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名門醫女 > 第三百零九章聞事(加更)

名門醫女

第三百零九章聞事(加更)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1日 18:02 [字數] 429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范藝林猶豫再三張了張口沒有說下去,其他人把話岔開了,酒菜上來,陪酒的妓女也來了,大家都是年輕人,有酒有美在懷,什麼煩惱都可以拋開,氣氛很快歡快起來。冰@火!中文

一直到燈火闌珊眾人才醉醺醺的離開酒樓,被各自的小人扶上馬車散去。

范藝林喝的搖搖晃晃,搭著一個小廝的肩頭走。

「范兄。」李桐在後叫住他,想到什麼遞過來一個香囊,「上次嫂夫人說喜歡我妹妹配的香,這是她寫下的方子,托我交給你。」

范藝林忙接過道謝。

「這算什麼,嫂夫人喜歡倒是我妹妹的福氣,她高興的很。」李桐笑道,說罷又微微低頭,「我以後不在京城,還請嫂夫人多照顧一下我妹妹…」

范藝林看著他,伸手拍在他肩上,一把勾住拉過來。

「我說真的呢。」他帶著幾分酒氣低聲說道,「我知道個神醫,說不定能救你祖父的命,你要不要試試?」

如果說第一次說著話是開玩笑的話,那麼第二次說就有些…

是來真的嗎?

李桐看著范藝林,有些驚訝。

這一次二夫人從那邊回來時,發現齊悅在家,又聽下人們說中午就回來了。

「怎麼不出去玩?」二夫人有些驚訝。

這般繁華熱鬧的京城,難道只逛一天就夠了?

齊悅笑了笑,京城是很美很熱鬧,但自來看風景的是心,此時此刻她沒有那個心情賞玩。

「我有件事要和姨母說。」她拉著二夫人坐下說道。

「我也正好有件事要和你說。」二夫人含笑說道。

「那你先說。」齊悅忙客氣道。

二夫人沒有客氣。

「後日,你和我進宮一趟。」她說道。

齊悅瞪大眼。

「進宮?進哪個宮?」她不由問道。

不會吧…

「當然是皇宮了。」陳氏笑道。

「我去幹什麼?我還是別去了。」齊悅忙擺手說道。

那麼多規矩動不動就跪啊跪打啊打的,外邊看看就好了,真要進去。還是算了。

「我身子不好,你在我身邊,我心安一些。」陳氏說道,一面拉住她的手。「你不用拘束,我們去了不見誰。」

不見誰?那去幹什麼?真是參觀宮殿嗎?

齊悅狐疑。

「我小時候,跟著太祖孝慈皇后住過,所以這次回來去看看。」陳氏笑道。「就是看看她的宮殿,我也不是什麼命婦,不去見那些貴人們。」

太祖孝慈皇后是什麼?

「就是如今皇帝的親祖母。」陳氏解釋道,有些驚訝。這個,不會沒人知道吧?

齊悅哦了聲。

皇帝的親奶奶啊,那那時候還是皇后吧?

「你跟著皇后住?」齊悅瞪大眼。不可置信的看著陳氏。

我的天。這陳家得多麼隆寵啊,那些皇子公主們也不過如此待遇了吧。

「不過是可憐我這個沒爹的孩子罷了。」陳氏淡淡說道。

天下沒爹的孩子多了.

齊悅搖頭。

「好了,衣服什麼的我都準備好了,你不用操心,好好歇息,等後日自有車來接咱們。」陳氏說道,拍了拍她的手站起來。

話說到此。看來拒絕是沒辦法了。

齊悅只得點頭。

「對了,你有什麼事要和我說?」陳氏想到了問道。

「暫時沒事了。」齊悅說道。

陳氏也沒多問,囑咐她早點歇息便走了。

「怎麼辦?」阿如忙過來問道。

齊悅枕手躺下來,望著屋頂。

「能怎麼辦,再等等唄。」她說道。

「娘子,你真的要進皇宮了。」阿好驚喜的低聲說道。

「也沒什麼稀奇..」齊悅嘀咕一句。

「難道娘子以前進去過?」阿好不服氣嘟嘴道。

也算進去過吧,只不過是千年以後。

齊悅笑而不答。

皇宮實在是太耀眼了,對於大家來說那是神一般的敬畏的存在,阿如和阿好忍不住議論起來,雖然二夫人說衣服都準備好了,但二人還是本著女人的天性好好的商討穿著打扮,屋子裡熱鬧而不嘈雜。

齊悅依舊手枕著頭,側眼看窗外,月明星希

不知道那傢伙在幹什麼呢?從家裡送出的信到底收到了沒?

明亮的火把如同璀璨的星辰,伴著馬蹄聲而來。

「世子爺,幸苦了。」門外久候的一眾人笑著接過來。

常雲成翻身下馬,笑著拱手還禮。

「我們張家口這邊比不得你們那邊,世子爺委屈了。」為首身穿武官服的大漢笑道。

「那得看比什麼了。」常雲成說道,拍了拍他的肩頭,「比軍防你們略勝一籌,但要是比喝酒的話,你們就不行了..」

眾人一愣,旋即激動起來。

沒想到這出身權貴之家軍中歷練的小子如此會說話,一句話,將這些糙漢子攪的熱血沸騰,歡喜的渾身痒痒。

「世子爺,要這麼說,可就嚴重了。」大漢一板臉,停下腳,肅容說道。

「那守備大人要待如何?」常雲成也停下腳,他略先行一步,此時回頭帶著幾分居高臨下看著眾人,神情亦是肅穆。

氣氛貌似有點冷..

「自然要分個高下了。」大漢大聲說道。

「不服是不行的,守備大人。」常雲成亦是大聲說道。

「兒郎們,敢不敢掙個臉1大漢紅著臉喊道。

其他人也反應過來了,頓時轟聲叫。

常雲成哈哈大笑,伸手拍大漢的胳膊。

「走走,一決高下。」他笑道。

大漢也哈哈大笑了,比起剛才,如今的笑更加的親近。

二人攜手進去了。

有酒做媒,雙方其他人也都滿面帶笑。互相讓這進去了。

門口的守衛鬆了口氣,對視一眼。

「嚇死我了。」其中一個說道,「這世子爺說話可真有意思。」

另一個則嘿嘿笑。

「這個世子爺監軍還不錯,比上一個要好得多。看來不會像上一次那個那麼倒霉,被咱們守備大人關在城門外了。」他說道。

看著最後一個大漢舉著酒杯一頭倒在桌子上,常雲成放下酒碗,結束了這次的酒宴。

天已經微微發白了。

屋子裡小兵打了水。常雲成靠在椅背上閉著眼似睡非睡的泡腳。

又一個隨侍的兵進來了,抱著一個包袱。

「大人,您的家信從漠北那邊轉過來了。」他低聲說道。

這一次臨時抽調協同監軍匆忙,知道的人不多。自然也不可能通知家裡。

常雲成嗯了聲。

小兵將包袱放在桌子上,解開。

常雲成閉著眼隨手摸了一個拿過來拆開,睜開眼。

最先一張紙飄出來。常雲成忙接祝待看到上面竟然是一個女子的小像,便立刻鬆開手。

紙張落入洗腳盆里,瞬時濕透。

常雲成抬腳。

「端下去吧。」他說道。

小兵忙端著出去了。

這邊常雲成深吸一口氣到底是抽出寫有字的信看了眼。

果然是謝氏寫來再次要他定親的話。

常雲成將信扔回去,再看桌子上的那些。

「都是家裡來的?」他問道。

小兵點點頭。

都是永慶府來的那自然便是家裡的吧。

「拿下去吧,以後別給我拿來了。」常雲成說道,沒有半點心情看,就那樣濕著腳有些不穩的向床邊走去。

小兵忙伸手攙扶。被常雲成推開。

「滾,滾。」他帶著幾分不耐煩喝道。

世子爺喝了酒會喜怒不定,小兵們都知道了,聞言忙收拾了桌上的信退下了。

常雲成一頭栽在床上,因為酒意上頭,腹中如火燒,渾身難受,不由抱緊了被子。

屋子裡安靜異常,蒙蒙白光罩在室內,隱隱有男人低低的呢喃聲。

月娘….

齊月娘…

「齊月娘?是誰?」德慶公府,得知范藝林來訪而忙出來接見的男子皺眉,一臉茫然。

「哎呀,陳五,你故意的是不是?」范藝林急道,看了眼一旁的李桐,覺得很沒面子。

德慶公的小孫子,陳五少爺,可不是如同范藝林一般的人。

「我故意什麼埃」他沒好氣的說道,「你這酒囊飯袋一大早跑來找我做什麼?我可沒空跟你胡鬧。」

范藝林氣的用茶杯要砸他。

「我說陳五,這幾天不見你瞧你德行。」他喊道,「忘了自己以前什麼樣了?才進禮部幾天,不就是進去給人跑腿嗎?就人五人六的,嘿,你真叫五哎哈哈哈..」

眼瞅兩人一句正話沒有就要打起來,李桐忙勸解。

「你姑姑不是回來了嗎?跟你姑姑一起回來的那個。」范藝林甩甩袖子說道。

陳五愣了下。

「哦,哦,那個人埃」他總算明白了,看著范藝林又有些好奇,「那個人叫齊月娘啊?」

正端著茶杯喝茶的范藝林一口噴出來。

「陳五,這是誰家啊?來你們家不是來我家1他瞪眼說道。

「沒來我們家。」陳五沒好氣的說道,「我怎麼知道。」

啊?

范藝林和李桐對視一眼。

告知范藝林陳氏的住處,陳五送客就急忙忙的跑到後院。

「祖母,祖母。」他喊道,「我知道小姑姑帶回來的人是誰了。」

陳方氏正半睡半醒的打盹,聞言機靈過來。

「是誰?」她問道。

「是定西侯府的少夫人,前少夫人。」陳五說道。

屋子裡的相陪的媳婦們也恍然。

因為離的遠,陳氏也幾乎不跟家裡人來往,所以對定西候府的事她們一點也不熟悉,只知道定西候老夫人給世子娶了個乞丐兒媳婦,為此更讓陳方氏覺得把雪娘嫁到那樣不著調的人家而大哭一場,至於之後,她們自然懶得也無心去過問定西侯府的事,丟人還不夠呢。

「是她埃」

「是個乞丐?」

「竟然還是大夫?」

「哦我知道了,是不是前一段防治癘疫的那個..」

「沒錯就是她,那個千金堂不是她買下的嗎?所以這次立了大功呢..」

「..那醫術果然很好嗎?」

「..不是吧,其實是千金堂的功勞吧,她是掌柜的,所以也沾了光吧..」

她們紛紛說道,屋子裡熱鬧起來。

「這樣啊,怪不得雪娘不帶來讓咱們見見呢。一個失了婚的..見不得人。」陳方氏說道,靠回去。

的確是,身份低,又不吉利。

婦人們紛紛點頭。

「不過,小姑姑讓她住進了守牧齋。」這些婦人跟他的關注點怎麼完全不一樣呢,陳五忍不住提醒道。

屋子裡的女人們愣了下。

對啊,怎麼讓這樣一個人住進了陳氏最看重的地方?

那這人到底是賤啊還是貴啊?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三百零八章窺見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三百一十章引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