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三百二十一章應對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8日 22:04 [字數] 432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李桐捧著幾個奏摺腳步匆匆的站到了頤和殿前。

大殿四周肅立著要挎著腰刀身穿禁衛服的衛士們,廊下則是侍立著太監們。

日頭正午,鴉雀無聲。

李桐不由咽了口口水,這是他第一天當差,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一時間站在台階下半日沒動。

一個太監看到了,沖他招手。

李桐硬著頭皮抖著走上前。

「陛下要的東陽賑災的摺子….」他顫聲說道。

太監看他一眼。

「新來的?」他問道,看著男人臉上密密麻麻的汗不由想笑。

這是哪裡來的菜鳥埃

他笑眯眯的眼神讓李桐打個機靈,想到家裡的囑咐,忙從袖子里摸出一個紅包。

「勞煩公公通報一聲。」他說道,一面接著抖手遞過去。

喲,還不錯嘛,太監笑著不動聲色行雲流水的接過。

「等著。」他說道,轉身進去了。

李桐的心咚咚的跳,只覺得後背的衣裳都濕了,似乎過了一輩子,那太監出來了。

「請進吧。」他笑眯眯說道,一面擺手。

兩邊的太監立刻一起拉起門打開了。

早外么一次,到了這個時候,李桐反而平靜下來了,抬腳進去了。

大殿里闊朗,燃香繚繞。

李桐也不敢抬頭,在門口站了會兒,咽了口口水。

「陛下..」他舉起摺子施禮開口。

聲音到底是有些沙啞。

「這裡。」一個有些慵懶的聲音說道。

李桐大著膽子抬起頭,正面的龍椅上空空無人,他愣了下。

「這裡。」聲音又說道。

李桐這才看過去,在大殿的右側,垂地紗幔後有個人影坐著。

他大著膽子走過去。掀起紗幔進去了,這才繼那日之後再次見到皇帝。

皇帝坐在羅漢床上,被一堆奏摺圍著,此時他正低頭看著一個,並沒有因為李桐進來而抬頭停下。

「陛下。」李桐躬身舉起奏摺說道。

「放著吧。」皇帝說道。

他看摺子很快,這一問一答,就一本看完,換了另一個。

李桐看著面前前後左右的奏摺,不知道手裡這個往哪裡放。

皇帝這才抬起頭。

「哦。」他說道。眯著眼打量,「新來的?」

李桐忙躬身施禮應聲是。

皇帝已經不記得他了吧,他要怎麼自我介紹?在家裡已經演練過很多次了,但到了真正的跟前卻是腦子一片空白。

「你祖父好了些吧?」

一個聲音從頭頂飄來。

李桐愣了下。

「好,好了。」他忙結結巴巴答道。

皇帝笑了。放下手裡的奏摺,看他。

「你祖父腦子沒事吧?」他問道,「就你這君前應對的樣子,他真敢把你送來啊?這是愛護你呢?還是準備害你呢?」

練習過各種對話,但這種..這種…

李桐傻眼。

皇帝看著他微微笑,一下一下的敲著手中的奏摺,也不說話。似乎就要等個答案。

大殿里一下子安靜下來。

「謝陛下隆恩。」李桐忽的跪下來,叩頭。

皇帝有些意外,換了個姿勢坐著。

「謝朕做什麼?」他問道。

「是因為陛下,臣才有了今日。」李桐伏地說道。

皇帝笑了。

「哦。怎麼因為朕了?」他問道。

「臣魯鈍不堪,又是庶子,原本連京城都呆不下了,更不會有今日君前應對的機會。這一切都是因為臣得幸與陛下說過兩句話,所以。臣今日這一切,都是陛下所賜。」李桐顫聲說道。

說著說著,想到這幾日自己在家中天上地下的變化,想到妹妹也終於擺脫了那噩夢般的婚事,自己不僅不用離京求生,反而一躍進入內閣,得以在君前行走,往日那些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的人對自己恭維討好…

他鼻頭一酸,自從事情發生以來,他時刻被幸福包圍,走到哪裡笑到哪裡,沒想到到了皇帝這裡,無比的安靜之下,那些紛擾嘈雜落去,反而覺得心酸。

「臣,得此一次,死而無憾了。」他哽咽說道。

皇帝看著他噗嗤笑了。

「奏摺放這裡,這裡是我朕沒看過的。」他說道。

話題轉開了,李桐一時沒反應過來。

「放下吧,司值很閑嗎?」皇帝又說道,奏摺瞧了瞧床板。

李桐忙起身,按照皇帝的所指,將奏摺放下。

皇帝又低下頭,接著看奏摺,他也不用筆,就用手指沾著一旁的墨,這一下,那一下的在奏摺上點點。

聽說這是皇帝最近新迷上的批閱奏摺的方式,為此還氣的四位事中大人跪殿門哭告。

李桐靜靜立了一刻,確認皇帝已經認真的全身心的看奏摺,沒有話和他說,這才慢慢的退了出去。

剛退出紗幔,皇帝又開口了。

「那個,」他開口說道。

李桐忙站住,皇帝的聲音也停了。

大殿里靜靜一刻。

「沒事了。,你去吧。」皇帝又說道。

李桐應聲是退了出去。

皇帝手拄頭望著紗幔,又笑了笑,低下頭接著看奏摺。

但這安靜的時刻沒多久,就被外邊的喧鬧打斷了。

敢在這裡喧鬧的人可不多啊..

皇帝皺皺眉。

然後就聽到太監進來了。

「陛下,周太醫求見。」

這老東西回來了?

皇帝抬抬手。

隔著幔帳,太監也看清楚皇帝的手勢,他立刻回身說了聲宣,話沒說完,就有一個人連滾帶爬的進來了,然後連滾帶爬的撲在地上。

「陛下。」他帶著哭音喊道。

皇帝嚇了一跳。看著地下跪著的人,風塵僕僕,蓬頭垢面,這一爬一起,光潔的地上立刻是一層灰土。

「周茂春,你被人打劫啦?」他笑問道。

「陛下。」周茂春抬起頭,臉上也是花糊糊的,看樣子真的要哭出來,「臣的齊娘子…」

「死了?」皇帝問道。一面搖頭,帶著幾分幸災樂禍,又故作安慰,「節哀..」

周茂春用袖子摸了下鼻子。

「不是,沒了。」他說道。

「所以讓你節哀嘛。」皇帝笑道。

「不是。沒了,是沒了。」周茂春喊道。

「你這老東西,所以朕讓你節哀埃」皇帝也喊道,順手用一個奏摺砸他。

周茂春抬手打了下臉。

「沒有沒了,是臣沒找到齊娘子!人說她來京城了1周茂春說道。

皇帝哈哈笑了,看著周茂春的樣子,可以想象他這一去一回是如何的狼狽。

「該1他大笑道。「誰讓你不聽得朕的,非要自己去賣好1

周茂春又是委屈又是懊惱又無話可說。

「行了,來京城不更好,快去找你的齊娘子吧。」皇帝說道。「去之前洗乾淨點,你這樣子,丟朕太醫院的臉。」

不說這個倒好,說了這個。周茂春真哭了。

「陛下,那齊娘子又走了。」他伏地捶地喊道。

皇帝一愣。旋即爆發出更大的笑聲。

門外的太監們對視一眼。

「陛下好久沒這麼大笑了。」一個低聲說道。

「還是周太醫厲害,怪不得陛下如此喜歡他。」另一個低聲說道。

周茂春對於皇帝將快樂建立在自己痛苦之上很是不高興,抬起頭不顧失儀的看皇帝。

皇帝努力的忍住笑。

「那麼,你快去追吧,免得又錯過了。」他笑道。

「陛下,追不上了,齊娘子找不到了。」周茂春又擦了鼻子說道。

皇帝很是好奇。

「怎麼會找不到?」他問道。

「不知道,就是找不到了。」周茂春說道,一面跪行前幾步,「陛下,臣特來請陛下借我禁衛軍再下旨讓各地州府幫臣一起找….」

皇帝不待他說完,就用奏摺砸過來。

「你這老東西,還真敢想1他笑道,「為了找你的心上人,竟然算計到朕這裡,朕還沒動用這些去找…」

他說到這裡咳了聲止住了話頭。

「找什麼?陛下也要找人嗎?」周茂春雖然年紀大但耳聰目明,顧不得自己被拒絕的悲傷,關切的問道。

「滾滾。」皇帝擺手說道,「快去洗洗,離朕遠點,臭死了。」

周茂春無奈的垂頭傘

齊娘子到底去哪裡了?

好些人百思不得其解。

「肯定遊歷去了。」范藝林想都不想的說道,一面給李桐斟酒。

「真是遺憾,還沒親自道謝。」李桐說道,也讓范藝林。

「齊娘子可不在意這個。」范藝林一副那是我自己人的神情說道。

李桐笑了笑。

「在吏部還習慣吧?」他問道。

不說這個還好,范藝林皺起臉。

「我估計再等十天半月的你就見不到我了。」他說道。

李桐不解。

「怎麼了?」他問道。

「我會累死的。」范藝林說道,「在部里忙,回到家還得將一天的事一五一十的給父親彙報,然後訓話,好容易完了,回到自己院子里,又得給媳婦彙報一遍,我就奇怪了,你說我媳婦乾脆在我父親那裡等著,一塊聽得了…這分兩次不是折騰我嗎?」

李桐哈哈大笑。

「累點好,累點好。」他笑道。

范藝林舉著酒杯看窗外。

「好什麼好好沒….我的娘啊1他猛地喊道。

李桐嚇了一跳。

「怎麼了?」他跟著看向窗外。

此時他們坐在二樓包廂,窗下對著大街,此時街上熙熙攘攘。

李桐剛問完,就見范藝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手裡的酒杯砸了下去。

「孫子!終於落到爺爺手裡了1范藝林大聲喊道,整個人都趴在窗戶上。

李桐嚇得忙伸手死死抱住,看范藝林的樣子眨眼就要跳下去了。

到底是怎麼了?

他跟著看去,街上人來人往,紅男綠女老少熙熙,不知道那個倒霉的被范藝林砸到,有三四個人正抬頭看過來。

顯然這其中沒有范藝林的目標,因為他轉身又從桌上胡亂的抓起酒杯酒壺。

「孫子,你給爺爺站住1他大聲喊道,將手裡的東西狠狠的砸了下去。

街上終於一陣混亂,人群尖叫著四散躲開,讓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顯露出來,他抬起頭看過來,面色冷峻,濃眉微皺。

樓上樓下四目相對。

李桐見那男人嘴角微微動了動,伸手輕輕的點了點,立刻身邊五六個人抬頭看了眼,然後走過來,看起來很有經驗,兩個自動守在門口,其餘幾個衝進來。

樓上樓下有些距離,但李桐依舊可以感受到這男人的凌厲氣息,這可不是一般人!

李桐猛地抱住范藝林就往下拖。

「范兄,這個玩笑不得,這人可惹不得。」他急急的喊道。

樓梯上咚咚的腳步聲已經上來了。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三百二十章而別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三百二十二章聞驚(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