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名門醫女 > 第二百八十三章選擇(加更)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八十三章選擇(加更)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08日 02:38 [字數] 413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打賞加更,與粉紅欠無關

br />

看著似乎從天而降的常雲成,大家都有些發愣。

「哇.」王巧兒伸手拍了拍父親的肩頭,「爹,你不用操心了,有人管了。」

她看著走過去的常雲成,眼睛亮亮。

「哇」她再次說道。

王謙自然也看到了,他嘴邊浮現一絲淺笑,又輕輕的嘆口氣垂下了視線。

看來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真是遺憾。

到底是年輕好啊,什麼都捨得,可以那麼奮身不顧,可以無所畏懼,可以無所牽絆。

齊悅看著常雲成出現,奇怪的是她心裡似乎沒什麼驚訝,就好像他一開始就在這裡一般。

常雲成在她身前停下,並沒有看她,轉過身面對眾人,如同一堵牆擋住了齊悅的視線。

齊悅看著他,他的身上滿是灰塵沙土,似乎是剛從野地里鑽出來一般,站得遠不覺得,站得近來看,連頭髮都髒兮兮的還亂糟糟的,看上去很是難看。

「世子爺,你又想怎麼樣?」這一次是王慶春說話了。

相比於上一次,現在的他氣勢更盛了。

很不幸,這一次又是他僥倖站在了民眾這邊。

很不幸,這一次又是他們這前夫妻二人站在了民眾的對立面。

什麼叫運氣啊!

這就叫運氣!

什麼叫人品啊!

這就叫人品!

你治病就治病,拽什麼拽!對那些平民百姓你拽,對這麼高門大戶的你拽哪裡去!

不解釋不客氣,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竟然還敢撂下如此的狠話!

不就是一個腹瀉嗎?什麼時候拉肚子不死幾個人!有什麼稀罕的!

明明腹瀉,非說是什麼傳染玻沒見那麼多人沒傳染呢!真是自尋死路!

這一次不把你這個女人趕出永慶府,我就不姓王!

此時此刻,別的人不再說話了,全場的目光落在這夫妻前夫妻二人身上。

「你想怎麼樣?」常雲成微微側頭問道。

這當然不是在反問王慶春。

齊悅看了他一眼,站出來一步。

「我再說一遍,所有有腹瀉發熱癥狀的病人,必須跟我到城外隔離,家屬可以探視,不得留宿。」她緩緩說道。目光掃過眼前的這些人,「我依舊斷定,這必然是一種傳染病,雖然目前我還沒發現到底是什麼傳染病,傳染源又是什麼。甚至不能肯定人和人之間會不會傳染,但是我相信我的判斷。」

「你為什麼相信你的判斷?」王慶春皺眉有些哭笑不得的問道。

為什麼?為什麼這個女人總是那麼一副無所不能的態度?她會什麼?不就是會幾樣別人不會的技藝嗎?那些具有獨門一技的人多了去了,他們怎麼沒有這女人這樣的狂傲篤定!

「因為…」齊悅看著他,忽地笑了笑,「因為你們」

因為我是你們的後輩,因為我繼承了無數先輩累積的經驗,因為我得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多知道的更多經驗也更多。

瘋子!王慶春唯有拂袖。

不待他再說什麼,齊悅轉身。

「現在我們千金堂全部入住城外。」她大聲說道。

千金堂的弟子們齊聲應是,他們向外走去。

人群自動讓開路。

齊悅看著弟子們走了,才邁步。又停下,看著眾人。

「信我的,想要保命的,就跟我走。」她說道。

沒有人動。大家看著她,神情複雜。

「知府大人已經從其他地方又請來多位大夫。大家群策群力,一定能治好這個瀉肚,大家無需驚慌,不用住院,只要在自己家裡,我們會組織大夫上門診治。」王慶春大聲說道,伸手指著早已經被這場面看傻眼的幾個大夫。

說著話,其地站出來。

「諸位,此種瀉肚,老夫倒有一味良藥。」他說道。

這話讓王慶春狂喜。

「果真?」他扭頭問道。

老大夫點頭。

「果真。」他答道。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似乎都顯而易見的鬆了口氣。

齊悅沒什麼反應,看了眼眾人,轉身邁步而行。

常雲成跟在她身後,緊接著是馬兒晃悠悠的跟過來,還重重的打個響鼻,讓原本有些嚴肅的場面突然變得幾分滑稽。

他們很快和這邊人群拉來距離。

沒有人跟隨。

王慶春忍不住要大笑,期待那女人回頭看一眼,看看她這凄涼的下常

只可惜,齊悅等人一直緩步而行,誰也沒有回頭。

死撐吧!

「快點!收拾好東西沒?」一個聲音忽的響起,緊接著從這邊的人群br />

正是前幾天被治好的朱大夫,在他身後跟著抱著包袱的妻子。

「孩他爹,你真要去?」妻子流淚不舍。

朱大夫一把奪過包袱。

「我還沒徹底好呢,我好容易撿回來的命,我可不想為了面子丟了。」他說道,「你在家好好等著吧,看好孩子們,這些日子不要出門,怎麼消毒千金堂的廣告上也都寫了,你帶著下人按著做,一定沒事的。」

朱大人在眾人的驚訝注視里跟過去了。

「朱大夫不是都好了嗎?怎麼還要去?」有人忍不住問道。

沒有人回答他,但很多人心裡隱隱猜著要麼是怕死要麼是…義氣。

給這女人撐場面

伴著朱大夫追過去,又有兩個跟出來。

「快些,抬穩了,老爺才剛剛醒。」

這是兩家原本在千金堂住院的兩個患者,一個由兒子護著,一個由妻子護著。在家丁的護送下跟了過去。

王慶春面色沒剛才那麼好看了,還好除了這幾家外又有三家跟過去后就沒有人再去了。

「願他們好運1王慶春說道,別被那女人折騰死…

當然這句話對於是朝廷命官的他來說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

「那麼大家就聽從知府大人的安排吧。」方才的童大儒開口說道。

事實上知府大人從頭到尾就沒開過口,不過對於這個素有拖爺之稱的知府大人來說,此種反應倒也在大家意料之/>

但永慶府到底是他為大,該他說話的時候一定要讓他說話。

知府大人對他的話很滿意。

「多謝大家都理智,沒有慌亂失措,那麼接下來就聽從王醫判的安排吧,還望大家配合。」他點頭鄭重說道。

這就輪到王慶春說話了。他忙看向眾人。

「大家無須驚慌,這絕非瘟疫,我會帶著全府以及請其他府縣的大夫們過來協助,家的安心等待,我們會逐一上門診治。大家放心這件事會很快過去的。」他含笑說道。

在場的人點點頭,有說辛勞的有說道謝的,總是氣氛一掃緊張變得輕鬆緩和。

「讓開讓開。」

一陣嘈雜的腳步聲打破了這才緩和下來的氣氛。

一輛馬車疾馳而來,後邊緊緊跟著十幾個侍衛,舉著棍棒神情肅穆。

車前掛著顯眼的燈籠,上面大大的定西候府四個字。

馬車上車門帘窗帘都沒有,讓坐在其然出現在眾人面前。

正當大家看過來時。這定西候沖他們揮了揮拳頭。

「你們這些蠢蛋不信月娘的話,就等死吧1他大聲的喊道。

不待眾人反應過來,車人飛馳而過,盪起一陣塵土飛揚。

所有人都被嗆了一下。並不是因為那塵土,而是定西候的話。

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動不動就詛咒人家死!真是太惡毒了!

定西候這突然的冒出來讓眾人再沒心情在這裡呆著,紛紛散了。

王慶春帶著人先去給那幾個沒跟千金堂走的患者診治去了,當然。大夫隨患者進家。

「看齊娘子有什麼需要的,給她送去吧。」王同業低聲說道。

王謙還沒應聲。王巧兒在一旁撇撇嘴。

「人家需要什麼啊1她說道,揪著小辮子,「人家就需要別人幫她打架,架都打完了,還送棒子有什麼用埃」

她說罷帶著幾分意興闌珊向車邊走去。

「真沒意思,走了走了。」她說道,在丫頭僕婦的攙扶下上車。

「祖父,時候不早了,祖母父親一定在家惦記著,咱們回去吧。」王謙說道。

王同業嗯了聲,他另有轎子坐,臨上轎子之前忍不住回頭看眼城門方向。

「事在人前做,或許是蠢氣,但卻也是膽氣礙.」他喃喃說道。

夜色降下來來時,城外的隔離場所已經安頓停當了。

定西候經過再三勸解回城裡去了,但還是留下一部分家丁充作護衛。

「不是說隔離嘛,免得有人不聽話跑了。讓他們守著四周,保管一隻蒼蠅都不飛出來。」他高興的說道。

「不用,他們跟我來,就是信的過我齊悅。」齊悅說道,回頭看院子里,所有的房間都還亮著燈,身穿隔離服的弟子們在穿梭忙碌,後院里飯菜的香氣已經飄出來。

定西候看著站在一旁的常雲成,連句告別的話都沒敢說,似乎怕他跟上來一般急匆匆的走了。

這個宅子坐落在曠野里,夜色降下來,比不得現代社會哪裡都是燈,此時放眼望去倒出都是黑漆漆的,夏夜的風帶著野地的清涼捲來。

「去吃飯吧。」常雲成說道。

齊悅轉過身。

「你去吃吧,我現在要趕去那邊的實驗室,因為青霉素沒有了,我們要儘快的提純出來一些。」她看著常雲成說道。

「那也得吃飯埃」常雲成說道,「你別急,成就成,不成就不成,沒什麼大不了的。」

齊悅點點頭。

「吃過飯我陪你去。」常雲成說道。

齊悅搖頭。

「你累了吧?你先睡覺吧。」她說道。

「不累,這不算什麼。」常雲成笑了笑說道。

這一次他還沒走到京城,半路被追回,比那次從京城趕回要省力氣的多。

而且正好來得及,他真的很輕鬆,心裡很輕鬆。

這樣想著臉上的笑就忍不住散開。

齊悅看著他,門口火把的照耀下,頭髮紛亂,胡茬碎碎,滿是塵土的臉上的笑實在是稱不上賞心悅目。

她看著常雲成,想起第一次見他的樣子,那樣的丰神俊秀華貴耀眼,跟此時此刻相比,完全就換個人一般。

那時候他的生命里還沒有自己,所以肆意洒脫無拘無束。

但後來他的生命有了自己,不是齊月娘,而是披著齊月娘皮囊的齊悅,對他來說,這是幸還是不幸呢?

齊悅伸手走過來抱住了他的腰,將頭貼在他胸前。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