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神易 其他類型

仙神易

第二零三章仙靈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24日 22:40 [字數] 34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二零三章仙靈

那雄渾的喝聲響起后,忽然有一道白影從山峰中一閃而出,直接飛入了九霄雲層之間。

白影速度奇快,木易發現時,後者已經消失在雲霄間,縱然抬頭極力仰望,也只能看到一縷殘影。

眾人正驚奇間,忽然一聲尖銳的鳴叫聲從雲層外傳來,高空的雲霧莫名其妙的紛紛散去,露出了晴朗的藍色天空。

天空中,卻有一隻渾身潔白的孔雀,這隻孔雀身形極為巨大,雙翅伸展之下,覆蓋方圓百里!

「白孔雀,傳聞中的仙靈1

張逸軒臉色大變,口中喃喃的說著:「果然是嬰老級別的存在,連仙靈都可以驅使么1

木易的心中,也是極為震撼。他也在典籍中看過有關仙靈的記載。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傳聞中,那些天地之初的洪荒歲月中,就有一些至純至精的元氣,在漫長的歲月中漸漸演化成形,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存於世間,被稱為仙靈。

最有名的仙靈,便是三足金烏,一種金光閃閃的飛禽,它正是萬火之祖,傳說中天上的太陽,就是三足金烏所化。

地水火風,不同屬性的元氣,都演化出了不同的仙靈,但這些只在傳聞之中,卻從未有人親眼見到。

白孔雀也是一種傳聞中的仙靈,乃是天下至冰至寒的元氣之靈,如今見到那身長百里的白孔雀在高空翱翔,半空中的修士們,震驚的難以言表!

「這不是真的白孔雀仙靈,但因為這縷冰寒之氣極為凝厚,演化之際、自然而然的就擁有了仙靈的外形。」其中一名丹士淡淡的說道,他仰首望著白孔雀,臉上的神色,崇敬之極。

「原來如此1木易聞言恍然,大概就這像他施展的火龍。(最穩定,雖然栩栩如生,但也只是徒有龍形,而不是真正的龍。

另一名丹士補充道:「不錯,能將一縷元氣施展出仙靈之形,太上長老的冰寒功法,已趨化境1

「傳聞中,功法大成的修仙者,可以驅使真正的仙靈。如今太上長老已經能施展出仙靈之形,只怕離傳聞中的出竅飛仙,也相差不遠1

「太上長老修鍊三千多年,才有今日修為!不知何年何月,我等才能走到這一步1

兩名丹士自顧自的議論著,全然沒有將周圍的修士放在心上。

此時,白孔雀雙翅一扇,頓時天地變色!

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陡然間寒氣繚繞。天空中高掛的太陽,在這一瞬間失去了光芒,變得黯淡之極。

而在百餘裡外。沒有白孔雀身形阻擋的地方,太陽依然高照,一切都如常。

但在白孔雀身下的這片區域,金陽失效,冰寒之氣大盛,白色寒氣之中,片片雪花從天而降,幾乎是一眨眼的時間,這片天地間就化為白茫茫的一片。或是冰封、或是白雪。

木易突然感覺到一股可怕之極的寒意湧入體內,體內的血脈,不由自主的就激發起來,形成一片火焰,阻擋寒氣的入侵。

木易一驚。急忙將血脈暫時壓制下去,以免露出破綻。

不過,當他環顧周圍,卻發現原來自己不算狼狽。

圍觀的百餘名修士,倒有一大半人在猝不及防之下。生生被凍成了冰塊,好在這寒氣並不太強敵意,他們急忙運功之下,終於從冰塊中掙脫出來!

「你們都撤出百里之外1一名裹著藍色光幕的丹士冷冷喝道,他被白孔雀所吸引,剛才竟忘了提醒這些修士。

頓時,這些修士急忙向外撤離,飛的越遠,那股寒意就越輕。

木易也向外撤離了一段距離,但仍然遠遠的關注著這一幕。

一縷元氣,化為仙靈,對許多修仙者而言,也許一輩子,都無法見到這樣的一幕!

一股勁風從木易身邊悄無聲息的流走、向白孔雀身下的那片區域涌去,速度奇快,卻無形無質,難以捕捉。

「好強的元氣1木易一愣,他漸漸感應到,周圍的天地元氣,正以越來越快、越來越明顯的姿態,向白孔雀身下聚集。

也就是一個呼吸的功夫,白孔雀身下,竟然出現了一片百里之巨的寒雲,充沛之極的天地元氣,在寒雲中涌動衝撞,散發的氣息,讓在百里之外的木易都感到可怕!

「金丹天象終於來了!天地元氣已經調動1離木易不遠的張逸軒,頗為羨慕的輕聲說道。

彷彿是為了印證他的說法,白孔雀身形一晃,化為了一縷寒氣,沒入了那團寒雲之中,隨即,寒雲中射出一道純白無暇靈光,照在那座小山峰上。

這縷靈光,不下百丈粗細,將周圍照的閃亮刺目,令木易等不敢直視。

靈光持續了足足一炷香的時間,寒雲終於消失,這裡再次晴空萬里,只有一些尚未融化的白雪、冰層,留在山峰周圍,記載著剛才發生的一切!

「此人應該已經順利進階金丹了1張逸軒感嘆一聲,說道:「有太上長老相助,果然不同!此人明明已經是功敗垂成、眼看就要功虧一簣,若不是太上長老及時出手,強行調動周圍的天地元氣相助,此人很難煉化金丹1

「看來,此人深得太上長老器重,所以在他煉化金丹之時,太上長老竟然在一旁照料。」說道這裡,張逸軒不由得極為羨慕。

對於他們這些固元期修士而言,若是煉化金丹時能有一名丹士相助,已經是幸運之極;至於有嬰老出手相助,那更是連想不都不敢想的事情。

天象消失,一切都漸漸的恢復平靜,但許多修士仍然遲遲不願離去,仍然為剛才的一幕而感慨驚嘆。

「木師兄,你終於出關了?」一個熟悉的女子聲音從遠處傳來,木易轉身望去,正是江一墨。

木易微微一笑,向江一墨點了點頭。

「恭喜木師兄進階固元期1江一墨仔細打量了木易一眼后,驚喜的說道。

「這位是?」張逸軒好奇的問道。

木易介紹道:「這是雪月堂傲師叔座下弟子江師妹;這是道法堂大弟子張逸軒師兄,二位認識一下。」

張逸軒客氣的拱手一禮,向江一墨說道:「見過江師妹!張某聽說傲師叔收徒向來嚴格,師妹能拜在傲師叔門下,必然有過人之處1

「原來你就是張逸軒1江一墨聽到木易的介紹后,卻驚訝之餘、臉色微微一凝。

木易大奇,問道:「江師妹,你認得張師兄?」

江一墨淡淡的說道:「哼,師妹哪有機緣結交張師兄這樣的高人!只是家兄在會友擂台上敗給了張師兄,還遭到師兄恥笑,讓師妹自然記住了張師兄的名字。」

張逸軒一愣,隨即恍然:「原來那個江一文,正是江師妹的兄長!不錯,當初張某的確故意羞辱了令兄,不過張某這麼做,卻是為令兄著想。」

「這麼說,你辱罵家兄實力低微、不堪一擊、自尋死路,都是一番好意?1說到這裡,江一墨不禁薄含慍色。

張逸軒卻不理會對方的挖苦之意,他正色說道:「正是!會友擂台是什麼地方,雖然只分勝負,但傷亡之事時有發生。令兄的實力修為都十分平常,而且他出手之際,往往還禮讓三分,這樣的做法,在會友擂台絕無勝算,萬一遇到狠一點的對手,不出三招,他就要身受重傷!難道你以為會友擂台,真是讓我等以武會友么!令兄謙恭酸腐的做派,不適合那種擂台1

「你……」江一墨急的重重的跺了跺腳,卻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言語反駁。

「會友擂台,那是什麼地方?」木易越聽越奇,忍不住問道。

「木師兄這幾年閉關修鍊,不知道『地下擂台』已經開放之事么?」江一墨反問道。

「地下擂台?」木易搖了搖頭,一臉困惑。

「是這樣的,」張逸軒輕咳了一聲,將此事大致的說了一遍。

原來,幻霞宗修士間,一直流傳著一種比試擂台,專門用於同境界的修士間互相切磋。據說,這種擂台設立的背後,有宗門一些丹士前輩長老等暗中支持,在擂台上傷了對手,不需要負任何責任!

因此,擂台上的比試,都是真正的生死較量;與同門間點到即止的切磋相差甚遠,擂台中的每一場比試都受到了極大的關注,有些有恩怨的同門,也會選擇通過擂台而一了百了的解決相互之間的恩怨。

這種擂台越來越吸引眾人的關注,甚至有相應的賭盤開啟,接受晶石下注,賭擂台上雙方的勝負生死!

此前,擂台一直在暗中進行,不予公開,但兩年前開始,擂台重新包裝成「會友擂台」,聲稱要通過公平比試,讓天下修士不打不相識;會友擂台不但公開進行,還給參加的修士一定的獎勵,一時間,吸引了不少修士前去參加。

至於擂台勝負的賭盤,仍然存在,而且越做越大,已經由幻霞宗宗門出面,接受來自各處的賭注。

「以賭吸金,這倒是回收晶石的好方法1木易聞言眉頭一皺,很容易便理解了幻霞宗此舉的用意。rq

(快捷鍵:←)仙神易 第二零二章金丹雷劫 仙神易目錄(快捷鍵:回車) 仙神易 第二零四章鉛華丹(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仙神易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