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三百八十章是誰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30日 10:57 [字數] 44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兩人一句話,屋子裡的氣氛陡然緊張。

「誰糟踐誰啊?」饒陳氏沒想到被人倒打一耙,氣的頭暈喝道,「姓謝的…」

她的話沒說完,謝氏身後走出一人,沖饒陳氏就跪下了,也不說話,掩嘴哭。

饒陳氏一句話沒說完,氣的又暈了暈。

「你這個不要臉的…」她指著饒郁芳顫聲道 。

「誰不要臉埃」謝氏打斷她,冷聲說道,「也就你們姐妹先干出不要臉的事,倒說別人不要臉。」

饒陳氏手便從饒郁芳身上移到謝氏這裡,面色鐵青,嘴唇發抖。

「我」她張口說不出話來,便控制不住的揚手就打過來。

德慶公夫人忙伸手拉住,僕婦們也涌過來。

「打啊,還打人啊,你們德慶公府位高權重,打我兩下就打了吧,我認了。」謝氏冷笑道。

「都是我的錯,伯母您打我吧。」饒郁芳哭道,跪行到饒陳氏身前。

屋子裡頓時亂起來。

「有話都好好說,這是幹什麼啊,親戚里道的。」德慶公夫人說道,讓人把饒陳氏扶著坐下,又請謝氏坐,再讓饒郁芳起來。

除了饒郁芳不肯起來,饒陳氏和謝氏都坐下了。

屋子裡的僕婦便請謝氏的僕婦下去歇歇。

謝氏的僕婦遲疑不肯走。

「去吧,沒事,已經到人家家裡了,要是真有什麼事,你們守著我也護不祝」謝氏不陰不陽的說道。

德慶公夫人神情微微尷尬。

屋子裡的僕婦這才退了出去。

「謝夫人,到底是」德慶公夫人開口問道。

話沒說完,饒陳氏緩過氣又搶著先說了。

「你們定西侯府誘拐我家女兒,你還有臉上門來」她氣道。

謝氏嗤聲笑了。

「我在家裡坐著跟你們山東也好京城也好。隔著十萬八千里。」她說道,「我可真行啊能誘拐到你們家的女兒,我倒是想問問,你們饒家是怎麼回事,逼得這麼一個女兒家千里迢迢的獨自投奔親戚去。」

她搖頭嘖嘖幾聲。

饒陳氏再次氣的眼黑,看到還在腳邊跪著哭的饒郁芳。

「你,你想去你外祖家,好,好,來人。」她喊道。「來人,備車,好好的把小姐送去,就告訴那段家,我這個當伯母的無能…」

饒郁芳聞言哭的更厲害。

德慶公夫人閉了閉眼。

「都好好說話1她猛地喝道。

屋子裡安靜一刻。

「不愧是德慶公夫人。真是氣勢威嚴。」謝氏淡淡說道。

「謝夫人。」德慶公夫人看向她,神態肅正。「你我親戚。也別論別的,我家有什麼得罪,你告訴我,我必然要給你個交代。」

她說罷又看饒陳氏。

「妹妹,你也給我這個當大嫂的一個面子,郁芳的事已經這樣了。最要緊的是商量下怎麼善後,再說以前的事就沒意思了。」她說道。

既然她這麼說了,畢竟身份在那裡,謝氏和饒陳氏都稍微壓了下脾氣。各自坐好。

「得罪?我可不敢當。」謝氏冷聲說道,「我就是想問問這位饒家夫人,既然當初許諾了親事,我們也按你們要的辦了,為什麼又轉臉悔婚?」

當初的事德慶公夫人不知道,也就今天模糊聽了下邊的媳婦子過來低聲說了個大概,貌似是陳雪做的媒,但不知道怎麼好像沒結成親反而成了仇。

德慶公夫人不由看饒陳氏。

饒陳氏面色難看。

「我們悔婚?你們都辦出那樣的打人臉的事,誰還敢和你們說親!不想結親就算了!沒你們這樣欺負人的1她亦是冷聲說道。

「我們怎麼了?」謝氏喝問道,「明明是你們出爾反爾」

「你們都請來了那樣的聖旨了,誰還敢和你們做親!你們定西侯府,是不是耍人玩呢?」饒陳氏站起來氣道。

謝氏愣了下。

「我們的聖旨,不是准你家女兒zuoyou夫人位尊了嗎?」她皺眉問道。

饒陳氏呸了聲。

「你家夫人奉旨和離,那是給我們的尊嗎?那是擺明了要打我們的臉1她喝道,伸手指著自己的臉,「誰敢跟你們結親,那就是伸出去讓皇帝打臉呢1

原來是因為這個,謝氏恍然,怪不得後來說親人人對她退避呢!

頓時氣上加氣。

「好啊,果然你們姐妹沒安好心,竟然如此作踐我家1謝氏猛地站起來柳眉倒豎喝道。

饒陳氏更是怒不可言。

「我作踐你家?你們才是作踐我家!安的什麼心,竟然請來那樣的聖旨!虧得當初沒說開,要不然我們饒家合家非要被人笑死不可1她也站起身,豎眉指著謝氏說道。

德慶公夫人此時聽出味道了。

「你們到底誰請來的那和離的聖旨?」她zuoyou看看,問道。

「她1

謝氏和饒陳氏同時伸手指著對方說道。

然後都是一愣。

德慶公夫人也看看她們兩個。

「我們有病啊,請來兩個聖旨。」謝氏啐了口說道,「我們家還沒那臉面。」

「我知道你們沒那臉面。」饒陳氏也啐了口,說道,「不是你們讓雪娘去求的嗎?她在宮裡可是很有臉面的。」

「什麼我們?明明是你們,不想和我們結親,耍了我們,你們姐妹算計我們弄來這聖旨1謝氏立刻回道。

說道這裡,二人不說話了,看著對方,德慶公夫人也慢慢站起來,心裡已經基本上明白了。

「陳雪娘1

謝氏和饒陳氏再次齊聲說道。

說完兩人安靜一刻,旋即一個向外就走,一個則看著德慶公夫人。

「叫陳雪出來,給我說個清楚1謝氏氣的渾身發抖,拍著胸口。「我謝正梅挖心掏肺的對她,她為什麼要如此待我1

「我去找她說個清楚!就知道是她乾的!這黑心的,眼裡還有沒有一點骨肉血親之情1饒陳氏也氣的發抖喊道。

話音才落,人也剛走到門口,外邊有人過來了。

「你們要找誰說個清楚?」德慶公老夫人顫巍巍的站在門口,神情沉沉的掃視屋內,「先跟我說個清楚再說。」

這邊鬧的雞飛狗跳,齊悅那邊並不知道。

安安靜靜的一覺到天亮,只是今日起來精shn到底是懨懨的。

「不是說了嘛,下一次一定能去。年前肯定就能去。」阿如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的說道。

齊悅哦了聲。

「我知道啊,可是精shn怎麼也得有個過程才能緩過來吧。」她懶洋洋說道。

阿好取過脂粉給她鋪了層。

「那就用脂粉補補,喏,看,這樣就精shn多了。」她對著鏡子審視說道。

齊悅對著鏡子呲牙笑了笑。

「好。開工。」她握了握拳頭說道。

今日是千金堂開張的日子,但因為只是做個樣子。所以很簡單。現在他們都忙著藥廠的事,沒有人手來這裡坐診。

爆竹里啪啦的點完,劉普成等人便進了屋子。

該有的擺設還是都配齊了,只是缺少夥計大夫。

「只要你們想招人,恐怕整條街都排滿了。」安老大夫笑道,一面看胡三。「胡大總管這幾日連家都不敢回了吧?那等著托關係的人都堵住家門口了。」

說的大家都笑起來。

何止等著當夥計的,藥廠涉及到方方面面,原本大家都走兵部的關係,沒想到這次兵部死活不開口。一打聽才知道所有的權利都在這千金堂手裡捏著,一群人呼啦啦的又找千金堂,結果千金堂根本就沒開張,這才都跟上了胡三,請客喝酒送物送錢無所不用,只讓胡三煩不勝煩,四處躲藏。

一向喜歡這種被人追捧感覺的胡三也有些受不了。

「師兄別打趣我了,我正是要煩死了。」他嘿嘿笑道。

阿如瞪了他一眼。

「安老大人,安老大人。」胡三立刻忙改口說道,「沒有那礙眼的傢伙們在,我就不用扯安老大人的大旗裝門面了。」

安老大夫哈哈笑了。

「是老夫的榮幸埃」他笑道。

「怎麼也是開展,中午也要好好的賀賀,我包了大覺寺的素齋,那裡清凈,又順便祈福討個彩頭。」胡三說道。

齊悅眼睛一亮,但旋即想到什麼。

「你們去吧,我還是不去了。」她說道。

胡三便急了。

「師父,誰都能不去,你不能不去。」他說道。

安老大夫也含笑勸。

「別時候可以不去,今日是必須得去。」他說道。

大家都開口勸,齊悅只得應下,一眾人分別坐上馬車向大覺寺而去。

「這是什麼醫館啊,怎麼剛開張就關門埃」

街上的人圍著好奇的指指點點。

有兩三個衣著鮮亮的人看過來,正好看到安老大夫上車,眉頭便一皺,又看看這邊才掛上千金堂牌子的店鋪。

「哎,那不是那老白毛嗎?」

「就是他,竟然還敢開醫館1

「活得不耐煩了!走,告訴小王爺去1

幾個人擠出人群跑開了。

齊悅在幾個小和尚的引路下邁進了素齋館,果然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她的身後也只跟了阿好。

方才來的路上,顯示胡三被藥廠里緊急叫走,又接著安老大夫有個故人求診,最後就連劉普成和阿如也被胡三叫走了。

齊悅只得自己先來。

「都這麼忙,還非要吃什麼飯。」她說道,坐下來。

「一會兒就忙完了,飯肯定要吃的。」阿好笑嘻嘻的說道,然後轉向那小和尚,「你們的素齋都有什麼啊,廚房在哪裡啊?我瞧瞧去。」

「哎呀你就別多事了,坐下等著吧。」齊悅喊道。

阿好根本不聽。

「我去看看嘛,萬一有娘子你不合口的讓他們換掉。」她笑嘻嘻說道,不待再說話,就跟著那小和尚跑出去了。

齊悅搖搖頭,偌大的閣樓里,自己靠著窗坐著,看著窗外的玉蘭花。

現在已經沒花了。

正看著,花樹下慢悠悠的走過一人。

齊悅有些木木的視線掃過,旋即猛地怔住,蹭的站起來,再看花樹下的人已經走過去了,目不斜視悠閑自得。

「哎喂1她忍不住喊道,是,是眼花了?還是相似的人?

她怎麼看到那個人,是常雲成啊?

伴著她的一聲喊,那走過去的幾步外的男人站住了腳,回頭沖她一笑。

齊悅一拍桌子上,就要從窗戶里跳出去。

什麼像!什麼眼花!就是他!

曖吆我的媽呀!

她剛站起來,門外陡然響起雜亂的笑聲。

「驚喜1

阿好跳起來喊道,身後還有阿如和胡三,就連劉普成也跟著笑。

齊悅眼淚都下來,三步兩步就往外邊跑。

「你們這些傢伙!這是我的創意!是我的創意!你們竟然賣給他了1她大喊道。

阿好等人哄得笑著散開了,常雲成已經走到門口。

齊悅幾步撲過去,常雲成忙張開手,將她穩穩的接祝

果然是真的!

*************************

先貼上去吃飯回來改錯字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