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三百六十一章一瞥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20日 11:37 [字數] 424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兩個宮女給香爐里續了一把香,便輕輕的退了出去,放下的珍珠帘子讓內里的人變得影影綽綽。

「陛下,您是不是知道臣妾這裡吃好吃的才過來的?」董妃嗔怪笑道,一面將面前的一個蓋碗捧給皇帝。

身穿簡單純黑淞江棉布袍子的皇帝沒接蓋碗,攬住她的細腰。

「是啊,朕跟貓兒似的,聞著腥就來了。」他笑道,一面俯首在女人的胸前用力的嗅了嗅,「又香又白的大饅頭…」

屋子裡響起女人的嬌笑。

外間侍立的宮女們司空見慣神情不變。

「陛下,你嘗嘗這個。」一番嬉鬧之後,董妃倚在皇帝身前殷勤的布菜說道。

「朕真的餓了,朝堂上今日差點打起來,吵得朕頭疼,又一堆的摺子,朕連早膳都沒用。」皇帝笑道,拿起筷子。

珠簾外有宮人急急走來又猛的收住腳,似乎有急事但又得知皇帝在而不敢進。

董妃心裡很是不悅。

她認得這宮女是太后賜來的。

果然,一到自己如意的時候,就會來晃悠。

偏偏她還不能裝作沒看到,這後宮里縱然有皇帝的寵愛但太后是她這個妃嬪不能惹的。

太后只能有一個,而妃嬪可以有無數個。

「玉娟,我要的那道菜還沒送來嗎?」她問道。

外邊的宮女得到回應忙進來了。

「奴婢再去催催。」她施禮說道,「娘娘,陳夫人來了,請到芙蓉閣坐下了。」

陳夫人?

董妃驚訝,皇帝也微微驚訝。

哪個夫人來見她,敢不得到允許就被請去坐了?這還是知道皇帝在這裡!

細數這朝廷里。還真找不出這個人…不,不對,有一個!

董妃想到了,神情複雜,不由看向皇帝。

「陛下,臣妾也不知道她要來」她慌忙說道。

皇帝自然也知道是誰,拿著筷子的手放下來。

「你當然不知道,你又不能讓她說進來就進來。」他說道,笑了笑。「朕先去翠玉潭,一會兒你帶人來這裡擺膳。」

這意思就是說自己不會見陳氏,以及儘快打發她走。

最關鍵是陛下沒有生氣也沒有懷疑自己。

董妃喜笑顏開,忙讓人引著皇帝從後門出去了,然後轉身讓人宣陳氏進來。

「臣婦見過娘娘。」

陳氏邁進門。低著頭施禮。

「姐姐,快別這樣,我可當不起。」董妃忙說道,一面快步走過來,一面伸手虛扶。

眼前這個纖弱的矮桑因為難得跟皇帝恩愛被打斷的不悅她絲毫不敢露出。

這個女人,真是奇特的存在。

看看皇帝剛才的態度。雖然說不見,但卻對著女人沒有一點的不悅。

相反,還有幾分親昵。

那種從小熟識而特有的親昵。

皇帝嫡親的姊妹不多,這陳氏倒堪比公主待遇了。比公主待遇還要高。

陳氏還是施禮,然後才站直身子,抬頭看董妃。

「姐姐,你一點也沒變。。」董妃端詳她。神情激動說道。

陳氏亦是笑著。

「娘娘你是越來越美了。」她說道。

董妃噯的一聲。

「姐姐,你還是喜歡打趣我。」她笑道。視線落在陳氏身後。

她一心在陳氏身上,這時才看到陳氏身後跟進來一個女子。

年輕女子,此時低著頭,看不清形容,但單看這身形就是個美人…

這樣子可不像個丫頭侍女。

美人!

她的眼神便停了下,被陳氏看到了。

「這是月娘。」陳氏說道。

月娘?

董妃心裡有些訝異。

這算什麼介紹?

「上一次我請你幫忙就是為了她。」陳氏含笑說道,一面伸手拉過齊悅,「來,謝過你的大恩人。」

董妃聽了這句話恍然。

上一次的事她自然記得清清楚楚,雖然這陳氏在宮裡一向受寵,但她從來沒有仗勢求過什麼,能讓她出面來求這麼大恩典的人,必定是陳氏心裡不一般的人。

這邊齊悅已經彎身施禮。

「見過娘娘,謝娘娘大恩。」她說道,猶豫著要不要跪下。

這大概是來到這裡之後,第二次下跪了。

齊悅不由想到第一次,是給常雲成陪跪。

那麼這次,是為了周茂春為了劉普成為了千金堂,當然也為了私自跟來必將惹了麻煩的常雲成。

看來他們二人的命運真是糾纏在一起了。

她的嘴角不由浮現笑意。

董妃哪裡傻到會讓她跪,要是陳氏真想讓這女人跪,直接進門就讓跪了,哪裡會等到現在再像這樣特意的介紹,在宮裡這點話都聽不出來,早死了八百回了。

「快起來,一家人不見外。」她笑道,伸手扶住齊悅。

齊悅想人家是客氣,便要堅持下跪,但這董妃將她的胳膊拉的死死的,竟然不似在客氣。

「月娘,你先出去等等,我和娘娘說說話。」陳氏開口說道。

齊悅和董妃都有些愕然,但她們也不好說什麼,反正心裡都認定,陳氏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來人。」董妃笑著說道,一面鬆開齊悅的胳膊。

便有一個宮女站過來。

「娘子這邊請。」她不待董妃開口便主動說道,一面側身相讓。

齊悅再次施禮道謝,便跟著這宮女退出去。

「娘子,這邊請。」宮女說道,一面引路。

「我就在外邊等著吧。」齊悅遲疑一下說道。

「那怎麼行,怪冷的。」宮女笑道,一面想了下,「娘子來這邊,有個小暖閣,又暖和又離的近。這邊喊一聲,您都能聽到。」

應該沒問題,要不然陳氏不會這麼放心讓她一個人出來。

齊悅點點頭道了聲謝便跟隨那宮女一轉彎邁進這宮殿旁的一間屋子。

屋子小小的,布置的溫馨華麗。

宮女幾步過去,將正中的厚厚的帳子拉開,齊悅忍不住眼睛一亮。

原來這暖閣一面正是一個小巧精緻的園子,此時開春還暖時節,小園子里隱隱煥發生機。

「娘子,你請坐。」宮女掛好帳子。回頭沖談她含笑說道,「娘子,不冷吧?」

齊悅忙搖頭說不冷,一面在欄椅上坐下,看著外邊。

宮女倒茶端過來。一面看了眼窗外,似乎看到什麼,便疾步靠過去,抓著欄杆。

「小衛子,你幹什麼抓我們的魚?」她脆聲脆語的喊道。

齊悅不由尋聲看去,果然見園子里的水潭前有個小太監正拿著網子。

那小太監哼了聲,看了這宮女一眼。竟然是沒有理會。

這宮女覺得很沒面子,跺腳。

「小衛子,你是不是要偷我們的魚吃?我告訴娘娘去。」她說道。

齊悅看著這小宮女和小太監鬥嘴,微微一笑轉開視線。

但與此同時。對面的一個小亭子里,有人投來視線。

皇帝端坐著,一個小太監正將炭爐鐵絲等用具一一擺放,聽到外邊的說話。皇帝皺了皺眉頭。

太監自然領會,忙衝到一旁。

「喊什麼喊。不知道」他尖聲訓斥道。

話沒說完,卻被身後拋來一物砸中頭,不由哎喲一聲。

這時候能砸他的也沒別人了。

太監顧不得疼撲通就跪下來。

皇帝沒理會他,目光還看著外邊,神情驚訝。

對面那間閣子里,倚窗而坐的女子正聽那宮女說什麼,微微一笑。

皇帝不由站起來,眯起眼,嘴邊漸漸浮起一絲笑。

跪在地上的太監瑟瑟發抖,卻並沒有聽到罵聲,他不由大著膽子抬頭看了眼,見皇帝竟然笑了。

皇帝喜怒無常,有時候在笑,卻是在生氣,有時候生氣,卻是心裡在笑,他們這些隨身的太監最知道皇帝什麼時候是真笑還是假笑。

此時此刻皇帝竟然是在真笑。

什麼事讓他這麼高興?

太監忍不住想要順著皇帝的視線向外看,但皇帝卻抬腳。

「走。」他說道。

太監不敢分心,忙忙的爬起來。

皇帝已經腳步如風走開了。

太監忙跟上,先前撈魚的那太監回來了,網子里還兜著一條活蹦亂跳的魚。

「哎?這還吃不吃?」他看著人走了,忙問道。

「吃什麼吃。」小太監瞪他一眼,忙忙的追前邊已經走得看不到的皇帝去了。

「陛下走了?」

聽了宮女的回報,董妃和陳氏都有些驚訝。

董妃是暗恨這陳氏來的不是時候,自己好幾日都沒見皇帝了,偏偏被她攪了。

陳氏則暗恨這皇帝果然狠心,明知道自己來做什麼了,就是不肯見。

二人雖然感觸不同,但相同的是悵然的同時嘆口氣。

既然皇帝不在這裡,陳氏便起身告辭了。

董妃也興趣懨懨的相送。

叫了齊悅過來,陳氏似是不經意的看那引著齊悅的宮女。

宮女沖陳氏不動聲色的搖了搖頭。

陳氏面上失望更大。

齊悅看著這董妃和陳氏,雖然二人還面帶笑容但卻掩不住懨懨,心裡一驚。

看來事情沒談成!

陳氏已經上了轎子,齊悅心裡嘆口氣給董妃施禮告退。

看著這二人慢慢走開,董妃再掩不住鬱悶。

「娘娘,陳夫人來找娘娘你做什麼?」貼身宮女問道。

董妃搖頭嘲諷一笑。

「她找我做什麼?她什麼時候找過我?我,不過是人家的跳板借口而已,人家哪裡用的著我幫忙。」她說道。

人來她不知道,人走她也留不得,連這個都不能做主掌控的人,人家還真用不著。

宮女默然。

「陛下什麼時候走的?」董妃想到什麼問道。

「很早就走了,陳夫人剛來沒一會兒,陛下就走了。」一個宮女忙說道。

董妃點點頭,散去心中的一絲猜疑轉身進去了。

這邊陳氏坐在轎子上沿著宮牆慢行而去,她手扶著頭似乎睡著了。

「姨母,不行的話就算了,你別太往心裡去。」齊悅低聲說道,「我相信吉人天相。」

陳氏睜開眼,要說什麼,卻見對面有兩個太監急匆匆的過來,遠遠的就笑著施禮。

「夫人,陛下宣。」他們說道。

真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陳氏從轎子上坐直身子。

這個小鬼頭,就是會這樣的折騰人!

我其實也不想出門,自從碼字后就基斷了一切娛樂活動,但暑假快要結束了,不忍心看著孩子失望的神情,便答應帶她去海邊,出門該休閑,但又推不過當地老朋友老同學的熱情招待,真是又累又快樂的周末度假,現在回來了,欠更補上,開始恢復雙更。

對不住了,請擔待。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