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七十章省里報道(二)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3日 12:24 [字數] 403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次日,姚澤給宋楚楚打了個電話過去,詢問沈江銘無事才定下心來,匯合了組織部副部長黃山一同前往省里。 奧迪車子平穩的上了高,黃山和姚澤坐在後排位置上,閑聊著,說起昨天晚上沈江銘身體抱恙的事情,黃山刻板的臉上微微一變,趕緊問道:「沒生命危險吧?怎麼突然就……我見沈市長身體一直不錯埃」

姚澤當然不會把沈江銘的**給說出來,於是就打哈哈的說道:「昨天半夜我才接到通知,具體身體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不過現在病情已經穩定了,只要控制好,應該沒什麼大礙。」姚澤不敢把沈江銘身體的具體情況說出來,因為如果姚澤說的嚴重了,說不定黃山考慮太多,調轉槍頭投靠到書記張愛民那邊去了。

「身體沒事就好,沈市長什麼都好,就是工作起來了不要命的干,年紀不小了,經常熬夜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對身體影響很大的。」黃山感嘆的說道:「我雖然才四十多歲,但是由於經常熬夜的原因,時常感覺身子乏力,現在的身體狀況和七老八十似的。」他苦笑的搖了搖頭。

姚澤就說讓黃山多注意休息保重身體,黃山笑眯眯的點頭,然後望著姚澤道:「這次去省里工作了,萬事低調一點,干做的就做,不該你做的千萬別沾手,做好自己的本質工作就成了,省里的戰火現在燒的正旺著……」

姚澤自然知道黃山所說的意思,不過他卻是哭笑不得起來:「黃部長,您太看的起我了,誰會注意到我這個無名小卒的存在。」

黃山卻面露嚴肅的道:「可不要掉以輕心,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的職位雖然只是正處級,但是只要是有心人都知道你後面是沈市長,所以說不定你的一舉一動都被別人監視著,千萬要注意一些,不要因為你自己而影響到了沈市長的利益,你現在已經被貼上他的標籤了。」

「這個我知道。」姚澤輕輕點頭,然後問道:「當初是誰點名讓我去省里的?」

黃山道:「省農業廳副廳長李國順,當初就是他舉薦了你的農改計劃,你應該認識他的。」

姚澤輕輕點頭,道:「我和他見過一面,說起來好笑,他也算是我的伯樂了,沒有他的話,也許我也走不到今天這個地步。他給了我一個步向成功的階梯埃」

黃山笑著道:「那是你水平高,如果農改計劃不行,他再怎麼幫你也是枉然。好再你的農改計劃實施的非常成功,湯山縣下面的鄉鎮試點都取得了好的成效,所以省里打算將這個農改推向全省的各個鄉鎮去,這個事情如果辦順利了,可謂是青雲直上啊,姚澤,一定要好好乾,知道嗎1黃山輕輕拍了拍姚澤的肩膀,露出賞識的目光。

姚澤笑著點頭,只是手機響了起來,姚澤對著黃山歉意的笑了笑,然後拿出手機見是宋楚楚打來的,於是接通,將頭扭向窗戶那邊,輕聲道:「楚楚阿姨,怎麼呢?」在有外人的時候,姚澤還是喊宋楚楚阿姨。

宋楚楚道:「現在已經上高了吧?」

「恩,已經上了,和黃部長在一起呢。」姚澤答道。

宋楚楚就輕聲道:「你沈叔叔要和你通話,我把電話給他,你們聊。」:

「喂,姚澤。」沈江銘聲音有些虛弱。

「沈叔叔,身體感覺好點沒,本來今天準備來看你的,但是時間上有些衝突,所以……」

姚澤帶著歉意的說道。

沈江銘笑著道:「我沒事了,別放在心上,打電話來就是和你提個醒的,本來想找你聊聊,誰知道出了這麼檔子事情,我們也沒聊上天。」沈江銘以為姚澤不知道他窘迫的事情,所以顯的還算淡然。

姚澤笑著道:「沈叔叔平時太忙,我又在縣裡工作,聊天的機會倒確實少,沈叔叔要給我交代什麼事情?」

沈江銘在電話裡面輕輕咳嗽兩聲,然後道:「其實也沒什麼說的,通過這一年的觀察,我很放心你的能力,給你打電話就是跟你說一聲,到省里了抽時間去拜會一下省政法委書記林申靖,他是我的好友,有什麼事情感到疑惑的可以問他,多多和他走動。」

姚澤問道:「他知道我的存在嗎?」

沈江銘道:「前幾天我已經和他打過招呼了,你去了直接報自己的名字就行了,在省里有什麼難處他可以幫你的,不過,不到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時,不要隨便找他,人情欠多了也不好。」

「嗯,我知道了,謝謝沈叔叔。」姚澤心裡還是很感激沈江銘為他做的一切,雖然當初最開始是抓住了他的把柄,但是沈江銘卻並沒有想辦法對付自己,還把自己當親人來對待,姚澤心裡隱隱對他有些愧疚,對於宋楚楚的暗戀,姚澤極其矛盾,卻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沈江銘又道:「黃部長在你旁邊吧,把電話給他。」

姚澤嗯了一聲,將電話遞給黃山道:「黃部長,沈市長的電話。」

黃山趕緊接過,然後對著電話里說道:「沈市長,聽姚澤說你身子不適,你沒事吧?」

……

和沈江銘打完電話,黃山將電話遞還給姚澤,若有所思的對著姚澤說道:「沈市長真的很重視和關心你埃」黃山甚至懷疑姚澤是不是沈江銘的私生子,非親非故的沈江銘為什麼如此關照眼前的年輕人,黃山怎麼都想不通。

姚澤笑了笑,沒有說什麼,他此時如果對黃山解釋什麼,倒顯的有些掩耳盜鈴的感覺,黃山雖然好奇,但是也不會追著姚澤問,一時之間兩人誰都沒有再開口,一直下了高,到了淮源市的地界,黃山才再次開口道:「我直接帶你去省農業廳找李國順副廳長吧,他交代我了,過來后先把你帶到他那裡去。」

姚澤道:「我一個小人物,隨領導安排吧,領導讓我去哪我就去哪。」

黃山笑著搖了搖頭,感覺煙癮有些犯了,就去摸荷包,姚澤眼疾手快,心思活絡,趕緊掏出煙遞給黃山,又幫黃山點上。

黃山打開旁邊車窗的玻璃,深深的吸了口煙后,才出聲對姚澤說道:「你也不要小人物小人物的把自己掛在嘴邊說了,二十多歲的處級幹部,恐怕任何人都輕視不起來,你如果說自己是小人物,那我國的官員都得慚愧的自盡了,這種話別說了,否則別人會認為你在炫耀,而不是謙虛。」

「官場上的事情有時真的很奇怪,混體制的哪一個不是賊成精的,你隨便說點什麼,也許人家能揣摩半天,揣摩出別的味道來,所以在官場少最需要注意的就是謹言慎行,多做少說,必須學會察言觀色,你年紀還小,到了這個位置難免會有些心浮起來,越是這個時候越得低調著點,知道嗎。官場上要走遠,選擇正營和臨機應變的能力非常重要。」黃山語重心長的望著姚澤,說道:「你能不能聽進去我的話?」

「一個字都不會落下。」姚澤這個時候表現的必須嚴肅點,所以正色的道:「我一定把黃部長的話銘記在心。」

「嗯,好,孺子可教埃」黃山笑了笑,然後對著司機道:「小劉,去農業廳。」

……

劉曉嵐這段時間感覺有些筋疲力盡,心裡雖然想和姚澤斷絕關係,從此再不來我,可是閉上眼睛的時候,腦海里全是姚澤的身影。

自己曾經對男人可是熟若無睹的,甚至有些厭惡男人,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般模樣,和小女孩子似的,對那個該死的小流氓牽腸掛肚……

「你這段時間精神似乎不太好。」坐在劉曉嵐辦公室沙上的納蘭冰旋望著劉曉嵐站在落地窗前呆的背影,輕聲說道。

劉曉嵐回過頭,望著眼前這個比自己長的還要出眾一些的女人,臉上帶著笑意的說道:「你怎麼知道我精神不好,我現在看上去狠萎靡嗎?」

納蘭冰旋絕美的臉蛋上露出一絲淺笑,她望著劉曉嵐美眸泛著狡黠光芒的輕聲道:「你看上去不是萎靡不振,而是丟了魂兒。」

「你還在想著他。」納蘭冰旋沒有詢問的口氣,而是肯定的說。

劉曉嵐沒有正面回答納蘭冰旋的話,只是睨了她一眼,不悅道:「這不像你的性子,你平時可沒這麼多八卦的話,難道你還想為你那個所謂的表哥來給我做思想工作?」

「當然不是1納蘭冰旋挑了挑彎月般的柳眉,出聲清脆的說道:「和他比我當然更加重視你這個好朋友,你知道的。」

劉曉嵐抿嘴笑了笑,道:「算我沒看走眼,如果你再像上次那樣幫著秦永林說話,說不定我會和你翻臉,又或者朋友都沒得做。」

「他對你這麼重要,比我還重要?」納蘭冰旋絕美的臉蛋上露出一副吃醋的模樣來。

劉曉嵐無奈的笑了笑,輕聲道:「傻妹妹,這是兩回事,友情和愛情不要放在一起比較,我現在最怕的就是選擇。」

兩人說著話,劉曉嵐辦公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她邁著步子走過去,拿起電話看是宋楚楚打來的,俏臉的臉蛋上露出一絲笑意來:「好久沒打給我,還以為你個小狐狸精把我給忘了。」劉曉嵐只要和宋楚楚在一起的時候才會顯得很豪放的樣子,說起話來自然沒有顧慮了。

宋楚楚在電話那頭抿嘴笑了笑,嬌聲道:「總是這副討人厭的模樣,跟你說個姚澤的消息,要不要聽?」

劉曉嵐臉上微微動容,心裡加快跳動起來,卻故作平常道:「他的事情和我有什麼關係。」嘴上這麼說,她耳朵卻豎的老直了,自然是想知道姚澤的消息。

「看來是我多事了,得了,那我就不說他了。」宋楚楚在電話那頭無聲的偷偷笑了起來。

劉曉嵐坐到了老闆椅上,對著電話裡面的宋楚楚道:「我說你無不無聊啊,要說就說,不說就算了。最煩你這樣的……」

「那你直接說你想聽不就得了,鴨子死了嘴殼子硬1

「……」劉曉嵐翻了個白眼,不吭聲。

宋楚楚也不再藏著掖著,正色的說道:「曉嵐,姚澤調到省里來工作了,今天去省里報道1

「他調到省里來了?」劉曉嵐瞪大了美眸,心裡有些喜悅,但更多的是糾結和茫然。

「對啊,調到省農業廳了,有時間去找找他吧,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生了什麼,但是我不希望你們鬧的不愉快,因為你們都是我的好朋友……」宋楚楚語重心長的說道。

「以後再說吧。」劉曉嵐幽幽嘆了口氣,就聽見電話裡面有人喊宋楚楚的名字,宋楚楚對劉曉嵐說有些事情要處理,晚點再打過來,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劉曉嵐手裡捏著手機一副出神的模樣,納蘭冰旋將劉曉嵐通話的內容全部聽了去,開口問道:「姚澤來省里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