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名門醫女 > 第二百八十章好說(加更)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八十章好說(加更)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06日 19:25 [字數] 429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二百加更)

正午時分,千金堂里飄出飯菜的香味,但由於隔離消毒使用了大量的燒酒石灰,空氣讓這飯菜的香氣變得不那麼美味了。

「誰還要進去看?要進去快點啊,我們隔離服不多了。」一個弟子站在門口對著大廳里喊道。

大廳里坐著好些大夫,這話聽在耳內怎麼都覺得有些彆扭,頗有一種進了街市,商戶們高聲叫賣的感覺。

有幾個大夫出來了,大家看到他們帶著幾分迫切迎過去。

「竟然,真的,好轉了…」其

此言一出,大家的面色都很驚訝。

怎麼可能?早晨的時候明明已經不行了怎麼短短的半日,就好轉了?

「要看的趕快了,就剩最後三件隔離服了1弟子在一旁適時喊道。

此話一出,原本對於千金堂如此斂財不屑的大夫們搶著跑過去。

「給我」

「我要去…」

「我沒帶錢,打欠條…」

「欠條不行」

「去去,怎麼做生意呢?不是,怎麼提供服務呢?欠條怎麼不行,欠條當然行,只是欠條比現銀翻一翻吧」

「…姓胡的,黑店也沒你們這麼黑的…」

大廳里吵吵鬧鬧如同街市。

王慶春坐在一旁,面色陰沉,一動不動,似乎沒聽到這邊的吵鬧。

「王大人,這是專門給你留的。」一個弟子走過來說道。

王慶春看他冷笑。

「不要錢。」弟子搶在他開口前說道,「我們師父說了,您是大人,這是必須給您提供的,這病人是死是活,這麼重要的大事,必須您說了才算…要不然就是病人活了,沒你開口只怕還要被當成死的

混帳!

王慶春被這話氣的發抖。站起身一把打掉隔離服,甩手就走了。

其他的大夫們沒人顧得上他,都還在爭搶隔離服,跟隨王慶春走出去的只有區區兩三人。

最終隔離服被三人以高價以及強悍的身體戰鬥力搶到了。

看著這三人急不可耐的衝進後院,其他人一臉艷羨。

「算了,他們看了還得跟咱們說,他們還花了錢,咱們沾光。」有人酸溜溜的說道。

聽人說哪有自己看的好。尤其是他們這些做大夫的,能多看一眼,說不定就能多學一樣,錢不錢的算什麼,意義重大,難得這齊娘子敞開了讓人看,包括技術問診各種器械全不隱瞞….

這種機會真是極其難得!

大家眼巴巴的看著後院。

「有要吃飯的嗎?」一個裹著圍裙滿頭汗的矮胖男人舉著勺子從後院衝過來,一臉激潰「我們食堂今天燒豬頭,蒸餃。蔥花油餅份飯,專供千金堂弟子以及病人專用。色香味俱全…」

滿廳的人一臉黑線。

白送嗎?

「…看大家幸苦,今日破例外賣,預購從速啊,晚了可就沒了…」伙夫高聲喊道。

在場的大夫們咬牙。

幸苦?幸苦還不白送!

千金堂實在是太不要臉了…

不過大家已經熬了快一天一夜了,過精彩戲碼沒捨得出去吃飯,到現在的確是飢腸轆轆,更可惡的是那伙夫不僅舉著勺子喊。身後還帶著一個雜役搬著一個盤子。

這盤子倒是奇特,最普通的陶土燒制,卻是奇怪的長形狀。裡面還分隔成幾個大小不等的凹區,此時盛滿了油光的肉,鮮翠欲滴的餃子,以及焦黃的大餅….

如果光聽還能忍得住,但要是再看到的話….

「我」那兩個還站在一旁等著茲灘蛔【偈忠喊。

不過話沒喊出來,就被甚艘喚擰

「你什麼你,走了。」他低聲喝道。

「這就走啊,齊娘子沒事了嗎?」先前的男人猶豫道,視線還在落在那滿噹噹的飯盤上。

「沒事了。」這男人扯著他說道,「快回去,老大還等著消息呢。」

滿廳堂的大夫忍不住誘惑開始買飯,因為價格吵吵鬧鬧,這一次真的更像是街市了,沒有人注意自昨天就在的那兩個買葯的男人走了出去。

到了下午的時候,所有的大夫都已經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那個原本要死的朱大夫真的又活了。

「齊娘子,是這個葯的功效嗎?」大家終於忍不住問道。

脫了隔離服,換上普通大夫服的齊悅,滿臉疲憊。

「是的。」她簡單答道。

「這是什麼葯?」有人脫口問道。

要是擱在別處,或者別的大夫面前,他們絕不會問這種話。

問一個大夫你用的什麼方子,這不是找罵嘛。

但不知怎麼的來千金堂這裡,問出來,大家都覺得沒什麼,似乎很正常。

或許是因為千金堂總是散發那些什麼外傷疾病救治小常識,或許是因為方才病房裡任大家隨便看。

這大夫問出來,別的人也都期盼的看著齊悅,等著她詳細的講一講,最好還寫下來每人送一份,當然這一次要是下邊還印著什麼有急診請找千金堂,他們也就不介意了。

齊悅看著這大夫,微微一笑。

「毒藥。」她說道。

大夫們頓時愕然,繼爾惱羞。

這女人,怎麼能這樣耍人呢!太過分了!

「齊娘子,有話你怎麼不好好說1一個年長的帶著羞惱說道。

齊悅依舊含笑,將視線轉向他。

「因為我發現,我好好說話的時候,你們聽不懂。」她說道。

看著大夫們氣惱的拂袖而去,胡三笑嘻嘻的轉頭看阿如。

「還是師父說話厲害,氣死人一句就足。」他笑道。

阿如這次看著他沒有瞪眼也沒有喝斥。

「還疼嗎?」她問道。

胡三愣了下,沒反應過來。

阿如抬手按了下他臉上的傷。

胡三吃痛嘶了聲側頭。

昨日那場混戰,胡三到底是吃了虧,被那朱大夫的家屬揍腫了臉,過了一夜。腫未消反而更厲害,原本還算清秀的臉此時簡直不能看了。

「活血化瘀的葯熬一些,你去吃了吧。」阿如說道,收回手。

胡三嘿嘿笑,高高興興的去了。

看著胡三將葯吃了半碗就放下,熬藥房的弟子皺眉。

「師兄,你這麼大人了還怕苦不吃完埃」他說道。

「你懂什麼,誰怕苦。」胡三說道。

「那你不吃完。藥效可不夠,好的慢。」弟子說道。

「那就慢慢好唄,急什麼。」胡三說道,起身晃悠悠的出去了。

還有喜歡讓傷慢慢好的弟子看著他的背影愕然。

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埃

夜色沉下來時,被放出來的劉普成看著病床的病人激動不已。

「小齊,這就是你說的那種一個時辰就能奇效的葯1他顫聲說道,看著齊悅手裡的小瓷瓶,忍不住發抖,竟然不敢伸手去接過看一看。「怎麼會,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

齊悅看著手裡的葯。想起昨夜今早的緊張,此時回想起來還心怦怦跳。

當一次一次的掀開看著毫無藥效,本來就不多的十個菌落培養器只剩下最後三個,到最後兩個,到最後一個,那種緊張幾乎要讓她暈過去。

萬幸,打開的最後一個。培養器的起了變化。

沒有人比她更激動,因為沒有人比她更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青霉素!這種完全稱得上改變人類歷史的葯,竟然真的可以在如此簡陋的境地提純出來!

雖然純度很低。

但這也是不可思議

「這是你的功勞啊1劉普成激動說道。

「不。這是大自然的功勞。」齊悅喃喃說道,「一物降一物,萬物相剋相生…它本來就是存在的,只不過,我找它出來罷了。」

原來我真的可以找它出來!

那邊朱大夫意識清醒了,看到齊悅等人,神情激動。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一直信的,我信齊娘子可以救我。」他哽咽說道,他自己是大夫,對於自己身體的狀況自然也了解,知道自己這次是從閻王爺手裡撿回條命了。

「朱大夫,你現在情況是好轉了,但還沒有脫離危險,我接下來還會繼續給你注射青霉素,大概四五天才能徹底好,你才好一點,原本是該休息,但.我怕情況很嚴重,所以不得不問問你一些事,」齊悅問道,說了這話又帶著幾分歉意,「聽他們說,你對這個病症做了一定的了解,你也接觸過那死了的三人,你說說到底是怎麼個情況…」

朱大夫點點頭。

「是,齊娘子,事情真的很嚴重。」他喘息說道,「這次的病症太兇猛了,根本就來不及還救治,如果不是齊娘子的葯還有這個…」

他看著還掛在胳膊上的吊瓶。

很顯然,在沒有葯的時候,是這個匪夷所思的東西硬生生的留住了他的命,給他爭取了寶貴的時間。

朱大夫將自己診治觀察那三個死者的狀況詳細的講了。

「也就是說是這幾個人的確密切接觸過,同在一起吃過飯,所以不能排除是否傳染…但也不能確定,因為王慶春等人沒事。」齊悅說道。

朱大夫點點頭。

「.但可以確定是這病實在是兇險。」他說道,「說是吃了不幹凈的菜肉,那麼一定還有人會如此癥狀,齊娘子,救人要緊」

齊悅點點頭,轉身看向張同。

「速去印製傳單散發,如果急腹症,務必送到千金堂,一定要寫明,此病兇猛,一旦有腹瀉,不管是不是這種,急速送來診治,以免延誤救治。」她說道。

張同應聲是跑出去了。

很快十幾個弟子沖了出去,分別不同的方向而去。

第二日整個永慶府都知道了,城種拉肚子的急病,會要人命,如果想要救治速到千金堂。

消息傳來,民眾嘩然。

真的假的啊?千金堂門前來了不少打聽的人。

除了諮詢這種病症,更多是的質問。

「千金堂不是治死人了嗎?怎麼還敢說不來千金堂,就不行呢?」

「這樣說,豈不是說別的藥鋪都是廢物了?」

「就是,憑什麼他們敢這樣說?」

議論紛紛的人群被打斷了,有人抬著人衝過來。

「.哎,這不是仁和堂的大夫嗎?他怎麼把病人往千金堂里送呢?」有認得的群眾驚訝喊道。

在門口的齊悅指引來人抬著門板從專門開闢的隔離通道進入千金堂,聽到這話,扭頭笑了笑。

「因為」她看著那人說道,「我們是千金堂。」

民眾們聞言一陣沉默。

前一段有關千金堂的口頭禪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消遣,甚至到最後跟醫藥無關的事,也被扯上用,比如我們怎麼沒買沒吃沒什麼某某,因為我們不是千金堂

因為我們不是千金堂…

日常說起來聽起來都挺好笑的話,今日從千金堂本尊口就那麼的…不好笑呢?

因為你們不是千金堂!所以你們治不得這個病!

這哪裡好笑,這明明就是再正常不過的至理名言了!

(快捷鍵:←)名門醫女 第二百七十九章等待 名門醫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名門醫女 第二百八十一章異議(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名門醫女目錄 下一章