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四百一十一章困惑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8日 08:20 [字數] 437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黃英帶著新同事進門,讓大家很是意外。

「哇,彭大帥哥。」有人喊道,「稀客稀客。」

齊悅也有些意外。

「剛下了手術,過來混個飯,見笑了。」彭家海說道,微微低頭施禮。

「蓬蓽生輝。」齊悅笑道,一面招呼進來,「這邊有酒,你喝哪個?我再給你熱熱菜。」

「不用忙了,喝點酒吃點小菜就可以了。」彭家海忙說道。

「別客氣別客氣月亮啊,我同事交給你東道主了埃」黃英說道,一面忙忙的拽著旁邊的同事,「走走,我們接著打,我不信贏不了。」

大家笑著便各自去了。

彭家海遲疑一下站到小吧台。

齊悅打開灶台。

「有什麼忌口的沒?」她回頭問道。

「啊,沒有沒有。」彭家海忙說道。

「自己拿杯子,喝什麼自己來吧,別拘束,他們在我家都這樣。」齊悅笑道,用下巴點了點。

彭家海笑著應聲是,自己拿了杯子,看了看,倒杯紅酒。

齊悅看到了,想了想,從冰箱里拿出牛排。

「在哪裡上的大學?」她一面問道。

「哥倫比亞。」彭家海說道,晃動酒杯。

灶台上牛排放入油中茲茲的聲音響起。

「哇哦,高材生哦。」齊悅笑道。

「不敢不敢,哪個學校都有高材生也有低等生。」彭家海說道。

齊悅回頭看他笑了。

「多謝誇獎。」她說道。

彭家海笑了。

叮叮咚咚的電話突然響了。

「誰的?」客廳里的人喊道。

「月亮,你家的電話。」有人反應過來也喊道。

齊悅看著油鍋。

「我來吧。」彭家海說道,放下酒杯。

齊悅笑著將鍋鏟給他,忙向電話走去。

接完電話,再回來,彭家海圍著圍裙正利索的翻鍋。

「我來吧,怎麼能讓你這個客人自己動手。」齊悅笑道。

「我來吧,客人不請自來,自己動手吧。」彭家海說道。又左右看,「烤箱…」

齊悅打開烤箱,將鐵盤擺好,想到什麼又去打開冰箱。

「彩椒還是土豆?」她從冰箱門后探身問,

「彩椒吧。」彭家海說道。

這邊的同事探頭看到了,哎哎兩聲提醒別人。

大家都看過來。

廚房裡,高高瘦瘦的男人圍著圍裙煎牛排,身穿淺灰家居服的女人將掰好的菜放進油鍋里。習慣性的吹了吹手指。

不知道說了什麼,兩人都笑了。

「黃姐,你說成多少媒了?夠修幾層功德塔了吧?」同事笑道。

臉上重新粘上紙條的黃英得意的抬抬下巴。

「那是。」她說道。

「哎哎,這海龜怎麼樣?看上去倒是人模人樣的…」另一人帶著幾分不放心問道,「月亮可不能再給豬拱了」

「我辦事你們還不放心嗎?」黃英說道,「怎麼也比吳建峰那混蛋強,要家世有家世,要模樣有模樣,要學歷有學歷,我告訴你們。我們科里虎視眈眈的人多了去了。」

她說到這裡挑了挑眉。

「但是,姐姐我先下手為強。」她笑道。

大家哈哈笑起來。

「姐姐請受我們一拜。」他們齊聲說道。

黃英哈哈笑。

「姐姐。你又輸了。」大家又說道。

這邊的笑鬧聲讓齊悅和彭家海回頭看。

「你的朋友們不少。」彭家海說道。

「是啊,我人真不錯。」齊悅笑道。

彭家海笑了。

「你是不是喜歡自己誇自己埃」他說道。

齊悅微微怔了下,含笑點點頭。

「我怕別人不好意思說出來,就替他們說了。」她笑道,將烤箱里保溫狀態的牛排拿出來。

彭家海笑著將煎好的彩椒擺盤。

「來來,誰還要嘗嘗正宗哥倫比亞牛排埃」齊悅笑道,端著兩個盤子過來。

兩邊都舉手。齊悅將兩個盤子以及刀叉給他們擺過去,眾人又各自取了要喝的酒,紛紛對彭家海道謝。

「彭主任。以後你可要常來。」

「咱們就又多個大廚了。」

大家笑道。

彭家海也笑著應聲好。

「其實我也就會這個。」他笑道,一面喝著紅酒,說笑一時,借著倒酒回到小吧台前。

齊悅正伸手拿啤酒。

「紅酒?」她順手給他。

彭家海道謝,倒了半杯。

「那個病人沒搶救過來。」他忽的說道。

齊悅哎了聲,不解看著他。

「果然是顱腦問題。」彭家海說道,「你中午送來的那個眼科病人。」

真的..猜對了?

齊悅不由愣神。

夢境里跟著那些古代的大夫,她學到那些,在他們眼裡實在是拿不出手的診脈問診的手法,竟然,真的能…有用…

「真是可惜埃」她沉默一下說道。

彭家海點點頭。

「其實就差半天,如果當時就做m日的話,當場就能住院,也不至於會搶救不及。」他說道。

「我不認為是我的緣故..」齊悅說道,晃了晃手裡的啤酒。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彭家海忙說道,「我是想知道,你真是通過那個,什麼診脈,看出的?」

齊悅沒說話。

「我問了中醫部的那些大夫。」彭家海接著說道,「他們說倒是可以的,只是,一般中醫還真不敢說自己能達到這個水平。」

一般中醫…

齊悅怔怔。

那些人…

不是一般的中醫…

那些人,是前輩們嗎….

她的眼前浮現那些人的音容笑貌,笑的,說話,恭敬的行禮的,來回奔忙的,坐著輪椅的,認真專註診治病人的,聚在一起斟酌藥方的。白髮蒼蒼的,年輕朝氣的…..

那些人…

「齊大夫?」

「齊…月亮?」

齊悅回過神,看到彭家海關切的看著自己,手在自己的肩頭輕輕拍著。

「哦,我走神了。」她忙帶著歉意說道,一面揉了揉眼,讓那種酸澀散去。

彭家海收回手,示意她坐下。

齊悅也沒客氣。坐在一旁,轉著手裡的啤酒。

「也不是,我就是略懂一點。」她說道,笑了笑,「這個病人病狀我以前見過吧,在書上見過吧,記不清,我也不確定的,沒想到真的蒙對了。」

說到這裡,她苦笑一下。

「當然。我寧願自己沒蒙對。」她說道。

彭家海點點頭。

「情感上是這樣,但是理智上。這真是一件好事。」他說道,雙手握著酒杯,「聽起來很神奇。」

齊悅笑了。

「哪有神奇啊,這世上沒有奇。」她說道,「奇來源於努力。」

彭家海笑著點頭。.

齊悅低下頭,啪的又開了一罐啤酒。

第二天齊悅走進辦公室的時候,迎來了一大批來訪者。

「來來。齊大夫,給我診診脈。」

「來來,給我」

年輕的或者同齡的。同科室的不同科室的,認識的半認識的來了好些人。

昨天那個眼科病人的事很顯然已經傳開了。

齊悅哭笑不得。

「好好。」她說道,坐下來,擺出架勢,「來。」

一個同事做忙坐下來。

「好,我們胸外科從今天起就要搶中醫部的飯碗了。」他說道,沖後邊的人擺擺手,「來,給我照相,留下這劃時代的一刻。」

屋子裡笑聲更大了。

「王師兄。」齊悅忽的說道,看著這位大夫,「你的肝疼得好好看看了吧?」

王大夫的笑一頓。

「你怎麼知道我肝疼?」他問道,「我老婆給你打電話了?」

昨天晚上他的確肝疼了半宿,吃了止痛藥才睡著了,今天正想著化驗一下呢。

以前他可沒這個毛病,是突然的,除了他們兩口子,可誰都不知道呢。

「真診脈出來了?」圍觀說笑的眾人也驚訝的問道。

「不對啊,還沒診脈呢1

大家又說道。

望聞問切,望是第一要義…

齊娘子,你來看…

病由內生,必映於外…

你莫要急,慢慢看…

齊悅看著眼前一臉驚訝的大夫,眼前浮現的卻是一個淳厚的老者。

夢境里,很多時候,她都在忙著用自己的方式治病傳授,但跟隨著這些人,從南到北,從北到東,潛移默化的,還是學了一些,但自己學的那些,在那些人面前,就是個剛進門學徒一般的水平…

難道,不是夢境嗎?

如果不是夢境,那是什麼?

她抬手。

「下一個下一個。」她說道。

胸外門診出現了熱鬧的一幕,以至於那些領了號來問診的人都嚇了一跳。

「不對啊,我是第一個號啊,怎麼前邊這麼多人排隊?」

很快主任就知道了,黑著臉過來。

「…對,對,對,是肺,我小時候真的犯過1一個年輕女大夫激潰手裡還舉著電話,「我媽說的,我媽都快要忘了!齊姐,你怎麼知道的?」

「知道什麼?」主任喊道。

屋子裡的人這才看到是領導來了,頓時忙安靜下來。

但那女大夫可沒安靜。

「知道我小時候在洗澡盆嗆過水1她喊道。

主任臉更黑了。

「所以呢?今天你就可以不上班了要請病假嗎?」他問道。

女大夫這才看到是主任來了,忙吐吐舌頭站起來。

齊悅也站起來。

「主任,齊姐診脈跟神了似的。」女大夫還是忍不住說道。

「那診不診的出你這個月的獎金是多還是少啊?」主任問道。

女大夫忙笑著吐舌頭轉身跑出去了。

屋子裡的人也都一鬨而散了。

「我說小齊啊..」主任板著臉看齊悅,剛要訓話。

齊悅也抬腳往外走。

「主任啊,我有些不舒服,我去找人看看埃」她說道,不待主任回話,就跑了出去。

主任喊了兩聲,齊悅早跑遠了。

太不像話了!

這些年輕人無組織無紀律越來越不好管了!

主任的鬱悶齊悅沒有理會,她跑到電梯旁,此時正是看病的高峰,根本就輪不到坐,她乾脆轉身進了樓梯間,蹬蹬的上樓。

不是夢!不是夢!她真的經歷過!要不然怎麼會學到這些!

這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誰能給她一個解釋!給她一個科學的理智的解釋!

夢裡那個男人一夜一夜的泣血呼喚,不是夢嗎?不是夢嗎?!

月娘…..

回來..

月娘…

回來礙

********************

下午還有一更。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