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四百一十七章等待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1日 07:42 [字數] 40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黃英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的,關門的聲音驚醒了她。

「齊悅?」她猛地坐起來,看到旁邊的床上已經沒人了。

哎呦我的媽,黃英急忙忙起來,顧不得登上鞋就追出去。

秋日的晨霧裡,山村的水泥路上,女子瘦高的身影慢慢的走著。

「齊悅。」黃英喊著追上去。

「我沒事。」齊悅停下腳,看著她說道,「你不要那麼擔心。」

黃英看著她嘆口氣。

這是自己趕過來的第三天,彭家海已經被她勸說回去了,齊悅現在的樣子,實在是稱不上好看,還是別讓男人看到的好。

從那天被勸回這小旅館后,齊悅先是枯坐了一晚上,第二天情緒穩定了很多,但還是哭,還是要去那個墓室,但並沒有再發瘋般的鬧,不讓她進,她也就不進去了,就坐在墓室外邊,一坐就是一天。

「我去那邊。」齊悅又說道。

因為這幾日沒有好睡好吃再加上哭的太多,嗓子已經啞了,聲音也無力。

如果此時熟悉的人看到齊悅,一定會嚇一跳,整個人完全變了一個人一般。

「月亮。」黃英小心的拉住她的胳膊,「到底是怎麼了?」

齊悅微微低下頭。

「黃姐,我說了,也沒人會信。」她說道。

「我信啊,月亮,我信啊,你難道不信我嗎?」黃英急道。

不會信的,沒人會信的,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

齊悅抬起頭,微微笑了笑。

「黃姐,你別擔心,我以後會告訴你的。現在你就讓我去做我想做的事吧。」她說道,握了握黃英的手,「我不會有意外的,這一點你放心。」

黃英看著她點點頭。

「你知道就好,月亮,你一向尊重生命的,我相信你不會作踐生命的。」她說道。

齊悅含笑點點頭,轉身向墓室那邊走去。

黃英遲疑一下,還是跟了上去。

看到齊悅來了。景區的工作人員提高了戒備。

「還是不讓我進去看嗎?」齊悅例行走到工作人員跟前,問道,相比於前幾天,她的態度好了很多。

被這哭的太久就算不哭看著也是淚光的眼看著,工作人員竟忍不住心酸。

那種悲傷…

「我保證不會再靠近的。不會破壞物的」齊悅再次說道。

「我陪她進去,這是我的工作證。」黃英說道,一面拿出工作證身份證駕駛證等等能拿得出的證件。

管理人員為難的對視一眼。

這也不是個事啊,這女人天天坐在門口哭。

「我們得請示一下。」最終一個管理人員說道。

「好,好,多謝你了。」齊悅說道。

黃英想到什麼,也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

經過一番商討。上邊終於有了答覆。

可以進去看,但必須有管理人員陪同。

「謝謝,謝謝。」齊悅重重的連連施禮,眼淚滴落在地上。

隔了四天走進這裡。齊悅覺得如同隔了一輩子。

正室里,骨架已經修復了,玻璃罩也重新罩上,一切恢復如初。但有些事,齊悅知道。再也不會恢復如初了。

看著情緒明顯又變了的女人,四個管理人員提高了警惕,黃英伸手抱住齊悅的肩頭。

齊悅深吸一口氣,在距離骨架十步外停下腳,看著眼前的骨架,眼淚再次如雨而下。

「是,是什麼時候死的?」她顫聲問道。

管理人員愣了下沒反應過來。

「他,可有測出,年紀?」齊悅顫聲說道,伸手指了指那邊。

管理人員哦了聲。

「二十七道。

這麼說自己死了之後,常雲成就…

傻瓜

傻瓜…

是自盡的嗎?

齊悅只覺得難以呼吸,她伸手按住心口,劇痛讓她不能站立,不得不彎下腰。

大家頓時緊張起來,卻見這女人並沒有發瘋,而是慢慢的坐在地上,只是那種嚎啕大哭又重新開始。

哭聲回蕩在墓室里,只讓眾人渾身發麻。

這什麼時候才是個頭礙

太岳嶺是個未開發的原始山嶺,位於大安嶺山脈上,雖然如今大多數生態遭到破壞,但這裡還保持著天然。

不過也正因為這份未經開發,導致來這裡探險的人越來越多,遇險的人也讓太岳嶺政府的壓力越來越大,不得不加大了關卡嚴查,但到底是因為面積太大了總有漏r /

奔騰的河水邊,一個身材微胖的老者掬水洗了把臉,山林秋日的河水已經刺骨的涼了,他重重的甩了甩手。

身旁四個穿著簡單襯衣褲子的年輕男人則警惕的環視四周,似乎下一刻兩邊的山林里就會跳出什麼猛獸似的。

「我說你們別這麼緊張,如今這山裡,可沒有什麼猛獸了,不像我當年在的時候,時不時的還能打個熊啊狼啊的時常開葷。」老者說道,手扶著腰,看著四面的山野,「到底是時代不同了。」

山風刷刷響,忽的有人警惕的轉身,手不由按在腰裡。

其他人察覺了也警惕的轉過身看去。

一個男人正鑽出山林向河邊走來,陡然看到這幾人,他也猛地站住腳。

雖然直接跟這裡的人相遇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這些人…

這短短的一對視,老者四周的四人下意識的繃緊了身子,都不自覺的按住了腰。

這個奇怪的男人一瞬間散發的危險氣息逃不過這些人的感官!

這男人穿著打扮很奇怪,一條普通工裝褲,但很顯然不合身,露出了腳腕,緊緊的捆在身上,腳上一雙大頭鞋。完全跟衣服不搭,沒有上衣,頭髮似乎很久沒有搭理了,又似乎是自己胡亂割的,總之亂糟糟的,鬍子拉渣,他的手裡拖著一隻似鹿似羊的動物,另一手裡抓著一把似乎是弓箭的東西。

雖然誰也沒說話,但多年的默契讓他們這一眼就做了決定。只要這男人一後退就立刻開槍!

男人卻在這時低下頭,沒有後退,而是接著走向河邊,不再理會這幾人,將那動物甩在水邊。拿出一個匕首開始開膛剖肚。

四個男人卻並沒有放鬆警惕,慢慢的向老者聚攏。

老者倒是神情輕鬆,他的視線落在男人手咦了聲。

「喂,年輕人,你打的是子?」他揚聲問道。

男人似乎沒聽到。

老者嘖了一聲。

「好獵手,現在山裡還有子啊?」他再次拔高聲音問道。一面邁步向這邊走過來。

四個男人擋在他身前,阻止他過去。

洗刷子的男人沒有動,依舊忙著手裡的活,他的動作流暢利索。顯然很熟練。

「有。」他說道。

聲調有些怪異,似乎不是地的口音。

「小哥能打到子,好手段埃」老者笑道,目光落在男人放在一旁的工具上。

這是樹枝和毛皮做成的弓。

弓?

老者微微皺眉。

「小哥。你不會是用這個打到子的吧?」他問道伸手指了指。

男人看了眼一旁的工具嗯了聲。

老者笑了。

「小哥,開玩笑的吧?」他笑道。「這個空弓怎麼能打到子?」

說這話,老者抬腳向這邊走來。

他的話音未落,就見男人一把抓起弓,一手抓起一旁的一根樹枝,抬手,嗖的一聲,樹枝如同離弦的箭直衝老者而去。

這幾乎是一眨眼間發生的事,圍著老者的四個男人雖然警惕著,但這男人的動作太快了,等他們反應過來,那男人已經一氣呵成的做完了動作。

「首長1

山林,緊接著是槍聲。

槍響了,事情卻出乎四個男人意料。

身邊沒有倒下的首長,眼前也沒有倒下的男人。

男人拍拍手從一旁站起來,眼重。

看著還未散去的硝煙。

這是什麼武器…

好厲害…

他知道這些人身上藏著武器,所以在出手的那一瞬間就側身翻滾出去,但沒想到竟然是這般厲害的武器。

或者說,這裡的武器都是這般的厲害吧…

這裡,果然是,危險的天地!

一擊未再次舉起槍。

「舉起手1他們喝道。

那小小的黑洞洞的東西指著自己,男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駭人的危險。

他渾身繃緊。

不能就這樣出事

他隱藏在這山裡,觀察著看到的每一個人,學習著他們的言談舉止,聽著他們透露的習性規矩,準備著等待著,走出去的那天,能夠安全的走出去的那一天。

不能就這樣功虧一簣!

他慢慢的舉起手。

「放下槍1一直沒說話的老者突然喊道。

四個男人雖然不想動,但服從的天性讓他們還是一瞬間放下槍。

「首長1站的最近的男人不解的喊道。

「真是蠢貨,這是救命恩人1老者罵道。

救命恩人?

男人們一愣,老者伸手指自己的腳。

大家低頭看去,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老者的腳下,河石縫裡,一條綠花蛇被樹枝穿透了七寸,牢牢的釘在石縫裡。

蛇頭距離老者的腳只有一腳掌。

大家的眼前浮現被驚擾的石頭縫裡的毒蛇沖老者的腳張開口的場景,頓時一身冷汗。

就是用槍打也是來不及的…

緊張的氣氛一掃而光。

「小哥,我知道你是怎麼用這東西打到子了。」老者笑道。

這邊收起了威脅,男人便收起戒備,沒有說話,走到河邊將子單手甩進河裡沖洗。

「小哥,是看山人嗎?」對於這男人的不說話,老者沒有生氣,而是更感興趣的問道。

「不是。」男人簡單說道,很快他拎起子。

「小哥,你救了我的命,我得報答你埃」老者笑道,「你需要什麼?只管開口。」

男人拎著子已經轉身抬腳要走,聞言看了老者一眼。

「如果,我要找一個人。」他開口說道,「只知道名字和…嗯,工作…應該怎麼找?」

大家可以放一下心了,那恢復一更哈,大家都情緒激動好幾天了,休息一下緩緩。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