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三百五十八章入門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6日 13:49 [字數] 504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看著齊悅大步而行,阿如阿好忙跟上。

李桐這才跟上。

常雲成笑了笑,催馬跟上。

身後劉普成等人的馬車也忙跟上。

「范公子范公子,你老的身子最近都好吧…」

胡三大呼小叫的熱情的打招呼。

范藝林黑著臉加快腳步就當沒看到他。

周茂春看著熱鬧的前方眾人,抓著囚車得木柱忍不住嘖嘖幾聲。

「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我真是白活了一把年紀,還不如小娃娃..」他說道,原本戲謔的眼中閃過一絲亮光,猛地一拍囚車門,「還不快走1

被這突然冒出的幾人驚得愣在原地的廠衛們被嚇了一跳,神色更加尷尬,哼了聲,擺手壓著囚車就疾走。

「你們休得四處亂走,都跟我去衙門裡去問話。」一個廠衛喊道。

齊悅的腳步停了下,回頭看。

「回什麼衙門,他們的罪定了嗎?你們有旨意嗎?」常雲成豎眉沉聲喝道。

當初的旨意上可是只針對周茂春的。

這邊范藝林等人也轉頭跑過來。

「對啊,拿人?拿什麼人?小爺看你們敢1他大聲喊道。

黃子喬落後一步,憤憤的啐了口,將手裡的馬鞭子甩的啪啪響,一副你敢說拿人我就敢動手的樣子。

廠衛看著這些人又是驚又是怒。

「將軍大人,你先顧著你自己的事吧,無旨無令私自入京,我們廠衛這邊伺候不起你,您最好去兵部衙門坐坐吧。」他們冷聲喝道,又看向范藝林等人。你們家大人來我們倒還看三分面子,你們這些小兔崽子竟然敢威脅我們,真是日子過得太舒坦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既然如此,不如大家都去我們那裡坐坐。」其中一個陰森森的笑道。

伴著他這句話,四周的廠衛們刷拉拔出武器。

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四周街面上響起壓制的混亂聲,想必是躲在門口看熱鬧的人嚇到了。

眼瞅氣氛僵持,齊悅忙要說話,便聽的又是一陣急促的車馬響。

又有人來了?

眾人很是驚訝。

廠衛更是驚怒交加。

真是他娘的怪事了,一群小小的大夫。怎麼惹來這麼多不長眼的!還沒完沒了了!

大街上七八匹馬擁簇著一輛豪華馬車疾馳而來。

馬未停穩,便有人掀起車簾。

「嬸娘。」

齊悅和常雲成同時喊出聲。

陳氏被兩個丫頭扶著下車,疾步走來。

齊悅忙迎上去。

「嬸母,你怎麼…」她高興的說道,一面伸出手。

陳氏走進她身前。揚手。

清脆的耳光聲在街上響起。

「嬸母1

常雲成大驚,忙衝過來。

陳氏已經拉住齊悅的手。

「跟我走1她喝道,轉身就走。

齊悅一巴掌被打的有些發懵。

常雲成急忙要攔祝

「嬸母..」他喊道。

陳氏停下腳,回頭看他。

「常雲成,你非要害死她不可嗎?」她厲聲喝道。

常雲成被這一聲喝止了腳步。

這一切追根究源,的確是因他而起,如果不是為了他。齊悅也不會奔去漠北,自然也不會…

陳氏喝完不再看常雲成,拉著齊悅疾步前行。

「嬸母..」齊悅回過神抗拒,一面回頭看常雲成。

常雲成對她一笑。

「你先跟嬸母去。我辦完事再找你。」他說道,「跟著嬸母是最好不過的。」

他說著話沖劉普成等人打個手勢。

胡三領會,催著車馬眾弟子忙也跟著齊悅走。

齊悅也明白了,看著常雲成。

常雲成再次沖她做個你放心的手勢。指了指周茂春,指了指自己。又指齊悅和千金堂的人。

這邊我來照顧,千金堂的人你要照顧好。

此時陳氏來是再好不過的解圍脫困法子。

齊悅明白的他的意思,沖他點點頭。

陳氏狠狠的一帶,齊悅不得不跟上她的腳步。

廠衛們這才反應過來,要攔祝

「大膽1跟隨陳氏而來的護衛們齊聲喝道。

廠衛們的目光落在馬車上那鮮明的國公陳三字上,大家都是干暗門隱秘之事的,最清楚不過這京城中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惹,很不幸,德慶公陳家便是那個不能惹的。

他們最終遲疑一下,站開了,無奈的看著齊悅等人跟隨陳氏的隆

「小子,小爺記住你了1這邊范藝林喊道,指著廠衛們。

廠衛們又是一陣氣悶。

小兔崽子,這話是爺爺們的詞!

咱們等著瞧!廠衛們陰冷的視線掃過這三人。

三人絲毫沒有退避,反而挺直身子,一副看清小爺的樣子。

廠衛們呸了聲,沒心情再次耽擱,催馬向廠衛衙門而去。

「不是先進皇宮嗎?」周茂春在囚車裡好奇的問道。

「周大人,你現在只怕不方便進皇宮,這風塵僕僕的,咱們得好好的伺候一下你,才好去見陛下。」一個廠衛陰惻惻笑道。

周茂春絲毫沒有害怕,反而很高興。

「那太好了,我還是沒去過廠衛衙門,這次可好好的瞧瞧。」他笑道。

「那是,保管大人你瞧了就捨不得走。」廠衛們紛紛陰惻惻笑道。

常雲成只是淡然跟在一旁不言不語。

剛走到衙門口將周茂春凶神惡煞的從囚車裡拉出來,就見一旁奔來三人。

「哎呀周大人,你可算來了,人病的要死了,再不來就出人命了1三人齊聲喊道。

廠衛們瞪眼,這幾個人難道是瞎子嗎?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沒看到自己是什麼人嗎?

竟然跑到這裡來求醫!

「快快快跟我們走。」三人說道。搶上前來攙扶周茂春。

「大膽1廠衛們怒吼道,「什麼人敢來劫獄1

他們話音才落就被這三人啐了一口。

「瞎了眼了。」其中一個喊道,將一塊牌子砸過來,「有劫自己家的嗎?」

廠衛們被罵的有些懵,一個撿起牌子看了眼就嚇了一跳,牌子是很普通的牌子,但上面的大大的一個方字卻是熟悉的很。

正是他們的頂頭上司,掌衛大人。

三人攙扶著周茂春罵罵咧咧的走了。

「哎,我還沒住過呢..」

風裡傳來周茂春遺憾的聲音。

站在門口的廠衛們有些獃滯。

一旁的常雲成咳了聲。大家怔怔看向他。

「看什麼看?你們想請我進去坐坐嗎?」常雲成問道。

不待廠衛們說話,他拂袖轉身上馬。

「你們還不夠資格。」他哼聲說道,一夾馬腹,揚長而去。

身後侍衛們呼啦啦跟去了。

轉眼間,從漠北一路押過來的隊伍就剩下他們幾個以及那輛囚車。

一瞬間幾人有些恍惚。

他們這是已經回來了還是還沒出發去呢?

這他娘的怎麼回事?

怎麼到了家門口了。一個人也沒了?

合著他們不是去押人,這是去護鏢了?

啊呸,護鏢多少還有銀子進賬,他們倒好,別說收錢了,車馬費倒搭進去不少!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

這邊齊悅等人進城時。定西候已經也往京城來走了好幾天了。

「我還是放心不下,我要跟著去。」謝氏說道,又要從床上下來。

婆子丫頭們忙勸慰。

「夫人你身子還沒好,等再養一段咱們再去。」宋媽媽扶著她。柔聲說道,「有侯爺去,世子爺一定沒事的。」

「正因為他去我才不放心。」謝氏急道,抬手用帕子擦眼淚。

下人們都忙低頭只當沒聽到。

宋媽媽忍著笑。扶她在坐好,又捧了茶一口一口的喂。

「侯爺畢竟是個男人。爵位又在那裡,更何況此次的事,原本不關世子爺的事。」她低聲說道。

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謝氏頓時氣得渾身發抖。

「這個賤婢!這個賤婢!怎麼就死活甩不開1她顫聲罵道,「雲成怎麼就那麼倒霉!這個掃把星!她不害死我們是不甘心!早知道當初我拼了命也要一碗葯灌死她…」

宋媽媽嘆氣忙再三安撫,謝氏剛好些,就有人來報。

「少爺回來了。」

謝氏情緒尚未平復聞言一驚。

「雲成回來了?」她喊道,就要往外沖。

宋媽媽等人忙扶著。

常雲起從門外走進來,看到院子里這亂鬨哄的陣仗有些驚訝,忙施禮喊了聲母親。

謝氏這才回過神。

少爺..

她的雲成早已經不用少爺這個稱號了。

「你怎麼回來了?」她收住腳,恢復神情,眼中不掩飾幾分不悅以及嫌棄。

「聽說大哥的事,我心裡不放心母親,所以急匆匆的趕回來。」常雲起忙說道。

謝氏冷笑一聲。

「你這好心未免顧忌的也太遠了吧?你大哥有事你不在京城,倒要跑回來跟我這沒事的人獻殷勤,真是聰明的很埃」她說道。

不放心?說的好聽,躲禍還差不多!你們這些沒用的又無情無義的東西們!

這一番話說的極其不客氣,在場的婆子們都低下頭。

常雲起神情沒有什麼變化,似乎聽不到這諷刺。

「我在京城也幫不上什麼忙,父親又趕去了,母親你身子不好,想來父親和大哥在外都要牽挂,與其我在京城無用,不如回來守著母親,也好讓父親和大哥在外安心。」他低頭說道。

謝氏哼了聲懶的再看他,轉身扶著婆子的手要進屋。

常雲起開口留住她。

「母親,還有一件事,孩兒斗膽請母親示下。」他遲疑說道,似乎有些躊躇。

謝氏淡淡看他一眼。

「你都斗膽了還要我示什麼下。」她說道。

宋媽媽嘆口氣,謝氏這脾氣一輩子是改不了,從來不肯給人留面子,一點喜惡也不藏著。

常雲起面色如常。

「是這樣,我歸來的路上遇到一個自稱是母親舊人的人,聽說母親前一段身子不好,她便要來看看,我便斗膽做主帶她來了。」他說道。

謝氏看都不看他一眼,轉身要進屋子。

「夫人。」

一個柔柔怯怯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謝氏楞下了,回頭看去,不由愕然。

一個纖瘦女子站在門外,身旁陪著兩個丫頭,正面色躊躇神態不安的看過來。

「饒姑娘?」謝氏有些不可置信,看著她轉過身。

饒郁芳垂下頭矮身施禮。

屋子裡葯香氣散開。

「夫人,該敷藥了。」阿鸞走進來低聲說道。

坐在椅子上的饒郁芳忙站起來。

「你坐著,我得去那邊。」謝氏抬手說道,自己站了起來。

饒郁芳恭敬的看著謝氏過去了。

謝氏走進隔壁的屋子,宋媽媽忙扶她躺在床上,一面取過葯,仔細的給謝氏敷在脖子里。

「安老大夫的葯就是好,這疤已經看不到了。」宋媽媽含笑說道。

謝氏沒說話,顯然心思不在這裡。

「你問的怎麼樣?」她問道。

「的確是在驛站遇上的,饒姑娘丟了路引,被驛站人要趕出去,這時候遇上三少爺的。」宋媽媽低聲說道。

謝氏吐口氣,靜靜躺了一刻,便扶著丫頭的手過來了。

饒郁芳早站起來相迎接,待謝氏坐下才挨著半邊椅子坐下。

「隔著遠,要不是聽三少爺提起,郁芳還不知道…」她低聲說道,一面伸手。

一旁的丫頭捧過一個錦盒。

「倉促了些,還望夫人不要嫌棄。」饒郁芳說道。

「你還拿什麼東西。」謝氏搖頭說道,示意一旁的丫頭收下。

她看著饒郁芳,與上次來的時候大為不同,衣裳首飾氣色又差了一等,放在膝上的手露出腕子,記得上次還帶著三個鐲子,如今看竟是空空。

「..當了首飾,買了老參..」

她的耳邊響起宋媽媽的話。

竟然如此窘迫了?

沒娘的孩子還真是….

「不是說定親了,怎麼你一個人往泉州去做什麼?」她端起茶慢慢的吃了口,問道。

饒郁芳神色凄然,似有什麼難言之隱,張了張口,還是含糊一聲沒有說話。

謝氏哪裡察覺不出來,帶著幾分審視看她。

「怎麼了?」她問道。

「我是,我是想去我外祖母家看看。」饒郁芳牽強一笑說道。

謝氏看著她不說話。

饒郁芳看著她,忽地眼圈發紅流下來淚。

「夫人,我好生羨慕世子爺。」她用帕子掩住口鼻,看著謝氏哽咽說道,「我怎麼就沒個像夫人這般的姨母呢。」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