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夜遇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2日 08:36 [字數] 55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夜遇

這章是收費的,不好意思啊,這個月得有一章v,是為了完結當月的獎金。

以後其他的番外就繼續免費。

********************************

一座驛站出現在眼前的時候,牽著一頭瘦小騾子的弟子高興的喊起來。

「師父,有地方住了。」他說道。

在他身後,同樣一頭瘦小騾子上的喬明華神情木然的嗯了聲。

此時天近傍晚,驛站前人進人出很是熱鬧。

來往的人穿著打扮也各不相同,得到的待遇自然也不同。

喬明華師徒耐心的等在一旁。

過了好半日,才有一個胖乎乎的驛丞看過來。

「堪合。」他說道,伸出手。

弟子忙拿出身份文書。

驛丞漫不經心的抖開,看了眼頓時堆起笑。

「哎呀竟然是漠北的軍醫大人埃」他笑道,忙忙的伸手做請。

旁邊進出去的人聽到了很是驚訝。

看看這個牽著瘦騾子穿著布衣衫仍在人群里毫不起眼的兩人,竟然被這個最看人下菜碟兒的驛丞如此禮遇,莫非此人來頭不小?果然人不可貌相嗎?待聽到竟然稱呼為軍醫,頓時愕然。

軍醫?

雖然如今的軍醫如同那些將官一樣有各自的官職在身,但到底是比不上那些將官們功勞明顯,因此升職很少,基本上也就是在一個位置上做到老,根本算不上什麼需要特別禮遇的人。

這個驛丞是怎麼了?比見了一個縣太爺還高興。

「你們這是要去京城嗎?」驛丞引著二人進門,一面閑談。

「是。」弟子答道。

喬明華木木的不說話。

待招過小吏問了,驛丞有些不安。

「真是不好意思,上房獨院沒了。」他說道,帶著歉意。

「沒事,我們住通鋪就好。」弟子答道。

驛丞鬆口氣。忙讓人引著去,又想到什麼。

「只是,通鋪那邊已經住了一個人。」他說道,面色遲疑。

「怎麼了?」弟子不解的問道,「他不讓一起住嗎?」

「不是不是。」驛丞忙說道,「這個人,有些,古怪。」

「大千世界。各人不同,無妨。」喬明華開口了。

驛丞看他一眼,原來這個人不是啞巴埃

他不再說話,讓人引著這兩人去通鋪那邊了。

「大人,讓這兩人去和那個背著骨架的人住一屋啊?」一個小吏過來低聲問道,「那傢伙太古怪了,嚇到這兩個軍醫要是給胡三爺告狀,咱們只怕會少了一筆銀子呢…」

驛丞伸手摸摸下巴,看著那兩個人的背影。

「應該沒事,我覺得這兩人也是夠古怪的。」他說道。搖搖頭,「再說他們是軍醫。戰場上生死白骨見多了,去和那人住一屋,再合適不過。」

「就是這裡了。」小吏指著面前的屋子,說道。

屋子裡亮著燈,窗戶上投下一個瘦高人影,坐在桌前似是看書習字。

弟子道謝。

「我們那騾子勞煩差爺多喂一把豆子。」他陪笑說道,一面拿出兩個錢塞給小吏。

小吏笑著不接。

「不用不用這個。你們日常辛苦,掙的都是拿命換的俸祿,我們可不能收。」他說道。不由分說就走了。

弟子拿著錢搖頭笑。

「師父,真是奇怪,不是說這些驛站的人最會捧高踩低,看人看錢的,怎麼一路走來,這些人對咱們客氣的不得了?看來是誤會他們了吧。」他說道。

喬明華神情木然。

「管咱們什麼事。」他說道,伸手推門。

一推未開,喬明華以為這門舊沉,便加大力度再推。

門發出當一聲,顯然是裡面插上了。

這聲響驚動了裡面的人。

「幹什麼?」

一個男子的聲音問道。

「住客。」弟子忙說道。

門內沉默一下,接著便有嘩啦的聲音響起,似乎那人在收拾什麼。

「稍等。」他說道。

幹什麼呢?難道是鎖著門數錢呢?

弟子撇撇嘴,只得等。

等了一刻,門被打開了,兩盞昏暗的油燈下,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站在面前。

門下懸挂的燈籠照出他的形容。

年約三十左右,眉清目秀,只是臉消瘦,面無笑容,顯得有些陰冷。

他略一打量喬明華二人,便轉身走開了。

喬明華和弟子邁進屋內,看到通鋪上已經展開一個鋪蓋,顯然是這男子的。

弟子便忙去展開另外的鋪蓋。

喬明華則將包袱要放到桌子上。

桌子上已經擺了一個大大的四四方方的盒子,那男子在桌案前,正收拾筆墨紙硯。

喬明華看到他收拾的那些紙,寫了密密麻麻的字。

他不是愛說話的人,這男人看起來也不愛說話,屋子裡一陣沉默。

「這位大人是要到京城去嗎?」年少的弟子鋪好床,受不了這種沉默,熱情的開口問道。

那男子嗯了聲,看樣子是不想繼續話題。

弟子碰了一鼻子灰,果然古怪,不過也沒什麼,不說話就不說話,不愛說話的人他也不是沒見過,比如他的師父就是。

那男子收拾了東西,目光不經意的看到喬明華的包袱。

喬明華節儉,用來裝行李的是軍中發的背包,上面標有紅色的十字。

「你們,是大夫?」男人忽的問道。

喬明華嗯了聲,看樣子也沒想繼續話題。

「是啊是啊,我們是軍醫,從漠北來的。」弟子倒很熱情的說道。

男子看著他們,神情變了變,竟然浮現一絲笑。

陰冷的面容頓時變得和藹明亮起來。

「漠北的軍醫。」他說道,「是漠北來的埃」

他重複了兩邊漠北二字,前一個漠北是感嘆,后一個則帶著幾分傷感。

喬明華沒有理會在意。找出木桶銅盆,準備洗漱了。

那男子也不再說話了,看上去似乎在走神,油燈下,神情似悲似喜。

這人果然古怪的很,弟子在一旁看到忍不住嘀咕。

「快些洗洗睡吧,明日還要一早趕路呢。」喬明華說道。

弟子應了聲是,收起和這人攀談的心思。忙忙的打了水來,和喬明華洗漱,等他們準備上床了,那男子才從桌邊站起來洗漱安寢。

屋子裡的燈熄滅了,夜色籠罩室內。

喬明華師徒一路顛簸很累,尤其是年輕的弟子更是能吃能睡的時候,沾了枕頭就睡著了,鼾聲頓起。

喬明華聽得那邊的男人翻身,是被自己這個弟子的喊聲打擾的不能睡吧?不過,喬明華可不打算叫醒自己的弟子什麼的。

人生在世。出門在外,哪有事事能隨自己心意。

他翻個身裹了裹被子。

「你們是漠北的軍醫…」

那邊的男人忽的說話了。聲音有些顫抖,似乎是激動又似乎是悲傷。

「那麼你們認識齊」男人接著說道。

喬明華聽著,男人卻在此時停下了。

認識其?認識起?

什麼意思?

喬明華心裡揣測,卻聽得那邊沒了動靜,然後翻個身睡去了。

真是…古怪的人。

他心裡嘀咕一聲,也閉上眼。

但還沒有入睡,門外的一聲尖利的喊叫驚起了他們。

「殺人了1

這一聲喊讓整個驛站沸騰起來。

後院里。火把照亮了半邊天。

驛站廚子雜役的房間外,一個胖子滿臉血的躺在地上,瞪著眼。

驛站的差役從他鼻子前收回手。

「死了。」他搖搖頭說道。

聽到這個話。一旁一個被兩個人按住,手上身上都是血的男人頓時面如土灰。

「不是我乾的!不是我乾的1他大聲喊道,拚命的掙扎。

「石老三!你還狡辯!不是你乾的是誰幹的!他們都看到了,是你拿著刀子,手上身上也是血!石老三,你前幾天剛跟熊老大吵過架,揚言要殺了他,你還真動手了1驛丞大聲喊道,對著那男人怒目相視。

「不是啊,不是啊,我是想殺了他,不過我真沒殺他啊!這刀子是石老三自己拿著的,我看他嚇人奪過來,這些血也不管我的事,我來的時候他就這樣了大人,大人我冤枉啊1男人哭喊道。

「冤不冤枉,去縣衙說去吧。」驛丞喝道,又看一旁的小吏,「通知縣衙的人來了沒?」

「通知了就來了來了。」小吏點頭說道。

驛丞哼了聲,正要說什麼,眼角餘光忽的看到有人徑直向那屍體走去,他不由嚇了一跳。

「你,幹什麼的?」他喊道,看向那邊。

喬明華是和那男人一起過來的。

聽到人命二字,醫者的本能讓他過來了,至於這個男人為什麼也過來,想必是看熱鬧吧。

但沒想到那男人竟然徑直向那屍體去了,這看熱鬧未免看的也太過分了吧?

竟然矮身蹲下來翻看那死屍….

周圍的人也回過神,看這邊指指點點驚異不已。

「喂,你幹什麼1驛丞喊道,顧不得忌諱就衝上來,招呼眾人,「快,拉開他1

那男人此時自己站起來了,看著衝過來的驛丞等人,又看著那個被按在地上痛哭流涕的男人。

「他不是兇手。」他說道,神情淡然。

眾人愣愣的看著他。

神經病嗎?

「你,你,走開走開,你說他不是兇手就不是啊,你什麼人啊?」驛丞回過神喊道,氣急敗壞。

怪不得他早就看這男人古怪,原來是個瘋子!

這種人手裡拿著的堪合是偷來的吧?

自己真不該讓他進來住!

話音未落,外邊又是一陣騷動,縣衙的差役捕頭等人來了。

「李大人,快快殺人了,不過當場抓住了。」驛丞忙接過去大聲說道,帶著幾分表功。

「不是他的殺的,這人是自己誤殺自己。」

一個男聲接近驛丞聲音后說道。

驛丞氣急的回頭。

「還不快將這瘋子抓起來1他喊道。

他的話音未落。身旁的捕頭就咦了聲,不理會他徑直衝那男人去了。

「你可是丁旺縣的尉官袁大人?」捕頭問道,帶著幾分恭敬。

男人看他一眼,點點頭。

「我是袁子清。」他說道,「不過我已經不是丁旺的尉官。」

那捕頭態度更加恭敬,忙含笑施禮。

「恭喜大人高升,在下李昆,曾經在王虎庄無頭男屍案有幸見過袁大人」他說道。

袁子清點點頭。

「這人不是他殺。」他說道。一面用那死者衣衫的乾淨出擦了手,站起來,指了指地上的死屍,「應該是切肉中病發急症,跌倒自傷要害而亡。」

驛丞等人聽得目瞪口呆,

憑什麼?說的跟你見了似的!

卻見那捕頭連連點頭。

「是,多謝大人。」他說道。

袁子清不再說話,起身走開了。

包括喬明華在內所有人都一臉驚愕。

這就結束了?定案了?

「放人,放人。」李捕頭說道,沖那邊被按著的男人喊道。

男人嚎哭。

「多謝青天老爺!多謝青天老爺1他如同死裡逃生。喜若癲狂哭喊道,沖著那男人離開的方向咚咚叩頭。

謝什麼啊謝?怎麼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埃

「什麼怎麼?他是袁大人!丁旺縣的神判袁子清袁大人1李捕頭瞪眼說道。面對眾人的質問,一臉你們才奇怪的神情。

神判這個詞一出,有些人就恍然了。

「哦,是那個用白骨指證兇手的神判1

「是那個破了棺材滴血案的神判啊1

這樣的話亂鬨哄的傳開了,在場的人頓時一半沒了質疑,反而是恍然。

「既然神判說了不是他殺那就一定不是了。」大家說道。

差役們現場核查什麼的喬明華不在意了,他驚訝的看著那個男人離開的方向。

這個男人原來如此厲害埃

現場的圍觀者被驅散了。喬明華也無心再看,他急匆匆的向回走去,袁子清的身影出現在面前不遠處。臨到門邊,屋子裡傳出弟子的驚叫。

喬明華加快腳步,和袁子清幾乎同時邁進門。

屋子裡,弟子坐在地上,手裡舉著油燈,驚慌失措的看著面前。

面前跌落一個盒子,盒子散開,滾出一地的白骨,一個骷髏頭正對著弟子。

「師父,師父。」弟子驚恐的向喬明華連滾帶爬的過去了。

任誰半夜迷瞪瞪醒來,看到身邊沒了睡前還在的師父等人,外邊又是亂糟糟的,急忙忙爬起來點燈卻不小心摸掃推掉了擺在桌子上的盒子,油燈亮了的那一刻,看到那森然在腳邊的人骨也會嚇得不輕。

袁子清神色淡然,走過去,慢慢的將屍骨重新裝回盒子里。

「你們是大夫。」他扭頭看著師徒二人,笑了笑,只不過這笑帶著幾分嘲諷,「竟然還會怕屍骨?」

他說完這話,便不再看著師徒。

弟子此時也冷靜下來,他倒不是害怕,只是這也太突然了….

「你怎麼知道那個人是病發自傷?」喬明華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袁子清已經整理好盒子,將它重新放在桌子上,伸手拍了拍,如同這盒子里裝的是什麼奇珍異寶。

「你是怎麼知道一種葯應對一種病症的?」他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

喬明華愣了下,旋即笑了笑,不再問了。

「你是…」他遲疑一下換個話題。

袁子清卻晃了晃頭。

「我要睡了,我睡覺前,不喜歡和人說話。」他說道。

喬明華的話便只得咽回去。

真是古怪的人埃

***************************************

從昨晚激動到現在,幾乎沒睡,熬不住了,沒寫完,先放這點,明天接著寫哈,更新完才注意已經是明天了….那今天晚上還有一章。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快捷鍵:←)名門醫女 2013年10月1日凌晨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再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