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四百零八章似是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6日 07:43 [字數] 457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齊悅1

走進食堂的齊悅聽到喊聲,她看過去,幾個熟悉的大夫沖她招手。

「怎麼?是我請我吃飯嗎?」齊悅笑著走過去。

「少來了,你請我們吃飯。」她們笑道,一面亂亂的在餐桌前坐下來。

「我現在窮死了。」齊悅說道,也坐下來,「你們要體諒我是個病人1

大家哄聲笑。

「你是病人,還這麼早要上班。」有人笑道。

亂鬨哄的打了飯,擠在一張桌子上吃。

「果然是病人要大補。」一個大夫看齊悅的餐盒笑道,「全是肉菜。」

大家便都湊過來看。

「哇,豬頭肉埃」

「小齊,你不是不愛吃這些油膩膩的嗎?」

不吃的嗎?

齊悅愣了下。

吃飯當然要吃肉,燉得爛爛的豬頭,一次一大口…

男人笑道,一筷子夾過來。

齊悅閉眼晃了晃頭。

「大補嘛。」她笑道,指了指自己頭,「我可是傷了頭的。」

大家又是一陣大笑,笑聲引得食堂其他人都看過來。

「喏,胸外的月亮又回來了。」

「是啊,熱鬧多了。」

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此時走進食堂。

「建峰,你想吃什麼?小火鍋怎麼樣?」崔秀問道,轉頭見上蚰誑矗似乎沒聽自己說話,便也順著視線看去,頓時拉下臉。

耳邊聽著同事的說笑,齊悅低著頭吃自己的飯菜。

「齊悅埃」

女聲在頭上響起來。

說笑的眾人都看過來,頓時面色都不好。

吳建峰面色也不好看。

「崔秀。」他咬牙低聲喊道,一面再次扯崔秀的胳膊。

崔秀甩開他。

「幹嗎?」她說道,「大家都是同事。齊悅這麼大的事好了,不能來問候一下嗎?以前沒好時還總是去看呢。」

周圍的人面色很是尷尬。

「崔秀,跑這麼遠來這邊吃飯啊,三食堂不是離中醫部很近嗎?」一個女大夫似笑非笑道。

「周姐,誰讓你們胸外的食堂飯菜香呢。」崔秀也似笑非笑道,「讓人吃過一次就忘不了。」

這邊說話,齊悅卻低著頭吃飯,似乎是沒聽到。

這落在崔秀眼裡便是故意的了。

「齊悅。」她又喊道,伸手敲了敲桌子。

齊悅這才回過神,抬起頭。

「哦。崔秀埃」她說道。

「祝賀你康復埃」崔秀說道。

齊悅含笑點點頭。

「謝謝。」她說道。

崔秀還要說什麼,齊悅身上呼叫器響了,她飯盒也顧不得拿就起身。

「幫我拿回來。」她說道。

大家忙沖她擺手。

「哦對了。崔秀。」齊悅抬腳又看崔秀。

那個夢裡,中藥注射劑…

她不由笑了笑。

「謝謝你啊幫了我個大忙。」齊悅說道。

她說完就疾步跑走了。

崔秀一頭霧水。

「什麼忙?」她問道,看著吳建峰。

吳建峰沒看她,扯她走。

「我幫她什麼忙?撿了你這個前男友嗎?她是在笑我是不是?」崔秀氣道。

「你少說兩句吧,這飯不吃了。」吳建峰這次是真生氣了。甩開崔秀大步走了。

滿食堂的人都看過來,崔秀咬著下唇跺腳,追上去。

「真是,自取其辱。」

「就是,何必呢。」

齊悅這邊的同事搖頭說道。

病房裡站了好些人,神情微微焦急的看著病床上的病人。

「齊大夫。剛剛才這樣的。」護士額頭微微出汗的說道。

齊悅已經俯身開始做檢查。

「閉眼時眼皮顫抖已經消失了,心率也達到120了。」她說道,站起身來。「吸氧。」

護士們應聲是,忙忙的依言而行。

「大夫,這是怎麼了?好好的不是說手術很成功嗎?」家屬在一旁哭道。

吸氧病人的狀況沒有好轉。

「齊大夫,去化驗吧。」護士們建議道。

這時候得靠儀器來查了。

齊悅皺眉沒說話,看著病床上的病人。落在那病人的手腕上。

她下意識的伸出手搭上脈搏。

護士們驚訝的看著她。

搭上脈搏,齊悅覺得自己腦子裡自然地出現一些名詞。

那些。她,不該會的,中醫的,論斷…

受驚之下她猛地收回手。

「齊大夫1護士再次催促道。

化驗嗎?這癥狀…

只要是病,都有外部對症反應…

齊娘子,雖然沒有你要的那些東西,但是,我想我們能看到能找到…

是誰在她腦子裡說話?

如此清晰的夢境礙

齊悅再次閉了下眼,坐下來。

「齊大夫?」護士們已經準備推床了,見狀驚訝的問道。

「這幾天有什麼不對的狀況嗎?」齊悅問道,一面仔細的查看病人的五官。

「不對的?」家屬疑惑的說道,對視一眼,都搖頭。

「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齊悅問道。

護士們看著這病人的反應。

「齊大夫。」她們再次小聲提醒。

「不舒服?」家屬們對視一眼,有一個哦了聲,「前幾天,小強說他覺得有風吹的不舒服。」

風?

齊悅扭頭看窗戶。

術后三天,這間病房時封閉的,再說這人蓋的很嚴實。

「對,對,說臉上有風吹…」另一個家屬說道,「還叫了護工來檢查窗戶呢…」

風…

「齊大夫,病人眼球上翻了1護士喊道,聲音有些驚慌。

齊悅猛地站起來,目光逐一掃過。最終落在輸液器上。

她伸手翻看其上的葯卡。

「是頭孢過敏。」她說道,一面伸手就拔針頭。

護士嚇了一跳。

「不可能的,這幾天一直輸的這葯。」她們說道,一面也低頭看病人,「而且,他也沒有過敏反應埃」

齊悅已經利索的拔下針頭。

「靜推地塞米松,肌注異丙。」她說道。

她是大夫,她說了算,護士們應聲是。

齊悅低頭寫了處方,這邊急忙忙的執行。

齊悅沒有離開病房。看著大家忙碌。

兩劑葯打了進去,病人果然有好轉。

大家都鬆了口氣。

「齊大夫!真的是過敏!有反應了1一個護士忽的指著病人的耳朵說道。

大家忙看去,見病人的耳邊一片紅疹蔓延開。

所有人都忍不住拍了胸口鬆口氣。

「謝天謝地」

這要是還掛著輸液去檢查。只怕到樓下人就沒救了。

「雖然書上都學過,有些過敏癥狀會在兩到三天內出現,但猛地遇到了還真是想不起來。」護士們說道。

「還好,還好,來得及。」齊悅說道。「下次注意點。」

護士們忙應聲是。

又觀察了一會兒病人,上班的時間也到了,其他大夫也都來了,齊悅交接了病人的情況,便回到了辦公室。

吃了一半的飯盒被同事帶回了,就放在桌子上。

齊悅將飯盒放進微波爐。看著窗外,她的辦公室在三樓,正對著大街。怔怔出神,直到有人敲了敲門。

「還沒吃?」黃英走進來問道。

齊悅笑著從微波爐里拿出飯盒。

「上午我值班。」她說道。

病房值班是最忙的,不按點吃飯很正常,很多時候都顧不得吃飯。

「你下班了?」她一面打開飯盒,拿起勺子。一面問,示意黃英坐。

黃英點點頭。

「晚上聚聚?」她問道。

聚聚的意思就是去齊悅家聚餐。

這是她們的老習慣。

齊悅笑著點頭。

「不過我的冰箱都是空的。你們想吃什麼自己去買,我回去給你們做。」她笑道,一面大口的吃飯。

「你剛才在想什麼?」黃英問道。

「什麼?」齊悅含著飯問道。

「小月,你最近常常發獃,是不是有什麼心事?」黃英問道。

齊悅笑著搖頭。

「哪有。」她說道,「我已經出院了,不是你們腦內的病人了,你別對我進行追蹤查訪了埃」

黃英撇撇嘴。

「那傢伙的結婚請帖,你收到了沒?」她遲疑一下,問道。

齊悅愣了下,想起什麼,一手翻桌上,從一堆病例子下抽出一張請帖。

「真是」黃英很生氣,伸手奪過來,在桌子上啪啪拍,「真是服了這不要臉的東西了還說什麼就等著你好了他們才結婚,怎麼?是等著好了當面打你的臉嗎?」

齊悅搖頭笑。

「小月,這沒什麼,你別往心裡去,好男人多的是,哎,我們腦內,新來一個,海龜」黃英又忙安慰,挑挑眉說道。

齊悅更是大笑,伸手從她手裡奪過請帖。

「哎,你可別去,犯不著,憑什麼給他們上禮金…」黃英瞪眼道,話沒說完,見齊悅隨手一拋。

那張請帖就准準的落進廢紙簍里。

黃英沖她伸出大拇指。

「齊大夫1門外有人喊道,「周主任的手術你跟不跟?」

齊悅忙咽下口裡的飯,剩下的半盒也不吃了。

「跟,跟。」她說道,一面起身。

「下午手術埃」黃英也站起來。

「哦,有個全肺切除。」齊悅說道。

「那下了手術就晚了,改天再聚吧。」黃英說道。

齊悅點點頭。

齊悅走出了醫院辦公樓大門的時候,夜色已經降下來了。

「齊大夫,下班啦。」

過往的人打著招呼,齊悅一一笑著,北風刮著雪粒子灑下來,很快水泥路上就鋪了一層晶瑩。

租住的地方距離醫院很近,從西門出去,就是一條繁華的夜市。

「這魚還新鮮嗎?」

「大姐,菠蘿要不要?」

「…二斤排骨就好了」

很快,齊悅的手上就拎著三四個帶子,雪越下越大,街上的人越來越少,她將大衣的帽子扣在頭上,加快了腳步。

街邊的商鋪音響還在響亮。

「…沒有你了我怎麼辦 …一個人上班… 一個人下班… 一個人在大大的城市… 沒人說晚安… 整夜陪伴著孤單孤單…」

齊悅不由站住腳,扭頭看去。

音樂還在迴響。

滴滴身後汽車的鳴笛聲。

齊悅回過神,讓開路,接著走去。

屋子裡的燈亮起,齊悅抬腳踢上門,將鞋子甩開,光著腳在暖暖的地板上小跑著進了廚房,將東西扔在餐桌上,拉上窗帘,便去換衣服。

開火一邊熱水,一邊燉著排骨,電飯鍋里米也散發出香氣,廚房裡卻沒有齊悅的身影,從室傳來她的歡呼聲。

「沒錯,就是這個。」她自言自語說道,抱著筆記走出來,放在茶几上,點了下,叮叮咚咚的音樂聲便響起來了。

水開的聲音讓齊悅忙過去,關火,嘗了嘗魚湯。

「奧依希」她嘀咕一句,拉開櫥櫃。

一盤湯一盤小菜一碗米擺在桌子上。

「好了,吃飯。」她說道,將筷子頓頓。

餐廳里橘黃燈下,穿著灰色家居服的女人安靜的吃飯,屋子裡一遍又一遍的重複回蕩著筆記里傳出的歌聲。

沒有你了我怎麼辦

一個人吃飯…

一個人洗碗…

一個人在大大的房間…

對著天花板

所有畫面心酸…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