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四章辛苦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3日 12:59 [字數] 382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大雨里兩個男人各自背著一包被油布裹著藥材跑進後院。

屋檐下兩個肅立的營兵看著他們。

兩個男人的腳步不由停了。

雖然能走近這裡的都是已經經過盤查的,但見他們停下來,營兵的眼神還是帶上幾分戒備。

這裡是防疫物資的重要所在地,不能有半分差池。

見兩個營兵的眼神,後邊的男人回過神,借著向前走撞了前邊男人一下。

二人一前一後的站到廊下,也不去看那兩個營兵將油布解下,搭在一旁,將兩個完好無濕的藥材包送進屋子裡。

再出來,兩個營兵目光已經看向院門口,本能的察覺到注視,他們同時轉過頭。

從屋門裡出來的兩個男人正獃獃的看著他們。

四目相對,一時無聲。

兩個男人的身形下意識的繃緊,手也不自覺的放到腰上。

雖然那裡什麼都沒有…

在營兵到來之前,千金堂人手不足,於是雇傭了二十多個送石灰的人力充作雜工,負責人群隔離貨物運送等等工作,如果不是他們,那些慌亂奔走的人群根本就控制不住,也避免了物資被哄搶等等狀況。

等營兵來了後接手了人群隔離,但這些人並沒有走,而是留下來繼續幫忙。

在這種癘疫大災之下,能逃走的人都逃走了,他們並非是永慶府的人卻沒有走反而留下來,據說是千金堂的財務胡總管扣著人家的工錢,但…

「幸苦了。」兩個營兵點點頭說道。

兩個男人倒吸一口氣,瞪大眼,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不,不」其巴的開口。

「不幸苦不幸苦。兵爺你們才幸苦。」另一個搶過話點頭哈腰的說道。

氣氛一下子活絡起來。

大家互相點頭,這兩個男人在雨

一走出這裡,兩個男人忍不住撒腳就跑,就好像有惡犬在身後追趕,一口氣跑進一個院子,這裡嘈雜無比。

「四哥,四哥,你們猜我聽到什麼了,你們猜」衝進紉話丫咀∫桓穌跟四五個人高談闊論的男人喊道。

「猜什麼猜。」那男人回頭沒好氣的說道。

說話的男人哈哈大笑。

「我聽到那些營兵對我說幸苦了1他拍掌大笑。似乎這是多麼好笑的笑話,「幸苦了!那些營兵對我說1

往日被這些兵追的跟喪家之犬一般,今日竟然被客氣的說幸苦了!

真是做夢也想不到的事!

「行了。」男人皺眉捂住他的嘴,「管住你的嘴,別跟我沒事找事惹麻煩1

這男人悻悻坐下來。但還是難掩興奮。

「有什麼好顯擺的,昨天還有個營兵幫我推車呢」一個瘦小一些的年輕男人說道。

這邊唧唧喳喳的談論,那邊幾個持重的男人則聚在一起。

「四哥,大哥有說咱們什麼時候走嗎?」其道,「這些小子們在這裡不安生,遲早惹出事來,到時候可不就是幫齊娘子。那就帶來麻煩了。」

「是啊,別忘了,咱們好幾個弟兄的懸賞畫像還在幾個州府都貼著呢。」另一個低聲說道。

被稱為四哥的男人點點頭。

「大哥說,再送齊娘子一個大禮。然後咱們就走。」他說道。

「錢都準備好了,咱們到時候直接丟齊娘子院子里就成吧?」其

四哥笑了。

「那個不算,大哥說的是那幾個人的事。」他說道。

這句話讓大家恍然。

「沒錯沒錯,是時候了。」他們笑道。

「哎呦胡爺。您怎麼有空過來了。」

門外傳來說話聲。

這是外邊守門的報信,屋子裡的人立刻收起話頭。

胡三已經笑哈哈的邁進來了。

「幸苦兄弟們了。我來給大家算算工錢。」他笑道。

「不急不急。」四哥忙笑道。

「不行,我師父說了,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弟兄們就相當於咱們這次的糧草,別的都可以放,你們不可以慢待。」胡三一臉整容的說道,一面從懷裡取出一錢袋子,緩緩的遞過來。

男人愣了下,也就不再推辭了,反正將來還會還給齊娘子的,他伸手就接過去。

胡三看著一下子空了的手,很是不舍,見那男人看都不看,就要把錢扔給一邊的人。

「哎,哎,你也數數埃」他忙提醒道。

男人哈哈笑,忙收回手打開錢袋子。

哇,金葉子…

胡三挑眉心裡替眾人喊道。

事實上四周沒人喊,大家都帶著那種奇怪的笑看著自己….

這些人怎麼….

按理說勞力掙錢的見了錢還不跟見了親爹似的?

怎麼看起來怪怪的

「多謝胡爺。」男人說道,將錢袋子隨手拋給一旁的人。

一旁的人也隨手將錢袋子掛在腰裡。

好吧這些人沒見過錢,沒見過金葉子,不知道怎麼激動,我胡三理解,不嘲笑。

「客氣客氣,你們應得的,這次真是太感謝你們了,要不是你們,事情可就糟了。」胡三笑道拍著那男人的肩頭說道,「等事情徹底安穩了,我好好的跟大家喝一常」

說到酒,男人們都懂,大家的眼神都亮了。

因為防疫事大,這裡不能飲酒,偏偏還每日都守著燒酒,這就跟看著一個大美人解衣在床,自己偏偏手腳不能動一般,一群人簡直要被熬磨死了。

氣氛頓時熱烈起來。

「我要喝酒。」裹著被子的齊悅說道。

阿如將薑湯遞過來,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

「你敢跳湖,怎麼就不敢喝薑湯。」她說道。

門外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闖進一人。

外邊的雨還在下,只戴著斗笠的常雲成渾身都濕透了。

「怎麼會掉到湖裡?」他問道,問出這話時。還在門外,此時進來了,也聽到了阿如說的話,他整個人僵在原地,面色驚懼。

跳湖?投湖?

「沒有沒有。」齊悅忙笑道,頭髮濕漉漉的貼在臉上,說這句話時重重的打個噴嚏。

常雲成顧不得身上的水,摘下斗笠擱在一旁,接過阿如手裡的薑湯就遞到齊悅眼前。神情不容拒絕。

齊悅笑著從被子里伸出手接過仰頭大口大口的一氣喝完。

「去再端一碗。」她吐著舌頭說道。

阿如看了眼**的常雲成會意,應聲是出去了。

屋子裡只剩下他們二人,常雲成有些拘束,他將視線在屋子裡轉。

這是齊悅簡單的休息的地方,比起千金堂更為簡陋。

這女人…

常雲成鼻頭微微發酸。

「把衣服脫了。」

齊悅的聲音傳來。常雲成一愣。

脫…

他看過去見齊悅已經起身從一旁的小柜子里拿出一件罩衫。

這是千金堂統一的那種實驗傳的罩衫,寬寬大大的,也不分男女大校

「不,不用了。」常雲成說道。

齊悅看著他笑。

「我迴避一下,你快換了吧,非要感冒了讓我自責心疼?」她笑道。

常雲成的臉騰的紅了。

「迴避什麼,又不是沒見過。」他吭吭說道。伸手就解開了濕漉漉的衣裳。

齊悅忙側開頭。

「你可真是…」她笑說道,到底轉過了身。

常雲成只是下意識的說出這句話,待說出來,自己再回味。就只餘下酸澀。

以往的閨房嬉鬧種種場景再次回蕩眼前,耳邊似乎也有那女人受驚的大呼小叫。

但此時此刻,耳邊安靜,眼前這女人背對自己。拿起了一條毛巾。

「給,擦一擦。」她說道。背著手遞過來。

有禮貌的迴避,沒有驚慌沒有羞澀,一切都那麼自然隨意。

常雲成伸手接過,慢慢的擦著身子。

等阿如再進來時,常雲成已經穿著罩衫了,他個子高大,衣服穿在身上,露著胳膊腿,看上去百般的彆扭。

常雲成自然也覺得彆扭,他乾脆坐下來,借著喝薑湯掩飾,眼角的餘光看著這邊。

這邊齊悅和阿如正抖著他脫下的衣裳。

「我去把這個烘乾。」阿如說道。

「這得洗了,都是雨水。」齊悅搖頭說道,「去看看他們別人誰有多餘的衣服,身量差不多的,借一套來。」

阿如點點頭又出去了。

「我沒跳湖,我是在游泳。」齊悅說道,轉過身。

常雲成垂下視線,哦了聲。

室內一陣沉默。

「你什麼時候走?」齊悅問道。

「反正已經延誤了,再晚一些也不沒什麼。」常雲成說道,「等徹底沒事了再走吧。」

延誤了果然

齊悅嘆口氣。

也不知道說什麼,便坐下來什麼也不說了。

外邊的雨下的更大了,刷刷的打在屋頂窗欞上灑進來,齊悅起身去關窗戶,常雲成也忙要幫忙。

因為起得急,罩衫被桌子角掛祝

常雲成動作大沒停住,嘶啦一聲,扯破了。

齊悅愕然回頭,見著男人半邊身子**了,露出精壯的胸腰大腿…

見她看過來,常雲成有些慌亂的伸手扯著散開的罩衫遮擋。

齊悅又好氣又好笑,看他那狼狽滑稽的樣子最終掩嘴大笑起來。

「常雲成,你這個暴露狂!是故意來展示你肌肉來的嗎?」她大笑道。

常雲成!

她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喊他的名字了

總是你,或者喂,代替。

常雲成!常雲成!

常雲成看著眼前掩口大笑的女人,只覺得腦子轟的一聲,他幾步過去,一把將這女人擁在懷裡,一手啪的拉下窗戶。

伴著吧嗒一聲,屋子裡光線更加暗,雨水豆子般在窗戶上打出激烈的脆響。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