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八十八章確定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1日 01:51 [字數] 394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齊悅一直覺得自己忽略了什麼,就是怎麼想也想不到,此時此刻看到這個走近的老者,腦子裡轟的一聲炸亮了。.

那個躺在門板上皮膚大面積壞死的抬進醫館不久就抬出來死齲。

那個被她發現是毒血症的男人!

是什麼可以引起毒血症!是什麼可以引起急腹症!是什麼可以這麼快速的致死!是什麼能讓青霉素起效!

我想到了..」她說道,伸手指著這老者的脖子,三四步之隔,已經可以清楚的看到那脖子里透明的腫脹大包,「是炭疽!是炭疽1

炭疽?

常雲成和那老者都聽不懂,但看齊悅的神情也知道很嚴重。

「老伯,你現在站在那裡不要動。」齊悅很快冷靜下來,伸手。

常雲成立刻將背著的藥箱遞過來。

齊悅戴上口罩手套穿上罩衣,同樣又拿給常雲成,常雲成利索的穿上。

「小娘子你們這是做什麼?」老者好奇的看著這二人瞬時換了裝扮,大白天的看起來嚇了一跳。

「老伯,你的病很嚴重,如果不立刻治療的話估計明天你就起不來,後天就可能喪命。」齊悅說道。

老者嚇了一跳。

「不是起的疹子嗎?」他瞪眼問道。

「這不是疹子,這是一種傳染玻」齊悅說道,她已經走到老伯身邊,請他坐下來開始檢查,一面問他最近去過哪裡吃過什麼接觸過什麼。

「..你家養著什麼大牲口沒有?」齊悅問道。

老者嘿嘿笑。

「咱這窮的自己都吃不上飯,哪裡還養得了牲口..」他搖頭說道,「我就是給人家放豬…」

齊悅聽了前一句,心裡已經決定要對這個村子進行嚴查。尤其是每一個牲畜,待聽到他后一句,愣了下。

「豬?」她問道。

老者點點頭,伸手往東一指。

「石河子村養了好些豬,我們村子很多人都去給人家看豬,管三頓飯,一個月還有五文錢可拿,可是最近豬死了好多,就不用這麼多人了。我年紀大被趕回來…這吃飯還成問題呢..」他嘮嘮叨叨說道。

齊悅順著他指的方向,一瞬間愣神,腦子裡來回只重複著一個詞。

豬….

好熟悉,好像很早的時候..

豬…

眼前場景轉換,她似乎站在千金堂外。看著街上一隊送葬隊伍經過。

「..是花嘴婆,賣豬肉的…」

「怎麼突然就死了..不是好好的嗎..」

原來..原來那時候就已經開始了!

這麼說,那清風樓飯菜引起腹瀉的也一定是豬肉了!所以那些根本就不是什麼急性腹瀉,而是腸炭疽!

因為炭疽人與人之間傳染的低概率,所以看起來只是因為吃食引發不定人群的感染,所以她怎麼也發現不了這之間的聯繫!

「老伯,我是大夫。千金堂的大夫。」她轉頭對老者說道。

老者點點頭。

「現在有一種病,就是你這種,很危險,也會傳染。就是說你病了會傳染給接近你的人。」齊悅接著說道。

老者瞪大眼面色驚恐,猛地後退。

「那,那小娘子,你們快離我喳大聲說道。

齊悅愣了下。自從猜測是傳染病後,她遇到各種各樣的反應。有質疑的有驚恐的有憤怒的,但這位老者這樣的還是頭一次..

他讓自己躲開…

「老伯,我是大夫,我能治好你的。」她不知怎沒的眼睛有些發酸,面對那麼多質疑,面對被趕出城的羞辱,她都沒一點心酸,反而鬥志昂揚,但面對這個剛說了兩三句話的老者,她怎麼覺得心裡很難受。

常雲成自然看出齊悅的神情,他一開始沒明白,看那老者見齊悅走近又後退兩步,他就恍然了。

這個女人,面度抵抗從來不會認輸,你踩她她就是死也得站的直直的跟你死磕,但你如是對她展現那麼一點點的好,她就立刻柔軟的能將整個肚皮翻給你看…

所以,其實,誰不想享受別人的關愛的…

但如果沒有關愛,一樣能活的好好的。

他抬腳也走近那老者,要伸手攙扶。

「你別動。」齊悅制止他,幾步過去自己攙扶住老者,「你最近有外傷,不要接觸。」

常雲成點點頭聽話的站開幾步。

齊悅最終勸服老者跟自己去隔離醫院。

「這可怎麼好,我這幾天總是在村裡轉,人家看我可憐給我口飯吃,我別害了人家..」老者心裡忐忑不安。

「我把你在醫院安置好,就會立刻帶人來這裡做全面的防疫,你放心,皮膚炭疽還算是好一點的,只要治療及時,不會有生命危險。」齊悅安撫道。

老者腿腳慢,三人走走停停好一會兒才回來隔離醫院這邊,還沒走近就被嚇了一跳。

只見隔離醫院外邊烏泱泱的全是人。

「怎麼回事?」齊悅驚愕道。

難道搬到這裡也不成,他們還要把自己再趕遠一點?

我看你們誰敢!

齊悅抬腳就要奔過去,常雲成已經提前先行而去。

「讓我們進去吧..「

「救命啊..」

「..齊娘子是神人啊求求發發慈悲..」

常雲成聽到這亂糟糟的話也愣了下。

「怎麼回事?」他喝問道。

定西候留下的那些侍衛都死死的守著門,中間隔著人群,聽不到他的話,倒是後邊的人群聽到了。

「我們要隔離1他們喊道。

他們扭過頭,看到常雲成,然後也看到了後邊的齊悅。

「齊娘子1

人群哄的涌過來。

常雲成立刻後退將齊悅護在身後。

「你們要幹什麼?」齊悅問道。

「我們要隔離。」他們喊道。

什麼?隔離?

齊悅被說得一頭霧水,再看這些人,多是窮困人家。而且還都拖家帶口的,這樣子根本不像是來砸場子,而像是逃難的…

城裡…出事了!

院子里的氣氛明顯很緊張。

「..從昨天開始到今天死了不下六個人,還有人陸續死去..」

「…這一次不是只有腹瀉了..」

劉普成朱大夫等人將打聽到的情況告訴齊悅。

齊悅點點頭。

「我知道,不管是肌膚大片壞死還是急腹症,都是敗血症循環系統衰竭而死,或許還有腦膜炎…」她說道。

劉普成和朱大夫對視一眼。

雖然聽不太懂她的用詞,但從詞語意思上也可以推測出個大概。

「沒錯,齊娘子。你看到了?」朱大夫驚訝問道。

齊悅嘆口氣。

「我沒看到,但是我猜到是什麼病了。」她說道。

「什麼病?」眾人大喜問道。

「炭疽。」她說道。

炭疽?

眾人一頭霧水。

「就是一種由家畜傳染給人的急性傳染玻」她說道,「常見的癥狀是皮膚上潰瘍大家跟我來,我帶回了一個患者。」

老者已經被安置在病房裡,洗過澡換了病號服。正吃著弟子送來的飯菜。

見齊悅等人進來,惶恐的站起來。

「哎呀哎呀這真是..還管飯洗澡給衣服,這這過年似的..」他激動的說道,一面看著這些穿著打扮奇怪的人,「不會,不會害了你們吧,我一把年紀了。找個沒人的地方死了也就死了,你看看你們都青春年少的…」

「老伯,沒事的,快坐下吧。」齊悅說道。一面伸手請劉普成的人查看。

劉普成和朱大夫上前查看。

「是疫疔1他們齊聲說道。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這個病最初的狀態,也終於認出了是什麼。

疫疔?是中醫的叫法吧?齊悅對於他們知道這種病很高興,那就意味著他們有經驗。

「我當年跟隨師父在北邊見過,是有東奴那邊的人傳過來的。說是從牛馬羊身上得來的病1劉普成說道,帶著幾分激動。

「疔瘡者或感疫死牛、馬、豬、羊之毒。」朱大夫也說道。「真沒想到,我竟然有機會見到..」

他的神情竟然還帶著興奮。

也許這就是大夫的矛盾之處,想要世人無病無災,但又總想見識更多的病症。

「但是,這個並不是很嚴重埃」劉普成又抬頭問道,「基本上都可以痊癒的,只是留下疤痕而已。」

「有的會嚴重,主要是救治不及時,引發敗血症毒血症,這個兩日內就能致死。」齊悅說道。

「那,那些腹瀉?」朱大夫又問道,「跟這個有關係?」

「有關係,那也是炭疽的一種,腹瀉是因為食用了病肉,引發腸炭疽,比皮膚炭疽要危險的多,因為很難判定..所以那些急腹症,根本就沒有想到這裡來….」齊悅說道,尤其是在沒有血液化驗的古代。

「給他注射青霉素,一兩天就好了。」她說道,「現在最關鍵的是查找傳染源,徹底切斷,要不然,這個病我們控制不了…」

「傳染源是什麼?」大家齊聲問道。

「我猜想,可能是豬。」齊悅說道。

豬?

「所以我要親自去養豬的地方看看。」她說道。

「那太危險了。」朱大夫第一個反對。

「這樣,你留在這裡,畢竟你對這個病熟悉,我去看。」劉普成說道。

齊悅搖頭。

「這個病,葯已經沒必要費心了,就是青霉素,相比於葯,更重要的是切斷感染源,這個還是我來做,而且要確定是否真的是豬,我需要做沉澱實驗。」她說道。

大家看著她,又是擔憂又是無奈。

「好,你去吧,這裡交給我。」劉普成說道。

齊悅點點頭。

「大家準備消毒用品,帶足口罩手套,一部分去這位老伯的村子宣傳消毒核查疑似病例,另一部分跟我走,去這位老伯說的豬抄」她不再耽誤時間,轉身對弟子們說道。

弟子們齊聲應是。

「師父,那門外這些人怎麼辦?」胡三喊道,「他們都要衝進來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