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三百六十章相求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8日 17:32 [字數] 382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大早,太醫院裡董林親自將一碗茶湯捧到醫令大人身前。

「大人累了一夜了,解解乏。」他恭敬的說道。

蔡醫令嗯了聲,將一摞厚厚的醫案放下,伸手按了按眉頭。

「大人,周茂春那些人已經進京了。」董林忍不住說道,「可是,那周茂春卻被人接出去了,這…」

蔡醫令神情不變。

「接出去就接出去了,又能如何?」他淡淡說道,「這就跟有人怕死,但他就能攔得住閻王爺嗎?」

董林憂慮不減。

「可是,方大人都敢這樣,那豈不是說周茂春的事也沒什麼大不了得。。。」他低聲說道。

蔡醫令端起茶湯,輕輕的吹了吹。

「這朝里又不是只有他一個大人。」他說道。

董林聞言鬆了口氣,原來不止是幾個彈劾摺子。

「怪不得陛下如此氣憤,讓周茂春直接進大牢,見都不見他。」他取過熱毛巾捧過來高興的說道。

蔡醫令嗯了聲一副你才知道的神情,接過毛巾輕輕的揉按雙眼。

「只是可惜這方柏青膽子竟然這麼大,敢對陛下的旨意陽奉陰違。」董林又憤憤說道。

「不急,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等處置了周茂春,他們都跑不了。」蔡醫令說道,將毛巾放下來,「到時候,自然有人記著他們,輪不到你我這個小小的太醫院的人操心,咱們只是在其位謀醫責,至於別的事,自有那些大人們操心。」

而此時緊挨著六部衙門外巷子里的一間宅院里,兩個丫頭正端著飯菜而入。

屋子裡的桌子上已經擺滿了飯菜,周茂春正嚼著一根雞爪子。

「行了行了。我是人又不是豬。」他看著又進來布菜的丫頭們說道。

話音才落門帘又被掀開了,一個下人推著輪椅走進來。

「這是方大人的心意。」輪椅上的老者笑道。

周茂春頭也沒抬,似乎對這人的出現沒有任何驚訝,端起一碗茶湯喝。

「安老大夫就不要取笑我了。」又有人說道。

這是緊隨安老大夫進來的是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雖然身著便服,但依舊掩不住威嚴。

「你們兩個就不要互相吹捧了。」周茂春這才放下茶湯,說道。

旁邊的侍女立刻捧了錦帕,給周茂春擦拭。

方大人和安老大夫在一旁坐下。

「小安,你怎麼來了?」周茂春問道。一面看了眼方大人,「我說誰竟然請得動鐵面無私的方大人違抗聖意。」

「鐵面無私也是人,人到底是有情的,方大人至孝請周大人您來給其父問診也是人之常情,想必陛下知道了也不會怪罪。」安老大夫含笑說道。

周茂春看著他們。

「吃得下嗎?」他忽的伸手指了指桌上的飯菜。問道。

安老大夫含笑說吃過了,方大人則沒說話,眉頭微皺。

「大人,你寫好了東西沒有?」他問道。

「寫什麼?」周茂春也問道。

方大人的眉頭皺的更厲害了。

「大人,這次的事你定然是被誣陷的,趕快向陛下澄清一下,我自會尋機遞給陛下的。」他說道。

「誣陷?」周茂春搖頭。「沒有誣陷。」

方大人愣了下。

「那也不是大人你的事,肯定是那什麼千金堂齊娘子什麼的乾的,你何必替他們背黑鍋,給陛下說清楚就是了。」他忙說道。

安老大夫也愣了下。

「果然是齊娘子做的?」他問道。遲疑一下忍不住又問,「她是怎麼做的?」

如今人人皆知周茂春被彈劾以軍將為戲,在邊關胡作非為,但具體怎麼個胡作非為卻並不知道。

周茂春翻個白眼。只喝茶不理會。

「現在說這個不重要了。」方大人搖頭說道,又有些急。「周大人,我也保不了你幾天的,最關鍵還是陛下,你得快點給陛下說清楚。」

這邊安老大夫卻是遲疑一刻,竟然扶著輪椅要起來。

旁邊服侍的下人不明白。

「攙扶我起來。」安老大夫說道。

兩個下人忙一左一右的扶著他。

周茂春和方大人都有些不解,看著他。

安老大夫站好了,沖周茂春彎身施禮。

竟然是為了行大禮,周茂春和方大人都很驚訝。

「周大人,這話我說有些慚愧,但還是不得不說。」安老大夫說道,神情鄭重,「還請大人相信,齊娘子她所做無戲事。」

周茂春和方大人震驚的看著他。

「安伯父1方大人站起來,不可置信的喊道。

這是在說什麼!竟然是要周茂春不要把罪推給那個齊娘子嗎?

我的天啊!

他以為安老大夫是為了周茂春而來,沒想到竟然是為了那個齊娘子!

還當著周茂春的面說出這樣的話,簡直,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安老大夫嗎?

周茂春也看著安老大夫,神情從震驚到玩味然後便是戲謔。

「真是的1他說道將面前的茶杯重重的一推,然後指著桌上滿滿的飯菜,「我還以為我這次終於也有有情人了,沒想到竟然這讓我高興了一晚上的情還是那丫頭的情!這簡直太讓人傷心了1

方大人皺眉,神色變幻不知在想什麼,安老大夫有些神色複雜,他低下頭似乎不敢看周茂春。

「周大人,晚輩不是那個意思,只是,」他抬起頭,神情堅定,看著周茂春說道,「齊娘子其人實在是難得,晚輩不忍心。。。」

周茂春笑了擺擺手。

「行了,你不用說了,多謝你這麼為我女兒著想。我這個當爹的真是高興的很。」他笑道。

此言一出,又引起震驚。

「女。女兒?」安老大夫結結巴巴問道。

「是啊,她是我的義女。」周茂春笑道,又端起茶,「所以你不用擔心了,我不會為脫身,將罪名都推到她頭上,俗話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虎毒還不食子呢,我難道連畜生都不如?」

安老大夫還有些沒反應過來,被方大人親自扶著坐下。

「那既然如此,如果大人出事,齊娘子必然也跑不了。大人現在救自己就是救齊娘子了,所以您快些寫摺子給陛下說清楚。」方大人整容說道。

周茂春哼了聲,摸著鬍子。

「誰都能寫,我就不寫。」他說道,又補充一句,「我們就不寫。」

方大人焦急的站起來。

「大人,你要是不寫。真的有很多人會寫的。」他說道,「要知道如今三鎮抗敵不利,陛下震怒,必然是要處置。多少官員為了避責無機不尋,這時候出了你們這種事,他們必定會咬住不放小事也要變成大事的。」

安老大夫也神情沉重的點頭。

周茂春神色依舊,咧嘴笑了笑。

「那。就是他們自尋倒霉。」他說道。

什麼?

誰倒霉?

方大人和安老大夫一時沒明白。

時近午時的時候,阿如打聽消息還沒回來。陳氏也沒回來,齊悅坐立不安也沒心情吃飯,正焦急間,陳氏回來了。

「姨母怎麼樣?」齊悅忙迎過去問道。

「現在換衣服,跟我進宮。」陳氏說道。

哇哦!齊悅滿臉震驚,果然陳氏不容小瞧,進個宮跟吃個飯一樣簡單。

阿如沒回來,阿好慌手慌腳的找衣服,她們的衣裳首飾都留在永慶府,帶的幾件衣服走了一趟漠北之後更顯得舊,還好陳氏那邊上一次準備的衣裳首飾都還在。

這一次的進宮跟上一次的比倉促的多,也沒有沐浴熏香,直接梳頭換了衣裳就坐上了馬車。

馬車也不是上一次宮裡來接的專人專車,就是陳氏自己的馬車。

不過這些都無所謂,說進宮就能進宮的事實已經蓋過了任何外在的形式。

馬車經過核查進入了宮門,陳氏沒有像上一次那般請她看風景,而齊悅也沒心情看風景。

「我見了皇帝該怎麼說。。。」她忍不住問道。

陳氏神情亦是有些緊張。

「能見到再說吧。」她說道。

齊悅愣了下。

「不是去見皇帝嗎?」她驚訝問道。

陳氏放在膝上的手不由握緊。

「皇帝哪有那麼好見的。」她說道。

尤其是這個小鬼頭皇帝!

「去見董妃娘娘。」她說道。

董妃?齊悅也稍微鬆口氣,只要不再是看宮殿就好。

「這位娘娘能幫上忙?」她忍不住低聲問道。

陳氏吐口氣,放在膝上的握緊的手鬆開了一些。

「你還記得上次那個准你和離的聖旨嗎?」她轉過頭看齊悅說道。

齊悅眼睛一亮。

「就是這位娘娘。。。」她恍然說道。

可不是,上一次那個摺子,她自然不會認為貴為天子的皇帝會特意為她這個小人物寫聖旨,那肯定是人求人求來的。

「那這,我也沒帶什麼東西來,這太失禮了。」齊悅說道,此時此刻特後悔沒帶定西侯老夫人贈與的那些珠寶。

陳氏搖搖頭。

「沒什麼,不失禮。」她說道。

馬車此時停下來。

「夫人,請下車換轎子。」外邊傳來太監恭敬的聲音。

這是到內宮門了。

她們的馬車能一直走到內宮門已經是極其少有的恩賜了。

齊悅先下車,然後扶著陳氏。

這一次面前只有一頂轎子。

是因為去見的人的地位不同所以而不同嗎?

太祖皇后的宮殿也比一個妃嬪要高,所以齊悅跟著沾光坐了轎子,但這一次,能享受這種待遇的就只有陳氏了。

陳氏坐上轎子,吩咐齊悅跟在身旁,兩個太監抬起轎子,一行人便慢慢的沿著細長的甬道向內而去。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