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神易 其他類型

仙神易

第二七五章神血的來歷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28日 23:49 [字數] 271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二七五章神血的來歷

第二七五章神血的來歷

「此事說來話長,現在不是細細探討的時候仙神易!你我先聯手滅殺此妖再說1

王若風說著,陡然間全身湧出了一股極為精純而猛烈的風屬性真元,頓時狂風怒嘯、天地一暗,還明顯勝過他祭出金丹時的情形。..

木易心中一凜,當王若風激發血脈后,他終於能感應到那種熟悉的神族血脈氣息,王若風的的確確具有神脈仙神易!

而他祭出血脈真元的景象如此磅壯大,也就是說,王若風的血脈真元,還明顯勝過他的丹田金丹修為!

狂風怒嘯之下,王若風身形如風,忽隱忽現,一隻巨大的風龍從其周圍的狂風中凝聚而成,橫貫天空,足有千丈之巨!

「木頭,快1王若風催促道。

木易點了點頭,他心念一動,頓時全身熱血沸騰,一層兇猛的火焰從其體表散發出來,融入了畢方火魂之中。

有了大量精粹火真元的補充,畢方火魂長嘯一聲,張口一吸,吸收大量火真元之餘,體型也瞬間漲大至千餘丈。

此時,在巨大的火禽和風龍面前,海蛟和其祭出的水龍法寶,都顯得相對渺校

木易伸手在袖中一探,隨即取出了兩個赤紅丹丸,他將其中的一顆吞下,另一顆則拋給王若風,說道:「這是沸血丸,短時間內能提升血脈的強度、增加威力1

王若風接過丹丸,只看了一眼,就立刻張口吞下。

二人頓時血氣上涌,彷彿體內血脈中擁有無窮多的法力,急於找出口宣洩一番。

他們眼前的海蛟,無疑是最好的宣洩對象。

海蛟見到這兩隻巨大的法力所化的火禽和風龍,雙目中閃過了駭怕之極的神色,它低嗚一聲,身形一晃,化為一道碧光,就要向海中竄去。

風龍一聲怒吼,大口一吸,頓時狂風四起,一股極大的無形力道將海蛟倒卷著向上而飛,後者根本無法靠近海面,它的護體碧光,也在這狂風中變得十分單雹岌岌可危。

而此時,火禽的單足猛然間一爪抓來,爪上的熊熊烈焰直接融化了海蛟僅有的一層護體碧光,然後直接接觸到海蛟的身體。

伴隨著海蛟的一聲痛呼、伴隨著一股焦臭之氣傳出,海蛟的巨大身體竟然被畢方火魂的單爪直接抓破,撕成兩半。

在二人突然動用強大的血脈真元后,六級海蛟終於不敵、就此隕落!

「好1王若風大讚一聲,將半空中那顆妖丹和已經化為原形的法寶都抓起,然後拋給了木易。

王若風笑道:「這些寶貝於我屬性不合,我知道你有個兒子就是修鍊水屬性的功法,不妨留給他吧!還有那惡蛟身上的幾枚本命鱗片,十分堅固,是煉製防禦法寶的極佳材料。」

「多謝1木易收起功法,接過這些寶物,然後疑惑的看向王若風,似乎在等待他的解釋。

「呵呵,我知道你會好奇1王若風收起功法,說道:「你一定很想知道,我怎麼會有神脈,我怎麼會修鍊《神脈訣》!其實我感應到你血脈真元不俗,肯定也修鍊了《神脈訣》后,也一樣的驚訝,但見你不說,便沒有詢問。」

「說起來,神脈的傳承,有不同的方式,一種是最簡單的血脈傳承,即有神脈的父母將神脈傳給子女,有些子女能夠繼承神脈,有些卻不能,即便都繼承了神脈,有的血脈很強,有的卻很微弱,這都要看天意。」

「還有一種方式,則是後天得到神脈。這種概率極低,然而卻讓我遇到了1

「你還記得劉老頭說過的『鳳血果』么?其實那是一種神果,果實中蘊含的精粹風真元,其實是風屬性的神血。神血大多數寄附在人、妖等生靈之中,也有極少神血能找到合適的寄主、寄附在靈草仙木、特殊玉石之內,鳳血果就是如此1

「鳳血果,原名風血果,意思是風屬性神血果實,數千年前就誤傳為鳳血果,裡面蘊含的精粹風真元,的確可以用來煉製風屬性靈丹妙藥,但是那樣做,會破壞神血的特性,簡直是暴殄天物1

「我很幸運,小時候誤服此果,非但沒有因為其中的神血而爆體而亡,反而因為體質與這神血不衝突,將神血一直保留在體內,並沒有遭到排斥。神血也在慢慢改善我的體質,是我更容易感應到風屬性真元。」

「數十年前,在平海宗弟子選拔中,當時的那位修士就是感應到了一些風真元,誤以為我是修鍊風屬性功法的奇才,我才誤打誤撞、直接進入內門修行。而原玄風堂堂主王空靈,也沒有發現我隱藏在體內的特殊神血,他同樣把我當成罕見的風屬性修鍊天才對待。」

「其實,就連我自己,也一直不知道神血一事,不知道自己的特殊性。」

「直到三十年前,也就是那次玄黃之戰後不久,我意外的得到了一個上古修仙者的傳承,從他那裡我得到了《神脈訣》,驚奇的發現了自己血脈的秘密,也知道了『鳳血果』,推測出自己神脈的來歷1

王若風將自己神血的來歷和如何獲得了《神脈訣》功法簡單的敘述了一遍,讓木易聽的是驚疑不定。

「也就是說,玄黃之戰後你才知道所謂的神血、才開始修鍊血脈?」木易問道。

「正是1王若風點了點頭,他也向木易追問道:「木頭,你是如何得到的神血?你的《神脈訣》功法,又是如何得到的?」

木易喃喃說道:「我的神血,應該是先天獲得的,可能來自我那身份神秘的娘親1

「你母親?」王若風大驚,「你母親不是很早就去世了么?」

「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這其中可能另有隱情。」木易說道,「至於《神脈訣》功法,和你差不多,也是得到一個上古修仙者的傳承,只是他的身份來歷,我完全不知道。」

「原來如此1王若風點了點頭。

二人都是驚訝不小,一時間愣愣不語。

片刻后,二人忽然相視一笑。

「無論如何,你我都還是同生共死的兄弟,不是么?」王若風笑道。

木易點頭說道:「是啊,不管有沒有神脈,都改變不了你我的關係!而且,神脈居然並不多見,你我居然以不同的方式都得到了神脈,而且都在修鍊神脈,可算是緣分不小1

「你我之間,的確有緣1王若風說道:「走吧,這是你我二人之間的又一個秘密。將秘密交在木頭你的手裡,我很放心1

木易微微一笑,他同樣也是這樣覺得。

海蛟的鱗片、妖丹等都被木易收下,還有先前的那幾隻多目妖,它們中有兩隻是被王若風以疾風劍斬殺的,還能搜到妖丹,另外幾隻則被木易的百張血符炸成了飛灰,妖丹也不復存在。

這兩顆多目妖的妖丹,同樣是水屬性的,王若風依然不要,但他也沒有交給木易,他說道:「這兩顆妖丹,對你我已經無用,我打算用他們籠絡一下郝紫真人等人,你意下如何?」

木易明白王若風的意思,他當然沒有反對。

如果滅殺海妖后獨吞妖丹,勢必讓其他丹士十分眼紅,如果能將這寶貴的妖丹贈出,無疑是收買人心的大好手段。

二人巡視周圍,沒有看到其他高階海妖后,便化為一道清風和一道火光,向原處返回。

……

王若風的身體內,一個低沉的聲音向他說道:「老夫沒有說錯吧,他的確修鍊了《神脈訣》,只是與你一樣,有特殊的寶物掩飾了氣息,輕易難以察覺。只是老夫不明白,既然你們已經將神脈之事坦誠相告,你為什麼不將自己的圖謀告訴他?他知道自己是神民,多半會幫助你1

王若風用神念回應道:「不會的!我很了解他。他太固執、太有人情;即便他身為神民,也不會對這些修仙者的生死不理不睬,直接告知,他肯定不會幫我,而且多半會想盡辦法的阻攔1

「嗯,此人的確固執,這一點老夫已經領教過了1低沉的聲音說道。

「他」忽然聲音一提,帶著得意之味說道:「嘿嘿,老夫今ri又發現了一個他的秘密,說出來,可能會嚇你一跳1

「哦?什麼秘密?」王若風十分好奇。

對方回道:「就在你們剛才一起激發血脈時,老夫隱隱的感覺到,他的神脈,有十分特別之處1

「有何特別?」王若風心中暗疑,他在腦中將剛才的情形又反覆回顧了幾遍,他似乎沒有什麼發現。

低沉的聲音輕輕說了幾個字,讓王若風陡然間神色一變。

「怎麼了?」木易見到王若風異常的神色,關切的問道。

「沒什麼1王若風微微一笑,「想起剛才的惡戰,心有餘悸罷了。」

木易點了點頭,沒有再多問。

王若風在心中向「那人」說道:「如果你說的不錯,這倒是一個很好利用的把柄!如果事後木頭不肯與我合作,我就將他推到人族的對立面,讓他充滿仇恨、讓他屠盡眾生1未完待續。

(快捷鍵:←)仙神易 第二七四章王若風的秘密 仙神易目錄(快捷鍵:回車) 仙神易 第二七六章分歧(上)(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仙神易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