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名門醫女 > 第三百零四章舊宅(加更)

名門醫女

第三百零四章舊宅(加更)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8日 14:56 [字數] 37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宅子果然久不住人,雖然收拾的乾淨,但因為太大人氣不足,看上去依舊蕭蕭,不過從這蕭蕭中也可以看出繁盛時模樣。

這麼好的宅子,怎麼不住了?

齊悅抬頭看眼前古樸大氣的屋宅,上面懸著一個匾額,卻沒有字。

真是..好奇怪。

「守牧齋收拾出來沒?」這邊陳氏問道。

下人忙回答收拾好了。

「將月娘的東西搬過去。」陳氏說道。

這話一出走在前邊的三人再次一愣,回頭看陳氏。

陳氏並沒有理會,齊悅自然客隨主便。

「你先去歸置歸置歇息一下。」陳氏說道。

家人相見自然要說些自家人的話,外人在場不便。

齊悅點點頭沒有客氣便跟著引路的下人去了,身後自有僕婦搬著箱籠。

「雪娘,這人是?」男人忍不住問道,看著齊悅遠去的方向,那邊一處宅院隱隱可見。

「她是齊月娘。」陳氏含笑說道,也看那邊的宅子,「守牧齋,只有她能住的。」

齊月娘是誰?沒聽說永慶府那邊有姓齊的大戶啊?

三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不解。

陳氏卻不再多說,抬腳走開了。

三人無奈只得跟上。

但不久之後他們還是無奈而出來。

「哥哥嫂嫂不要擔心,我從小在這裡長大,怎麼會住不慣呢?」陳氏笑著說道,「等我明日去家裡,今日就不過去了。」

男人看著她嘆口氣。

「隨便你吧。」他說道。

「這麼大的宅子,你們這幾人可不行,這些人得留下。」婦人說道,一面指著跟來的七八個僕婦男人。

陳氏點點頭沒有拒絕。

「謝謝嫂嫂。」她含笑說道。看著三人上車上馬離開了。

院門關上,雖然亮起了燈,但燈光很快被偌大的宅院吞沒。

而這三人的車馬穿行幾條街后,進入了一座大宅,夜色里燈火璀璨,金漆獸面錫環大門,大燈籠映照門樓上德慶公府四個大字,門前一色褐色衣衫的門房整齊而立,正在聽一個管事模樣的人說什麼,再幾步便是角門。此時有人進進出出,見到馬車過來,立刻有人將門開展。分開路。

馬車徑直進去了,走了好一段才停在一處照壁前。

便有呼啦啦的一群人湧出來,珠光寶氣撲面,擁著這三人向過了穿堂,來到一處掛著「熙寧」二字的院子。

「雪娘回來了?」

「怎麼不回來?」

「那老宅子怎麼能住人?」

「早說當初就不該縱著她買下來..」

滿屋子裡的人說個不停。坐在正位上一個滿頭白髮的老婦顯然已經習慣了這麼多的喧嘩,神色依舊淡然。

「這孩子從小性子古怪,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她開口說道。

她一開口,滿屋子的聲音便消失了。

「母親,雪娘都多大了,你還叫她孩子。」被陳氏喚作三哥的男人笑道。

「雪娘多大了?」老婦有些疑惑的問道。

「老夫人。雪娘跟四老爺同年,過了臘月就滿四十一了。」旁邊一個胖乎乎的婦人笑著扶著老婦人的肩頭說道。

老婦人顯然很意外。

「都四十多了?怎麼可能啊,明明沒多久之前還在我跟前清聲脆語的念書給我聽呢。」她說道。

屋子裡的人都笑起來。

「現在讓雪娘來還是能清聲脆語的給您念書聽呢。」大家都笑道。

老婦人卻沒有笑反而哭起來。

「雪娘可憐的生下來就沒見過父親的面。偏你們把她嫁的那樣遠,她得了病要死了,你們瞞著我別以為我不知道。」她說道。

滿屋子裡的人不敢笑,知道老年人的痴病又發作了,忙好好的哄著。說明日就能見到雪娘了,老婦人這才好了。

又說了一時話。眾人便退下了,只留下陳三爺。

「她這次為什麼突然回來了?當初再三接,她始終不肯進京來。」老婦人問道。

「我看著她很高興,精神也很好。」陳三爺說道,「只說想回來了,別的沒說。」

老婦人便嘆口氣沒說話。

「只是,她這次帶了一人回來。」陳三爺又說道。

「是她孩子?帶回來是最好的,這一次咱們家給說親,離得近近的。」老婦人說道。

「不是,不是她的子女,她沒說什麼人,是個女子。」陳三爺說道,「而且,讓那女子住進了守牧齋。」

老婦人猛地坐直身子。

「你四伯父的守牧齋?」她驚訝問道,「那屋子,雪娘連你父親都不讓進,怎麼..」

是啊,陳三爺亦是滿面疑惑不解,那個被妹妹如同守護生命一般守護的屋子,怎麼讓這個女人住進去了?

這女人,到底是什麼人啊?

齊悅可不知道自己住的屋子是陳家人眼裡的禁地,對她來說,什麼屋子都一樣,不過是睡覺的地方。

這間屋子不錯,雖然擺設帶著一些年頭的陳舊,但並沒有那種腐朽的氣味,可見精心呵護著。

「這個匾上怎麼是空的?」齊悅好奇的指著屋子正中的懸挂的青底大匾,問道。

阿如帶著阿好以及陳氏的幾個僕婦在整理裡面的房,這些事不用齊悅動手,她這三間透徹的屋子裡轉悠。

一個正熏香僕婦聞言看了眼,但立刻受驚般的低下頭。

「奴婢不知道。」她低聲說道。

不知道就是不想說,這種潛台詞齊悅還是明白的,她晃著手走開不再問了。

很快房收拾好了,陳氏的僕婦都退下,阿如阿好睡在外間的下人床上,長途奔波總是很辛苦的,尤其是古代馬車交通的時代,齊悅倒下就睡著了。

一夜無話。

齊悅伴著清幽鳥鳴醒來。只覺得神清氣爽,外邊阿如阿好早已經起來了,聽見動靜便進來伺候她起床。

這邊早飯已經準備好了,就在旁邊的飯廳,齊悅一邊走一邊打量這個院子,見她過來,兩個丫頭忙打起綾羅錦竹帘子。

這屋子的布置跟定西候一般,但又有些不一樣,同樣的富麗奢華,但又多了幾分清雅。

這也許就是新貴與大家的區別。

「睡得可好?」陳氏從外邊進來。

「很好。」齊悅回身笑道。

「餓了吧。快些吃飯吧。」陳氏笑道,親自拉她坐下,自己也在一旁坐下。

桌上葷素羹冷拼點心蜜餞擺的滿滿的。

「這些都是京城的特色。你嘗嘗,看合口不?」陳氏笑說道。

齊悅點點頭隨便撿了兩個吃。

「嗯,好吃。」她眼睛亮亮的點頭稱讚。

陳氏笑意更濃。

「是啊,你一定愛吃的。」她看著齊悅帶著滿滿的歡喜說道。

「姨母,你也吃埃」齊悅讓道。

陳氏點點頭。慢慢的吃。

食不言,很快就吃完了,滿桌子的飯菜看起來沒動什麼,但這已經是齊悅儘力的在吃了,只能說是陳氏準備的太多了,好在陳氏也不在意。只要看她高興就好,並沒有催促她將一桌子都吃了。

「這屋子住的還行吧?」陳氏問道。

她們已經走出飯廳,重新回到正堂這邊。

「挺好的。」齊悅笑道。

陳氏視線環視屋內。

「這是我父親的屋子。」她說道。

齊悅這才嚇了一跳。

那豈不是這家裡最尊貴的地方?陳氏竟然讓她住了?!

「我跟你一樣。沒有見過我父親。」陳氏接著說道。

齊悅有些意外。

齊月娘有沒有見過父親,她不知道,這是陳氏竟然也沒有父親嗎?

「我是遺腹子。」陳氏轉頭看齊悅微微一笑道,「我母親懷著我的時候,我父親去世了。」

「那真是遺憾。」齊悅說道。帶著幾分安慰。

「母親說,養我的時候年紀已經很大了。原本沒想再要孩子的,但父親一直想要個女兒。」陳氏重新看著屋子,手拂過桌椅慢行,「那時候父親已經四十多歲了,太醫診脈說,是個女兒,他高興的不得了…」

齊悅跟在她身後,陳氏如今也是四十多了吧?追憶從未見過面的父親是很難過的事,這時候傾聽是最好的安慰。

「母親說,那時候,父親天天的在書房裡給我起名字,不像我二個哥哥,都是由祖父給起的。」陳氏說道,回頭沖齊悅笑。

「父親總是很疼女兒的。」齊悅也笑道。

她也想到自己的父親,雖然家裡兩個女兒,但父親的愛已經滿滿的。

不知道面對自己死去的事,父親能不能承受。

她低下頭,掩飾幾分悲傷。

陳氏沒注意到,她又重新看著屋子裡,似乎在這裡找尋父親的氣息。

「父親給我起好了名字,叫雪。」她接著說道,說著自己又笑,「大家都笑他,說想了那麼久,竟然起了這個簡單的名字。」

齊悅抬起頭微微笑。

「可是我很喜歡,雪娘,陳雪,多好聽。」陳氏笑道。

齊悅點頭應聲是。

「給我起好名字,父親就出門了。」陳氏說道,「然後就再也沒回來。」

話題急轉到此,齊悅有些愕然。

陳氏這時又走回到了中堂,抬頭看正中那塊沒有字的匾額,神情早已沒有半點笑意。

「連屍體都沒回來,祖墳里只有衣冠冢。」她一字一頓說道,目光死死的盯著那塊匾額,「可是,父親一定很高興,他死得其所,不像他們這些….」

話到此戛然而止。

「我一會兒回家裡去,你在這裡歇著也好出去玩也好隨意吧。」她轉頭看著齊悅含笑說道。

話題轉換太快,齊悅一時有些跟不上。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三百零三章同去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三百零五章故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