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神易 其他類型

仙神易

第二五一章平海宗丹士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18日 21:26 [字數] 19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二五一章平海宗丹士

「性命相報?」木易搖頭說道:「許師兄言重了1

「這不算言重,」許田笑道:「當年我得知父母家人死訊,只覺得天都要塌了下來,只靠著復仇的信念存活至今。。回首那段歲月,唯一能給我一些不太糟糕回憶的,也只有木師弟和趙師弟。而我卻出賣了木師弟,我為此愧疚多年;如果真能補償,必定萬死不辭1

「這番話我記住了。」木易點了點頭,說道:「送君萬里終須一別,我等就在此別過吧。這次走得匆忙,我這個做長輩的,也沒有給葉無恨這些晚輩弟子一些見面禮。這幾件法器,請許師兄代為轉交,助他們斬妖除魔1

許田等人終日在這偏僻的西陲島海域修行,沒有涉足主流修仙界,自然不會擁有什麼強大的法器,木易此舉也是讓他們多一些防身手段。

「正好用的上,多謝了1許田也不推脫,將幾件法器悉數收下。

「這是一對傳音令,可以互相傳遞信息,如果許師兄日後遇到什麼困難或是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時聯繫我。」木易取出一對赤紅玉符,將其中的一枚交給許田。

許田收下傳音令,目送木易離開。

木易飛出了數十裡外,回頭一看,只見許田仍然飄在原處,沒有離開。

直到木易的身影化為一個黑點,徹底消失在天際。許田仍久久飄立不動,直到天色漸暗,他才轉身返回。

木易又飛行了兩日,身下的海域漸漸熟悉起來,那一座座小島,喚起了他不少記憶。

「這裡離寒鴉島已經不遠了1木易喃喃說道。

方向微微一偏,木易便朝寒鴉島飛去。

孤獨聳立的孤指峰,寒鴉喧鬧的碼頭,零零星星的村落,木易二十多年沒有來過此處。但這裡依然沒有多少變化。

木易心念一動,精粹的真元湧入骨骼之中,頓時骨骼為之一沉,讓木易瞬間矮了兩寸;同時他的面孔也在急劇的變化,一瞬間蒼老了許多,就連下巴上也突然長出了花白的鬍鬚。

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木易就變成了一個陌生的老頭。

木易步入村中,一路上只看到了幾個在村口曬場上嘻嘻玩鬧的孩童;時值上午,天氣也不錯。村裡的漁夫應該早已經出海、或在田間勞作。

他熟悉的那幾座石屋,依然還在。這裡仍然是葯館,仍然叫「濟葯堂」。

「老人家,進來坐坐吧。我們濟葯堂濟世救人,不在乎費用,家境闊綽的,就收取一些;家境一般的則分文不齲」一名郎中打扮的中年人,從葯堂內走出,含笑向木易說道。

寒鴉島濟葯堂頗有名氣,島上出現的陌生人。多半都是沖著這間葯堂而來。

木易見到了這中年人,微微一愣,看了好一會兒,他才認出,這就是當年他和安馨收下的兩名葯徒之一。

時隔二十餘年,他從一名少年成為了中年大夫,兩鬢甚至有幾根白髮。此人自然沒有認出木易。他以為這只是來看病的尋常老者。

木易也沒有表露身份,他借著「看脖的緣由,在石屋內轉悠了一會,然後便離開了此處。

二十年的時間。可以改變的事情太多,唯一不變的,也只有那份莫名的牽挂。

木易隨後來到了孤指峰上木父和王若風父母的墳墓前。他赫然發現,這裡有不少受人拜祭過的痕,諸如紙花、蠟燭、燈籠之類的拜祭品,其中有些較為新鮮,有些卻時間已久。

其中一隻花籃上,還附著兩張紙條,上面寫著「爺爺千古,保佑爹爹早日平安歸來」,落款是「輕歌曼舞」四個字。

「他們來過這裡,就在數月以前1木易大喜,從這個花籃中,他已經知道了家人平安的消息,頓時一陣激動!

回到千島國后,木易就一直在擔憂家人的安全,如今切切實實的見到家人留下的痕,心中如釋重負,心情也好了很多。

「爹,孩兒不孝,這麼久才來看您!你知道么,娘原來並沒有死,她就在這世上某處。如果有機會,孩兒一定帶娘來見你1木易在父親的墓碑前叩拜,然後也拜祭了王家夫婦之墓。

沒有停留太久,木易便飛身離開,去往了長平島。

從寒鴉島到長平島這段距離,凡人鐵船要行駛大半月,但對於木易這種飛行速度極快的丹士而言,一日便可抵達;不過,他為了掩飾修為,不敢太張揚,飛行速度放緩了許多,二三日才能到達。

快到長平島時,木易連續遇到了好幾波修士修徒,幸虧木易掩飾了容貌,否則說不定還會被認出。

「怎麼回事?這麼多修仙之人都向長平島飛去,莫不是那裡出了什麼事情?」木易心下好奇,不過以他如今的修為實力,也不會懼怕什麼。

木易繼續向長平島飛去,不一會兒,有兩名年輕的修士迎向木易,拱手一禮,客氣的說道:

「這位道友,也是去平海宗聆聽前輩開壇論道的吧,不如一起同形如何?」

木易一愣,這兩名修士,都有辟穀期修為,他們口中的前輩,一定就是丹士高人了!

「居然有丹士在平海宗『開壇論道』1木易不由得大為驚訝,要知道,以他多年前的見識,雖然知道千島國內可能有那麼幾名丹士存在,但一個個都極為低調、不問世事,怎麼可能做出公然「開壇論道」這樣招搖的舉動!

當下木易點了點頭,說道:「正好,在下一介散修,對此事知之甚少,還請二位道友多介紹一二。」

「呵呵,這個好說1一名修士見木易答應下來,十分高興的說道:「道友原來是散修啊,嘖嘖,以散修身份,竟然修鍊到固元期境界,當真了不起!實不相瞞,以道友的固元期修為,前去聞道,平海宗非但分文不收,而且還會禮遇有加,就連我們二人與道友同行,也會沾光不少。」

「原來如此1木易含笑點了點頭,他問道:「卻不知平海宗『開壇論道』的是哪一位前輩?」

「當然是號稱『君子之風』的王前輩了,還能有誰1另一名修士答道:「這已經是王前輩第三次『開壇論道』了,一次比一次熱烈,一次比一次火爆,難道道友不知道此事?」

說著,青年一雙小眼滴溜溜的在木易身上打轉,滿是疑惑之色。

「呵呵,在下閉關苦修多年,修仙界的事情,知道的很少。」木易微微一笑,他聽到「君子之風」,又聽到「王前輩」幾個字,頓時心中一凜。

「究竟是誰?」木易心中疑惑,一時間也不便直接詢問。

王姓是平海宗四大姓之一,姓「王」的風屬性功法修仙者著實不少,當年玄風堂上下,從師父到徒兒,大半都是姓王,也都是風屬性的功法。

但是,能進階丹士的,肯定就是其中最頂尖的存在了,除了前玄風堂堂主王空靈外,還有一個人可能進階丹士——就是鐵蛋王若風。

王若風與木易年紀相仿,木易這些年曆經風險、也算是機緣極好,才在前不久終於進階金丹,如果王若風也能進階,除了他資質天賦極高外,多半也有莫大的機緣。

「平海宗現在都是這王前輩做主么?在下記得有一名笑道友,曾是平海宗掌門,以一身風屬性神通威名遠揚,不知二位道友是否聽過此人?」木易問道。

「御風神君嘛,當然聽過1青年修士不假思索的答道:「此人在十多年前就已經進階固元期了,據說也在為進階丹士而努力,他名義上還是平海宗的掌門,但宗門大事,自然是太上長老王前輩作主。」

木易點了點頭,如果御風神君就在平海宗,他倒是願意與他一聚。

木易拐彎抹角的閑聊了幾句,然而藉機問道:「對了,二十年前修仙界冒出了一個『天地門』,不知這個宗門近況如何?」

「就是魔門殘部為主建立的新宗門吧,在下也不是很清楚,據說天地門偏據一島,這些年倒也安分,沒有在惹出什麼亂子。」一名青年修士說道。

他的同伴卻反駁道:「據說天地門內也有不少修玄者,所以也不好稱為魔門。我可聽說,其實修玄修黃只是真元不同,本質上沒有多大區別,哪裡有什麼魔頭1

青年搖頭道:「話雖如此,可我看那天地門,還是邪門歪道!只有玄門三宗才是天下修仙正統1

他的同伴卻不以為然:「所謂正統,只是自封而已,王前輩都說過,天下萬道,皆可成仙,凡是仙道,都是正統1

二人開始議論爭辯起來,甚至還請木易也參與發表意見。

他們哪裡能想到,眼前這個貌不驚人的青年,正是當年創立天地門的傳奇修士,如今已經是一名貨真價實的丹士高人!

「時隔二十年,天地門還在1木易心中頗為安慰,同時他也無奈的想到:「可是,正魔之爭、玄黃之別仍然固封人心,不知要多少年,才能漸漸消融隔閡1。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仙神易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