度,今天讓你過來可不是和她吵架的,你們吵起來了,我怎麼辦1

姚澤鬱悶的道:「你那朋友是不是對我有意見?說話那麼沖。」

劉曉嵐帶著深意的輕輕一笑,道:「估計是有意見,她表哥是秦永林。」

「啥?秦永林?」姚澤詫異的望著劉曉嵐,有些懵了,低聲道:「你和你前夫的表妹是閨蜜?」

「什麼前夫,還沒離婚呢。」劉曉嵐帶著笑意的掐了姚澤一把,然後道:「他們關係沒那麼好,屬於遠親了……」

飯桌上,六目相對,姚澤起身為劉曉嵐倒上紅酒後,然後又換了瓶白酒,笑眯眯的對納蘭冰旋道:「我們喝白的?」

劉曉嵐就搶著說道:「你給她倒紅酒吧,她不能喝白酒……」

「沒事,我能喝。」納蘭冰旋道。

姚澤笑眯眯的頭,給她倒了半杯,然後將自己杯子里倒滿,道:「納蘭冰旋小姐,初次見面我敬你一個。」

納蘭冰旋端起杯子,語氣淡然的道:「請把小姐兩字去掉。」說著話,她微微抿了一口白酒,頓時無比秀氣的柳眉微微一蹙,顯然有些受不了白酒的後勁。

不過,她卻要強,不想在姚澤面前表現出來,拿起筷子夾了一青菜放進嘴裡,壓一壓酒勁。

姚澤也是笑眯眯的喝了一大口,然後坐回了位置,將劉曉嵐的碗給端了起來,給她成桌子上的雞湯。

納蘭冰旋怎麼看都不怎麼喜歡姚澤,就出聲道:「你知不知道曉嵐真正的身份,還有他丈夫秦永林的身份……」

「冰旋,你今天怎麼回事,我……」

「沒事。」姚澤笑眯眯的打斷劉曉嵐,將湯放到劉曉嵐面前,然後對帶著一絲寒霜的納蘭冰旋道:「願聞其詳。」

納蘭冰旋挑眉道:「我怕說出來,嚇倒你。」

「沒事,我膽子不是很小,儘管說就是了。」

納蘭冰旋漂亮的嘴唇抿出一個弧度來,挑釁的望著姚澤道:「曉嵐有沒有跟你說,她是上市公司的老總?他丈夫秦永林是秦副省長的大兒子,這些你知道嗎?」

姚澤並沒有什麼經驗,只是笑了笑,頭道:「這些我都知道,不過,那又怎麼樣?」

納蘭冰旋冷笑一下,道:「你不感到自卑?或者你拿什麼和秦永林比?」

姚澤心裡有些惱怒納蘭冰旋的惡語,於是聲音變的不悅的道:「秦永林怎麼呢?很高貴嗎?他把是副省長,又不是他官場之財色誘人1

「可是,他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老總,規模很大的那種。」納蘭冰旋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道。

姚澤撇嘴笑了笑,道:「不是說,幹部的子女是不能經商的嗎,他副省長的兒子當個房地產公司的老總還真沒什麼稀奇,誰知道是通過自己本事,還是通過關係戶爬上去的,再者,我現在二十多歲,當個處級幹部,很差嗎?誰知道將來我會不會超過他爸?」

姚澤的確是被納蘭冰旋的話有些激怒了,「做人,不能目光短淺了。」

「希望你能一直這麼硬氣。」納蘭冰旋笑了笑,並沒有因為姚澤的話而惱怒。

劉曉嵐最為鬱悶,夾在兩人中間,倒是有些後悔,不該讓姚澤見納蘭冰旋,她沒想到兩人對彼此都是那麼大的『成見』

姚澤不是喜歡美女嘛,納蘭冰旋的美貌連自己都是自嘆不如,姚澤又怎麼能不動心,難道轉性了?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朝著姚澤看了一眼,見姚澤目光帶著侵略性的望著自己,她俏臉一紅,幽幽睨了姚澤一眼,然後輕輕搖了搖頭,示意姚澤不要再和納蘭冰旋針鋒相對。

一頓飯吃的並不是很愉快,但是讓姚澤老懷安慰的是,納蘭冰旋喝白酒確實不怎麼樣,出於小小的報復心理,姚澤在吃飯間頻繁勸納蘭冰旋喝酒,而納蘭冰旋也是來者不拒,這一來二去,一杯白酒喝完,納蘭冰旋絕美的俏臉上便是紅霞片片,頭腦變的不清醒起來。

「你是不是故意的。」劉曉嵐見納蘭冰旋意識有些模糊,美眸迷離,身子癱軟在桌子上,不由得瞪了姚澤一眼,沒好氣的責怪道。

姚澤悻悻笑道:「我可沒有故意,她自己酒量不行還要強來,不能怪我埃」

「現在怎麼辦?」劉曉嵐鬱悶的看了一眼納蘭冰旋,出聲對姚澤問道。

姚澤滿含深意的笑了笑,道:「這還不方便,這裡不是她開的嗎,直接開個房間,把她扔進去就完事了。」

劉曉嵐道:「然後呢?」

姚澤帶著曖昧笑意的道:「然後,咱們……」

「不要臉1劉曉嵐成熟嫵媚的俏臉微微一紅,帶著羞意的啐了姚澤一口,然後就去副納蘭冰旋,感覺有些重,劉曉嵐朝姚澤揮手道:「你來。」

姚澤笑著走過去,劉曉嵐讓姚澤扶著不省人事的納蘭冰旋,沒好氣的囑咐道:「不許占冰旋的便宜。」

姚澤扶著納蘭冰旋的胳膊,道:「我是那種人嗎?」

劉曉嵐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回應道:「難道你不是?」

姚澤詞窮,苦笑的搖頭,一隻手握住納蘭冰旋的胳膊,另一隻手摟住她纖細的腰身,溫香軟玉入懷,淡淡的體香夾雜著酒的芬芳,讓姚澤有些迷醉,摟住納蘭冰旋走出包廂,心裡有些緊張起來,被她身上的香味所迷戀住,忍不住偷偷多嗅了幾下,那帶著淡雅清香的問道。

劉曉嵐走在前面,吩咐領班的帶著去開了兩個房間后,將納蘭冰旋扶進房間,放在床上后,劉曉嵐推著姚澤出去,笑眯眯的道:「你今晚去那邊房間睡吧。」

姚澤笑問道:「你呢?」

劉曉嵐道:「我在這邊陪著冰旋埃」

姚澤搖頭道:「那可不行,你晚上得陪我,我們這段時間可能不能見面了。」

劉曉嵐微微一愣,不明所以的問道:「為什麼啊?」

姚澤笑著介紹道:「領導拍我去香港公幹,事情有些複雜,可能要去很長一段時間,三五個月都有可能。」

「啊?」劉曉嵐嬌呼一聲,有些不高興的道:「什麼事情啊,需要這麼長時間?」

姚澤朝著床上閉著眼眸的納蘭冰旋看了一眼,道:「等會過來,我慢慢解釋給你聽。」

劉曉嵐沒有再猶豫,紅著臉,輕輕嗯了一聲,「這邊弄好了我就過去。」

姚澤去隔壁房間后,劉曉嵐走回到床邊,見納蘭冰旋嘴巴里遞給著什麼,就湊過去,只聽見納蘭冰旋含糊不清的道:「喝,接著喝啊,誰怕誰……」

劉曉嵐『噗』的一聲笑了出來,沒想到納蘭冰旋這種不可一世的女人,喝醉了酒,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怕納蘭冰旋睡的不舒服,她把納蘭冰旋的修身牛仔褲從修長的美腿上扯了下去,潔白如玉的肌膚,如同彈指可破的粉嫩,一雙筆直修長沒有一絲瑕疵的美腿展現在劉曉嵐面前,連劉曉嵐見了都有些嫉妒,「怎麼就生的這麼完美。」劉曉嵐悄聲嘀咕一句,又將她上衣給脫了下來,露出穿著紫色蕾絲內衣的挺拔酥胸,乳溝處深不可測,肌膚勝雪……

劉曉嵐惡興趣使然,偷偷朝著納蘭冰旋頗具規模的胸部上輕輕揉了一下,納蘭冰旋嘴巴里嚶嚀一聲,咬了咬雪白的貝齒,柳眉微微蹙了一下,呼吸有些不舒暢起來,劉曉嵐見納蘭冰旋這副表現,低聲笑了一下,輕聲自語道:「沒想到還這麼敏感呢。」將被子蓋在納蘭冰旋身上,劉曉嵐又去弄了一杯白開水放在床頭柜上,這次偷偷摸摸的溜到姚澤那邊。

輕輕敲門,姚澤迅速將門打開,一把將劉曉嵐扯了進去,摟住她纖細的腰身,貪婪的嗅著她身上的芳香。

劉曉嵐在姚澤懷裡掙扎一下,嬌嗔道:「真是個色鬼,趕緊把我放開,我還有事情要問你呢。」

姚澤笑了笑,穿過柳曉嵐黑色蕾絲裙的裙擺,將手伸到裙子裡面,朝劉曉嵐挺翹有彈性的臀部上輕輕捏了一把,劉曉嵐嬌呼一聲,羞紅著臉朝著姚澤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嗔聲道:「要死啦。」

姚澤疼的齜牙咧嘴,放開劉曉嵐,摸了摸胳膊,悻悻道:「真夠狠心的。」

劉曉嵐佯怒的嬌嗔道:「你再胡來我還能更心狠。」旋即劉曉嵐有些鬱悶的道:「對了,你們領導為什麼派你去香港啊,到底什麼事情?」

姚澤把劉曉嵐拉到床邊坐下,當下把農改的事情對劉曉嵐簡單的講了一遍,劉曉嵐皺眉道:「照你這麼說,沒有幾個月根本回不來了。」

姚澤頭,道:「所以我剛才才讓你過來嘛,**一刻值千金,咱們趕緊珍惜眼前的時間吧,曉嵐姐,我想要你了……」

「可是……我還沒洗澡,先洗……唔唔……」劉曉嵐還沒說完,就被姚澤堵住了嘴巴,一條舌頭輕車熟路的鑽進了劉曉嵐的芳香小口中,於她粉嫩的丁香小舌纏繞在一起……

姚澤邊親吻著劉曉嵐,邊伸出手,朝著她的大腿上來回撫摸,慢慢的將手伸進了她裙子裡面,朝著她敏感的位置摸去。

劉曉嵐掙扎了一下,沒掙扎開,被姚澤輕易的摸到了雙腿間隔著薄薄內褲的溪流口處,劉曉嵐嬌呼一聲,緊緊的夾住雙腿,抱著姚澤的脖子拚命的親吻著姚澤,以減緩下身帶來的刺激感。

「別……別碰那裡……啊,呀1劉曉嵐紅唇離開姚澤的嘴巴,被姚澤壓在身下,她死死摟住姚澤的脖子,嬌\喘吁吁的帶著哭腔道。

姚澤感覺到了劉曉嵐內褲底部的濕潤感,知道劉曉嵐已經動情,便快速的褪去了自己的褲子,舉著早已崛起的堅挺,將劉曉嵐兩條美腿放到了自己腰身位置,將她的黑色蕾絲裙裙擺掀到了腰際,伸手姚澤扯劉曉嵐黑色的超薄性感內褲,卻被劉曉嵐用手擋住,呼吸急促的道:「臭流氓,帶……戴套。」

姚澤急不可耐,趕緊道:「我現在去那裡找這玩意,要不別戴了。」

「不行1劉曉嵐紅著臉,搖頭道:「不戴就不給你,懷上了怎麼辦,臭流氓就知道舒服,不知道後果。」

姚澤悻悻道:「不戴確實舒服許多嘛,而且懷上了更好,我可不怕。」

「你不怕我怕1劉曉嵐嬌嗔的瞪了姚澤一眼,嬌聲道:「你快呀……」

姚澤鬱悶道:「我現在還得跑出去買?」

劉曉嵐又氣又羞,掐了姚澤一把,道:「你第一次在外面開房啊,床頭櫃裡面不是有嘛1

姚澤一拍腦袋,笑呵呵道:「太急切了,倒是忘記了。」

從床頭櫃里取出套套,姚澤戴上后,在劉曉嵐羞澀含春的目光下,將她內褲扯到了腿彎出,然後挺著自己的腰身,對準了溪流口處,一朝著裡面擠了進去。

溪水泛濫,姚澤爬在劉曉嵐身上,順利的進入了她的溫熱里,劉曉嵐死死咬著唇齒,嬌聲道:「輕,我喜歡你溫柔些……」

「好。」姚澤輕輕一吻劉曉嵐的玉白耳垂,然後輕輕挺動腰身,有規律的來回搖擺起來,動作輕柔,讓劉曉嵐瞬間迷失在了**的海洋……

官場之財色誘人_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免費閱讀_第四百二十二章春宵一刻更新完畢!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