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八十一章私會劉曉嵐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3日 12:24 [字數] 56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姚澤和一科的同事分開后,駕車回了『政府』招待所,剛走進大廳,便看見前台的服務員小蘭手裡提著一個水瓶,朝著前台走去。

「咳咳。」姚澤捂嘴故意咳嗽一聲,小蘭扭頭見識姚澤,臉上有些尷尬的擠出一絲笑意,然後輕聲喊了聲姚主任。

自打那天他男朋友鬧事以後,第二天便傳出了姚澤的真實身份,年紀輕輕的處級幹部,想想都覺得恐怖,小蘭在心裡為男朋友感到慶幸,如果姚澤是個小心眼的領導,恐怕她男朋友死的連渣都不剩。

「替我教訓你男朋友沒?」姚澤胳膊里夾著公文包,臉上帶著和煦的微笑,倒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但是作為不了解姚澤的小蘭來說,看到姚澤這種微笑,心裡總是感覺的慌,怕姚澤是個笑面虎,人前裝君子,人後捅刀子。

見姚澤這麼問,小蘭,急忙解釋道:「我回去就狠狠的教訓了他一頓,還讓他跪搓板來著,姚主任如果覺得不解氣我可以再教訓他,直到您滿意為止。」小蘭和姚澤說話時表情有些不自然,額頭上滲著洗洗的汗珠子,顯然面對姚澤她很緊張。381

姚澤也不再戲弄這個膽小的女孩子,就笑著擺手道:「別緊張,我沒讓你把他怎麼樣,年輕人嘛,衝動點也無可厚非,不過,長個記『性』也是應該的,下次如果遇到厲害的,恐怕就不會那麼容易放過他。」

「你想想,當時如何我躲的晚一點,腦袋不就被開瓢了,搞不好就砸出人命來了,我不追究並不是因為他沒錯,只是看他年輕,想給他一個改過的機會,你作為他的女朋友,記得多提醒他,做事千萬別衝動,否則以後有他苦果子吃的,好了,我就是隨便說兩句,你也別緊張,去忙吧。」

小蘭很想給姚澤表一下態,但是見姚澤似乎真沒有秋後算賬的意思,於是在心裡幽幽的噓了口氣,笑眯眯的『誒』了一聲,然後道:「那我就去忙了,姚主任如果有什麼吩咐的只管讓我去做,有臟衣服了就交給我吧,我可以幫忙洗的。」

姚澤笑著擺手道:「不用了,我喜歡自己動手,沒有吩咐別人做事的習慣。」

姚澤回到房間后,躺在床上拿起手機,仍然沒有收到劉曉嵐的簡訊,打電話也是關機狀態,頓時又鬱悶起來。

一連好幾天姚澤不停的試著打劉曉嵐的電話都是關機,這天下午,姚澤剛剛忙完手頭的事情,準備收拾東西離開時,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起來看了一眼,見是劉曉嵐打來的,頓時激動的差點暈過去,他趕緊接通,生怕對方掛斷電話,趕緊道:「曉嵐姐,你在什麼地方?我要見你。」

劉曉嵐今天沒有去公司,一個人在家裡待了一天,一身布料如輕紗的黑『色』睡衣披在身上,高挑妙曼的身姿在黑紗的遮掩下若隱若現,好不撩人,胸口處肌膚勝雪,勾勒出一個深邃的『乳』溝,精緻白嫩的小腳上沒有穿鞋,玉足她在紅『色』地攤上,她搖曳著身姿,來到落地窗前,輕輕將窗帘拉開一道縫隙,從高層望著川流不息的人群,幽幽嘆息一聲后才出聲對姚澤道:「不是說了讓你忘記我嗎,怎麼這麼不聽話。」她聲音軟軟糯糯的,聽不出一絲責怪,倒是有些溫柔和心疼參雜在裡面。

她知道姚澤對她的感情是真的,這讓她很慶幸,同時又感覺不幸,如果姚澤能夠無情點,將自己給忘了,說不定自己也不會這麼痛苦的想著他,卻不能和他在一起。

「曉嵐姐,為什麼要躲著我,我需要一個理由。」姚澤怕有人聽見,於是起身去將辦公室的門給關上后,才繼續道:「我們見一面吧,我很想你。」

「不行。」劉曉嵐很果斷的拒絕,她柳眉微微蹙了蹙,覺得自己說話語氣太重了,有緩和了一些,柔聲道:「我們不能見面,否則會害了你。」

「誰會害我?」姚澤沒等劉曉嵐開口,想起她的丈夫,於是就陰沉了臉道:「是秦永林吧,我不怕他。讓他只管來害我。」

「曉嵐姐,你到底在害怕什麼?」

劉曉嵐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心裡極其糾結,她何嘗不是想姚澤想的快瘋了,這段時間知道姚澤在淮源市,越發的想見到他,真可謂是,夜不能寐,寢食難安。

但是劉曉嵐知道自己不能見他,如果見了姚澤,那麼可能就會遭到自己和秦家的雙重打擊,劉曉嵐不認為姚澤能抵抗的了秦、劉兩家的壓迫。

姚澤有著很好的仕途,劉曉嵐不想因為個人感情而害了姚澤。

「不要再說了,我是不會見你的。」劉曉嵐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顯的嚴肅一些,毋庸置疑一些,這樣才能打消姚澤的念頭。

「為什麼有什麼事情我們不能一起面對呢?」姚澤幽幽嘆了口氣,感覺心裡陣陣揪心的難受,心酸之餘,他喉嚨哽咽的說道:「好吧,我不會再提出見你了,也不會再纏著你,既然你不想見我,那麼我們以後就別見面了。」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盡量穩定自己的情緒,幽幽的輕聲道:「再見。」

電話裡面嘟嘟的忙音,劉曉嵐沒想到姚澤情緒波動如此之大,他感到委屈,自己被夾在了中間,更加委屈呢。

聽著電話裡面的忙音,想著姚澤最後傷心時說出的再見,劉曉嵐心裡鑽心般的難受,這個時候和姚澤斷了應該是最好的結局,也是自己想看到的,但是為什麼會如此的不舍,那種突然間彷彿失去了最珍貴東西的感覺讓劉曉嵐有一種崩潰想就此了結生命的衝動。381

她癱軟的坐在地攤上,掩面低泣了起來,半響她才恨恨的再次拿起手機,紅著眼眶撥通了姚澤的號碼。

姚澤沒有想到劉曉嵐會再把電話打過來,猶豫著要不要去接,男人的柔軟在於無法拒絕自己喜歡的女人打來的電話,手機響了好一會兒姚澤才接通,沒想到剛把電話貼在耳朵上,就遭到劉曉嵐嬌怒的痛罵:「姚澤,你混蛋1

……

『醉仙居』山莊環境清雅,在淮源市的郊區地帶,有十來畝的面積,山莊環山而建,有種與大自然合為一體的感覺,山莊內有噴泉、泳池,還有鳥語花香的大片人工森林,確實是度假休閑的好去處,姚澤沒有開公家的車,打了出租出到醉仙居裡面后,被裡面的優雅環境所吸引。

姚澤掏出手機將電話打給了劉曉嵐,愉快的道:「曉嵐姐,我來了,你在什麼地方?」

「讓服務員帶你來卿向閣吧,我在這裡等你。」劉曉嵐在電話里聲音甜膩的說道。

姚澤笑眯眯的答應一聲,掛斷電話后,找到門口一名身穿紅『色』旗袍的高挑迎賓,然後笑著問道:「請問卿向閣怎麼走?」

漂亮的女迎賓態度很好,『露』出甜甜的笑意道:「先生這邊請,我帶您去。」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跟在女迎賓的身後,繞過『醉仙居』的大堂,然後來到一個大型的後花園般的地方,女迎賓笑眯眯的指著前面不遠處拐角的一棟竹木屋,笑眯眯的說道:「先生,那裡就是卿向閣,祝您玩的愉快,有什麼需要可以向我們前台打電話……」

「好的。「姚澤笑著點頭,從皮夾里拿出一張百元大鈔來遞給了女迎賓,那女迎賓趕緊擺手道:「對不起先生,我不能拿您的錢,這裡的員工都不許手小費,否則會丟了工作的。」

「沒事,你拿著吧,我不會說出去的。」

女迎賓猶豫了一下,咬了咬唇然後將錢捏在了手心,對著姚澤『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道:「謝謝先生,住您玩的愉快……」

望著女迎賓走後,姚澤才心情激動的朝著不遠處的卿向閣走去,來到門口,姚澤伸手敲了敲,用木頭做成的大門,裡面馬上傳出劉曉嵐輕柔的聲音:「進來吧,門沒鎖。」

姚澤將門輕輕推開,一股淡淡的幽香撲來,一個古『色』古香的室內裝扮呈現在姚澤面前,竹屋內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是用竹子編製成的,不管是桌子還是椅子都是用竹子編成的而劉曉嵐就坐在正對大門的椅子上,美眸含霜的靜靜望著姚澤。

「曉嵐姐……」姚澤將房門關上,然後大步朝著劉曉嵐走了過去。

溫香軟玉入懷,姚澤緊緊的摟住了劉曉嵐的纖細腰身,貪婪的吸取著她身上的芳香和熟悉的味道,劉曉嵐也是雙手環抱住姚澤,只是讓姚澤沒想到的是,她張開了紅潤的小口,『露』出雪白的貝齒,一下子狠狠的咬住了姚澤的胳膊。

「嘶……」

一種無法忍受的疼痛讓姚澤倒吸一口涼氣,知道劉曉嵐心裡有委屈,姚澤默默的承受著身上所帶來的痛楚,只不過更加用力的樓緊了劉曉嵐,生怕一放手,劉曉嵐再次消失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想勒死我呀。」劉曉嵐紅著眼眶送開了嘴巴,輕輕推了姚澤一下,幽怨的嗔怪道。

姚澤樂呵呵的傻笑了一下,此時才注意劉曉嵐衣著的打扮。

半年沒見劉曉嵐,只覺得她比以前更加動人嫵媚了許多,俏臉的臉龐上畫了淡淡的妝容,『性』感紅唇上塗著『色』澤艷麗的唇膏,一頭漂亮的黑髮高高的盤起,編織出一個漂亮的髮型,一條黑『色』的蕾絲連衣裙將她成熟嫵媚的氣質展現的玲離盡致,她筆直的美腿上沒著絲襪,玉潔的沒有一絲瑕疵,讓人忍不住把玩的衝動,腳下一雙精緻的銀『色』高跟綁定涼鞋裡『露』出十顆嬌小誘人的小腳趾頭來,腳趾上塗了淡粉『色』的指甲油,『色』澤靚麗而富有誘『惑』。

姚澤將劉曉嵐上上下下,仔細的打量了好幾遍,直到柳曉嵐嗔怪的瞪著他,輕哼一聲后,姚澤才笑眯眯的收回目光,道:「曉嵐姐,你比以前更加嫵媚動人了。」381

劉曉嵐嫵媚的臉蛋上飛起一抹紅暈,美眸深情的望著姚澤,半響,才幽幽嘆了口氣,輕聲道:「你不怕出事嗎?」

「不怕。」姚澤堅定的說道:「我知道秦永林也許有很厲害的後台,但是我並沒感覺有什麼好怕的,他頂多就是對我的仕途進行打壓,大不了我不走仕途就是了,只要你願意,沒有人能把我們分開。」

劉曉嵐搖了搖頭,擔憂的道:「如果秦家真要對付你,你想逃開都難,即便你不做官了,他們也有辦法對付你。」

「有這麼可怕嗎?」姚澤笑眯眯,滿不在乎的問道。

劉曉嵐絲毫沒有輕鬆的感覺,俏臉嚴肅的道:「如果我告訴你,秦永林的父親是副省長,你還笑的出來嗎?」

「副省長?」姚澤瞪大眼睛倒吸了一口冷氣,他開始在心裡拿副省長和沈江銘做對比,最後頹廢的發現,沈江銘還是要差了許多,自己這個後台都不是人家的對手,何況是自己這麼一個小小的處級幹部。

「知道我為什麼一直避著你不和你見面嗎?因為秦家已經知道有你這個人的存在,包括我們劉家……」

「如果兩家人知道我們還有聯繫,你恐怕……」

姚澤輕輕捂著柳曉嵐的紅唇,柔聲道:「你說的這些雖然的確讓我壓力很大,但是我並沒有感到害怕,在官場上,我沒有做任何違反組織的事情,他們想害我也沒那麼容易,再者,即便萬一躲不過去了,咱們可以一起去海外,他們總沒那個能力把我們從海外抓回來吧。」

劉曉嵐從竹椅上站了起來,輕輕摟住姚澤的腰身,低聲問道:「你真的可以放棄所以的一切和我離開這裡嗎?」

「當然。」姚澤順手摟住她,笑了笑,柔聲道:「只要你願意,我可以放棄這裡的一切。」

「那你的家人怎麼辦?」劉曉嵐將臉輕輕貼在姚澤胸口,輕聲問道。

姚澤說道:「我們可以一起過去。」

「你的家人會願意嗎?」

姚澤笑著點頭,道:「家裡就我父親和我姐姐,如果他們不願意去海外,我們可以先過去,以後慢慢再勸他們。」

hotsk劉曉嵐輕柔一笑,離開姚澤的懷抱,聲音軟糯的說道:「我不會讓你為了我放棄所有的一切,姚澤你有很好的仕途,沒必要為了我付出那麼多,不值得。」

「你難道不知道,我是一個愛美人可以放棄江山的男人嗎?」姚澤再次摟住了劉曉嵐,「仕途對我來說就是浮雲,可有可無,但是你卻不同,如果我的世界少了你,以後的日子肯定全是灰『色』的,拿你和仕途比,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你。」

劉曉嵐被姚澤的話感動的一塌糊塗,美眸中淚花泛濫,目光柔軟的望著姚澤,輕聲道:「小澤,吻我。」

姚澤捧住劉曉嵐嬌艷嫵媚的臉蛋,嘴巴緩緩的湊了上去,溫柔的噙。住了她香艷的紅唇,感受著劉曉嵐柔軟的香唇上帶來的芳香,姚澤忍不住將舌頭伸了出來,一下子鑽進了她的誘人小口中,接觸到她那柔軟的丁香小舌,她和的小舌瘋狂的糾纏在一起,相互纏繞著吸。允著對方的水分,劉曉嵐動情的摟住姚澤的腰身,熱情的回應著姚澤,兩人身體的溫度瞬間被點燃。

「去床上吧。」姚澤一把將劉曉嵐輕柔的身子橫抱了起來,劉曉嵐羞澀的望著姚澤道:「還沒吃飯呢,先吃飯吧……」

姚澤笑眯眯的道:「我現在只想吃你,曉嵐姐,咱們已經很久沒有親熱了,你還憋的住嗎?」

劉曉嵐羞紅著臉在姚澤胳膊上掐了一把,嗔怪道:「誰像你這麼好『色』,我不在的時候你有禍害了多少女人,老實交代。」

姚澤苦著臉將劉曉嵐放在了一張柔軟的大床上,悻悻道:「除了你,一個女人都沒碰過。」

「就你的好『色』勁,我才不信。」劉曉嵐撇了撇嘴,嬌狠狠的瞪了姚澤一眼。

姚澤諂媚的笑著坐在劉曉嵐旁邊,道:「曉嵐姐,現在都什麼時候了,說這些也太沒情調了,咱們還是就寢把,**一刻值千金呀。」說著話,姚澤一下子就朝著劉曉嵐撲了過去。

劉曉嵐嬌呼一聲,咯咯笑著喊道:「救命啊,有『色』狼。有強『奸』犯……」

姚澤惡狠狠的掰開劉曉嵐兩條修長美腿,然後將她裙子掀到了腰間,『露』出雪白的大腿和『性』感的真絲內褲,內褲絲質淺薄,隱隱可見那簇擁在劉曉嵐私。處的一團『毛』發,簡直是誘人至極。

「曉嵐姐,今天我要強『奸』了你。」姚澤喉嚨忍不住的哽咽一下,伸手就要去扯劉曉嵐的內褲,卻被劉曉嵐用雙腿緊緊的夾住了腰身,一副求饒的模樣嬌聲道:「乖小澤,我們先吃點東西,吃完東西我再給你,這兩天飲食不太好,吃的少,現在餓的乏力了,你就別折磨我……」

「可是……」姚澤無奈的望著自己下面已經堅挺的物什,鬱悶的道:「可是,小姚澤也餓了,它想吃曉嵐姐了……」

「來吧,來吧,折磨死老娘算了,沒良心的,把老娘折磨死吧,這樣你就開心了。」劉曉嵐一副聽之任之的模樣,只是說話的語氣又和姚澤當初剛見面時一樣了,充滿了女匪味道,張口閉口的都是老娘之類的話。

這語氣在姚澤聽來很親切,很慶幸以前的那個劉曉嵐又回來了……hotsk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