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四百零四章不歸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4日 08:31 [字數] 431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八月初的時候,一陣爆竹聲讓原就熱鬧的街上變得更熱鬧了。

街上的人都向那邊涌去,將這條街堵得水泄不通。

定西侯府的馬車無奈的停下。

「侯爺,這邊走不了埃」外邊的小廝跑過來說道。

「怎麼就走不了?京城這麼大,難道連條路都不讓我們定西侯府走了嗎?」定西侯沒好氣的喝道,唰的拉開帘子,怒氣沖沖。名門醫女403

「那就只有等等了,街上人太多過不去。」小廝無奈的說道,一面伸手指了指。

定西侯看過去,果然見人山人海喧鬧無比,其間爆竹聲聲不斷,煞是熱鬧。

「幹什麼呢?」他沒好氣的嘀咕一句。

如今定西侯最見不得的就是熱鬧。

一個小廝氣喘吁吁的跑回來了。

「侯爺,侯爺,是巨鹿王給千金堂送匾額呢1他高興的喊道,「還有好多好多錢呢1

千金堂…

定西侯愣了下。

「王爺客氣了。」齊悅笑著施禮。

巨鹿王府的管事含笑還禮,兩個小廝抬上匾額。

站在齊悅身旁的安老大夫都面『色』喜悅。

「安大夫。」管事邁進門的時候,又停下腳,看著安老大夫。

齊悅轉頭看安老大夫,面帶微笑站開一步。

管事也沒有再說話,而是沖安老大夫低頭略一施禮,然後抬腳便進去了。

這簡單的看似隨意而做的動作讓外邊圍觀的人群議論紛紛。

「那個,不是當初被巨鹿王打斷腿趕出京城的安大夫嗎?」

「啊,還有這種事?」

「是啊是啊,當初治死了巨鹿王的嫡子」

「啊,那不是庸醫嗎?怪不得會被打出去」名門醫女403

「那現在那管事對他施禮哎」

「聽說這次是安老大夫治好了小王爺」

「那就不是庸醫嘍,大夫嘛,哪能包治百病的。總有能治好能治不好的」

「對對」

又一陣熱鬧打斷了民眾的議論紛紛,一擔一擔的禮盒抬向千金堂。

「這麼多錢氨

「這千金堂不是一直沒開張嗎?原來這麼厲害啊?」

「那當然,人家神醫嘛,一般人根不出手的…」

「那以後咱們可得注意點」

人越來越多擠著向這邊看,要看清楚這千金堂里神醫們的模樣。

定西候被擠了出去,看著那女人邁進門去,他再抬頭看了眼千金堂的匾額轉身悻悻的離開了。

街道邊謝氏的馬車掀著帘子,謝老夫人正向外看。

定西候看到其內坐著的謝氏,只覺得一口悶氣堵在嗓子眼。

「要不是你…」他忍不住說道,話說一半。又頹然,「要不是我…當初…唉…」

他最終嘆口氣不再說下去,低頭上了自己的馬車。

「繞路吧。」

馬車裡傳出悶悶的吩咐。小廝車夫們應聲是,催馬而行。

謝老夫人放下車簾,擋住了謝氏的視線。

「後悔嗎?」謝老夫人問道,看了眼謝氏。

謝氏面『色』木然。

「後悔。」她說道,扭頭看著窗帘邊。隨著車的走動,窗帘縫隙里可以看到那街上熱鬧的場景。

看看這女人如今這般風光,再想想她的雲成,關外寒苦。名門醫女403

她真後悔沒在那三年裡讓女人消失,要不然,怎會有今日。

那邊定西候家的馬車消失在京城。這邊千金堂前熱鬧尚未落盡,千金堂後巷子里三輛馬車整裝待發,進進出出的人將大包小包的裝車。另有十幾個鏢師整理馬匹。

「齊娘子。」他們看到門內走出的女子,忙恭敬的含笑問好。

「又讓你們費心了。」齊悅笑道還禮。

「齊娘子出手大方,我們巴不得多費幾次心呢。」鏢師首領笑道。

打過一次交道知道這女子『性』格爽利,大家說話也少了幾分拘束。

齊悅果然笑了。

「我是不是都快成老鼠了,總是四處搬家。」她笑道。

大家忙著笑著說可不敢這麼說。

阿如將齊悅的『葯』箱放上車。

「你真要去啊?」齊悅看到她有些無奈的說道。再看在一旁查看車物的胡三,「老師回永慶府了。京城這裡只有胡三一個人,你留下來幫他照看順便成親,都不小了。」

阿如查看車內的鋪設,回頭看她一眼。

「我說過的,等你成了親,我再成親。」她說道。

齊悅聳聳肩無奈。

這邊阿好腳步匆匆的過來,面上神情不耐煩,是因為身後跟著的兩個小丫頭。

「阿好姑娘,求求你求求你。」她們反反覆復的說著這句話。

「哎呀討厭。」阿好跺腳停下看她們,「我又不是護士,我也不是你們巨鹿王府的丫頭,我為什麼要去伺候你家小王爺!走開走開1

兩個丫頭神情不變,不急不惱,似乎早已經習慣這個,阿好不走,她們也不走,阿好轉身再走,她們又開始跟著繼續哀求。

齊悅看得不由笑,伸手拉住跑過來的阿好。

「你真不想留在這裡啊?」齊悅問她,「跟著我跑那麼遠,可不是享福的,不如去王府當一段家庭護士,等到時候和胡三一起過來找我。」

「我不去,我就要跟著娘子。」阿好說道,緊緊抓著齊悅的胳膊,「娘子,你是不是嫌棄我笨什麼都幫不上你不要我了啊?」

阿如瞪她一眼。

「要是嫌棄你還會等到現在嗎?」她說道,將一條褥子塞過來,「去再鋪一下。」

阿好歡天喜地的上車去了。

「你們回去吧,她要是不願意我也沒辦法。」齊悅對那兩個丫頭說道。

兩個丫頭應聲是轉身走了。

齊悅再看了眼四周,拍了拍手。

「走了走了上車上車。」她說道。

胡三便忙催著面前的四個弟子上車。

「跟著師父機靈點,別只知道吃吃睡睡,多少弟子羨慕你們呢能跟在師父身邊。爭點氣埃」他揣著手說道。

四個弟子神情恭敬的應聲是,帶著興奮與激動上車。

胡三這才疾步到齊悅的馬車前。

「師父,等過年的時候我就去看你們。」他說道。

齊悅笑著點頭。

「好啊,到時候來娶新娘子。」她笑道。

胡三嘿嘿笑了,阿如也帶著幾分羞意抿嘴一笑,坐進車裡面去了。

皇宮內,日復一日無休無止批複奏章的皇帝停了下手。

「走了嗎?」他問道。

蔡重忙應聲是。

皇帝沒有說話,低下頭看著奏章,握著筆的手卻並沒有動。

「老奴去…」蔡重抬頭說道。

話沒說完被皇帝打斷了。

「你去幹什麼?」皇帝說道,皺眉。「這不是很好,朕沒看錯她。」

蔡重忙笑著應聲是。

「齊娘子有情有義,陛下自然不會看錯。」他笑道。「老奴是想去送送她,雖然沒認識多久,不過,老奴心裡還有些怪捨不得的…」

皇帝笑了。

「不是看人家一場手術嚇的幾天睡不著覺的時候了,想什麼想。有什麼可想的。」他說道,擺擺手。

蔡重嘿嘿笑著躬身退下。

大殿里恢復了安靜,皇帝提起筆,又停下。

倒真是有些…

八月底的天氣對於遼東來說已經涼意森森了。

江海一溜小跑。

「大人,大人,傢具都打好了。你看看去不?」他喊道。

一棟乾淨整潔的小院子里,常雲成正看著匠人粉刷牆壁,聞言轉過身。

「廢話。」他說道。一面抬腳。

江海嘿嘿笑。

「我辦事大人你放心,都是最好的料,也是最新的式樣。」他說道,一面跟著常雲成向後院而去。

後院地方也不小,這邊種了果樹花圃。還堆砌著山石,那邊則是一溜的平房。此時也有匠人在忙碌修整。

「大人大人你看,我讓他們給這邊做的牌子。」江海從那邊拿了一個木盤跑過來,獻寶似的遞給常雲成。

實驗室。

常雲成哈哈笑了。

「我看娘子的住處都有屋子掛著這個。」江海笑道。

常雲成笑著沒理會他,徑直走到忙碌的木匠面前,查看他們打磨的傢具。

「這裡『亂』,大人小心些。」工頭小心的陪笑說道,怎麼這位大人總是來這邊看,還嫌棄他們做的慢,你三天一看的自然沒什麼變化,你要是十天半月的來看一眼,那就不一樣了。

「太慢了。」常雲成搖頭說道。

工頭暗自撇撇嘴,看看,又來了。

「就是你們可快點,我們家夫人最遲月底就要到了。」江海叉腰說道。

工頭笑著應是,又引著常雲成去看打好的床。

「江南最新的式樣」他帶著得意介紹。

正看得高興,外邊有人急惶惶的衝進來。

「大人,急報。」一個侍衛面『色』慘白的說道。

常雲成轉過頭看他。

「什麼事?」江海問道。

那侍衛低下頭將手裡的信筒舉起來。

皇宮裡,蔡重看著小太監們擺弄著一盆盆的菊花,紅紅白白黃黃,日光下煞是好看。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他伸手指點著,「送到陛下的寢宮去」

「爺爺,爺爺」有人大呼小叫的衝過來。

半路還摔了一跤,惹得四周的小太監低頭笑。

蔡重沒好氣的甩了袖子,看著連滾帶爬到自己跟前的太監。

「我說,你誠心是要丟我的人是不是?以後別跟人說你是我干孫子」他豎眉訓斥道。

那太監顧不得施禮認錯,忙忙的打斷他。

「爺爺,您先別訓話了,可是出大事了1他說道,將手裡一張紙遞過來。

蔡重哼了聲。

「真是『毛』手『毛』腳的,什麼屁大的事你就這樣了?」他說道,接過信紙抖了抖,眯著眼看過去,頓時面『色』大變。

「我的娘」他喊道一口氣沒上來,人竟然向後倒去。

嚇得四周的人忙撲過來扶住又是掐又是拍的好容易折騰過來了。

蔡重顧不得喘氣,推開那些圍著的太監就跑,跑的跌跌撞撞。

「還說別讓我說是您孫子,咱祖孫兩個這不是一樣嘛還不如我呢」蔡重的干孫子太監忍不住嘀咕道。

蔡重跌跌撞撞的衝進宮殿,裡面皇帝正和李桐說話。

「陛下,陛下。」蔡重第一次沒經允許也沒看皇帝的表情進門就喊道。

皇帝皺眉看向他。

蔡重噗通跪下來,整個人伏在地上瑟瑟而抖。

「陛下。」他聲音也抖的連不住,將手裡的信紙舉了起來,「出事了1

感謝書友130808104159929、衣錦褧衣、慧慧—姐姐、瞧著水水兒、大珠小珠、快樂紫妍、懶羊羊好、峽兮、寧寧71、狂奔的洋蔥、放飛夢想、凱恩卡特、金欽打賞平安符,感謝元慕打賞香囊。

.cc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