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四百一十九章決定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2日 07:21 [字數] 776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齊悅走進門診大樓,早晨上班交班下夜班的同事們互相打著招呼,一如既往。

「…昨馱趺囪?」

「別提了,住院醫生真是蠢死了,明明只是護士換引流袋引流積壓堵住的腹血,一群人嚇得要死要活的,害的我大半夜的白跑一趟…」

大家互相說這話。

齊悅含笑聽著。

「小齊,出去玩的怎麼樣?」大家隨口問道。

「還行。」齊悅也隨口答道。

大家便各自忙去了,查房的問診整理病歷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背負著各種壓力而活,別人的生活,已經無力也不會去關心了。

齊悅站在辦公室,再次環視一圈,走了出去。

看著齊悅遞上的辭職信,主任不由瞪大眼。

「齊悅,你不是開玩笑吧?」他問道。

齊悅搖搖頭。

「不是。」她說道。

「為什麼?」主任問道,誰都可能辭職,他可從沒想過齊悅會辭職。

再說這裡可是燕京醫院,燕京最好的醫院,多少人擠破頭也想進來的醫院,竟然還有人要主動出去?

「我打算去別的地方當大夫。」齊悅說道。

主任的臉色沉下來。

「齊悅,你可別頭腦發熱,被那些人說動了,你這樣的大夫,還是在公立醫院有前途,別貪圖一時的錢財…」他整容說道。

「不是不是去私立醫院。」齊悅忙笑著搖頭,「我是想去南雲省茂春縣醫院。」

什麼?

主任一時都沒反應過來,南雲省他知道,茂春縣是個什麼地方?

「他們開了高價請你?」他問道。

「事實上,我還沒跟他們聯繫,不知道人家要不要我。」齊悅笑道。

主任有些哭笑不得。

「齊悅,你不要胡鬧了。你要是累了,我現在准你假,你去好好休息一下再來上班。」他擺擺手說道。

「主任,我必須去的,我答應了一個人,所以,必須說到做到。」齊悅說道,站起身來,「當大夫嘛,在哪裡也能治病救人。在哪裡也能吃口飯,都一樣的。」

「答應了什麼人?」主任問道,還是有人高薪挖角吧?

對於這樣眼高手低的年輕大夫。主任一向不太喜歡,便有些不高興。

「你先去吧,再考慮考慮。」他說道。

齊悅施禮,將辭職信推在桌上轉身離開了。

主任敲著桌子想了想,撥通了一個號碼。

「老同學埃你幫我打聽個事。」他開門見山說道。

中午的時候,正開列會的主任手機響了,他看了眼號碼,沒有像往常那樣掛斷,更是對大家做了個抱歉的手勢,起身走了出去。

「…我說老同學。你開玩笑的吧,我都問遍了,根本就沒有這回事…再說。要說我們南雲省院挖你們的人倒還有幾分可能,一個縣,還是個貧困縣醫院,挖你們的人,那不是你們瘋了。是他們瘋了…」電話里傳出哈哈的笑聲。

主任皺眉,是埃這的確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事實上就是發生了,小齊大夫一心要去你們那裡,難道沒什麼好處,她怎麼會去?為了什麼?愛與和平嗎?」他說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既然這位大夫一心要來,我們必然是要歡迎的,老同學你就別擔心了,手續的事就交給我了,多謝你給我提前打個招呼啊,我一定好好的招待這位甘願下基層的好同志,現在這樣的好同志實在是太少了….」電話里的人哈哈笑道。

主任呸了聲。

「誰給你打招呼啊!別自作多情!合著這成了我給你做貢獻了。」他說道,掛斷了電話,主任在外皺眉思考一會兒,最終搖搖頭進去接著開會了。

此時的齊悅已經坐在家裡的沙發上,看著在廚房忙碌的母親。

「媽要我幫忙嗎?」她問道,一面將最後一塊水果咽下。

「不用,你爸吃不慣別人做的飯。」母親笑道,「就好了。」

「媽,哪有你這樣慣著爸爸的。」齊悅笑道,走過去倚在廚房門上看著忙碌的母親。

「哎呦,這世上能遇到你一個讓你慣著的人多不容易埃」母親笑道,看她一眼,「羨慕吧?」

齊悅哈哈笑了。

「羨慕。」她說道,說出這句話,鼻頭忍不住發酸,她忙扭過頭,接著咳嗽掩飾發紅的眼眶。

門開了齊父走進來,看到齊悅很驚訝。

「哎,獨立自主不需要父母呵護的小快刀竟然來這裡蹭飯了?」他說道。

齊悅哈哈笑了。

「好吧,算女兒有良心,玩了一圈回來還記得爹娘。」齊父笑道,換下鞋,放下手包走進來,伸出手,「拿來吧。」

齊悅愣了下。

「什麼?現在就要養老費嗎?」她故作驚訝的喊道,一面抓住父親的胳膊,「爸,你一個人掙得比我兩個都多,爸,我房子貸款還沒付清呢,我不是交話費送的吧?」

齊父伸手拍她的頭。

「去。」他笑道,「去南雲省玩了,特產呢?」

齊悅恍然,有些尷尬的笑。

「臭丫頭,不會忘了爹娘吧?」齊父瞪眼問道。

「好了,吃飯了。」母親出來招呼道。

「不是啦,時間太倉促了,我沒顧得上去買。」齊悅笑道,推著齊父在餐桌前坐下。

「你瞧瞧你瞧瞧。」齊父對齊母笑著點手指,「你養的丫頭..」

「哎呦,是誰整天說我的丫頭隨我啊,好的隨你,不好的時候就是我養的了?」齊母笑道,將筷子分過來。

齊父哈哈笑了。

「不過,沒問題,這次不帶就不帶了,以後你們想吃我隨時給你們寄過來。」齊悅笑道。拿起筷子,看著桌上的飯菜做出垂涎欲滴的樣子。

齊父停下筷子看著她。

「劉主任說的,是真的了?」他問道。

齊悅點點頭。

齊母有些不解,看看他們父女,不過習慣的安靜的沒說話。

「媽,我辭職了,準備去南雲省茂春縣醫院。」齊悅對母親說道。

齊母的第一個反應也是主任的反應,茂春縣是個什麼地方?

「為什麼?」齊父問道。

「爸,我估計我說這個為什麼,你們可能不信。」齊悅說道。用筷子攪著碗里的菜。

「只要你說,我們就信。」齊父說道。

齊母也點點頭。

「我以前答應了一個男人,會和他在一起。」齊悅說道。

齊父和齊母很驚訝對視一眼。

吳建峰?

「不是吳建峰。」齊悅忙說道。「至於怎麼認識的你們就別問了,總之現在,有些意外,他.他不在了,所以我很傷心很傷心很傷心…」

她說到這裡低下頭。有眼淚掉在碗里。

齊父和齊母神情鄭重。

「你這孩子,這麼大事怎麼一點也沒說。」齊母說道,將桌上紙巾推過去。

齊悅沒用,抬起頭笑了笑。

「雖然他現在不在了,我還是想要守著承諾,去那裡陪陪他。」她說道。

「小悅埃」齊母嘆氣說道。「人這一輩子長的很,得看開些。」

齊悅點點頭。

「我知道,媽。我知道。」她說道,「人這一輩子很長,以後會怎麼樣誰也說不準,但是至少目前,我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想做什麼該做什麼也必須去做什麼。」

齊母還想勸。齊父攔住她。

「既然這樣,那就去吧。」他說道。

齊悅看著父親露出笑容。她就知道,不管自己做什麼,父親一定會支持她。

齊母看齊父有些欲言又止。

「做你想做的事,我的女兒我有信心,不會做出一些荒唐的事。」齊父笑道,安慰齊母。

齊悅笑了,她重重的點點頭。

齊母便也笑了。

「哦,這時候又成你的女兒了。」她笑道,給齊父盛菜。

飯桌上響起笑聲,其樂融融。

黃英大概是最後一個知道的,她氣急敗壞的跑到齊悅的辦公室,齊悅已經收拾完自己的東西,搬著要走。

「喂,你搞什麼啊?你真的要去那裡守墓嗎?」黃英喊道。

「哪有,我是去工作。」齊悅笑道,一手挽起她,將一個新的工作證給她看。

茂春縣醫院的工作證。

這是自從南雲省醫院知道齊悅要去他們那裡找工作時,行政管理的人員特意飛過來親自找到齊悅,這讓齊悅很意外,同時有很感激主任。

「我可不想自己手下的病過的窩囊。」主任板著臉很不高興的說道。

齊悅最終謝絕了省院的邀請,主動要求去茂春縣,只要人肯去,雖然不是省院,但畢竟在一個省里,到時候有手術什麼的去縣院請就是了,咳,雖然這話聽起來有些怪怪的,從縣院往省院請專家…還真是第一次有這種說法埃

南雲省的人很利索的就把手續編製給齊悅辦好了。

黃英看著工作證,知道生米做成熟飯了,又是氣又是無奈。

「你這是圖什麼呢。」她說道。

「圖開心埃」齊悅笑道,挽著她的胳膊向外走,「人活一世,不就是為了這個嘛。」

黃英氣鼓鼓的不說話。

電梯開了,彭家海從中走出來,兩向一見都愣了下。

回來后這是二人第一次見面。

齊悅先沖他點頭打招呼。

「謝謝你啊,上一次的事讓你嚇壞了吧。」她說道。

彭家海笑了。

「沒有。」他說道,「這很正常,我也這樣過。」

齊悅愣了下。

「人都有情緒的暴發點嘛。」彭家海接著說道,目光落在齊悅手裡的紙盒上,「送行宴看來是不舉行了?」

「當然要舉行了。」齊悅笑道,「來不來?」

「當然。」彭家海笑道。

「定了時間地點,我給你打電話。」齊悅說道。

彭家海點點頭。

「那我先忙去了。」他說道。

齊悅點點頭,看著彭家海從身邊過去,她也邁進電梯。電梯門緩緩的關上,走在樓道里的彭家海這才微微停下腳,回頭看了眼。

走出醫院的大門,齊悅看著還是拉著臉的黃英。

「喂,就這樣送行啊?除了擺這張臭臉,還有別的話要交代嗎?」她問道。

黃英瞪眼看她。

「房子不許賣,我要祝」她說道。

齊悅噗嗤笑了。

「好。」她點點頭,伸手抱了抱黃英,「我走了。」

她說完拉開車門,坐了進去。沒有再說別的話,車在黃英眼前開走了。

「這個傻瓜。」黃英說道,抬手揉了揉眼。

因為前一天送行宴上喝多了酒。齊悅起的有些晚,趕飛機時很是匆忙。

她衝進機場大門時,有兩人也正往內走,差點撞在一起。

「對不起對不起。」齊悅忙收住腳道歉。

這是兩個年輕人,帶著幾分倨傲。

「幹什麼啊美女。搭訕嗎?」其中一個小平頭頭上單獨留幾根長的染成金黃色年輕人說道,目光在齊悅身上轉了轉,「年紀大了點,但也行,要不要電話埃」

齊悅沒有惱怒,反而笑了。

「多謝埃小帥哥。」她笑道,繼續轉身跑開了。

小平頭不以為意,繼續對身邊的人接著抱怨。

「…到底是什麼來頭?」他說道。

「聽說是個黑戶。好像從小在山林長大,跟野人似的..」另外一個年輕人說道。

「拉倒吧。」小平頭打斷他喊道,「野人,還狼孩呢!什麼年代了都1

另一個年輕人笑而不語。

他們已經走進了大廳,接機在一層。但他們卻徑直走向安檢附近,那裡有隱秘的專用通道。

「要我說。回趟舊根據地,是撿回私生子了吧。」小平頭接著說道。

「文少,可別亂說。」年輕人忙低聲道。

「做都做了,還怕別人說啊,到時候見了人,說的更多。」小平頭哼聲說道。

二人便不再說話,專心的看著通道口,通道口旁邊就是安檢,此時人不多了,小平頭注意到那個撞了自己的女人正急匆匆的通過,很快向內而去。

「別看美女了,老爺子來了。」旁邊的年輕人撞了他一眼。

通道口裡走出一行人,小平頭忙堆著笑接過去。

走在最前頭的是兩個男人,穿著簡單的休閑衣衫,看上去輕鬆隨意。

小平頭堆起笑過去,卻見這兩人後沒有人了。

「爺爺呢?」他問道。

「遇到王司令了,在裡面說會話。」一個男人說道。

「西南軍區的。」另一個男人補充一句。

他的聲音清冷,但小平頭聽起來倒是很舒服,因為跟他爺爺的口音有些像。

還知道補充一句,可見很有眼色。

他不由多看這人一眼。

身材高大,年紀三十多歲,白色的襯衫整齊的穿在身上,看上去很溫和,但如果他看過來,卻帶給人一種壓力。

這保鏢倒不錯,就是長得太好看不太好。

保鏢嘛,至於長得這麼好嗎?太不低調了!

小平頭沖他點點頭,幾人一起站在外邊等。

「哎,說老首長帶回來一個土鱉?」他低聲問道,看著這男人,「什麼來歷你們查了沒?」

男人看著他。

「土鱉?」他反問一下。

小平頭嘖了聲,不看他,向內看去。

「就是那個野人。」他說道,「到底什麼來歷?怎麼就騙的老爺子帶回來了?」

「不是野人。」男人終於明白他說的是誰了,看著這小平頭,目光落在他的頭髮上。

這是天生的?

這裡的人的頭髮怎麼總是搞的奇奇怪怪的….

摸一下顏色會不會染在手上?

小平頭沒注意到自己的頭髮被人研究著,依舊向內看。

「怎麼不是野人啊,不是說跟狼人似的,在山裡長大,第一次走出大山?哎哎,現在還有這樣的人?說說,什麼樣?渾身毛髮嗎?會說話不?赤身**還是穿著草裙樹皮啊?跟那些搞原生態的一樣嗎?」小平頭說道。越說越想笑,就哈哈笑了,「我操,本少竟然有機會見見野人了,真是他媽的榮幸埃」

男人笑了笑,伸出手。

小平頭下意識的也伸出手。

男人和他握了握。

「我也很榮幸見到你。」他說道。

什麼?

小平頭愣了下,還沒說話,那邊一陣忙亂,老首長出來了,他忙接過去。

「爺爺。」他熱情的喊道。

老者看他一眼點點頭。抬手沖他後邊招手。

「那個,雲成埃」他說道,「去把我行李里的那個野參拿來給王司令送去。」

小平頭嚇了一跳。

「爺爺。這種事怎麼能讓一個保鏢去,我去吧我去吧。」他忙說道。

西南軍區的司令啊,那豈是能隨便見到的?

這可是個大機會。

常雲成已經應聲走開了。

「什麼保鏢。」老者看了小平頭一眼,「這是我剛認識的小友。」

小友?剛認識的?

「那個,野人?」小平頭脫口說道。

「什麼野人1老者一瞪眼。上下打量他,「我看你才是野人,弄得這是什麼頭髮!鬼里鬼氣的1

說罷大步走開了。

小平頭愣在原地。

「我操,剛才那個是野人啊?你們眼有毛病啊1他說道,瞪眼看身旁的人,「這他媽的哪裡像野人埃你們以後說話能不能別這麼誇張啊1

身後這個小黃毛怎麼說自己,常雲成根本沒在乎,他神態淡然的走過候機大廳。來的時候已經驚訝過了,所以此時已經收斂的神情,但他的心裡依舊感嘆,這真是一個神奇的..世界。

對,這裡的人說世界。

因為老者還沒走。王司令也沒走,聽到人來報有人來送東西。他忙讓請進來。

常雲成進來,將手裡的盒子遞過來。

「老先生讓我給你的。」他說道。

王司令記得這個男人,在飛機上,他看到老者不時的叫男人過去,低聲說什麼,從老者以及這男人的態度上看,他可以肯定不是保鏢。

是子侄後輩?

要不然也會讓他親自送過來。

既然讓他親自送過來了,便是要自己認識一下的,說白了也就是記個臉留個名,將來關照一下。

王司令從沙發上坐起來,看著常雲成含笑點點頭。

「多謝首長了。」他說道,「小哥是哪裡人啊?」

「春長省太安縣太茂嶺人。」常雲成沒有絲毫的遲疑說道,說這話伸手從兜里拿出一張卡片。

名片?

王司令有些想笑,但還是伸手接過,接過來一看便笑了。

身份證..

「這是我的證件。」常雲成說道。

而此時準備上車的老者忽的拍了下腿。

「哎呀,忘了囑咐小常一句。」他說道。

小平頭已經坐在了副駕上,聞言忙問什麼。

「沒什麼。」老者瞪他一眼,閉上眼不說話了。

小平頭撇撇嘴。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你親孫子..」他嘀咕一句,「總是罵我罵我..」

「那是因為你太蠢了。」老者沒好氣的說道。

小平頭縮頭不敢再說話,

這邊王司令看著常雲成遞過來的身份證,有些不知道該用什麼神情,但好歹記著是老首長介紹來的人,他壓住情緒,低頭看手上的身份證。

名字是常雲成,戶籍是剛才說的那個,年齡嘛,三十三歲,不錯正是開始事業的時候。

「照片挺精神啊,人長得好就是好,不像我們,照出的身份證都跟換個了人似的。」他笑道,從身份證上找到一個話題說道。

常雲成覺得其實照的根本就沒他本人好,這裡的畫像水平太差了。

他笑了笑,說了聲謝謝。

這個他知道,這裡的人不謙虛,謝謝就是謙虛。

王司令點點頭。

「好,小常,以後有機會來西南,記得來我這裡坐坐。」他含笑說道,將身份證遞迴去。

常雲成接過,知道事情辦完了,他再次點頭施禮,轉身走出去了。

看到他過來,很自然的拉開車門坐上來,小平頭有些瞪眼。

哎呦喂,竟然來坐這輛車!看樣子還坐的很習慣了!

「怎麼樣?」老者問道。

「給他了,他很高興。」常雲成說道。

老者點了點頭。

「那個,你給他看身份證了沒?」他到底忍不住微微側身靠過來低聲問道。

常雲成點點頭。

「他問我是誰了,我讓他看證件。」他說道,說到這裡微微笑了笑,露出幾顆白白的牙齒。

真是…質樸純真的…如同初生的嬰兒….

老者伸手扶了下鼻頭。

「好,好。」他說道,又有些好奇,「那他怎麼說?」

「王司令說照的不錯。」常雲成答道。

很好..小王不虧是歷練出來了,這都能找到話說。

老者忍不住笑點點頭,靠在靠背上。

常雲成當然看到老者嘴邊露出的笑,但他自然不會問,端正的坐好目視前方。

可怕的能在空中飛的怪物他都坐過了,這個四方盒子他一定不會再緊張。

「爺爺,你笑什麼啊?」前邊的小平頭早就看後邊低聲親密的說話不舒服了,此時忙插話問道。

「笑什麼笑,坐好了,管好你自己。」老者沒了笑瞪眼道。

小平頭悻悻轉過頭坐好。

司機領會,發動車子,穩穩的向燕京市區駛去,與此同時,一架飛機在天空滑翔向南而去。

*******************************

兩章合一章,咳,那個粉紅雙倍好像是從28號開始,大家要留住哦哦~謝謝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