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八章相請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5日 07:50 [字數] 42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得報警吧。..」齊悅說道,圍著箱子轉。

阿如在叱問元寶和護院的男人。

「真就睡死過去了?賊進家裡把人背走也不知道嗎?」她豎眉喝道。

元寶和男人垂著頭大氣不敢出一下,滿心的自責。

這麼長日子了,娘子好容易回來了,回到家了,結果這家跟大街上沒兩樣,被人隨便的扔銀子..咳…重點不是這個,是被人隨便的進出而她們竟然毫無察覺。

「師父,師父不好了。」

門外傳來胡三的大呼小叫。

難道隔離醫院又出事了?

齊悅來到前邊,胡三也到了院子里。

「不好了,師父。」他喘氣說道,一頭大汗,顯然急匆匆趕來。

「怎麼了?又有病發了嗎?」齊悅忙問道,一面伸手,「阿如快拿我的藥箱,咱們走。」

「不..不是..」胡三扶著胸口喘氣說道。

「那什麼啊,你快點說。」阿如喝道。

胡三點頭,左右看就往屋子裡走。

「什麼急事啊,你還進屋子,等著喝茶嗎?」阿如拽住他問道。

「不是不是。」胡三忙擺手,一面笑,「我這不是怕被人聽到。」

「什麼事啊?」齊悅笑問道。

看胡三的樣子也知道不是什麼壞的急事,心裡鬆了口氣。

胡三左右看,靠近一些,用手擋著嘴,低聲說了一句話。

阿如抬手給了他一下。

「好好說話。」她喝道。

齊悅哈哈笑。

胡三也嘿嘿笑。

兩個人笑的阿如到不自在了,瞪著他們。

「師父,錢,多了。」胡三忙不敢笑了。低聲對齊悅說道。

什麼?

「錢,突然多出來好些。」胡三又說道。

齊悅愣了下。

「你那裡的錢也多出來了?」她問道。

也?

胡三也愣了下。

「師父,你也多了?」他問道。

看到後院那兩箱子錢,胡三眼睛放光。

「果然師父就是師父,我那裡只有兩袋子…」他搖頭感嘆道。

「看來是有人特意給咱們送錢了。」齊悅笑道。

「倒也不是特意送,這錢還是咱們的錢。」胡三從懷裡拿出兩個錢袋子,「只是我給人家的工錢。」

工錢?

大家的視線落在他手上。

「那些..送石灰的人力?」齊悅問道。

胡三點點頭。

而此時那些趕著馬車驢車的人力們,正沿路狂奔大笑。

「回家嘍1

他們揮舞著手裡的鞭子,沒有鞭子的一把拍開車板。那車板下竟然藏著大刀,拿出來揮舞。

此時此刻,哪裡還有半點憨厚勞力的形象,憨倒是憨,只是後邊要加個凶字。

「嗨。大哥來接咱們了。」有人指著前邊喊道。

前邊一處險峻的山,此時山路上正有一隊人馬奔來,其中四人抬著一頂轎子,坐著一個滿面鬍鬚的大漢。

「管青牛1齊悅念出這個名字,卻是一臉迷茫,「誰啊?」

「就是你開胸,然後胸口用鐵絲綁住的那個。」常雲成說道。

齊悅皺眉想了一刻才恍然。

「就是手下弟兄聽信挑撥差點打死你的那個。是個山匪馬賊。」常雲成說道,一面看還堆在牆角的那兩箱銀子。

原來是這傢伙的人..

他說呢,覺得這些日子在隔離醫院幫忙的那些胡三說外雇傭來的人力,看起來有些怪怪的。不過一來忙,二來看這些人是真的在幫忙,便沒有說什麼,只是讓人暗地裡注意點。

「哦。那我這不是收贓款?」齊悅說道,「得上繳吧?」

常雲成看著這女人。真有些說不上她的腦子裡到底想的都是什麼。

「好啊,你上交了,順便讓官府定你一個通匪之罪,說不定到時候管青牛還會帶人來劫獄什麼的報恩。」他說道。

齊悅瞪他一眼,呸了聲。

「你今天過來幹什麼?我怎麼聽說你淋雨淋病了?」她打量他問道。

說起這個,常雲成有些不好意思。

他原本也是孝順父親,順著父親的意思裝病什麼的,只是沒想到還沒請來這個大夫,就出了周姨娘的事。

現在定西候哪還有心思見人,躲在家裡什麼也不想了。

看看這個家裡都是什麼人,一心休兒媳婦的婆婆,一心殺人的姨娘,這樣的家,還有什麼臉要人家回來,回來幹什麼?一起丟人嗎?

看著常雲成一陣沉默,齊悅自然也知道定西候如今的念頭,笑了笑。

「所以,那是因為情深而成狂嗎?」常雲成忽的問道。

齊悅愣了下。

「你是說周姨娘?」她問道。

常雲成沒有否認。

齊悅伸手拍他一下胳膊。

「那不是,那是偏執成魔。」她說道。

常雲成看她笑了笑。

齊悅撇嘴。

常雲成沒捨得移開視線。

「你是說,是管青牛的人救下了那一家人?」齊悅又問道。

「是,周姨娘買兇殺人,正好在管青牛的地盤,管青牛的人已經踩好點,看這一家人帶了不少錢,還沒動手,周姨娘買兇的人就動手了,一開始以為是哪個不長眼的壞規矩,自然要好好的給他們一個教訓,沒想到聽到他們說什麼定西候府,什麼齊娘子,管青牛給手下人都說了要奉你為尊,他們便把留下活口詢問,這才知道。」常雲成說道。

齊悅聽到這裡哈哈笑。

「我?」她伸手指著自己的鼻頭,「我成了土匪頭子的頭子了嗎?」

此時他們坐在院子里,日光透過樹枝斑駁的投在地上,碎碎光影中女人的笑容明媚。

常雲成看著只覺得心跳的厲害,一時發獃。

「然後他們就問出來了,所以把人留著。等待機會給我送個大禮?」齊悅接著說道,一面笑,「這人還真有意思。」

笑著笑著不見常雲成說話,抬頭見他看自己發獃,便收了笑。

「喂。」她抬抬下巴。

常雲成回過神紅了臉扭開頭。

「說完了?」齊悅問道。

常雲成啊了聲。

「說,說完了。」他說道。

「還有別的事嗎?」齊悅問道。

其實這也不算事,不過是,趁機來看看…

常雲成的視線看四周,小小的院子。還沒有府里自己的院子大…

「沒了。」他低聲說道。

齊悅看著他不說話。

常雲成被她看得很不自在,只覺得耳朵發燙,於是低著頭用腳踩地上的螞蟻。

齊悅有些好笑,乾脆拿過一旁的書看起來,她倒這小子能這樣踩到什麼時候。

天蒙蒙黑下來時。齊悅從屋子裡走出來,看著還在院子里低著頭的常雲成又好笑又好氣。

「喂。」她伸手敲敲石桌,「螞蟻被你踩死的一大半了,倖存的也都回家了,你不會還想挖螞蟻洞趕盡殺絕吧?」

常雲成這才站起來。

「那,那我走了。」他說道,低著頭就走。

「坐了半天了。吃飯的時候走,讓人說我小氣捨不得一頓飯嗎?」齊悅又喊住他,瞪眼說道。

啊?常雲成腦子有些木木,一時沒反應過來。

「世子爺。飯好了,請進來吧。」阿如在飯廳那邊打起帘子說道。

常雲成更加躊躇了。

「這,這,不好吧。我,我在你這裡吃飯。人知道了…」他結結巴巴說道。

齊悅笑了,伸手捶了下他的肩頭。

「這時候知道孤男寡女了?」她笑道,「快進去吧,我還怕人說閑話?我被人說的還少嗎?」

是啊,從最初的乞丐之身進入定西侯府,到奉旨和離,這其中哪一次不是引得滿城人議論紛紛。

常雲成低下頭,邁進去了。

小小的室內點亮了四盞燈,飯桌上擺著簡單的四菜一湯。

「比不上你在家吃的,我們這裡簡單。」齊悅笑道,一面自己先坐下來。

常雲成遲疑一下在她對面坐下。

「世子爺,是娘子親手做的。」阿好將筷子捧給他笑道。

常雲成忍不住眼睛一亮。

「就是你看螞蟻的時候,娘子去做飯的。」阿好笑嘻嘻的又添上一句。

常雲成頓時又紅了臉,接著整理碗碟低下頭掩飾,但嘴角的笑意越想忍越忍不祝

齊悅親手盛了碗湯給他。

「這些日子都上火,所以做的清淡些,肉呢也不敢吃了,所以豆腐湯,別嫌棄埃」她說道。

常雲成忙雙手接過。

「怎麼會嫌棄.」他低聲說道,遲疑一下大著膽子又補上一句,「求之不得。」

齊悅抿嘴笑坐下來。

常雲成見她沒有不悅,心裡歡喜不已,也忍不住想要笑,又有些不好意思。

常雲成低頭看著碗里的湯,想起第一次齊悅給他做宵夜就是豆腐湯,後來常常做,但他都送去給母親,自己嘗過的只有一兩次,想的是以後有的是機會吃,沒想到再次吃到的時候,已經….

「又胡思亂想什麼?」

耳邊齊悅的聲音響起,常雲成忙收起酸澀,抬起頭對她笑了笑,低頭扒飯。

這邊齊悅慢慢的吃,偶爾撿起一筷子菜遞給他。

「嘗嘗這個。」她說道。

常雲成漸漸的心安靜下來,嘴邊的酸澀褪去,又變成了甜蜜,低著頭大口大口的吃,又想到這麼快吃完,就沒有理由再留下,便又忙放慢速度,一粒一粒的吃,但又想這樣會不會讓這女人覺得他是嫌棄做的飯菜不好吃,便又加快速度。

齊悅看著這男人一會快一會兒慢一會兒又加快的折騰那一碗飯,先是好笑旋即又有些心酸。

「你好好吃,以後..」她開口說道。

以後?常雲成停下筷子,有些緊張的看她,以後..就沒有機會了嗎?

敲門聲咚咚的響了。

齊悅停下話,向外看去。

「娘子,是黃公子來了。」阿如進來說道。

小喬?這個時候來做什麼?

「請他進來吧。」齊悅站起來說道。

阿如有些無奈的笑。

「那孩子不肯進來,在門口呢。」她說道。

齊悅搖頭。

「行,我去請他老人家。」她笑道,一面對常雲成說了聲稍等,走了出去。

常雲成放下碗筷,只覺得心跳恢復正常,有些慶幸但又有些遺憾。

*********************

那個不好意思啊,實在是慚愧,因為一個情節結束進入下一個,我始終情緒跟不上,所以雙更要停一下了,我還欠十五章,等我緩過來我會接著還,不會太久,緩幾天就好了,對不住對不祝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七章承認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九章辭行(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