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三百四十三章昭告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08日 07:41 [字數] 534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浩浩蕩蕩的車隊向城門涌去,如同他們進來時一般,引起民眾熱鬧的圍觀以及指指點點。

守備大人自然要相陪著,但由於有身份比他地位高的官員太多了,硬是沒機會上前。

「這齊娘子怎麼就是世子夫人呢?」他還是有些糊塗,拉著總兵府來的吏員低聲問道。

親娘舅老爺,真是要命了,一群人打狼似的就找你這世子夫人呢,你倒好,悄不溜的進城了,還什麼大夫!還什麼跟軍醫們賭氣!還什麼上戰砏小說章節。?br/>

還有這江海!哎,這小子怎麼也不知道?他不是世子爺的屬下嗎?吃了豹子膽了還獻殷勤追世子爺的女人!這不是作死嗎?

哦,可不是嘛,剛回來就被世子爺一句話趕到遼東去了….

我說呢,怎麼突然將他打發到那裡去了,原來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守備大人狠狠再次拍了下大腿!

我的親娘舅老爺!下一個是不是就輪到自己了?

他做的孽也不少啊!

你說說你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們這夫妻兩個是玩什麼呢?

玩我們一大群人的命啊這是!

「你不知道埃」吏員低聲說道,「世子爺和少夫人其實已經和離了。」

守備大人瞪大眼。

和離?

對啊,可不是和離了!

他伸手拍頭!

真是要命!原來一開始他們就錯在這裡了!

和離的少夫人自然不可能再有少夫人的排場過來!自然也不好主動說自己的身份!

「說起來就話長了,反正就是糊裡糊塗的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這兩人心裡都還記掛著對方。」吏員捻須說道,「所以,是夫妻又不是夫妻,誰也沒法說。只能這麼糊裡糊塗的。」

所以那齊娘子才不敢說自己是定西侯世子夫人。

所以那世子爺也不敢當眾人面認這位齊娘子是自己的夫人。

所以他們才把自己坑了!

「點心做得好,有好廚娘,可不是有好廚娘嘛!人家就是世子夫人1他喃喃說道,再次抬手打了自己下,「這敗家娘們可害死我了1

守備大人垂頭喪氣坐立不安。

「哎,對了,那位大人什麼來頭?」他又想到什麼低聲問道,看著前面被一群官員圍著的馬車。

「那個啊,你知道太祖皇后嗎?」吏員問道。

這不是罵人嗎?

守備大人瞪眼看這吏員,有這麼埋汰人的嗎?他現在在大家眼裡已經是傻子了嗎?

吏員也察覺自己問的有些可笑。他自己笑了。

「這就是當年救過太祖皇后命的那位太醫。」他低聲說道,「當年太祖皇后與太祖少年結髮一路多受波折,身子埋下隱疾,幾次病發,兇險之極。每次都是靠這位太醫妙手回春,所以。你說他什麼來頭?如今宮裡能在皇帝面前賜坐的多不過五人。他就是其中之一。」

我的親娘舅老爺!

守備大人咽了口口水。

「那他老人家和世子爺關係真不錯,這是特意來看世子爺了?」他顫聲問道。

其實他已經猜到答案了,但是不敢相信。

吏員看了他一眼,帶著幾分同情。

怪不得這麼大年紀了才坐到守備位子上,這腦子的確不靈光埃

「周大人,奉皇上口諭。請神醫齊娘子進京的。」他說道。

神醫

守備大人伸手掩面。

一個世子爺夫人,一個皇帝要見的神醫,就這樣被他送到軍醫營,而且還是戰事前線….

娘舅。救命埃

此時喊救命的可不是他一個人,呂寶山快馬加鞭,仗著地形熟,穿小路馬不停蹄的搶在這大群人到來之前回到了蓬山堡。

他一下馬,幾個留守的將官們就興高采烈的接過來。

「大人,守備大人如何說?」他們急忙忙問道。

呂寶山哪裡顧得上這個,用要冒煙的嗓子喊道:「人呢?」

幾個人腦子這次轉的很快。

「大人放心,已經送去松山堡了。」他們嘿嘿笑道,帶著幾分得意,「一說就走了,好騙的很,看來對還沒迷了心竅,仗勢鬧騰…」

呂寶山哎呀一聲狠狠的拍了大腿,在抬腳給了就近一人一腳,連句話都顧不上說翻身又上馬。

好騙的很,沒鬧騰…

人家有什麼可鬧騰的!

那就是自己男人啊!

鬧不鬧的都是自己的男人!

呂寶山絕塵而去,留下一群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什麼事,還沒回過神,這邊又有馬隊疾馳而來。

為首的正是常雲成。

「將」大家又忙打招呼。

常雲成的馬疾馳而過,盪起一片塵土。

「怎麼了?」

大家連聲咳嗽大聲的詢問。

在常雲成親兵身後是呂寶山的人,他們面色苦悶。

「將軍看出來了,我們沒沒守篆」他們垂頭喪氣說道。

日常連個喜怒都藏不住,更別提專門演戲騙人了。

根本就沒有什麼緊急軍務,幾句話后便被常雲成看出來了,三言兩語就問出了。

常雲成氣的渾身發抖,一開始是氣,後來就怕了。

這是邊境,這是除了正規賊奴大軍,還有散騎賊奴的地方。

這是冬天,臨近年關,賊奴最難過所以最會來侵擾的時候。

她是一個女人,漂亮的女人,仍在京城那種地方也會被人多看幾眼的女人。

這群混蛋!這群混蛋!

不,自己才是混蛋!

常雲成幾乎咬碎了牙!

如果不是自己,她怎麼會來這裡!

如果不是自己,他們怎麼會到今天這種夫妻不夫妻,相見不敢認得地步!

如果不是自己,她如今嫁給王謙為妻。在溫暖富足的江南過著人人崇敬事事如意的日子!

如果不是自己,她怎麼會如此狼狽的東奔西走,怎麼會如此可笑的混在一群男人中間被冷嘲熱諷指點嬉笑!

常雲成抬手揚鞭狠狠的抽在自己身上。

身後跟隨的親兵嚇了一跳,看著那上好的大斗篷瞬時裂開。

常雲成的馬越來越快,很快越過前邊一匹馬。

「哎?世子爺!你聽我解…」呂寶山看清一陣風似的擦過的人馬,忙大聲喊道。

常雲成已經遠去了。

我的娘,這次死定了!

呂寶山催馬加鞭。

這邊發生的事,齊悅並不知道,她沒有絲毫的懷疑,高高興興的跟著幾個軍醫在兵衛的護送下坐著車來到了松山堡。

這裡距離蓬山堡不遠。坐馬車也就走半天的功夫,與蓬山堡一樣的格局,上一次的大戰這裡也經受了,因為更西北,所以受得衝擊更大。城牆更為殘破,到現在還沒修補。

這裡的傷兵更多。病情也很重。但如同蓬山堡一樣,此時的齊悅沒什麼好辦法,她只能做好清創,期望能夠讓這些人逃過敗血症破傷風等感染。

軍醫里有女人也讓松山堡的人都很驚訝,尤其是這麼漂亮的女人。

「這是咱們自己弟兄的女人。」隨從來的兵丁私下給大家介紹道。

齊悅聽見了笑了笑。

常雲成作為將官,自然也是他們的同袍。

這話說的沒錯。

她接著忙碌。

常雲成就是這個時候衝進來的。

「齊月娘1他大聲的喊了一嗓子。目光掃過這破舊臭烘烘的屋子,一眼看不到那女人,心裡發慌站不祝

齊悅從地上站起來,手裡還拿著剪刀。一臉驚訝。

他怎麼也來了?

還沒來得及應聲,常雲成已經看到了她。

他大步衝過來,就當著所有人的面一把抱住她,如同失而復得的珍寶。

裡外的人都瞪大眼了眼。

齊悅也嚇了一跳,手裡的剪刀差點扎到他,她忙用力的將手伸開,扔下剪刀。

「怎麼了?」她忙問道。

常雲成緊緊抱著她,不說話也不放手。

齊悅看著四周獃滯的人們,有些想笑。

雖然這種事對她來說沒什麼,但得考慮古代民眾的承受能力。

「喂,還不到一日呢,不用這樣如隔三秋吧。」她低笑道,「注意將軍你的形象。」

常雲成猛地站直身子,但卻沒鬆開她,而是攬著她。

「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女人,我常雲成的女人,她是位大夫,神醫。」他目光掃視眾人,一字一頓說道,「由她來給你們診治,大家可以安心了。」

里裡外外似乎響起吧嗒下巴掉了的聲音。

這就是自己弟兄的女人…

這個弟兄是不是有點太大了….

常雲成是誰在甘肅境內只怕一多半人都知道。

駐在張掖衛城裡的武略將軍!

武略將軍的女人給他們看箔.

是不是因為賊奴退了,大家吃了慶功宴喝的有點多,現在還沒醒呢?

門外響起嘈雜的腳步聲馬蹄聲。

「大人,大人」呂寶山跌跌撞撞的衝進來,「夫人,夫人,您沒事吧?」

他喊著沖這邊相依而立的男人女人噗通就跪下了。

「將軍大人,屬下有眼無珠,不知道這就是夫人啊1他喊道,嗓子都啞了,「屬下罪該萬死1

常雲成重重的吐了口氣。

他再次攬緊身前的女人。

沒錯,她就是他的女人,走到哪裡他都要這麼說,也敢這麼說,這輩子已經定了,再不會改變。

「原來是這樣埃」

齊悅聽明白了不由笑道。

這些人可真夠….

「江海這小子,竟然敢這樣說1她又笑道,搖頭。

說這話的時候,他們已經回到了蓬山堡,此時已經半夜了。

這一去一回,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齊悅沒有回自己那個破舊的小屋。而是在常雲成的闊亮的官廳,燒的暖暖的地龍,掛著仁,擺著兩盆盛開的水仙。

齊悅一一的看過每一個角落,這幾天她倒也常來這裡,只是,作為大夫,不好在人家的屋子裡看來看去,再說,因為時間有限。她看人還不夠呢,現在好了,有的是時間看了。

常雲成伸手將她拉進懷裡。

「不知者不為怪,也是怪你我,沒跟大家說清楚。」齊悅笑道。

「這群混帳們1常雲成再次憤憤的罵道。低頭看到齊悅帶著幾分挪揄的笑,想到什麼。「我可沒有那啥別人女人的嗜好!從來沒有的1

齊悅哈哈笑了。

「那。這話此地無銀三百兩呢還是別的什麼?」她笑道,伸手捏常雲成的臉。

「是別的是別的。」常雲成忙說道,為了避免這個聰明人再說什麼話把自己繞進去,他低頭吻住了這女人的唇。

不會擔心被人發現,不會擔心時間不夠,不會擔心誰來打擾。

這是他的屋子。這是昭告眾人的他的女人。

這是他天經地義能做的事。

這一個長長的從jli到柔情又到jli的吻。

喘氣分開的時候,齊悅早已經站不住了,軟綿綿的如水一般掛在常雲成的身前。

「行啊,進步神速埃」她不忘笑道。臉在常雲成的胸膛上蹭來蹭去。

常雲成的笑從胸腔里悶悶的響起。

「只這個進步神速嗎?難道別的沒有嗎?」他低頭說道,手已經不老實的鑽進齊悅的衣服里了。

「啊,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呢?.」齊悅嘻嘻笑道,抬頭看他,大眼睛眨呀眨。

這話配上這神情,簡直能讓人發狂。

常雲成伸手將這女人打橫抱起來。

「不用聽懂,看的懂就行。」他笑道,「我們有一晚上的時間呢,足夠讓你懂了。」

齊悅哈哈笑。

「那世子爺明早還要跑步鍛煉嗎?」她吃吃笑道。

「去他娘的跑步,我只要在你身上跑個夠。」常雲成重重的低聲吼道。

這粗鄙的話瞬時點燃了情慾,二人的呼吸都急促起來。

齊悅看著他,伸手摟住他的脖子,將頭貼在他的身前,柔順的如同小白羊。

常雲成渾身火燙,再不遲疑,抱著她抬腳就向內室奔去,要轉身,就聽外邊嘈雜聲起。

「大人,大人,不行啊,不如明日再見」

「世子爺,世子爺,有客…」

侍衛這聲高喊顯然表明攔不住來人了。

常雲成大怒。

誰這麼大膽!

誰這麼不長眼!

竟然這個時候來打擾他!

「滾1他沖外邊吼道。

伴著這聲話,門也被重重的撞開了。

一個瘦小的身影衝進來了。

齊悅嚇得忙掙紮下來向一旁躲去,常雲成氣急,抬腳要將來人踹出去。

「哈,哈。」來人發出一聲似笑非笑的怪笑,從暗暗的燈影下走出來。

看清來人,齊悅也不躲了,反而驚喜的大叫一聲。

「周大夫!你怎麼來了?」她喊道。

周茂春看著她。

「我怎麼來了?」他聲音顫抖,似乎很激動,然後看向常雲成,張開雙臂,「常雲成!世子爺!我真是想死你了1

*************************

想到一件事有人在評論區說不喜歡女主在聽到江海說是自己的女人時還不解釋玩曖昧什麼的,我當時沒顧上回復,所以我說一下,江海從來沒當著女主的面說過,女主也不知道,如果她知道,聽到,她一定會解釋,我寫過的女主雖然性格都不同,但有一點相同,就是她們絕不玩曖昧,行就行,喜歡就喜歡,不行就不行,不喜歡就直接說不喜歡。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