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九十七章理虧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8日 22:17 [字數] 39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姚澤將車子開到江景酒店門口,找到停車位停好車子后拿著公文包,邁著沉重的步伐進了大堂,那模樣,倒有種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感覺。「先生晚上好。」姚澤剛剛邁進大門口,左右兩側各站著一排身穿旗袍,身材高挑的迎賓女子面帶微笑,躬身向姚澤問好,姚澤含笑的點頭,然後對著其中一名女迎賓問道:「請問,蘭亭閣怎麼走?」

女迎賓臉上帶著職業『性』的甜美微笑,聲音甜膩的說道:「先生這邊請,我帶您去吧。」

姚澤跟在女迎賓的身後,走到二樓拐角處一個包廂前,女迎賓笑著道:「先生這裡就是蘭亭閣,祝您晚上愉快。」

姚澤給女迎賓道了聲謝,深深吸了口氣,才推著包廂的房門,心裡有些忐忑的走了進去。官場之財色誘人397

朝著包廂里掃了一下,裡面總共有三人,李國順副廳長自然不用說是認識的,至於其他兩人,姚澤也能判斷出來,其中一個穿著軍襯衫,臉上一絲不苟,帶著嚴肅表情,有著標準的軍人氣質的,自然就是周耀軍,而在他旁邊穿著合體的白『色』短袖襯衣,帶著金絲眼鏡的中年男人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自己的頂頭上司農業廳廳長黃華偉。

黃華偉此時正陪著笑的和周耀軍聊天,坐在一旁含笑不住點頭的李國順最先看見姚澤進來,給了姚澤很大的面子,站了起來和姚澤打招呼道:「姚主任來了埃」

姚澤趕緊道:「李廳長您坐。」

李國順笑著將周耀軍和黃華偉介紹給姚澤,黃華偉在姚澤調到農業廳去之前已經看過姚澤的資料,倒是沒什麼驚訝,倒是周耀軍,饒是一個駐紮部隊的司令員,見到姚澤如此年輕就當上處級幹部,也是小小的驚訝了一把。

不過他臉『色』的驚訝之『色』很快就被嚴厲所取代,只是從鼻子里哼了一聲,表示對姚澤的不滿。

黃華偉倒是朝著姚澤笑了笑,然後道:「早就想看看咱們廳年輕的小姚主任的風采,這看了大活人之後感覺比照片還年輕啊,不錯,真是不錯啊,真是一輩比一輩強埃」黃華偉感嘆的點頭。

周耀軍卻是在一旁冷哼了一聲,不悅的道:「黃廳長,今天來不是聊天敘舊的吧?你倒是把正事給忘了,我周某人就如此不被人放在眼裡?」

黃華偉見周耀軍不悅,趕緊賠笑的道:「周將軍別生氣,你這是說哪裡話啊,誰敢不把你放在眼裡,那個……姚主任,你過來,我有件事情要問你。」黃華偉故作正『色』起來,揮了揮手,讓姚澤到他身邊去。

姚澤心裡有些緊張,臉上卻杯定,帶著笑意的走到黃華偉跟前,出聲道:「黃廳長有什麼事情儘管問。」

周耀軍在一旁猛抽悶煙,黃華偉就咳嗽了一聲,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問道:「姚主任,請問辦公室一科的周楠婷是不是被你抽調到調研組,去下面鄉鎮幫忙?」

姚澤點了點頭,說道:「是的,當時我沒有打算讓她跟我一去下去,畢竟是女孩子,天氣太熱,去了也不太方便,但是她一直賴在我的辦公室,死纏爛打的說要下去磨練,既然她那麼堅持,我也知道同意了。」

「放你的狗臭屁1姚澤話剛落音,周耀軍就張嘴罵道:「我女兒是那種死纏爛打的人嗎?你小子說話注意措辭,否則……」

「咳咳。」黃華偉捂嘴咳嗽兩聲,打斷周耀軍的話,在他身邊輕聲說道:「周將軍,人家姚澤好歹也是處級幹部,咱說話的時候是不是……」

「我說話怎麼了?我說話就是這個樣子,不把我女兒交出來,我不僅說話難聽,我的手槍也不是鬧著玩的……」周耀軍並不賣黃華偉的帳,只是咄咄『逼』人的向姚澤要人。

姚澤本來就不是什麼好脾氣,氣昏頭的時候管他什麼司令、將軍,全都拋在腦海,姚澤最討厭別人的威脅,於是說話語氣就有些情緒化的道:「周將軍你一直聲稱要女兒、要女兒的,她失去蹤跡了嗎?她這麼大的人了,難道還讓人一天二十四小時守在旁邊不成……」

黃華偉沒想到姚澤也是個倔脾氣,見一旁的周耀軍臉上黑了下來,黃華偉趕緊故意斥責姚澤道:「姚主任,你這是什麼態度,怎麼能這麼跟周將軍說話,雖然他語氣是重了些,但是你也要理解一下他找女兒的急切心情嗎,可別再魯莽衝動傷了和氣,知道嗎1

一旁的李國定也是符合勸解的說道:「姚主任,可能裡面是有什麼誤會讓你受了點委屈,但是你也得理解周將軍一下,畢竟人家女兒現在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著急說了些重話也是可以理解的,你知道什麼就都說出來,大家開誠布公的說清楚不就沒事了。」

周耀軍本想火的,但見黃華偉和李國定都向著自己說話,他壓住火氣,重重的哼了一聲,道:「人是你帶出去的,現在沒了蹤影,你怎麼也得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這件事情沒完。」

姚澤也管周耀軍的威脅,出聲道:「昨天下午,你是不是給你女兒打過電話?」官場之財色誘人397

周耀軍愣了一下,說道:「打過了,有什麼問題?」

姚澤道:「你是不是威脅她了?」

周耀軍不知道女兒到底和姚澤說了多少事情,但是被姚澤這麼詢問,頓時覺得沒面子,頓時脾氣又竄了上來,「我威不威脅是我的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少跟我扯沒用的,趕緊把我女兒交出來。」

姚澤沒有理會周耀軍自顧自的說道:「她因為受了你的威脅,說是得馬上回家去,否則以後不讓她到農業廳上班,所以她迫不得已給我說清楚了由來,然後說要回淮源市,本來出去的時候就沒打算帶著她,她自己提出要回去我當然得放她離開,更何況周將軍下了死命令,我放她回淮源市有什麼不妥嗎?」

「當然不妥1周耀軍怒視姚澤道:「她現在根本沒有回淮源市,所以我還是得找你要人。」

姚澤冷笑了一下,「雖然你說大官,是將軍,但是也不能蠻不講理吧,人是你讓回去的,現在找不到人了,就賴在我身上,有這樣做的嗎?再者,你怎麼知道她失蹤了?」

周耀軍感覺有些底氣不足起來,不過依然硬著腮幫子道:「她今天突然給我打電話來說不回來了,我還沒問清楚情況她就把電話給我掛斷了,等再打過去的時候手機已經關機,人是在你手上掉得,我不著你我找誰去。」

「如果周將軍這麼說就沒意思了,什麼叫人在我手裡弄丟了?如果你不打電話威脅她,她能離家出走嗎?再說了,她已經給你打電話了,說明人沒有丟,只是這段時間不願意回來,離家出走了而已,離家出走肯定是你們家庭內部的原因導致了這個結果,總不能把這事也怪罪到我頭上吧?如果周將軍不講理,我也沒辦法,我只好洗乾淨了脖子等周將軍來宰殺。」姚澤一連串的話語把周耀軍說的啞口無言,要說管理軍隊、擊殺敵人他是一把好手,要說講道理什麼的,他自認為很是笨拙,不可能說的過眼前這個伶牙俐齒的小子,再者,這小子說的也有道理,既然楠婷打電話回來了,說明沒什麼生命危險,可能是最近的婚事把她『逼』的太緊,導致她叛逆的離家出走了,過段時間在外面呆不下去了肯定會回來的,想想楠婷的離家出走確實和這小子沒多大的關係,周耀軍又感覺有些理虧起來,雖然是自己理虧了,但是自己總不能低頭向著小子認錯吧?

「那啥,我終於知道你小子為啥升遷升的如此之快,整個一張伶牙俐齒的嘴,你說這麼一大通話,老子到底該聽那一句?都被你給說『迷』糊了,反正我不管,過段時間我女兒如果還是不會來,我還會來找你小子。」周耀軍站了起來,重重的哼了一聲,然後拿起桌子上的軍帽就要離開,一旁的黃華偉頓時心裡一松,趕緊說道:「周將軍這是幹嘛,一起吃了晚飯再走啊1

「哼,氣都氣飽了,還吃個屁的晚飯。」周耀軍朝著姚澤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後一副怒氣沖沖的模樣推開包廂的門離開……

見周耀軍離開,黃華偉哈哈笑了起來,「這個周將軍就是個火爆脾氣,不過『性』子倒是很有意思,得,他雖然走了,但是咱們飯還是要吃嘛,今天就公私不分明一會,吃一頓公家飯。」

「姚澤你過來我這邊坐,我們好好聊上兩句……」

……

一頓飯吃下來,三人聊的都是圍繞著農改計劃的事情來聊,晚飯過後,和黃華偉分開前,黃華偉拍了拍姚澤的肩膀,笑眯眯的道:「好好乾,以後你的前途無量啊,現在已經有很多人關注起了你,一定不要讓他們失望。」

這話姚澤聽得不大明白,『他們』指的是誰?既然黃華偉不說,姚澤自然也不會去問,只是含笑的點頭稱是。

黃華偉坐車最先走,張國定的司機將車子停在他身邊,他並沒有急著上車,對著姚澤笑眯眯的說道:「姚澤啊,你的住房問題已經給解決了,今天到zhngfu招待所再將就一晚,明天就可以搬過去了。」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道:「這段時間倒是住膩了賓館,還是家裡住著舒服,謝謝張廳長了。」

張國定正要說話的時候,姚澤手機響了起來,他笑著拍了拍姚澤,沒有再說什麼,然後鑽進車裡,黑『色』奧迪車子緩緩離開江景酒店。

姚澤掏出手機見是陳媛媛打來的,便笑著接通,道:「陳小姐,這麼晚了打電話來不會是又喊我出去,然後受你的折磨吧?」說著話,姚澤鑽進了自己的大眾越野里。

「怎麼說話呢。」陳媛媛在電話中啐了姚澤一口,咯咯嬌笑道:「你一個大老爺們不會這麼小心眼吧,再說上次也沒怎麼著你,還給你介紹了那麼多美女,不感謝我就算了,還抱怨我,真是讓姐姐傷心埃」

姚澤啟動車子,將車子駛到大街上,然後出聲說道:「女人如虎,太多了招架不祝」

「男人難道不喜歡多多益善嗎?」陳媛媛撇了撇嘴,然後說道:「現在在哪呢?」官場之財色誘人397

「剛吃完飯,正準備回去休息。」姚澤答道。

陳媛媛此時坐在家裡的客廳沙上,穿著雪白的襯衣,下身沒穿褲子『露』出修長雪白的雙腿,一頭烏黑的秀隨意的披散著,她懷裡抱著一個天藍『色』的抱枕,將手機貼在耳邊,對電話里的姚澤說道:「如果沒事的話到我這裡來陪一下我……」:

.cc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