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神易 其他類型

仙神易

第四十章玉鐲下落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09日 05:17 [字數] 341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感謝大家支持

第四十章玉鐲下落

葯祖峰紫竹林內,一名面容清秀的白衣少年,輕撫長笛,仙鶴小青,則在一旁展翅盤旋,隱然間隨著笛聲翩翩起舞,並時不時的伴以幾聲鶴鳴。

這個少年,正是已經快十七歲的木易。

打坐修鍊、乘鶴飛行。

在外人看來,木易這或許是枯燥乏味、或許是精彩神秘的修鍊生活,就這樣平靜而有些單調的持續了許久。

算起來,木易來到平海宗已經有五個年頭,他從一名沒見過世面的幼稚村童,已經長大成一名翩翩少年,不但身形拔高了許多,樣貌也變化了不少,膚色也不再黝黑。

不止是外在形貌,他的舉止氣質,與同齡的鄉野少年已經不可相提並論。此時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木易都是一名典型的、有些超凡脫俗氣質的玄士少年,放在世俗集市的人群中,也能一眼看出區別。

最近一兩年內,大概是都在忙於準備著不久后就要開展的內門弟子比試,各位內門弟子都是一副緊張忙碌的姿態,就連師父肖月寒,也極少出門,很少用到仙鶴。

絕大部分時間,木易都在「修鍊、乘鶴、送飯、休息」這樣的日復一日中渡過。

他凝結的氣海,也在日復一日的修鍊中,不斷凝厚,初見規模。

此時,木易的丹田內,有一團藍汪汪的水團狀液態真元和一片霧氣般的真氣,這正是他的氣海。

液態真元所佔的體積,大約是整個丹田的三分之一,這種修為在內門弟子中十分普通。

讓木易奇怪的是,液態真元居于丹田頂部,氣態的反而在下面,彷彿倒轉的天空大海。

不過,木易問過其他師兄弟后發現,所有人的氣海都是這樣,不僅僅是修習水屬性功法的善葯堂弟子,就是修習火、風屬性的弟子,氣海也是這般:液態真元在上,氣態真元在下。

師叔也說,這是玄門弟子的特點和標誌,玄氣上清,越是精粹凝厚,越是輕盈,不足為奇。木易隨後也就不再糾結此事。

一年前,平海宗又展開了一次大規模的弟子招收事宜,更多的潛力良才,被選入平海宗內,大多數成為了外門弟子,也有極少數的幸運兒,直接破格進入內門,一夜之間,從世俗界來到了修仙界。

木易也開始被人稱呼為師兄。而且他的名頭,在善葯堂新來的一批外門弟子中,可是不小!

作為從外門弟子中脫穎而出、最終進入內門,修得法術的人物,木易已經成為了那些外門弟子心中追趕、模仿的對象,就像木易和趙亮等人以前,用李若愚來激勵自己一樣。

這一日,他甚至被師父派去靈草峰,向新來的一批外門弟子,講解修鍊奧義。

大概是為了更方便往來各個山峰,平海宗對於乘鶴飛行的規定略作了調整,如今已經可以在整個平海宗的範圍內乘鶴飛行、往來各峰,而不僅僅是局限於內門之中。

當木易乘鶴而至、降臨靈草峰時,自然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與木易同一批的外門弟子,多數因為年紀較大,被宗門重新分配至其他各處。不過屈姓執事等幾人,仍然在這裡管理著一眾外門弟子。

當然,此時的屈姓執事,見到木易后,不但口稱「木師兄」,語氣神態,更是恭敬之極,哪裡還有以前的半點模樣。

而木易,起初還覺得有些不自然,但很快也就適應。平海宗內門弟子與外門弟子身份有別、鴻溝巨大,對方這麼做,也是合情合理。

大概是因為自己當初參悟不透口訣而吃了不少的苦頭,木易在向這些外門師弟們講解口訣要義時,力求細緻;雖不能面面俱到,但也是頗為用心,足足兩個時辰后,木易才結束了這一次的任務。

從靈草峰離開后,木易並沒有立刻返回內門,他去了一趟雜役堂,想要看望呂叔,卻沒有遇到,他便又離開了雜役堂,去往外山門處。

山門處除了守衛弟子外,也有一些負責各種雜務的管事在這裡執勤,其中,就包括那名資歷頗深的何老頭何執事。

以木易如今的身份,很容易就打聽到了何老頭的身份——原來是他是外事閣的一名執事首領,平時就在外山門峰上的大殿中。

木易走入大殿,見四下無人,便朗聲喊道:「何執事可在?在下有事求見。」

一會兒,一個老頭揉著惺忪的雙眼,從內堂中晃蕩出來,一臉的不悅之色。此時正是午間,木易打擾了他的午休。

不過,當他看到那標誌著木易內門弟子身份的一襲白衣時,立刻精神一振、滿臉堆笑的相迎道:「呵呵,竟然是內門師兄到訪,不知師兄有何事吩咐?師兄只需知會一聲便可,何須親自跑這一趟。」

以何老頭的年紀,比木易大了許多,資歷也不知深厚多少,但畢竟木易是內門弟子,而他始終還是個外門弟子,所以還是要稱木易為「師兄」。

木易知道,何老頭並沒有認出自己,不過對方的這張臉,自己可記得十分清楚。

如今五年過去了,何老頭的臉上又添了不少褶皺,發須也更白了幾分,但木易仍然對他的樣貌記得很牢。

因為,正是這個人,才使自己有機會進入平海宗;也正是這個人,收了父親的賄賂——母親唯一的遺物——那一對翡翠手鐲,就是交給了此人手中。

這件事情雖不光彩,但師父肖月寒已經知道,木易也為此受罰,算是揭過了,所以他也沒有什麼好刻意避諱隱瞞的。木易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在下木易,此次前來,是為了一件私事。五年前,父親為了讓我進入平海宗,特意求何執事疏通,最終辦成此事,不知何執事可有印象?說起來,我能有今日,還要多謝何執事一番。」

「這個,老朽向來做事公正,好像沒有這回事吧。」何老頭臉色一陣變幻,支支吾吾,不知木易究竟葫蘆里賣什麼葯,更不敢直接承認。

更何況,他接收的賄賂可不止一件,木易這個名字,他早就忘記的一乾二淨。

木易早料到對方不會痛快的承認,他微微一笑的說道:「何執事不要擔心。我這次來,不是為了追究此事,恰恰相反,只是為了答謝何執事,順便想要贖回當初交給何執事的那件東西。」

說著,木易略一施法,手中布滿真氣,在袖中一探,一個「袖裡乾坤」,就從袖中的乾坤袋中取出了一枚核桃大小的灰色玉石。

「一階玄晶。」何執事倒是眼光不淺,一下子就認出了此物。畢竟他也是在平海宗呆了許多人的資深執事。

木易將玄晶遞給對方,說道:「用這塊一階玄晶,去換回當初的世俗珍寶,何執事應該不會拒絕吧。」

何老頭猶豫了片刻,然後還是有些擔心的問道:「世俗珍寶,不知師兄具體指的是什麼?」

「一對翡翠玉鐲,質地不錯,幾乎通體透明、青翠欲滴。當然,此物的價值遠不如一塊玄晶,不過,卻對我有紀念意義。」木易一邊說著,還一邊比劃了一下玉鐲的大校

這一下,何老頭終於有了一些印象。對方能將行賄的寶物說的這麼仔細具體,看來多半不是虛言。

何老頭心中一松,但又有些遺憾的說道:「師兄見諒,那對翡翠玉鐲,已經不在老朽這裡了。」

「怎麼回事?」木易眉頭一皺,語氣一沉的說道:「我可以再加上一塊玄晶,只求換回翡翠玉鐲。何執事,你已經大大賺了一筆,做人不必太貪心,以免得罪人、惹下不快1

「師兄誤會了!老朽絕不敢坐地起價,只是老朽真的沒有這個福氣!早在幾年前的平雲谷市集上,老朽將這對玉鐲擺出,後來被一名買家以二百兩銀子的價格收走。當時老朽還以為碰到了冤大頭,唉,早知道這樣,老朽就留到今日了1說到這裡,何老頭一臉的懊悔,不似作假。

「已經賣掉了?」木易一愣,隨即追問道:「可知買家是誰?」

何老頭皺起眉頭回憶道:「也是一名身著白衣的內門弟子,嗯,是一位師姐,帶著面紗,看不到容貌,不過從聲音來看,應該還很年輕,現在最多不過十八九歲吧。」

「十八九歲的內門師姐?」木易沉吟不語,他自然而然的立刻想到了肖師姐。如果玉鐲在肖師姐那裡,自然好辦;但恐怕運氣沒有那麼好,內門中的女弟子,雖然遠不如男弟子多,但數量也不算太少,不太可能剛好是他認識的肖師姐。

更何況,肖師姐也沒有戴面紗的習慣,木易也從未見過肖師姐手腕上,戴著那對翡翠玉鐲。

何老頭見木易一臉的失望之色溢於言表,深怕對方遷怒於己,急忙寬慰道:「木師兄別急,此事還有一線希望。再過十餘日,本宗就會再次舉辦平雲谷市集,這是本宗內外門弟子每年一次的盛大交易會,也許那名買家,還會出現1

!~!

(快捷鍵:←)仙神易 第三十九章石亭會友 仙神易目錄(快捷鍵:回車) 仙神易 第四十一章平雲集市(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仙神易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