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七十五章唐敏的脫變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3日 12:24 [字數] 574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周楠婷扭頭看了走來的男人一眼,臉『色』微微變了變,再看姚澤時顯得有些尷尬不自然起來。

「楠婷,你咋不理我?我在喊你呢1年輕男人身材有些魁梧,長相也還算看的過去,只是『性』子看上去有些火爆,說起話來也是大大咧咧的,他的出現頓時引起了食堂周圍吃飯的人的注意。

「姚主任,不好意思,我出去一下。」周楠婷朝著姚澤歉意的說了一句,然後扭頭看向年輕男人,道:「你跟我出來。」

年輕男人帶著警惕的看了姚澤一眼,眼中『露』出不悅的神『色』,見周楠婷已經朝著外面走去,年輕男人瞪了姚澤一眼后,趕緊跟了上去。

「陳景天,你說你要幹嘛!我都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到我單位來找我,你為什麼不聽?」周楠婷清秀的臉蛋上『露』出不悅的神『色』,望著陳景天滿是無奈。375

「打你電話總是不接,我只要來這裡找你。」陳景天鬱悶的道。

周楠婷鋝了鋝額間的青絲,頗為愁苦的道:「你為什麼非得纏著我?我們是不可能的,我根本就對你沒感覺。」

「可是我們已經婚約了。」陳景天有些氣憤的說道。

周楠婷臉『色』變的難看起來,她強忍著胸中的氣悶,只是語氣變的更加沉重起來,「我從來沒有答應過什麼婚約,誰答應的你,你就去找誰,警告你以後別來『騷』擾我,否則我會報警的。」周楠婷覺得現在必須讓自己態度強硬起來,否則陳景天會一直沒玩沒了的纏著自己。

「楠婷,你為什麼不喜歡我,我哪裡不好了?」陳景天臉上有些陰沉的問道。

「這和好不好無關,喜歡一個人可以不要理由,但是不喜歡一個人即便他的優點也會被當作缺點來看待,對不起,我對你真的沒有感覺,我們根本不合適,別跟著上一輩的人蔘合了。」周楠婷轉身要進去,卻被陳景天用胳膊攔住,怒聲問道:「是不是因為裡面那個男人?」

「你有病嗎?」。陳景天的表現讓周楠婷越發的厭惡起來,「和任何人都沒關係,他只不過是我的領導罷了,別在纏著我了,你走吧,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只想平靜的過日子。」

「成,我走,不過這件事情不會就這麼算了。」陳景天走出兩步,然後轉身,年輕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這笑意怎麼看都讓人覺得有些不舒服,他此時恢復了正常的表情,一副風輕雲淡模樣的說道:「放心好了,我會讓你成為我的妻子,一定1說完,他轉身上了不遠處一輛軍用吉普車……

「哎。」周楠婷心裡愁苦不已,有一種想要逃離淮源市的衝動。

「你沒事吧?不少字」見周楠婷站在食堂門口,柳眉緊蹙,一臉苦悶的模樣,姚澤便走了上去關切的問道。

「謝謝姚主任,我沒事。」周楠婷擠出一絲笑意,然後道:「吃好了嗎?」。

「恩,食堂飯菜還不錯,吃的很飽。」姚澤笑眯眯的『摸』了『摸』肚子。

周楠婷此時也沒什麼心情,於是道:「那我回去工作了,下午還有很多工作量呢。」

姚澤似乎隱約猜到周楠婷心情不好是因為剛才那個男人,只是笑著點了點頭道:「去吧,我在附近轉一轉,熟悉一下周邊的環境。」

「好的,那我就先回去了。」周楠婷朝著姚澤笑了笑,然後踏著高跟鞋急匆匆的離開。

此時是中午午休時間,姚澤閑來無聊,就跑到街上去晃動,想起來了之後還沒和唐敏那丫頭聯繫過,很長一段時間不見倒是有些想念,於是翻出唐敏的號碼打了過去。

電話裡面只是響了兩下馬上被接通,唐敏在電話裡面驚喜的道:「姚澤哥?」

姚澤對唐敏心存這愧疚,從上學那會兒那丫頭就用情很深,一直到現在都沒改變,姚澤有怎能不感動,只是卻往往忽略了她的存在和感受,心裡對她的愧疚之意越發的濃重起來,姚澤柔聲道:「是我,丫頭,現在忙嗎。」

「本來很忙,你給我打電話就不忙了。」唐敏本來是在公司里開著會,見是姚澤打來的,她便提前散了會去了自己的辦公室,坐在老闆椅上,心情舒暢的和姚澤聊了起來,清純動人的臉蛋上洋溢著高興的笑意。375

「我調到淮源市來工作了。」姚澤笑眯眯的道。

「啊?」唐敏突然一下子從老闆椅上站了起來,神『色』激動的道:「姚澤哥,你說你調到省里來了?」

「是啊!用得找這麼大驚小怪?」姚澤笑眯眯的道。

「咯咯咯……」唐敏突然在電話里嬌俏的笑了起來,聲音清脆動聽,姚澤的心情被唐敏那笑聲所感染也變的暢快起來。

「我說丫頭,我調到省里來你有這麼高興嗎?」。

「當然咯。」唐敏拿起桌子上昂貴的黑『色』小皮包,興沖沖的走出辦公室,然後問道:「姚澤哥,你在什麼地方,我現在就去找你。」

「現在不太方便,待會兒還得上班呢。要不晚上咱們一起吃飯?」姚澤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了一圈,然後轉身朝著農業廳走去,邊走邊和唐敏愉快的聊天。

唐敏嬌聲道:「好啊,下班了我來接你吧,你在什麼地方上班?」

「農業廳。」

「不會吧?不少字去農業廳幹嘛?」唐敏驚訝的道。

「能幹嘛,當然是工作唄。」姚澤笑著沒好氣的回答道。

「可是……你不是好好的當著副縣長嗎?」。唐敏認為,當副縣長肯定是要比在省里的農業廳混要強的多。

「難道我就得一輩子當副縣長嗎,上級領導進行工作調到,領導讓我去哪裡我就得聽從命令。」

「那你現在在農業廳幹什麼工作?」唐敏見姚澤似乎沒有被調走的失落,於是放下心來,問道。

姚澤笑眯眯的道:「農業廳辦公室主任,說起來還升了半級,從副處變成處級了。」

「真的?」唐敏驚喜的睜大了美眸,嬌聲道:「這事得好好慶祝,晚上我喊幾個朋友,咱們一起慶祝一下吧。」

姚澤趕緊阻止道:「算了吧,晚上我只想單獨和你慶祝。」

聽姚澤突然變的溫柔的聲音,唐敏心跳加快了不少,心裡的興奮無語言表,同時俏麗的臉蛋上飛起一抹淡淡的紅暈,她輕輕嗯了一聲,嬌聲道:「好,晚上就咱們兩個人,下班了我去接你。」

……

掛斷電話,唐敏俏麗的臉蛋上滿是笑意,她給秘書打了個電話,告訴秘書道:「晚上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待會兒的活動取消了。」

「可是……」

「好了,照我的辦。」唐敏沒給私人秘書說話的機會,便掛斷了電話。375

然後開著她那輛銀『色』的保時捷,朝著自己家中開去。

她必須精心打扮一番再去見姚澤。

……

姚澤走到農業廳門口的時候突然被一輛從吉普車上下來的男人給攔住,姚澤對這個男人有映像,就是剛才去食堂找周楠婷的年輕人。

姚澤被陳景天攔住,臉『色』有些不悅的道:「你這是幹什麼?」

「你說幹什麼?」陳景天惡狠狠的瞪著姚澤道:「我攔住你就是要告訴你一聲,離周楠婷遠一些,否則我對你不客氣了。」

姚澤頓時被陳景天給氣笑了,「我離誰近誰遠好像和你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吧?不少字」

「當然有1周景天惡狠狠的道:「她是我的未婚妻,如果你再敢招惹她我會打的你滿地找牙1

「未婚妻?」姚澤笑了笑,「不管你們是什麼關係,都很我無關,你的威脅我也不會害怕,但是對於你的為人我卻很鄙視,自己沒能力得到女人的心就不要賴在別人身上。」

「混蛋,你說什麼1姚澤恰好說到了他的痛處,這讓他頓時變的氣憤不已,內心暴躁起來。

「別在這裡大吼大叫的,影響不好。」姚澤對著陳景天鄙視的笑了笑,然後朝著農業廳裡面走去。

陳景天怒喝道:「混蛋,你給我站住1

姚澤根本連頭都沒回,直徑回了自己辦公室。

陳景天惡狠狠的望著姚澤的背影,臉上『露』出陰沉的神『色』來。

……

姚澤走到一科時見到拿著文件走出來的周楠婷,周楠婷也瞧見姚澤,笑眯眯的道:「姚主任回來了,正巧有兩份文件需要您審批。」說著話,她把文件遞了過去。

姚澤笑著接過,然後拿走手裡沒去看,而是對著周楠婷若有所思的說道:「對待感情,還是徹底點的好,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也不要給別人希望。」

周楠婷不明白姚澤為什麼突然跟自己說這些,於是問道:「姚主任,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姚澤笑眯眯的道:「沒什麼,就是給你提個醒,別因為感情的事情影響了工作,好了,你去忙吧,我上去了。」姚澤朝著周楠婷擺了擺手,然後邁著步子朝著二樓走去。

周楠婷怔怔的望著姚澤的身影,柳眉微微蹙起,不明白姚澤為什麼突然跟自己說起這些,難道是因為剛才在食堂,陳景天找自己的事情?

但是,但是和陳景天爭吵的時候,他並不知道埃

周楠婷怎麼也不會想到,陳景天會折返回來威脅姚澤。

想不明白周楠婷也不去再想,她打算回家一趟,再好好的和父親開誠布公的談一次,如果父親還是堅持把自己嫁給陳景天,那麼周楠婷打算悄悄離開淮源市,為了自己今後的幸福,周楠婷不允許別人來控制她的婚姻……

下午,姚澤坐在辦公室批改完文件后,只感覺腰酸背痛,這辦公室主任的任務確實有些重了,姚澤第一天上班就深刻的體會到。

快下班的時候,周楠婷再次來了姚澤的辦公室,清秀乾淨的臉蛋上『露』出淺淺的笑意,如春風拂面般讓人感覺舒服。

姚澤總感覺她的穿著有種有事秘書干,沒事幹秘書的衝動勁,但是,她清秀純潔的臉又讓姚澤無法想入非非,把她和那種風『騷』放.『盪』的情人秘書放在一起做比較。

姚澤很喜歡白『色』襯衣、黑『色』直筒裙,再加上一雙黑『色』高跟鞋的打扮,周楠婷的穿著恰巧適合姚澤的審美口味,有那種ol制服誘『惑』的感覺,尤其是她那一雙筆直白嫩的美腿,白的讓人無法直視。

「有事嗎?」。姚澤在周楠婷身上打量一番后,迅速將目光移開,尷尬的咳嗽一聲后,問道。

周楠婷笑眯眯的道:「姚主任晚上有時間么?我們一科的同事想邀請您吃飯。」

姚澤有些歉意的道:「不好意思,我晚上約了朋友,今天恐怕不行。」

周楠婷有些鬱悶的道:「那真是不巧了。下次吧。」

「嗯,下次我請你們一科的同事吃飯吧。」姚澤笑著道。

周楠婷道:「那可不行,哪有領導請下屬吃飯的,下次一定得我們來請。」

姚澤笑著搖頭,這時候辦公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姚澤拿起來看了一下,是唐敏打來的於是對著周楠婷歉意的笑了笑,走到窗戶邊接通道:「等等,我馬上就下來。」

等姚澤掛斷電話,周楠婷就道:「那我不打擾姚主任了,咱們下次再約吧。」

「成,今天真是抱歉了,幫我和同事們解釋一下。」

「沒問題。」周楠婷做了個ok的手勢,然後笑眯眯的走了出去。

姚澤收拾好辦公室后,將房門鎖上,然後快步朝著門口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門衛老頭見到姚澤,笑眯眯的道:「您是咱新來的主任吧?不少字」

姚澤笑著點頭道:「你怎麼知道的?」

那門衛老頭咧嘴一笑,道:「昨天你來的時候,我看見李廳長的秘書過來接你們,猜都能猜道您的身份。」

姚澤給門衛老頭遞上煙道:「您老眼裡不錯嘛。」

門衛老頭悻悻笑了笑道:「還成,還成,自從我在這裡當門衛后,農業廳可是從來沒有失竊過。」

見門衛老頭很健談的樣子,姚澤剛剛來農業廳對人事方面還有些不熟,打算抽個時間和他好好打聽一下,於是道:「老伯,今天趕時間就不和你聊了,抽個空閑咱去喝幾杯,好好聊會天,你看成嗎?」。

說到喝酒門衛老頭到是很開心,連忙點頭道:「成,沒問題。」

「那咱們就這麼說定了。」和門衛老頭又閑聊了幾句,見一輛銀『色』保時捷飛奔而來,姚澤知道肯定是唐敏,於是和門衛老頭擺了擺手,走了出去。

銀『色』保時捷在姚澤身邊停下,車窗被打開,『露』出唐敏漂亮動人的臉蛋,她笑眯眯的望著姚澤道:「姚澤哥,上車。」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然後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坐了下去,瞧見唐敏穿著一條漂亮的黑『色』連衣裙,漂亮的臉蛋上畫了淡淡的妝容,抿嘴笑時,漂亮的臉蛋上『露』出淺淺的酒窩,姚澤就感嘆的說道:「丫頭,這才多久沒見,又長漂亮了。這已經有傾國傾城之勢了嗎。」

「討厭。」唐敏抿嘴紅著臉啐了姚澤一口,然後悻悻道:「姚澤哥,你當官當的倒是把嘴給當油了,上學那會兒可沒這麼會說話。」

姚澤笑眯眯的道:「人是會變的嗎,誰都不可能一塵不變的活在這個世上,你說現在的我好,還是以前的我好?」

唐敏笑眯眯的啟動車子,然後扭頭看了姚澤一眼道:「都好。」

「……」姚澤翻了個死白眼,笑著道:「丫頭,咱能不這麼盲目的崇拜嗎?」。

唐敏咯咯笑道:「后臉皮,誰崇拜你了。」

「那你還喜歡我嗎?」。姚澤直接問的。

唐敏俏臉一紅,嫵媚的白了姚澤一眼,悻悻道:「有你這麼問女孩子的嗎?」。

姚澤笑著道:「我這是沒拿你當外人,還記得我的承諾嗎?我說過只要你願意,以後我會摹!

唐敏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沒有吭聲,一直到了一家西餐廳門口,將車子停好后,才她扭頭看向姚澤,靜靜的說道:「你知道的,我一直再等你,有何必問我願不願意,這麼多年還沒了解我的『性』子嗎?」。唐敏笑了笑,然後推開車門,道:「下車吧,今天我請你吃大餐祝賀你升遷之喜。」

……

兩人坐在一家高檔西餐廳裡面,唐敏給自己點好東西后,又將單子遞給姚澤,笑眯眯的道:「隨便點。」

「那我可要宰大戶了。」說是宰大戶,姚澤也只是點了一份尋常的牛排,唐敏又點了一瓶紅酒後才笑望著姚澤問道:「換了新工作習不習慣?」

姚澤觀察著西餐廳周圍的環境,笑眯眯的說道:「好行吧,上班第一天除了累一點,沒其他什麼感覺。」

唐敏用雙手撐著下顎,笑眯眯的說道:「真是沒看出來,你還有混官場的天賦,短短兩年時間竟然混到了處級,這若是傳了出去,恐怕沒多少人敢相信吧,姚處長。」

「丫頭,咱能不膈應人嗎?」。姚澤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和你比起來我差的遠,到現在還不知道你什麼身份呢。」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