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六百六十九章晨見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24日 08:21 [字數] 38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宮門外齊悅的馬車以及常雲成的馬都在不遠處安靜的等候著。

昨晚陳氏已經被勸說回去了,換了阿如和阿好過來,此時見他們出來,忙從馬車邊跑過來了。

「嚇壞了吧?」齊悅問道,看著一左一右圍過來的二人。

「沒有,陳夫人說了,你肯定沒事。」阿好說道,說完又忙補充一句,「但我們還是擔心呢。」

齊悅笑著摸了摸她被寒氣打濕的臉。

「要坐車嗎?」常雲成問道。

齊悅看了眼前方,因為是御街幾乎沒有行人,晨霧緩緩散去,顯得寧靜而又清新。

「走走吧。」她說道。

常雲成點點頭先邁步,齊悅跟在他身側,阿如阿好以及常雲成的小廝落後幾步。

「你們從什麼時候就準備這樣做的?」齊悅問道。

「一開始吧。」常雲成說道,轉頭見齊悅瞪眼,便忍不住笑了,伸手摸了摸她的臉。

這是學方才她的動作。

齊悅哼了聲,扭過頭。

「還不知道怎麼樣的事,所以不想告訴你,免得你多想。」常雲成說道,「我說過,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其他的事有我。」

齊悅再次哼了聲。

常雲成笑著再次伸手捏她的臉。

齊悅抬手打他的手,被常雲成順手拉住,掙了幾下沒掙脫。

「我也沒想到他們能做的這麼好,這麼及時。」常雲成接著說道。

齊悅掙了兩下便任他拉著手。

「我也沒想到。」她低聲說道,「沒想到這些人對我這麼好,看來只要肯做事,就一定會有結果的。」

常雲成沒說話,只是握緊她的手。

二人沿著街道緩步而行。

熱騰騰的筍潑肉面騰起白霧。香氣四溢。

「燙,慢點。」常雲成說道,看著對面急忙忙下筷子的齊悅。

齊悅恩恩兩聲,依舊挑起來大口的吃,一面吃一面豎起大拇指。

「好吃好吃。」她含糊說道。

常雲成被她逗笑,又將一旁滿麻胡餅遞給她。

「嘗嘗這個。」他說道。

齊悅忙著吃面,微微探身就著他的手咬了一口。

「恩恩。」她再次含糊點頭。

「餓成這樣了?」常雲成笑道,一面將胡餅掰成一小塊。

「我進京之後,都沒好好吃過飯。」齊悅說道。一面再次張口咬住他遞來的小塊胡餅,狠狠的嚼著。

「那現在吃得下了吧?」常雲成笑問道。

齊悅哼了聲。

「你這餅子掰的太大了吧?」她皺眉說道。

常雲成低頭看自己手裡的餅子。

「哎?大了些嗎?」他一副不解的樣子,又訕訕笑,「以前喂小黑子都是這樣大小的…」

齊悅愣了下。

「啊呸1她反應過來,扔下筷子就伸手抓住常雲成的胳膊。「你家小黑子還會不會這樣對你啊1

她呲牙作勢就要咬向常雲成的胳膊。

街頭的涼棚下散開笑聲。

這笑聲讓坐在一旁的阿如和阿好對視一眼抿嘴一笑,都低頭吸溜一口面,湯汁滿口。

但這時候很多人與他們相反是吃不下飯的。

「大人,大人,這下糟了,也不知道那送去的到底是什麼,竟然讓周茂春又囂張起來1董林眼睛通紅的說道。

昨日周茂春的事多方關注著。再加上周茂春那樣鬧騰著奔赴大牢,這樣的大事到現在基上所有人都知道了。

所有的焦點都落在那一箱子奏章上。

到底是什麼?

原以為是兵備道送去的,結果一打聽兵備道根不知道這回事,竟然是常雲成私自送進去的。

「據宮裡傳出的話說。陛下看了一晚上。」董林低聲說道。

這個消息可是花了他好大一筆銀子的,至於到底是什麼奏章只怕再多的錢也打聽不到。

蔡醫令面色也不太好看,顯然這次的事的確有些出乎所料。

「莫非是拿到了大家的把柄?那個定西侯世子背地有些見不得人的手段?」他喃喃說道。

這個極有可能。

董林也一臉陰沉。

「那現在怎麼辦?」他問道,「看來這次周茂春能逃過一劫了。」

真是不甘心啊!

這麼好的機會!可謂天時地利人和。竟然沒能一腳踩死他們。

「還不一定。」蔡醫令啪的折斷了手裡的一支筆,「周茂春不是還在作死嗎?讓他鬧。給他傳開,鬧得越大,傳的越廣,便越是讓陛下沒臉面。」

董林眼睛一亮點點頭。

這天下敢讓皇帝沒臉面的人,還真沒一個好下場的。

這個念頭可不是只有他們想到了,簡單的吃過一碗面,齊悅和常雲成就忙忙的趕到刑部大牢。

來到大牢時,大牢里的大小官員正愁得揪頭髮。

「這是牢房嗎?犯人都住這麼好嗎?」周茂春又在牢房裡罵,「別怕老頭我受不了這個苦,我也是坐著囚車從漠北回來的人…」

你倒是坐著囚車回來的,可是您老做的囚車比馬車都舒服…

官員們搖頭嗨聲。

「別整著虛套套,來真的,把這些東西都給我扯了,順便把你們這兒的什麼刑具之類的給我來一套試試…」

官員們抹汗,欲哭無淚。

你們神仙打架,我們小鬼遭殃,折騰我們做什麼!

齊悅也有些哭笑不得。

「義父,別鬧了,差不多了,咱們是好好講道理的人,咱們不打嘴官司。」她勸道。

周茂春坐在剛爭取來的雜草上,興緻勃勃的揪出一根放在嘴裡嚼。

「差不多?差太多了1他呸了聲說道,一面指著自己,「我周茂春活到這麼大,還是頭一次受這種罪,這事。沒這麼輕易就完了。」

受什麼罪?

舒舒服服的坐著囚車,一路吃香的喝辣的,回來連大牢的門都沒進就被迎到家裡當神仙供起來,在皇帝面前還沒受一點罰,就又翻了身。

這叫受罪?

一旁的官員們再次欲哭無淚。

「如今咱們的東西都遞上去了,陛下一定有決斷。」齊悅矮身在牢門外說道,「你這樣,不好吧。」

周茂春知道她什麼意思,笑了笑。仰頭躺在乾草上。

「好,不好,有什麼。」他搖頭晃腿說道,「月娘啊,你就不要管了。為父我自有主張。」

齊悅無法,此時聽到消息的安老大夫也過來,齊悅忙讓安老大夫勸勸周茂春,結果安老大夫見了周茂春出來后,反而勸他們走。

「你放心沒事的。」他說道。

「我怎麼能放心1齊悅苦笑道,「你們到底還想幹什麼?瞞著我?」

安老大夫哈哈笑了。

「這次真沒瞞著你,是你義父實在咽不下這口氣。」他笑道。

「老大人。正是因為咽不下這口氣,所以才不能這樣埃」齊悅急道。

安老大夫只是笑而搖頭。

「再等等看吧,等陛下看完那些東西,就會有決斷的。」他說道。

但願那時候還來得及。齊悅無法只得和他們離開大牢。

安老大夫精神很好,主動邀請他們一起吃午飯。

「我也好些年沒有進京了。」他說道,「都變得認不得了。」

常雲成讓馬車停下。

「那老大人一定認得這熙春樓。」他笑道。

安老大夫被小廝扶下馬車,看著眼前的酒樓。長出一口氣。

「樣子是沒變,不知道飯菜的味道變了沒?」他說道。

「變沒變。嘗嘗就知道了。」常雲成笑道,親自推著他的輪椅。

齊悅跟上,剛進門,正遇上一群人走出來,雙方走個對頭碰,忽的那群人站住了。

「哎呦快看這誰埃」一個尖細的聲音喊道。

常雲成三人都看過去,安老大夫陡然色變。

這是一群年輕人,穿著打扮華貴,只不過看向安老大夫的神情很是不好。

「嘖嘖,你這個老白毛竟然還敢進京了來?」其中有人喊道。

仇人?齊悅眉頭一皺。

安老大夫垂下頭沒說話。

常雲成推著輪椅前行。

「你這個老不休的,竟然還敢進京1

「別走!既然來了,就快些給爺爺們跪下叩頭1

年輕人們團團圍住亂嚷道。

「行個方便。」常雲成開口了,淡淡說道,卻沒有多餘的話。

「你什麼」一個年輕人挑眉要喊,旁邊有人拉了他一下,看著常雲成,在他耳邊低語幾句。

「老常家的埃」年輕人帶著幾分恍然說道,又看了常雲成一眼,然後沖安老大夫啐了口,「算你老小子走運1

他說罷轉身就走。

其他人也便散開了,不過每個人還都是啐了口。

「老東西,別讓我們再碰到。」他們丟下一句話揚長而去。

自始至終安老大夫都很淡定,待這些人走了,才含笑對常雲成和齊悅點點頭。

「讓你們受驚了。」他和藹的說道。

齊悅笑著岔開話,一直到吃完飯告辭分開,她才拉著常雲成問。

「那是巨鹿司馬王家的人。」常雲成說道。

齊悅恍然,

原來這就是讓安老大夫斷了腿的司馬王家埃

果然夠囂張!

「這司馬王是什麼王?」她不由問道。

「司馬王姓司馬,是當年隨太祖開國的老臣,尚長公主,異姓封王,巨鹿王,不過大家常常稱呼他們為司馬王。」常雲成說道。

能異姓封王,可見地位絕不一般,齊悅吐口氣,又看了眼安老大夫離去的方向。

如果不是為了自己,他老人家這輩子大概也不會在踏入京城,也不會再受這等羞辱了吧。

司馬王家,就因為接診了他們家沒人接診的孩子最終沒治好,安老大夫不得不以兩條腿為代價贖罪的司馬王家。

齊悅在心裡默默的念了遍。

哇哦終於調成早上基更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