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四百章同病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1日 07:57 [字數] 39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麻醉藥后,司馬小王爺睡過去了,抓著阿如的手還沒鬆開。

「掰開。」齊悅看了眼說道。

阿如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一旁的胡三忙上前果然掰開了,其間阿如忍不住倒吸涼氣聲作痛。

看著阿如的手,阿好不由低呼一聲。

手上被攥的青紅一片。

「去讓太醫看看骨頭有事沒?」齊悅忙說道。

胡三不由分說捧著阿如的手就快走。

這邊麻醉中的司馬小王爺手中失去了依仗,開始焦躁不安。

站得就近的阿好下意識的將自己的手放過去。

司馬小王爺緊緊攥住,這才安靜下來。

「慣的他。」齊悅皺眉道,「去找根棍子給他握著。」

阿好忍不住笑。

「沒事沒事。」她說道,「娘子你們快去忙吧,我別的忙也幫不上,讓他安靜下來,免得再把傷口弄開了。」

這時候也沒有止痛泵,麻醉藥也不能用太多了,司馬小王爺經歷了第二次縫合,身體心理雙重壓力,也只有這樣了。

齊悅點點頭,囑咐幾個看護弟子注意事項,便走了出來。

這邊屋子裡,巨鹿王和安老大夫都安靜的坐著。

齊悅也不看他們,接過奢來的炭條,有兩個弟子將白板搬過來。

「…傷口裂開是術后併發症之一..」她說道,伸手在白板上唰唰的寫畫起來,一面解說。

巨鹿王看不懂也聽不太懂,有些茫然。

安老大夫則認真的專註的聽著。

白板上很快勾勒圖畫,展示了傷口在病人各種反應下的變化。

「…咳嗽、屏氣、劇烈動作…腹腔內壓力突然增高…然後就…砰..」

齊悅說道,轉過身做個了裂開的動作,手指上還夾著炭條。

巨鹿王的眼前便有出現了進門那一刻看到的駭人場景,他不由微微閉了閉眼。

「這就是我給你的解釋。」齊悅說道,將炭條扔過去。

一個弟子准準的接祝

「你兒子是由於見到你情緒激動。動作過大屏氣腹壓增高導致傷口裂開。」齊悅轉過身看著巨鹿王說道,「如果他遵醫囑的話,就不會有這種狀況,所以,我們又一次救了你兒子的命男男一一纏綿入骨。」

說道這裡齊悅沖他微微一笑。

「不用謝,這是我們該做的。」她說道。

原來美人一笑並非都是賞心悅目的!

巨鹿王認識到這個道理。

他看著這個皮笑肉不笑的女人,臉色再次陰沉幾分。

「你們該做的?這就是你們該做的?」他開口說道,看著齊悅。「聽說是你給我兒診治,那麼這時候你為什麼現在才來?這就是你該做的嗎?」

「王爺,我師父家裡有…」安老大夫忍不住要開口。

齊悅抬手制止他。

「小王爺的病,已經由我的弟子接手了。」她說道,看著巨鹿王,「不是我誇口,我這個弟子。」

她伸手指了指安老大夫,「天分奇高,醫術超群,如果不是被人半途折斷。小王爺的病一開始就無須我出手,他一個人就足夠了。」

一口一個弟子。一口一個天分奇高!

話里話外全是你們巨鹿王家毀了我的弟子!

安老大夫成名建業的時候,你還沒生出來呢!說的好像真的是你一手教出來的弟子一般!

不過,這姓安的從哪裡弄來這麼一個無知無畏囂張的女人,竟然貌似皇帝和太后都縱容。

「有沒有天分,現在說還早了些。」巨鹿王站起來,冷笑一聲說道,轉身走了。

他不是給這兩個人面子。他是給陛下和太後面子,但如果真有什麼事….

那麼這一次,誰的面子也休想保住這兩個人的命!

巨鹿王在病房門外被攔祝

「本王不管你們什麼狗屁醫囑。本王只知道本王的兒子在裡面,本王就要進去。」他沉聲喝道。

門前的弟子們無奈的對視。

屋子裡傳出說話聲。

「父王,父王…」

「小王爺你別怕你別怕。」

「又不是你被割開肚子,你當然那不怕1

「小王爺,我也被割開過..」

屋子裡沉默一下,外邊的人也愣了下,巨鹿王停下要推門的手。

「什麼?」司馬小王爺看著床邊的丫頭,有些驚訝。

「我以前肚子里的一個…恩..叫什麼脾臟的地方..」阿好說道,手放在腹部,「被踢壞了,差點死了,就是我家娘子給我割開肚子然後把破了的地方縫起來,我才好了的。」

司馬小王爺看著她,一臉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

阿好左右看了看,兩個弟子去端湯藥了,屋子裡現在只有她。

「小王爺,你看了別告訴別人。」她低聲說道,伸手解衣衫,掀起衣角,將肚腹裸露於外。

司馬小王爺瞪大眼了,看著眼前這小丫頭肚子到腰腹的那一道疤痕,在白凈如玉的肌膚上格外的猙獰棄后重生之風華最新章節。

到底是在一個陌生男人面前裸露肌膚,阿好漲紅了臉,很快放下衣衫。

「小王爺,你看,我現在好好的。」她說道,「所以,你別怕,只要聽娘子的話,一定沒事的,很快就能好起來,娘子是大夫,是救人的,不會害你的。」

「…那時候你怕嗎?」司馬小王爺忽地問道。

相比於剛才焦躁不安,他的精神緩和了很多。

「我那時候不知道。」阿好紅著臉說道,又點點頭,「不過,後來醒了之後,很害怕的。」

「後來這個…」司馬小王爺伸出一根手指,帶著幾分畏懼指了指阿好的腹部,「.疼不疼?」

阿好伸手拍了拍。

司馬小王爺嚇的抖了下。

「不疼。」阿好一笑,露出兩個小虎牙說道,「一點也不疼。」

說到這裡她又壓低聲音,帶著些不好意思左右看了看。

「不過。我心裡還是有些怕的。」她低聲說道。

司馬小王爺哦了聲。

「你這個多久了?」

屋子裡低低的說話聲傳出來。

巨鹿王深吸一口氣,收回放在門上的手,轉身走開了。

兩個守門的弟子對視一眼,帶著幾分不解又幾分慶幸。

而此時的齊悅正跪在皇帝面前。

「朕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他看著面前低頭恭順的女人,摸著眉頭,說道,「其實你是在好事,治病救人沒有一點私心。但是,你為什麼不能讓人對你感激有加呢?為什麼明明是做好事,反而總是讓對方憤怒,想要感激你都做不到呢?」

齊悅沒想到他第一句話說的是這個,聞言忍不住摸了摸耳朵。

「好像,真的是這樣。」她笑道,「大概是我這人很討人厭吧。」

皇帝看著她沒有笑也沒有說話。

齊悅笑得有些訕訕。

「你到底在趕什麼?」皇帝忽地問道,「為什麼不能心平氣和慢悠悠的做事?」

齊悅抬頭看他,面色有些恍然。

對啊,是埃她好像一直都很急很猛,所以很沖很撞….

對埃她在趕什麼?

趕著這場夢醒過來嗎?

「看起來膽子很大,你慌裡慌張的到底在怕什麼?」皇帝說道,將手裡的奏章扔在桌子上。

啪嗒一聲,讓有些失神的齊悅回過神。

「哦對了。」她猛地跪直身子,「我想到了。」

皇帝看著她,又有什麼新花樣要說嗎?

「我趕著出宮回去吸血鬼藝人。」齊悅急忙忙說道。

皇帝吐了口氣。

「齊月娘1他皺眉說道。

話沒說完,齊悅搶斷了。

「陛下。陳夫人好像不好了。」她急忙忙說道。

皇帝微怔了下。

看著那女人急忙忙的衝出門,皇帝轉頭看蔡重。

「陛下,老奴不知道。這些日子,陳夫人一直在家閉門不出,老奴也沒讓人特意…」蔡重忙說道,一面跪下,「老奴失職有罪。」

皇帝搖搖頭示意他起來。

「去看看吧。」他說道。

蔡重叩頭謝恩忙忙的也出去了。

大殿里陷入安靜,皇帝伸手摸這眉頭,看著殿門外。

「陛下,我要死了.」

皇帝皺皺眉,放下手,眼前耳邊的幻象消失。

「看來,這個從小到大都是滿口謊言的女人,這次終於說了一次實話了。」他笑了笑說道,放下手,重新拿起一本奏章看起來,看了一眼又停下,再次皺眉,「不過,是什麼病死的這麼快?是天要死,還是,人要死?」

對啊,是什麼病竟然就要死了?

齊悅急忙忙的趕向陳氏的宅子。

事情對她來說很突然,今日一大早,查房之後正安排拆線的事,周茂春忽地啊了聲。

「今天是幾兒?」他問道。

一個弟子告訴他。

「哎呀不好。」周茂春一拍腿,拉起齊悅就走。

「怎麼了?」齊悅不解的問道。

「你那個什麼陳夫人,今天要死了。」周茂春說道。

齊悅目瞪口呆。

「怎麼怎麼就要死了?」她結結巴巴問道。

「她本來就要死了,現在拖到時候了。」周茂春很乾脆的說道。

齊悅深吸一口氣,明白了。

「就是說,你和她一直在騙我?」她問道。

「不關我的事,我聽病人的,她要騙你的。」周茂春擺手道。

齊悅不由分說拉起他就走,但剛出宮門就被追回來,只得讓周茂春先去。

車行很快,顛簸一下,齊悅回過神,掀起車簾,看到陳氏的宅子就在眼前。

周茂春可能騙她一個人沒病,但是不會騙她一個人要死了,既然他說了,那就是說,陳氏真的要死了。

要死了?

不待車停穩,齊悅跳下來,奔了進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