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三百三十七章脈脈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05日 07:45 [字數] 39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淘書

屋子裡的炭火早已經滅了,蓋上被子,兩具身子貼著齊悅並沒有覺得冷,反而熱騰騰的如同抱著一個火爐

先前那**的氣息已經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溫馨,相擁的兩人低聲的說話,似乎有說不完的話

「你去找過我?」齊悅聽了他的話很驚訝

常雲成攬著她,一手摸著柔順的頭髮,一面將當時的事講了

當時的場景對他來說是壓在心底不能碰觸的噩夢,但此時此刻再說出來,竟然是那樣的輕鬆,似乎也沒什麼

本來就沒什麼

齊悅抬手捏他

「你竟然。」齊悅又是好氣又好笑,「幹嘛不出來?惹出這麼多麻煩」

「你們。都說的那樣了。我還出來幹什麼。你如高興我怎麼能壞你好事…」常雲成低頭看著她說道,一面拉過她的手在手裡揉捏

「我們說什麼了明明在拒絕」齊悅呸了聲說道

「說了嗎?」常雲成抬頭看她,一臉不可置信

他怎麼沒聽出來?他怎麼聽都是甜言蜜語兩情相悅…

「我們聰明人說話,你聽不懂」齊悅抓他的手心氣道

常雲成用力將她攬緊

「以後不許跟聰明人說話」他貼在她的脖子里悶悶說道

齊悅被他逗笑

「痒痒,邊去~」她推他的頭笑道

常雲成自然不會聽話,反而抱緊了幾分,在脖子拱來拱去

貼的這樣緊,齊悅自然感覺到他的蠢蠢欲動,哼了聲

「天快亮了,世子爺,武略將軍大人您不想被人發現從我屋子裡衣衫不整的出去?」她說道

這麼快?常雲成扭頭看窗戶,果然見夜色不知什麼時候變淡了

因為有戰事,到處都是兵衛,如果沒有夜色的掩護…

他摸過來多不容易他自己可是知道的

他不怕別人怎麼看他他怕的是別人怎麼看她

他已經辜負她那麼多,帶給她那麼多非議,以至於到現在除了這空口白說的捨不得不離不棄,別的什麼也沒有給她

他不想別人再非議她一點都不行

「快穿衣裳走」齊悅說道,用腳踢他,看著常雲成鬱悶的神情,忍不住笑起來

哼活該這混蛋成了見不得光的地下情人

常雲成看她笑,是心癢難耐

「也用不了多少時候…」他似是自言自語的做抉擇

齊悅笑噴,踹他兩腳

「快滾我困死了我要睡覺」她說道

天光微亮霸隋夜色最後的停留,正是鍋底黑的時候

一隊巡邏的士兵猛地停下腳步,警惕的握緊手裡的長槍

「什麼人?」其中一個厲聲喊道

褪去的夜色里傳來重重的腳步聲,緊接著一個身影出現

一身白格外的扎眼

「是我」常雲成說道,保持跑勢沒有任何的減

兵衛們自然都認得他忙收起長槍側身讓路施禮

「將軍,您這麼早…」他們說道,目光落在常雲成的衣服上

這是布做的素白裡衣…

這大冬天…不冷嗎?

他們再看常雲成的手裡搭著厚厚的衣裳

「跑了一圈都出汗了」常雲成說道,面不改色目不斜視的從這隊人前過去了

很快就消失在晨霧裡

兵衛們恍然

「大人這麼早就操練了」

「跑的都出汗了,這得好一會兒。」

「大人估計都沒休息。」

「大人們都如此,我們可不能偷懶,快,跑動起來」

伴著呼喝聲,巡兵們加快的腳步,在街道上開始跑動

天色大亮時,齊悅走進了傷兵營,正在忙碌的軍醫們都很意外

「你怎麼沒走?」喬明華問道

「我為什麼要走?」齊悅反問

那邊幾個軍醫竊竊私語

喬明華看她一眼,這女人眼睛亮亮,兩頰紅潤,這哪裡像是和愛人分別的樣子?

那個叫江海的男人為了這個女人大呼小叫的衝到這裡的事已經傳遍了

聽說還當面罵守備大人,可見是為紅顏一怒

聽說還要找他們軍醫營的麻煩

不過沒機會,昨天已經緊急調動走了

按理說,柔情蜜意的戀人分別,不是該愁苦斷腸嗎?怎麼反而容光煥發?

齊悅可不知道他心裡想的什麼,挽起袖子就忙碌去了

軍醫們你看我我看你,搖頭笑,便也忙碌去了

因為沒有了青霉素,目前針對這些傷齊悅只能加大清洗清創力度,這也讓原本就哀嚎不斷的營房裡變得加慘烈

「這個傷口你要縫起來?這太麻煩了,這麼多人等著治傷,得等到什麼時候」喬明華皺眉說道

「可是這樣不管會引起出血以及感染的」齊悅說道,一面看向他,「你們怎麼處理?」

喬明華沒說話,直接伸手墮落,錢色門

一旁的立刻有軍醫遞上一個烙鐵

營房裡響起慘叫聲,伴著皮肉茲茲

儘管見識過開膛破肚,但阿如還是被嚇得尖叫後退

慘叫的兵士最終痛暈過去了,場面安靜下來

喬明華將烙鐵扔到一邊,抹上一層葯便拍拍手,走向下一個

齊悅呆立在那傷兵面前半響回不過神來,只覺得鼻頭酸辣

「我知道一種葯,可以快的止血以及抗感染」她深吸一口氣,轉身追上喬明華說道

喬明華低頭忙碌沒有說話,這些日子齊悅也說了很多現代醫學辭彙,但他們從來沒有在意過,別提詢問了

「算了」齊悅又不說了,這些事自己做就是了沒必要跟他們解釋,她轉身奔向一個傷者

「這個沒救了」一個軍醫說道,抬手招呼人要抬走

「不不,這是創傷性失血休克還有機會」齊悅忙攔住說道

什麼?

軍醫皺眉

齊悅已經開始救治,阿如抱著藥箱跟過來

軍醫們被擠開

「這不是添亂嘛」有人忍不住嘀咕道

「這幾天她是在添亂嗎?」一直低著頭忙碌的喬明華忽的說道

這幾天…

包紮止血固定。

他們會做的她都能做

但那些手法卻又是他們從未見過的

她的刀剪能夠飛快的剪開傷兵的衣裳鞋襪,快的除去護具…

她也用布帶子止血,但她的布帶子不是簡單的包紮而是還插入木棍絞緊…

她讓人抬傷兵的時候,會選擇軟的布擔架還是門板擔架…

她隨身帶著一些奇怪的瓶子,會撬開傷兵的口硬是灌進去…

事後大家也看過,那些瓶子裝的並不是什麼葯而是水。有人悄悄的嘗了嘗,咸甜的水…

雖然大家對她的手法很驚訝,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很熟練絕不是胡亂隨意的

眾人不說話了,各自忙碌而去

午飯送來的時候,大家可以暫時輪班休息一下

勞累的軍醫們沒什麼講究,簡單的洗手就要去吃飯

「用這個洗洗再去吃」齊悅攔住大家說道

眾人看去,才見她指著一個桶,散發著藥味

「你要了那麼多葯熬煮的這個,是用來洗手的?」喬明華皺眉問道

這裡最缺的就是葯吃的還不夠,竟然用來洗手春從天外來

「戰場外科急救,最要緊的就是防感染抗感染,我知道這些葯很緊缺,但是大家也很緊缺,你們一個人就可能救治很多人,那麼,用了這些葯,是值得的」齊悅說道

「我們以前也不用啊那怎麼了?」有軍醫嘀咕道

齊悅只得準備解釋一下細菌感染之類的事,但喬明華開口了

「齊娘子是神醫,她說怎麼做,就怎麼做好了」他說道,自己第一個上前舀出一瓢浸泡沖洗

見他如此其他人也只好不說話了一一上前洗手

齊悅鬆了口氣,帶著幾分欣慰笑了

「你什麼時候走?」喬明華問道,一面將干餅子泡進菜湯里

「你們什麼時候走?」齊悅反問道,她試著咬了口餅子,太硬了了

阿好忙給伸手接過給她也泡進菜湯里

「你還留在這裡做什麼?」喬明華嗤聲問道,「等著你所謂的希望嗎?」

齊悅笑了笑,知道他的意思,將士們的戰鬥是結束了,但軍醫們的戰鬥才進入白熱化

從昨日開始,從戰場上搶救下來的傷兵們開始面臨第二次生死關了,那就是感染以及各種併發症

「不用看,等過個兩三日,這屋子裡能空一半」有軍醫淡淡的說道,一副習以為常的神情

齊悅接過阿好弄好的泡餅子,小口小口的吃

「是氨她毫無形象的含糊說道,「等著我的希望」

這些肢體殘斷、外傷血腫的傷兵都還可以做手術,最關鍵的是還有葯,青霉素麻醉藥止血藥

但願胡三和小曲幾個人能儘快找到她說的那些葯,哪怕一點點,只要能讓這些人看到希望就好,只要有了希望,就能調動這些人的力量,她一個人在這戰場急救上能做的太少了

忽的一陣喧嘩

「大人們來了」有人喊道

大家都愣了下,大人們?然後大家看去,見果然來了一隊衣著官袍的將官們,與之而來的還有幾個抬食盒的,飯菜的香氣隨著呼呼的北風撲了過來

齊悅一眼看到走在其中的常雲成,他穿著武將官袍帶著嚴明的護甲

齊悅忍不住抿嘴笑,想起他半夜抱著護甲穿著裡衣摸出去的樣子

「大家辛苦了,這是將軍大人特意犒勞大家的飯菜,來來,剛下那些餅子菜湯,來大塊吃肉」有兵將大聲的招呼道

這待遇真是前所未有,軍醫們輔兵們都驚喜不已,再三道謝後排隊領餐

阿好笑眯眯的看了眼常雲成,又沖齊悅挑挑眉,樂顛顛的也去排隊了

常雲成站在說話的人後,眼神似乎是不經意的看過來,然後就準確無誤的看到齊悅的視線,然後看到那女人嘴邊挪揄的笑,他的嘴角不由彎了彎,來回走動的人很快隔斷了二人的視線

*******************

沒存稿又趕上卡文又趕上單位臨檢,請大家見諒,我會儘快調整過來的對不住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