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九章辭行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6日 08:09 [字數] 392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院子里傳來齊悅的說話聲。

「還沒吃飯吧?」

常雲成緊張的側耳聽,也沒聽到黃子喬答什麼,門帘響動,齊悅已經引著黃子喬進來了。

原本著臉僵著身子挪進來的黃子喬一見他頓時瞪大眼。

「你,你怎麼在這裡?」他問道。

我怎麼不能在這裡?

「你來做什麼?」常雲成沒回答反問道小說章節。

黃子喬扯過凳子就坐下來。

「我來跟齊娘子辭行。」他說道。

黃知府要回京了,因為只是斥責不是定罪,所以不用像王慶春等人那般被押解,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看著黃子喬拉著的臉神情低落,齊悅也陪著嘆口氣。

這也算是家門不幸事吧,像他這般被捧在手心長大的孩子,這件事會嚇壞了吧。

當然平心而論齊悅覺得黃知府這種人還是永世不要為官的好。

「沒事,沒事,據說上頭不是還誇獎你了嗎?應該沒事的。」齊悅斟酌一下安慰道。

你老子這輩子是沒希望了,不過,你的前途可是大大的。

黃子喬沒有半點欣慰之色,嘆口氣。

「阿如,阿如,拿酒來。」齊悅忙高興的喊道。

這種情況下不上酒是沒辦法了,阿如只得去拿。

「等著啊,姐姐去炒幾個菜給你送行。」齊悅又說道。

黃子喬以為她說的炒菜自然是廚子炒,沒想到齊悅出去了。

「世子爺也要喝點嗎?」阿如前來斟酒,問道。

常雲成嗯了聲。

黃子喬哼了聲。

屋子裡兩人安靜的坐著,常雲成因為被打斷獨處心裡不高興,他這人不高興自然不會給這人好臉色,而黃子喬自然更不會對這個欺負了齊月娘的男人好臉色。沒動手打他出去已經是極限的忍耐了。

於是兩人誰也沒看誰,也不說話,一直到一道道菜送上來。

「時間太倉促了,只能做些簡盜耍你湊合嘗嘗,等明天我去酒樓給你包席送行。」齊悅笑道,一面將擦手的手帕放下來。

黃子喬一臉驚訝。

「你,你做的?」他指著桌上的菜。

「當然,我們娘子做菜可好吃了,輕易不下廚的。」阿好忙說道。

黃子喬看著桌上的菜。又看看齊悅,再看這邊常雲成竟然已經開始伸筷子,他忙抓起筷子動作飛快的夾了半碗,端起碗扒拉著就吃。

「恩,好吃。」他一邊吃一邊說道。不像方才那般神情低落,而是神采飛揚。

「慢點。」齊悅笑道。乾脆也不吃了。在一旁看著,手裡自然拿著酒杯,不過再三示意,阿如也只當沒看到。

不多時,黃子喬終於放下筷子,滿意的喝光了眼前的酒。

桌子上已經空了。

「到京城。我請你。」他說道,站起來,扔下一句話蹬蹬就走了。

齊悅連句道別的話也沒說上,追出來。黃子喬已經走遠了。

屋子裡,常雲成看著空空的碗碟,放下了拿了半日的筷子。

「我,也是來辭行的。」他低聲說道。

不過沒人聽得到。

第二日一大早,齊悅果然出門去準備再次給黃子喬送行,但卻被告知,知府一家人天不亮就走了。

就這樣走了啊,齊悅有些悵然,想起來認識的莫名其妙,這分別的也挺出人意料。

估計這輩子沒什麼再見的機會了吧。

這孩子永遠也不會知道他被摘了脾臟了….

「齊娘子,還沒說恭喜你呢。」通判大人在一旁笑道。

「我?」齊悅不解的問道,「恭喜我什麼?」

通判大人笑著,一旁一個書吏忙拿過一個文書。

「有罰自然就有賞。」他笑道,將文書抖開,「這是朝廷給娘子你的封賞文書。」

正如通判大人所說,有罰就有賞,要不然怎麼顯得出功過之別呢。

在處罰了應付災情不利的相關人員之後,便是獎賞了。

不過讓永慶府大小官員有些失望的是,皇帝並沒有派宣旨欽差來,而是只隨官府文牒一併下發,理由是永慶府才受大災,經不起折騰,但真實原因是,這是癘疫,不是別的災情,雖然說控制了,但還是沒人敢冒險前來,宣旨是風光,但拿命來換就不值得了,所以滿朝的官員否決了。

永慶府的官員還想自己舉辦一個排場的宣賞儀式,被齊悅勸阻了。

「病情還沒穩定,還是不要搞群眾聚會的好,很容易傳染的。」她說道。

如今齊娘子的話在永慶府也就相當於聖旨了,於是通判大人立刻打消了這個念頭。

「所以朝廷也有對我的獎賞?」齊悅驚訝的問道。

「那是當然。」通判大人笑道。

齊悅接過文書,見上面寫的果然是自己的名字,當然是齊月娘,然後便是例如雖女子之弱,仍偕義勇而出,勇謀兼備,出妙計防癘疫之一旦等等之類的過程描述以及誇獎,最後是賜淑德仁善匾,以及金銀布匹多少。

伴著里啪啦的爆竹聲,朝廷欽賜的牌匾掛上千金堂之上,一眾弟子激動滿面通紅,看著曾經掛在最顯眼位置的通判大人的手書匾額,當然現在已經挪到後邊去了,以為那就是這輩子的巔峰了,沒想到才一眨眼就得了朝廷的匾額,這可是從京城下來的匾額,是皇帝他老人家親自擬訂的,這真是跟做夢一樣,不對,做夢也想不到埃

整個永慶府又跟過年一般熱鬧起來,將癘疫之下的悲傷凋敝氣氛拂去不少,雖然齊悅一再要求避免人群聚集,但還是有很多人趕了過來見證千金堂懸挂匾額。

這一次定西候沒有來,一則家裡出了周姨娘的事實在是沒臉見人,二來他家也在接旨。

「…朕知道你家事哀哀。但朕的家事也哀哀,朕被東奴那邊打了臉面,所以,你也來領一頓鞭子吧,欽賜。」

總督大人手下的書吏念完這個聖旨額頭出了一層汗,實在是這是他見過的最不像聖旨的聖旨。

定西候帶著全家叩頭謝恩。

「世子爺,對不住了。」小書吏又說道。

在他身後走出兩個營兵,手裡拿著鞭子。

常雲成笑了笑,利索的解下衣裳,轉身跪在地上。將後背展露出來。

伴著里啪啦抽鞭子的聲音,定西候轉過頭抬手擦淚。

心想如果齊月娘還是他定西候家的兒媳婦,哪裡能有這一頓鞭子?

這些該死的永慶府的官員們上報時除了免責攬功,就不知道稍微提一提齊月娘和他們之間的關係嗎?

要是提了,常雲成延誤歸期。也不至於只是因為謝氏這個家事哀哀。

雖然是前妻,也好歹是妻。妻為防災辛勞。他們這個做夫家自然不能坐視不理,那就可以說是為了民眾辛勞了,但現在為民防災辛勞的是齊月娘,跟他們定西侯府半點關係沒有,他們定西侯府再辛勞也只是盡了該盡的責任。

這邊定西候抹淚,那邊挨鞭子的常雲成卻帶著笑意。從早上起街上傳來的爆竹聲就不斷,可以想象,那女人那裡會是如何的熱鬧歡喜。

這女人不求吃穿金銀,求的就是尊重。那麼這次,是得了大大的尊重了,她一定很高興很高興。

挨了鞭子卻也不能耽誤行程,在床上爬了一天後,常雲成就要上路。

和以往不同,定西候親自送了出去,一直送到城門還沒回去。

常雲成看著定西候,幾天時間,好似一下子老了很多,周姨娘的事對他的打擊太大了。

「父親,記得去把母親接回來。」他說道。

定西候似是不耐煩的擺擺手。

「你別操心這個了。」他說道,看著因為有傷背部微微彎曲的常雲成,第一次覺得心裡難過,「你在外邊,要照顧好自己,別沒事惹事,咱們家不比別人,起勢微,又早早的離了京城,不再皇帝下,人丁又單薄,也沒那麼多親戚相互幫襯。」

一向這種話這種神情都是謝氏來做的,常雲成長這麼大第一次見父親這樣,一時間很是不習慣。

「是,我知道,父親放心。」他點頭說道。

定西候看著他上車。

「跟,跟月娘告別了沒?」他忍不住問道。

常雲成低下頭,嗯了一聲,不待定西候再問什麼,忙催馬而行。

馬車急行一段,常雲成又喊住了,自己下車接過侍衛的馬。

「在此等我一刻。」他說道,縱馬奔回來。

他還是想跟她再見一面,還是想親口對她說聲告辭,還是想,非常想,很想很想。

齊悅卻沒有在千金堂。

「師父還在莊子里做葯。」一個弟子指點道,「世子爺,要不我去請她」

他的話音未落,就見眼前的男人已經縱馬走了。

「這麼急,莫非哪裡又出事了?」弟子嘀咕道。

常雲成掉頭來到王家的莊子,果然見弟子們來來往往。

「師父嗎?」一個被拉住問的弟子想了想,「好像去湖邊散步了吧。」

常雲成深吸一口氣,向湖邊而去,隨著越來越近,他的心跳的也越來越厲害,以至於不得不放慢腳步,好避免窒息。

湖邊很大,常雲成一時不知道從哪裡找,站在路邊四下張望,還沒看到人,便聽到那熟悉的女聲。

「…你是特意來這裡的?」

常雲成一瞬間屏住了呼吸,垂在身側的手握緊。

「是。」

常雲成張口,卻發現這回答不是自己說出來的,不由愣了下,然後這才看到不遠處的湖邊坐著二人。

淡青長袍席地而坐,手握釣竿的是王謙,在王謙一旁坐著山石,正看著他釣魚的是齊悅。

常雲成渾身發僵,回過神幾步閃在了樹后。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躲,但似乎不想被這兩人看到,又或者說,他不想見到這樣相處的兩人。

樹擋住了他的視線,卻擋不住那邊的說話聲。

「特意來這裡釣魚?」齊悅問道,似笑非笑。

王謙轉頭看她。

「當然不是。」他說道,「是為了見娘子你。」

常雲成手抓下一塊樹皮。未完待續。。。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八章相請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三百章羞走(加更)(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