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神易 其他類型

仙神易

第三十二章呂叔教誨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09日 05:17 [字數] 350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三十二章呂叔教誨

對於木易而言,免罰令牌固然可以讓他保留進入內門的資格,卻洗脫不了他殺人的事實,那種潛在的罪惡感,一直困擾在木易心頭,如果受到一些懲罰,反而會更好受一些。

而且,去雜役堂三月,對其他人來說也許是十分難受,對於已經在雜役堂呆過一年多的木易而言,根本算不得什麼。

隨後,閔君子等人準備帶著趙亮和許田直接返回內門,而木易卻要獨自去往雜役堂受罰。

呆在寢屋中擔憂家人、無面目見木易、趙亮的許田,獲知自己一起獲得進入內門的資格時,情緒十分複雜。

而當他得知葉鳴天在比試中被木易當眾殺死時,更是大驚一常

一方面,他對葉鳴天恨之入骨,一點也不為葉鳴天惋惜,得知他的死訊,反而恨不得拍手叫好;另一方面,他卻更加擔心自己的家人,萬一葉家知道消息后,遷怒於他,破罐破摔的殘害許家家人,那就十分不妙。

他能做的,都已經做了,甚至不惜出賣了兩位師兄弟的信任和義氣,剩下的,也只能暗暗為家人祈福。

除非,他能離開平海宗,回家一趟。

許田思前想後,最終向大師兄閔君子表達了自己的思鄉之情,他另可放棄修行,也要回家保護家人平安。

閔君子一口回絕了許田的請求,平海宗對於弟子的去向管理的十分嚴格,十年之內,除非有堂主格外獎勵或其他安排,否則這些弟子哪裡也不能去。

擅自離開宗門出走的,會被平海宗視為叛逆,即便走到天涯海角,也要追殺到底!

不過,閔君子對於許田的孝心也表示理解,他答應許田,盡量為眾弟子安排一次通傳家書的機會,藉助家書,互告平安。

「木師兄,我在內門等你1趙亮隨著閔君子等人離去時,轉身向木易用力的揮了揮手。

兩個時辰后,木易背著包袱,來到了熟悉的雜役堂。

這裡還是那幅光景,農田、村舍,辛苦勞作的苦工,完全沒有大宗門的氣概痕。

木易就坐在大堂內,等待著呂老煙回來。

黃昏時,呂老煙果然抬著一桿大煙槍慢悠悠的回到此處,他突然見到木易的一身行頭,微微一愣。

「又受罰了?」呂老煙搖了搖頭,放下了手中的煙槍。

木易點了點頭,十分慚愧。

「這次罰多久?」呂老煙淡淡的問道。

「三個月。」木易老實的說道。

「不算太長,一眨眼就過去了1呂老煙又吧嗒了兩口旱煙,說道:「那你繼續砍柴吧,最近不知為什麼,煉器堂需要的精烏炭數量提高了許多,加你一個砍柴的人,也不嫌多。」

「是,呂叔。」木易答應道。

呂老煙見木易似有心事,忍不住問道:「你為什麼受罰,這次又做錯了什麼?像你這樣的老實孩子,應該不至於太過頑劣,是不是太衝動了,得罪了什麼人?」

「連呂叔也看出我太衝動1木易心中暗道,他嘆了口氣,將自己無意間在比試中殺死葉鳴天的事情緩緩說出。

「呂叔,我竟然殺人了,我是不是很壞?」木易問道。

「原來你悶悶不樂,就是為了這事?」呂老煙吧嗒了兩口,用一種滿不在乎的語氣說道:「我當出了什麼事呢,就是這麼回事啊1

木易心中納悶:「殺人這等大事,怎麼在呂叔口中,竟然彷彿芝麻大的小事般微不足道?」

呂老煙冷哼一聲,一臉不屑的說道:「殺個人就大驚小怪的!你那大師兄也太小題大作了,你都用了免罪令牌,還一定要額外罰你。如果都是這樣,咱平海宗內門一干仙師,只怕天天都要來這雜役堂思過受罰1

「這,這話是什麼意思?」木易一愣,完全不懂呂老煙在說什麼,「難道呂叔是在說,內門的師兄前輩們,經常殺人么?」

「經常倒說不上,但內門玄士,但凡有些資歷的,誰不是滿手血腥!想必那你大師兄自己,也斬殺過不少生靈。」呂老煙不假思索的說道,彷彿在說一件再平常不過的瑣事。

但在木易聽來,卻如同耳邊炸開了驚雷,他滿臉都是震驚之色,喃喃說道:「都是這樣么,這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內門的高階弟子,整日間將斬妖除魔掛在嘴邊,不殺生,又如何斬妖除魔1呂老煙一臉不屑的說道。

「那可是妖魔,不一樣的1木易搖了搖頭。

「怎麼不一樣1呂老煙直搖頭的說道:「生命乃是天賜,沒有高地貴賤之分。人可以自由斬殺豬羊牲畜而不許殺人,是因為自認為人類高出其他生靈一等。然而在妖的眼中,未必不是妖族更高、人類居次。如果說眾生平等,殺妖和殺人,又有什麼區別?這世間有些人,心思之邪惡,恐怕比妖更可怕1

木易默然不語,但卻一直微微搖頭,「眾生平等,殺妖和殺人,沒有什麼分別」,呂老煙的這句話,木易雖然不知該如何反駁,卻不敢苟同。

呂老煙又說:「就算在你心中,偏見固執,認為人、妖有別,不可誅殺同類。但魔又是怎麼回事?那些魔,其實也是人,只不過修鍊的功法與我等玄門法術迥異。我等玄門以正派自居,數十年前的一場正魔大戰,本宗弟子滅殺魔頭無數,立下赫赫威名,他們殺的,不也是人么1

這段故事,木易也曾聽過一些傳說,只是他聽到的版本,與呂老煙口中所說的有些出入,他忍不住反駁道:「可是,我聽說那些魔頭修鍊邪術,喪失心性,成為可怕的魔頭,已經不能算是人了1

呂老煙冷笑一聲,極力的搖了搖頭,嘆道:「這世間有些人,為了讓自己的殺戮變得更明目張、合情合理,就將敵人描述成最可怕、最不齒的模樣,究竟孰是孰非,真相如何,恐怕難以追究。」

「記錄這些故事的,都是勝利者;失敗的一方,就會被譜寫成殘暴可怕、喪心病狂;如果當初失敗的是我們玄門一脈,恐怕我們這些玄門弟子,也要被說成是惡魔。」

木易獃獃的愣在原處,越聽越是糊塗,想要反駁,卻無從開口,一張小臉,憋的通紅。

「算了1呂老煙一擺手的說道:「你也是無心之過,那葉鳴天也有取死之處,這件事情就讓它過去吧1

「不過,你要記住,進入了內門,就是進入了修仙的世界。那個世界,只會比世俗界更加可怕、更加兇殘;面對你的敵人,不管是人、是妖;是正、是魔,你都不能有一絲的心慈手軟。如果你動了惻隱之心,不敢妄動殺念,那麼死去的就將是你,而不是你的敵人1

「如果你做不到,就趁早遠離修仙界,或許還能壽終正寢1

呂老煙正色說完這幾句話,就不再理會兀自發獃的木易,自顧自的扛著煙槍,離開了這間屋子。

他一邊走,還一邊念念有詞的嘀咕著,木易耳脈修鍊不俗,聽到了不少。

「嘿,鄉下孩子,第一次殺人么,難免有些心慌難安,讓他在內門呆上十年,成為一個老資歷的玄士,只怕就要變得殺人不眨眼了1

「我真的會變成那樣?」木易暗暗想到,他想象著自己成為暴虐嗜血的狂徒、胡亂殺戮的樣子,忍不住一陣惡寒。

「如果真是那樣,我恐怕就無面目去見爹爹了。」木易搖了搖頭,斷然放棄了這種念頭。

雖然呂老煙的話語高深莫測,木易也沒有聽懂多少,更不敢完全同意,但經過呂老煙的這一番開導,他心中的包袱,似乎真的放下了一些,不再那麼沉重。

索性,他就按照呂老煙說的那樣,暫且將這些事情都拋在一旁,用沉重的體力活,引開自己的注意力。

這麼做,真有一定效果!漸漸的,悶悶不樂、滿懷心事的木易,又重新變回了那個淳樸樂天的漁家少年。

「大師兄要罰我在雜役堂呆三個月,也許也是為了我好吧1木易甚至這樣想到。

……

葉鳴天慘死的消息,很快便通過某個外門執事,傳入了葉家。

葉家上下震驚,葉鳴天可是他們好不容易栽培出的子弟,寄託了無限的希望。

葉家雖然在世俗界財勢不小,但他們知道,千島國的真正命運,還在掌握在那些不世出的仙家人物手中,葉家要想謀求更輝煌的發展,必須要與修仙界打通關聯。

葉鳴天的出現,原本正是一個良機。

可惜,這樣的機會,卻突然夭折!

葉家舉家震怒,尤其是葉家女主人,葉鳴天的親娘,不惜調動大量錢財,層層打點,一定要置兇手與死地。

錢可通神,雖然世俗的錢財,修仙界人看不上眼,但修仙者的身邊,也多少總有一些能看上這些錢財的世俗中人。

平海宗玄風堂堂主的第六房小妾,天生麗質,雖然她不是修仙者,出身也十分一般,卻頗得夫君寵愛。

更重要的是,這個小妾與葉家能扯上些許親緣關係。

最最重要的是,這個小妾,能看上葉家提供的錢財。

!~!

(快捷鍵:←)仙神易 第三十一章絕處逢生 仙神易目錄(快捷鍵:回車) 仙神易 第三十三章再見故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仙神易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