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二章協力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2日 12:18 [字數] 49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邊發生的事齊悅並不知道,此時此刻她正忍不住歡呼雀躍。

「看啊看埃」她情緒激動,有些失態,指著眼前一排架子上的試管,日光下白水晶發出耀眼的光芒。

族長以及幾個村人忍不住再靠近一些,發出驚嘆。

「這麼名貴的東西,一定值很多很多錢…」婦人忍不住喃喃說道,這個女人看起來很有錢,那麼她到時候要索賠的話一定要放開了開口…

「不是,我讓你們看這個」齊悅說道,拿起一根小棍指在試管上,「看,這裡」

水晶里上下顏色分明的yt中間一道明顯的白色的環,那麼的明顯小說章節。

「這個,就是有病的豬的沉澱反應。」齊悅說道,又伸手指另外一個,「而這個,沒有出現白環的,是健康豬的沉澱反應。」

族長等人看著她。

「什麼意思?」他們問道。

「只有得了炭疽病的豬,才會出現這種反應。」齊悅說道。

安老大夫以及弟子們也都圍著看。

「真是神奇啊,竟然真的會出現不一樣的反應太神奇了這是怎麼發生的?」大家都喃喃說道。

實驗?反應?細胞?這些奇怪的名詞在每個人的腦海里穿梭。

神奇的大自然…

村人愣愣看著她。

「這,這,這算什麼證據?」婦人指著這些喊道,有些失笑,「鬼知道你怎麼捯飭出來的,我們又不懂」

齊悅也這正欣喜的看著自己做出的沉澱反應,激動的忍不住身子輕輕發抖,聞言轉過頭。

「什麼?證據?」她看著這婦人。笑了笑,「證據不是要給你們看的,是給我看的,你懂不懂的,沒什麼,我懂就行了。」

婦人又愣了,什麼意思?

「我是證明給自己看的,我知道我做得對就行了。」齊悅笑道,轉過身,看著這些村人。「那麼我宣布,你們村子的豬得了炭疽病,需要隔離以及銷毀。」

銷毀

婦人愣愣看著她,銷毀是什麼意思…

黃子喬找過來時,看到的是混亂的場面。

二三十個村民憤怒的叫囂著。將齊悅等人圍祝

幾個弟子每人一個死死的護住那些藥箱。

「幹什麼!造反嗎?」黃子喬大聲喊著催馬揚鞭衝過來,里啪啦就是一頓亂抽。身後的差役自然不甘示弱。

一陣哭喊后村民退開了。

「你怎麼來了?」齊悅看著他高興問道。

黃子喬下馬哼了聲沒說話。

「怎麼不穿隔離服?」齊悅拉著他看。皺眉,「小孩子家的你亂跑什麼」

黃子喬不耐煩的甩開她的手。

「喂,你找到沒?」他著臉問道。

齊悅愣了下旋即明白了。

「當然。」她抿嘴一笑,頭向那邊一擺,「這個村子的豬。」

「要做什麼?」黃子喬問道。

齊悅點點頭,伸手向四周指。

「首先病豬全部隔離焚燒深埋。但因為沒有時間去鑒別,所以最快最安全的做法就是,所有的豬都一併焚燒深埋」她說道。

話音才落,那邊的村民中又響起哭聲。

「天埃這是沒法活了」那婦人坐在地上已經哭的披頭散髮捶胸頓足,「不如將我們也燒死吧,這是斷了一家的活路礙」

「閉嘴1黃子喬喝道。

看他穿著,再看身後的差役,婦人哭聲稍停。

「這位公子,這實在是沒法子埃」族長沉聲說道,「幾十頭豬,就這樣說弄死就弄死.這,這說不過去埃」

「大伯,我說了,這是病豬,現在不要把它們當成生財的家畜了,這就是個炸彈啊,事到如今,你們非是為了這些豬賠上全村乃至全城人的性命嗎?」齊悅說道。

「你別說這麼大的話,怎麼就全城人的性命是我們的事了?」族長白著臉喝道。

「因為我說的。」齊悅看著他說道。

「你,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嗎?」族長急道。

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女人,哪有這樣的女人!

「在這件事,的確是我說什麼就是什麼。」齊悅說道,「對不起,我沒時間給你們耐著性子解釋,如果你們不信我的話,我也沒辦法,我只能做我該做的。」

該做的是什麼?

「小喬,你回去速告訴你父親,帶人封了這個村子,所有的豬,包括其他的家禽,都要全部的銷毀。」齊悅看著黃子喬說道。

此言一出眾人再次嘩然,那婦人又開始嚎哭。

「這還用跟我父親說什麼,我說了就成。」黃子喬才不理會這些人,說道,一面沖將手裡的鞭子甩了甩,「現在你們馬上回家收拾東西,暫時都到」

他說到這裡看齊悅。

「暫時都到千金堂,進行疑似病例排查。」齊悅說道。

「你,這個村子我們住了幾輩子了,你說讓我們走我們就走,不可能1族長也怒了,咬牙喊道,「我們不走1

伴著他的話,其他的村民也高聲喊起來。

「我們不走1

「好啊1黃子喬瞪眼舉著鞭子就要打過去,被齊悅一把拉祝

人多勢眾,起衝突的話他們鐵定吃虧,再說,在這裡還是千萬別有了外傷的好。

看著齊悅等人不說話了,村民高興起來。

就是,開口就要燒毀他們的豬,這簡直跟硬搶人財物的土匪一般了。

說到哪裡去他們也有理!至於那些病什麼的

「說我們的豬害人得病,我們怎麼都沒事?」

「就是,弄那些瓶瓶罐罐的捯飭一番就說是我們的豬的事了?」

他們說著話,其中一個忽地看了看地面。

「他二叔,我怎麼覺得地好像在抖?」

「什麼?」旁邊的人看下去,也察覺到了。「不會地動了吧?」

此言一出,吵鬧的人群愣住了。

地動?

「真的在動啊1一個大聲喊道。

話音未落,就聽見馬蹄聲由遠及近。

眾人鬆口氣。

「是馬蹄聲,大呼小叫的嚇死人埃」族長扭頭喝道,他剛說完還沒轉過頭就愣住了,視線落在後方。

大家不明所以也都跟著看去,只見不知什麼時候,身後奔來一隊隊人馬,如同扇形向這邊包圍而來,馬上的人鎧甲鮮明。刀槍如林。

怎來了這麼多營兵?

所有人,不聞半點吵鬧,只有那齊刷刷的馬蹄聲一步一步壓過來。

看著那個走在最前邊的男人,黃子喬哼了聲,沒好氣的將手裡的鞭子在地上甩了甩。

這些營兵走近。隨著幾個首領模樣的人手勢,拍馬四散。隨著他們的四散。地上出現一道白石灰線。

原來每個人的馬上都綁著石灰袋子。

「你們不走,是不是?」常雲成這才看過來問道,騎在馬上居高臨下,「你們捨不得自己的豬是不是?」

面對這些刀槍在手的營兵,村民們可是大氣不敢出一下。

「軍爺,實在是。不給個說法,我們,我們」族長咬牙站出來說道。

話沒說完,常雲成點點頭。

伸手指了一下地上的白線。

「沒問題。你們可以留下。」他說道,「但是,留下的人,不許越過這條線,否則,跟那些豬家畜一樣,格殺勿論。」

村人們倒吸了一口涼氣。

「軍爺。」族長顫聲喊道,「我們可犯了什麼大罪?」

常雲成沒說話,旁邊站出一個人,將手裡的一個捲軸抖開,展示給族長。

村人不識字,只看到上面好幾個鮮紅的大印章。

族長眯著眼一點點看過去,面色青白。

「快走,快走。」他擺手說道。

「這上面說的什麼?」有村民忍不住問道。

「這是總督大人巡撫大人聯名發布的癘疫公告,咱們永慶府真的有癘疫…」族長低聲說道。

看著村民們老老實實的回去收拾東西退出村子,齊悅鬆了口氣。

「還是官府有威信埃」她感嘆道。

自己好話歹話的說半天也沒用…

「沒有你的確定,官府想威信,也沒機會埃」常雲成說道。

齊悅看他一眼,伸手拍拍他的胳膊。

「多謝吹捧,我很受用。」她笑道。

常雲成被她說的有些哭笑不得,再要說什麼,齊悅已經走開了。

「走了走了,這裡由官府接手了,我們回去吧。」她招呼道。

弟子們應聲,高興的背起藥箱行禮,跟上來。

如何焚燒如何深埋,要注意什麼齊悅都已經給這些營兵交代了,她走了幾步又停下腳看著負手而立的常雲成。

「喂。」她喊了聲。

常雲成轉過頭看她。

「你不要靠近埃」齊悅囑咐道,「你最近有傷。」

自從見了面之後她無時無刻不在說這句話。

常雲成對她笑了笑。

「是,我知道。」他說道。

齊悅這才轉過身,一行人很快遠去了。

接下來的工作都由官府接手了,焚燒掩埋人畜屍體,禁食各類肉奶食品,全城消毒排查,人員物資調配,胡三滿意的拿到了他要的錢,城外千金堂的隔離醫院也集中了永慶府以及外地來的大夫,一切都很充裕,除了葯。

雖然找到了傳染源,也進行了銷毀隔離防疫,但之前埋下的那些染病者還是以大家可見的速度爆發了,比如石河子村的那些養豬人家,三個裡面就有一個。

這一下沒有人在心疼那些豬了,如今他們覺得自己還不如那些豬呢,畢竟事後齊悅給他們說了,這些被宰殺焚燒深埋的豬,官府會給他們一些補貼,雖然比不上賣豬肉的錢,但多少不至於血本無歸,而他們病了可沒人給他們錢。

皮膚炭疽好說,這裡的大夫們認的,對於非急性的有應對的辦法,但那些急性的水腫,腸炭疽、肺炭疽等等敗血症性炭疽,大家能依賴的便只有齊悅的青霉素了。

「你不是有那種能治腹瀉的葯嗎?」齊悅問道,一臉焦急。

如今連尿液里的青霉素都提不出來了…

「我也用完了埃」那老大夫也是急的跺腳,「你的那些葯怎麼就弄不出來呢?」

「你就別管我的葯了,你說你的需要什麼,快去配藥吧。」齊悅說道。

「我要的東西不好找!你以為想要配就能配出來埃」老大夫吹鬍子瞪眼,「再說,這麼多人我怎麼配埃」

齊悅翻個白眼,好吧她忘了,還有保密原則。

「那你跟我來我的實驗室,那裡人少,你自己想怎麼配就怎麼配。」她說道。

齊悅帶著這位大夫來到實驗室這邊,這裡的弟子雖然不直接面對病人,但工作的強度更大,心裡壓力也大。

沒有葯就死人,死了人是因為沒有葯,沒有葯是因為他們提不出來,這樣的念頭掛在心上換作誰也輕鬆不起來。

「這不是大家不努力,是環境限制。」齊悅一再解釋,但能起多大作用,就不知道了。

「師父,你看看這邊黴菌這樣也可以用了吧?」一個弟子奔過來喊道。

齊悅立刻過去,那老大夫遲疑一下,左右看無人理會自己,更不用說阻攔,他便邁步跟上了。

說是提取出來的葯,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屋子裡堆積如山的瓜果,甚至還有衣服等等一切能生黴菌的東西,刺鼻的味道能嗆死人。

但有人卻不怕,剛在門口看一眼,那老大夫就衝進去。

「這裡這麼多,這麼多,這麼多…」他大喊大叫。

齊悅和那弟子嚇了一跳。

「這些是用來製藥的,不是」齊悅要給他解釋,話沒說完,那老大夫就衝到面前。

「這麼多葯你還說沒藥。」他喊道,手裡抓著兩個霉爛的橘子,摸下其上長了白毛的黴菌。

齊悅愣了下,似乎想到什麼。

「你的葯不會是」她問道。

「我的葯就是這些東西製成的。」老者點頭說道,曾經當命根子一般保護的秘方如今就這樣輕鬆的說出來。

齊悅伸手拍頭,她想起來了似乎古人很早就發現了青霉素殺菌的原理,最初裁縫就會用發霉的豆腐什麼的塗抹工作時弄出的傷口。

古人真乃神人也…

這也算是對青霉素作用的領會以及運用吧。

「那好吧,咱們製藥原理一樣,一起努力吧喂喂,但是你可別浪費了我的青黴……」

*********************

剛剛打開頁面看,嚇一跳,謝謝謝謝謝打賞,謝謝謝謝舌_an的飄紅,真是厚愛無法承受。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