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四百零六章可尋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5日 11:25 [字數] 44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天色暗下來的時候,京城皇宮,勤政殿的大門依舊緊閉。

蔡重腳步匆匆而來。

「爺爺,一天了都」門口的小太監如同見了救星忙忙的接過去低聲說道。

「用膳了嗎?」蔡重低聲問道。

小太監搖頭。

蔡重嘆口氣,推開門。

殿里沒有點燈,昏黑一片。

「陛下。」蔡重忙大聲說道,一面忙擺手讓小太監們點燈。

燈逐一亮起來,正殿龍椅上端坐的人影也變得清晰。

奏章堆滿了案頭,幾乎擋住了其後的人。

「我的陛下,您這一天看了這麼多…這,這這可怎麼受得了。」蔡重上前,顫聲喊道。

端坐的皇帝這才動了動身子。

「受不了也得受埃」他慢慢說道。

「陛下,等明日也能看的埃」蔡重哽咽道。

「等?等不得。」皇帝依舊慢慢說道,「這世上的事是等不得的,也是不能等的。」

他說著話伸手又拿起一奏章。

蔡重噗通就跪下了。

「陛下,老奴知道您心裡難受…」他哽咽說道。

皇帝笑了。

「朕為什麼要難受?該難受又不該是朕1他依舊慢慢說道,抬手將一個奏章扔下來。

奏章落在地上打開,借著旁邊的燈蔡重看到是常雲成的摺子。

請婚配縣主齊月娘的摺子。

「生既然不同眠,死,又何必同穴。」皇帝慢慢說道,站起身來。

蔡重俯身叩頭。

「陛下,齊娘子,已經安葬了。」他低聲說道。

大殿里便又是一陣死靜。

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聽到緩緩的腳步聲。

皇帝一步一步的走下來,向外而去。

「你們都聽好了,朕記著,你們也替朕記得,朕一定要善待恩待寵待常雲成,他不是要建功立業榮華富貴嗎?他不是要風風光光嗎?朕就讓他榮華富貴升官發財步步高升年年有功歲歲有賞,讓他好好的活著,風風光光的活著,心滿意足的活著1

大殿里回蕩著皇帝清清冷冷的聲音。殿門被拉開又拉上,因為大力砰的巨響聲嚇得人心跳驟停。

砰的一聲響,讓齊悅的心陡然一跳。

那種窒息的感覺再次鋪天蓋地而來。

她下意識的划動手腳,頭卻被一物重重的砸到…

什麼東西啊,她下意識的抬手抓祝

急救藥箱!

又是你…

一陣頭暈目眩她再次昏睡過去。

但砰的響聲又響起來了。

齊悅的眼皮不由跳了跳。這一次窒息的感覺沒有了。

耳邊有模模糊糊的說話聲。

「你幹什麼,毛手毛腳的,把你姐姐吵到了怎麼辦?」

正在將毛巾在水盆里燙洗的婦人說道。

剛進門的年輕人吐吐舌頭。

「媽,把姐吵醒不是正好。」他說道。

門又被推開了,一個胖乎乎的護士走進來。

「伯母,來這麼早?」她笑著打招呼。

「小黃,你來了。」齊母含笑點頭。

「黃姐。」年輕人也笑著打招呼。

黃護士笑著拍了拍年輕人的胳膊。向床邊走去。

「來,我看看,小齊今天怎麼樣?」她說道,含笑從兜里拿出小手電筒。站定在床邊。

床上的齊悅睡得安靜平和,面色如常。

「躺的都長胖了,等醒了又該上愁減肥了。」黃護士搖頭說道,這句話聽起來很輕鬆帶著玩笑。但她的神情卻是低落,說完這句話。又看了一眼這平靜的睡容,輕輕的嘆口氣,拿起小手電筒,一手撫上齊悅的眼皮。

光刺激讓齊悅有些不適,她不由想要避開。

雖然她的意識里是利索的擺頭躲開,但實際上反映出來只是頭微微的動了動,幾乎是讓人察覺不到的動。

這種微小的動,人沒有察覺,機器卻察覺了。

黃護士的手停頓了下,她有些詫異。

「怎麼了?」齊母察覺了,問道。

年輕人也緊張的站過來,不動聲色的扶住母親的胳膊,萬一要有什麼事…

「齊悅,齊悅。」黃護士看了眼儀器,又看床上的人,她不由拔高聲音喊道,「齊悅,你聽得到了是不是?你聽到了是不是?你眼皮動一下!我是黃英,你聽到了,給我眨眨眼1

齊母身子一軟,年輕人忙扶祝

「小黃,你,你說什麼」她顫聲問道。

期望太久,失望太多,連一絲僥倖也不敢想了,陡然聽到這句話,她實在是…

黃姐?黃英礙

和自己關係最好的護士…

又是在做夢了?

齊悅眨了眨眼。

黃護士猛地站起身,要說什麼又說不出來。

她轉身向外跑,因為慌張撞到了齊母才端出來的水盆,里啪啦的響聲在病房裡回蕩,引得病房外的人都向內看。

黃護士腳步未停沖了出去。

「齊大夫!齊大夫1她喊著奔出去。

腦內專家門診在四樓,黃護士衝上來時,齊悅的父親剛送走一個病號,正和三個人說話。

「說過多少次了,來了就來了,不要拿東西。」他說道,看著放在那三人腳下的大包小包。

三個人穿著樸實,一看就是鄉下來的。

「自家種的,自家種的,不值錢。」其中一個年長者靦腆的說道,坐在那裡有些拘束,「小齊大夫是因為我們…」

「不是因為你們。」齊父打斷他,搖頭,「相反,要不是你們,連夜抬著她下山迎救護車,搶下她一條命。我要謝謝你們才是。」

三人更拘束了,手摸著膝蓋連說當不得當不得。

「齊大夫,我們這次來一是看望小齊大夫,二來是謝謝齊大夫你幫我爭取的合作資金,這對於我們基層醫院來,是很大的幫助埃」一個穿著好一點明顯是個幹部的男人,起身伸出雙手說道,「真是太感謝了。」

齊大夫忙也起身,和他握了握。

「太客氣了太客氣了。」他說道。

「哦對了。齊大夫,還有一件事。」那幹部說道,「前幾天找到了一件東西,是小齊大夫的吧,我們順便送來了。」

齊父有些意外。

「對對。前幾天我們鄉里植樹,挖溝的時候找到的。」其中的年輕人說道,忙從牆邊扯過一個大口袋,打開,「真是奇怪啊,就在齊大夫出事不遠的地方,當時怎麼沒看到。野地里扔了這麼久,都快爛了。」

他說著話打開了,拿出一個破破爛爛的箱子,依稀可見其上紅十字的標誌。

「哦。這個埃」齊父忙伸手拎過來,看著這藥箱,「是,是小月的。」

他這話剛說完。門外黃護士的喊聲傳進來。

齊父有些驚訝,是有急診嗎?

很少有這樣在樓道里大聲喊他的了。

三個人也知道像齊大夫這樣的專家都很忙的。聞言很知趣的站起來。

「齊大夫你忙,我們去病房看看小齊大夫就走了。」幹部說道,再次伸手。

齊父和他握住,晃了晃。

「中午我安排,吃了飯再走。」他說道。

話音未落,門咚的被黃英撞開了。

「齊大夫,齊悅有反應了1她直接喊道。

一大群人從樓道里急匆匆的走過,電梯門打開,看到這麼多人,內里幾個人嚇了一跳。

其中一個帶著眼鏡的年輕男人看到齊父,微微低下頭。

「伯父。」他喊道。

齊父看了他一眼,嗯了聲。

一旁的黃英看到他則是拉下臉,扭過頭。

他們走出來,這邊人急忙忙的進去,電梯門徐徐關上。

「…小月什麼時候有了反應?就剛才?光反應?」

電梯門關上前,這句話傳入年輕人的耳內,轉過身要走的他猛地站住了。

「建峰?」同行的人不解的回頭喚他。

年輕人哦了聲,看著電梯上的數字。

5、6、7,最終停在了8樓。

那是腦內科的病房。

腦內的大夫去腦內的病房是很正常的,但是…

「建峰,幹什麼呢?走啦。」前邊的人不耐煩的喊道。

「那個,我先不去了。」年輕人說道,「我想起有個病例主任要看,我去拿下來,待會兒例會見了給他。」

大家便擺擺手先走了。

年輕人按下了電梯。

齊悅覺得自己已經浮在水上了,她可以順利的呼吸了,也沒有那種濕重的垂墜感。

是怎麼回事呢?

她是怎麼了?

「齊悅齊悅…」

耳邊的呼喚聲越來越多越老越大。

「齊悅,聽得到?眨眨眼…」

「小月,小月,我是媽媽,聽得到?動一下手指…」

「姐,姐!你的巴西龜被我養死了…」

齊悅忍不住想要笑。

這臭小子!

「她笑了1齊悅弟弟大聲喊道。

大嗓門蓋過了屋子裡其他聲音。

「爸,你看到了沒?她笑了1他又指著床上喊道。

齊父當然看到了,他的手微微有些發抖,深吸一口氣。

「請康大夫他們來吧。」他說道。

黃英應了聲,轉身向外跑去。

門邊站著的年輕人忙閃到一邊轉過身,聽著黃英的腳步向另一邊跑去。

他再次轉過身,從開著的病房門看到裡面。

「太好了,太好了…」

「就說嘛,小齊大夫一定會沒事的…」

「就是就是,這都快一年了,終於有好消息了…咱們這就回去給鎮上的人說…」

「…奶奶廟的香火就是靈,回去得殺豬還願了」

跟進來的三個鄉下人激動的說道。

門外的年輕人忍不住吐了口氣,臉上神情亦是激動。

有人在後猛地拍上他的肩頭。

年輕人嚇了一跳。

「吳建峰,你幹什麼呢?」女聲喊道。

吳建峰看著眼前的女人,鬆了口氣。

「崔秀,你嚇我一跳。」他說道。

「你才嚇我一跳呢。」崔秀說道,哼了聲,越過他看病房的門,「幹嗎?拿病例拿到前女友這裡了?」

腳步聲從樓道里傳來,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真的有反應了。」

「那太好了。」

黃英帶著三四個大夫疾步而來,看到門口站著的兩人都微微愣了下。

吳建峰低頭對大家略一點頭,這些都是前輩。

「老康1

病房裡傳出來齊父的喊聲。

大家便不再停留,疾步進去了。

很快屋子裡傳出高興的歡呼聲鼓掌聲祝福聲。

「哎呦,不會吧,醒了?」崔秀很驚訝,要向內走去看。

吳建峰伸手拉住她。

「走吧,人這麼多,別添亂。」他說道,轉身就走。

「喂,誰要來這裡的埃」崔秀瞪眼說道,看了眼病房,甩手追上大步走了的男人,「不過,那女人真醒了啊?真是命真大…」

感謝9月14號金欽、狂奔的洋蔥、峽兮 、帥貓頭鷹、luck月、凱恩卡特 、懶羊羊好 、紅茶拿鐵、影子黯然、嘎咕寶貝打賞平安符,感謝元慕、花草季節 、11打賞香囊,感taiwan仙葩緣飄紅,感謝笑笑66 靈獸蛋飄紅,我知道你們非常傷心,我也很傷心。謝謝。同悲。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