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神易 其他類型

仙神易

第六十一章手鐲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09日 05:17 [字數] 372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六十一章手鐲

正賽第一輪,六十四場比試在一天內全部結束,雖然有些密集,但對於觀戰的弟子而言,卻是大呼過癮,他們完全不用擔心沒有精彩的比試可看,而是要在一系列同時進行的精彩對決中,做出決定去看哪一常

善葯堂這邊,除了吳師兄倒霉的遇到了火部排名第一的高手、慘遭淘汰外,李若愚、肖夢陶和閔君子都憑藉各自實力進入下一輪,加上「運氣」逆天的木易,善葯堂倒是有四名弟子進入了正賽第二輪,位列六十四強之中,這讓師父肖月寒的臉上,格外的光彩照人。

善葯堂上下也都是一片喜悅,被淘汰的吳師兄,原本就是無事掛心的性子,這次敗給名氣極大的對手,也不覺得冤枉,所以他也仍然是一副樂天嬉笑的模樣。

前幾輪比試並沒有休息時間,第二日中午開始,便是第二輪的比試。

第二輪比試三十二場,在九個比試台上同時進行,每個比試台上只有三到四場比試,所以時間上安排的就要相對寬鬆。

不過,木易剛剛好又和閔君子撞上,他們都是第一場,在不同的比試台上。

善葯堂大部分弟子,還是選擇去看閔君子的比試,畢竟,那肯定要精彩的多,而且贏面也更大。

不過,趙亮還是隨著木易來到了震宮台,今日大師兄的對手是火部弟子,趙亮的興趣沒有那麼大,自然要為自己最要好的木師兄觀戰助陣!

震宮台下,觀戰弟子寥寥無幾,且大多為織造堂的女弟子。畢竟進入正賽第二輪后,剩下的對決,幾乎都在強手之間展開,這場對決的二人,一人排在倒數第一,另一人也是十分靠後,當然不會太吸引人。

不過令人沒有料到的是,趙亮竟在這幾人中,發現了一名逐浪堂弟子,大概他是逐浪堂堂主派來,專門看看木易究竟有何詭異之處!

木易登上台去,下面的女弟子立刻發出一陣噓聲,弄的木易有些莫名其妙,但他也不以為意。

不一會兒,一名蒙面女子也登上台來。

「她就是慕容冰?怎麼還帶著面紗,難道是怕了那個傳言?」趙亮心中一陣驚奇,喃喃說道。

「呸,慕容師妹一直戴著面紗比試的,宗門早已經允許了1一名織造堂師姐聞言后,小聲的啐道:「還有,與你們善葯堂木師弟有關的傳言,也太過無恥1

趙亮苦笑一聲,也不敢多做解釋。

比試台上,自從慕容冰出現后,木易就一直死死的盯著對方,目光不肯移動分毫。

「喂,你這個傢伙,在瞪什麼呢1蒙面的慕融冰忍不住出聲呵斥,她聯想到有關對方的一些傳言,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心下駭然:

「那種荒唐的傳言,多半不是真的吧。可是,他為什麼要一直瞪著我?我戴著面紗,他又不知道我好看不好看1

木易被對方一聲呵斥,才恍過神來,臉上微微一紅,說道:「這位師姐誤會了,我在看師姐手上的那一對翡翠玉鐲!師姐,能否除下來讓在下仔細看看1

如果木易剛才沒有認錯的話,這對翡翠玉鐲,就是自己母親的遺物!

當初,何執事說他在平雲谷集市中,將這玉鐲賣給了一個戴著面紗的內門女弟子,木易根據這個線索查找下去,卻沒有絲毫收穫。

想不到在這比試台上,竟然意外的發現了此物的線索,木易此時驚喜之餘,心中也頗為焦急,他正心念急轉的思索著如何從對方手中,換回這對翡翠玉鐲。

「為什麼要給你看1慕容冰一愣,沒有好氣的回道,反而將雙手縮回,似乎怕對方強搶了去。

「這個,」木易有些尷尬的解釋道:「這對翡翠玉鐲,我好像認得。」

台下噓聲一片,連趙亮也連連搖頭,心中暗道:「木師兄莫不是看上了這位師姐或師妹?只是他用的搭訕手法,未免太老,一點新意都沒有1

此時,主持比試的師叔輕咳了幾聲,示意眾人安靜,然後正式宣布比試開始。

木易與慕容冰互相施了一禮,慕容冰小聲說道:「哼,想要玉鐲可以!如果你贏了我,就把這對手鐲相贈;如果你輸了,就把你那對眼睛刺瞎1

木易嚇了一跳,急忙說道:「師姐不要誤會,在下這裡還有一對品質更高的翡翠玉鐲,誠心與師姐交換,並無他意1

「哼,你先贏了我再說1慕容冰不再廢話,她從袖中抓出一根幾乎透明的法杖,旋即開始施法。

立刻,比試台邊上的趙亮,就感到一股涼氣撲來。

「這是寒冰杖,原來她修習的是冰屬性功法。」趙亮心中暗道。

冰屬性功法,也屬於水部功法,只不過更注重冰寒之力,能額外施展出一些更強大的法術,比如冰錐術,就比同級別的水箭術強大的多!

只不過,修鍊冰屬性法術,要求修鍊之人天生陰寒之力較強,所以不是每個人都能修鍊。

慕容冰出手便不留情,寒冰杖揮舞之下,頓時漫天飛雪,趙亮只覺得一陣刺骨的寒意逼來,只好連退數丈,遠離比試台。

相隔這麼遠,都能感覺到寒氣大盛,比試台上的木易,恐怕更不好受。

此時,以慕容冰為中心的比試台上,已經凝結出厚厚的一層冰霜,慕容冰法杖不停飛舞,陣陣寒氣從法杖中湧出,一下子將比試台上化為了冰天雪地,大有要將對手生生凍結的氣勢。

木易早在對手祭出化雪術的一瞬間,就感到一陣極寒之氣湧來,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全身血液加速流動,頓時全身一熱,所有的寒意都消散的無影無蹤。

即便外部再冷再寒,木易體內血液中如熔漿般熱力無窮,哪裡會感覺到絲毫寒氣!

不過,木易卻不敢太過囂張,以免被眾人識破自己血液中的異常,他僅僅是略微讓血液加速流動,激發了少許的火力,保證自己不被寒冰之氣凍結。

然後,他不慌不忙的祭出了墨泓杖,準備還手。

「咦1慕容冰驚呼一聲,「你怎麼還能動?你怎麼沒有被凍僵?你怎麼不怕我的冰寒之氣?」

她一連三個問題問出,顯得極為驚訝。

木易心中沒有好氣的答道:「被你一招寒氣就要凍僵,那豈不是無人可以與你一戰?」

可是,事實上就是這麼一回事,慕容冰從初賽走來,每一場比試,都是一招間凍結對手,然後輕易獲勝。

只不過,她每次遇到的對手,實力都很普通,所以她的名氣並不很大,在實力排行榜上,也是居於靠後的位置。

木易一抬法杖,頓時墨泓杖上真氣涌動,泛出更加炫目的墨光,並隨著木易的一揮之間,化為了漫天水箭,向對手激射而來。

可是,大部分水箭,尚未靠近慕容冰,就被寒氣凍結,化為冰屑,散落一地。

還有少部分水箭,被慕容冰聚氣出的寒氣一擋,立刻也淪為冰渣,毫無攻擊力可言。

但是,就在此時,慕容冰腳下突然間衝出一股激流,卻是木易效仿大師兄的做法,在水箭術正面攻敵之際,暗中以攻擊距離最遠、施展時又毫無預兆的水柱術偷襲。

水柱術的偷襲,讓慕容冰顯然沒有料到,雖然她全身都有冰寒之氣護體,但唯獨腳下最為薄弱。

這也正常,誰能料到正面交鋒之際,會有襲擊突然從身下的石台上攻來!

慕容冰被水柱術衝起了數尺之高,可惜,木易施展的水柱術,威力遠不如閔君子,而且慕容冰的反應也是極快,寒冰杖向身下一指,寒氣狂涌而出,片刻間就將大量的水柱凝為冰柱,化解了大半的衝擊力。

饒是如此,她下半身的裙衫,還是被打濕了,緊貼身上,顯露出玲瓏身段,頗為不雅。

「無恥之徒1慕容冰怒斥一聲,急忙用寒氣在身上一裹,衣裙上的那些水汽立刻結為冰珠,然後在她一抖之下,散落一地。

「不比了1慕容冰大怒,「我才不要和你這種臭男人動手1

說完,她竟然真的扭頭而去,縱身飄下台去。

台上台下,頓時鴉雀無聲,都已經是正賽第二輪了,居然還有人這麼無視勝負,僅僅是衣衫被打濕一下,就氣的直接棄權放棄比試!

「喂,等等1木易一愣之後,心中大急,想要追上去。

「你不要過來!你再看我,我就把你眼睛挖出來1慕容冰雙目中閃過惶恐之色,竟然不顧織造堂的其他弟子,率先遠遠的跑開。

木易心中挂念著那對手鐲,但對方已經一溜煙的跑的沒影。「算了,反正已經知道翡翠玉鐲的下落,又知道她的姓名,又是來自織造堂,也許可以拜託桃娘,換回那對玉鐲。」木易心中暗道,微微一松。

能夠意外得知翡翠玉鐲的下落,木易也是十分高興。

趙亮等人則是驚訝的合不攏嘴,始終想不明白,為什麼那慕容冰好端端就要棄權認輸!

「難道她是怕了流言,以為被木師兄多瞪幾眼,就真的會懷孕?」趙亮心中暗道,然後極力的搖了搖頭,雖然這是他能想出的唯一答案,但也太不靠譜!

主持比試的師叔,也是連連搖頭,他走向台前,朗聲宣布:「織造堂慕容冰棄權認輸,善葯堂木易獲勝!一盞茶后,第二場比試開始。那個,你們能進入正賽第二輪,已經相當不容易,不要如此兒戲對待1

毫無疑問,這場比試,是這位師叔主持金秋會試以來,遇到的最奇葩、最荒唐、最不可理解的一常

那位逐浪堂弟子,更是苦著一張臉,他正十分痛苦的思索著,如何向師父轉述這場詭異的比試,而且還要師父相信他不是在胡編亂造!

!~!

(快捷鍵:←)仙神易 第六十章傳言 仙神易目錄(快捷鍵:回車) 仙神易 第六十二章傾城(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仙神易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